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7 工業園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7 工業園區字體大小: A+
     

    張志遠覺得冷落了梁道義,又對他道:「梁書記,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希望你能發揮班長作用,帶領全鎮幹部一門心思撲在工業園區建設上,拿出點實實在在的成績讓百姓看看。工業園區正是掛牌的那天,也有你的一份功勞。」

    梁道義本身有怨氣,不過聽張志遠如此一說,心情豁然開朗,道:「請張縣長放心,石河鎮黨委政府一定全力以赴,不辜負縣委政府的期望,把工業園區建設好,交一份滿意的答卷!」

    「嗯。」梁道義的表態還算滿意,張志遠道:「上次我和市領導彙報工作的時候突發奇想,工業園區一旦建成,能不能考慮把石河鎮上升一個檔次?也就是說把石河鎮打造成一個『特區』,成為我縣的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極。關於這個課題,我還在論證,時機成熟后,立馬實施。」

    聽到這個提議后,梁道義略顯激動。什麼是「特區」?特區就是和其他地方不一樣,還要上升一個檔次,那不意味著自己就地就能上一個台階嗎?這個美夢想都不敢想。

    在一個縣裡,正處僅有4人,副處鳳毛麟角,也是少得可憐。一般人能走到正科級別就算是走到頭了,有能力的再上一個台階,到了副處領導崗位上,更是一個蘿蔔一個坑。要想上,你就得等站著茅坑不拉屎的退休才能輪上。現在張志遠給梁道義許諾了這麼大一個承諾,極具誘惑力。

    「還有其他困難沒?」張志遠問道。

    張志遠已經給了梁道義和徐青山這麼大的承諾,他們那還敢再提要求,齊聲道:「沒有問題了,就算有,我們也會想方設法克服,不給縣裡添麻煩,請張縣長放心!」

    張志遠望著二人笑而不語。然後回頭對白玉新道:「是不是省交通廳給縣裡撥了一筆錢?」

    白玉新點頭道:「是啊,上個月上頭撥了600萬元的專項資金,用於改善城鄉交通建設。」

    「嗯。」張志遠道:「這樣吧,你把這筆錢全部用到石河鎮上,徹底改善石河鎮的交通環境,可以作為一個試點,如果效果好,我們明年再想上級爭取資金,在全縣推開。」

    「好,這事我來操作。」白玉新道。

    張志遠又對梁道義和徐青山道:「錢雖然不多,但我儘可能地支援你們石河鎮。你們二人給我好好乾,不僅要在短時間內摘掉石河鎮貧困鄉鎮的帽子,還要多在百姓利益上多下功夫,真正闖出一條適合石河鎮的路子,形成工業、農業和三產齊頭並進的良好發展態勢,把石河鎮打造成全縣乃至全市的工業強鎮,你們有信心嗎?」

    梁道義深受感染,幾乎感動得快要落淚,連連點頭道:「張縣長,謝謝您,謝謝您!」

    張志遠欣慰地道:「和你們說句掏心窩子話,我想把石河鎮打造成一個樣板鄉鎮,以後我會經常來走動,希望你們不要辜負我的期望。行了,你們先忙吧,縣裡還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張縣長,吃頓便飯再走啊。」徐青山極力挽留。

    「就是啊,張縣長,您好不容易來一趟,無論如何也得吃頓飯啊。」梁道義附和道。

    張志遠心裡還想著馬林輝的事,心煩意亂,道:「不用了,下次吧。」

    正準備上車,牛福勇上前擋著車門道:「張縣長,我以石河村2000多百姓的名義,請求您留下來吃頓飯,我有好多話想和您說。」說完,牛福勇就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居然流下了眼淚。

    張志遠見此,回頭和白玉新互望了眼,無奈地道:「那好吧,那我就留下來陪大家說說話。」

    「太謝謝張縣長了!」牛福勇像個大男孩似的拉著張志遠的手就往自己車裡領,弄得在場的人都哈哈大笑。

    回到北河鎮鎮政府,陸一偉看到熟悉的環境熟悉的人,頓時觸景生情,心生感傷。去年這個時候,自己還一心想著要回到鎮政府工作,沒想到今年已經回到縣政府,而且又追隨縣長左右做事。不得不說人生充滿戲劇性,真不知道下一刻即將會發生什麼。

    陸一偉陪同張志遠下了車,機關工作人員都紛紛爬在玻璃上觀看,多麼熟悉的場景!曾經的他們是帶著有色眼鏡鄙視自己,而今天的眼神顯然是羨慕、嫉妒,甚至仇恨。陸一偉此刻的心情異常複雜,不知該高興,還是悲切。

    當年,走進這個鎮政府大門工作是多麼的自豪,生怕百姓不知道自己的當官的,不管是領導還是一般幹部,都喜歡擺出一副高傲的姿態與群眾對話,自覺與群眾劃清界限。而今天,他們依然工作生活在這個大院里,盼著陞官,盼著回城,望穿秋水,都遲遲等不來那回家的訊號。一干就是幾十年,還有的就在這裡參加工作直到退休。作為一個偏遠鄉鎮,縣領導很少能記得起這一群體,直接把他們給邊緣化了。

    等待,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陸一偉能走出來也算是一個奇迹。然而其他機關工作人員當初並不看好他。覺得一個政治犧牲品,怎麼可能會有人重用,得到領導的賞識?甭說縣領導,就是鎮領導都不把他放在眼裡。可轉眼間,人家已經從小山溝又飛到了縣裡,而他們依然堅守在邊關,依然在每日抱怨,依然重複著單調而枯燥的工作。

    陸一偉跟隨著張志遠進了鎮政府大樓。一群人「嘩」地從辦公室湧出來,就像參觀動物園一樣,眼巴巴地看著陸一偉跟著縣長上了樓。

    「哎!」幾乎所有人都發出這一聲意味深長的嘆息。

    進了梁道義辦公室,梁道義忙活著沏茶倒水,徐青山則張羅著安排中午的飯。張志遠道:「中午我就在食堂吃!」

    「那怎麼行!」徐青山道:「張縣長您好不容易來一回,雖然石河鎮條件不好,但怎麼也得招待好您。」

    陸一偉了解張志遠的性格,起身道:「徐鎮長,你按照張縣長的意思安排吧!」

    聽到陸一偉如此說,徐青山只好服從命令,下樓去食堂張羅去了。

    機關幹部聽說張縣長要在食堂吃飯,頓時全家總動員,有的打掃,有的洗刷盤子碗,有的摘菜,有的剁餃子餡,一時間,忙活得不亦樂乎。

    牛福勇剛才和張志遠說有一肚子話要講,張志遠心裡有了主意,道:「道義,你把隔壁的房間打開,我挨個和你們談談話,交交心。」

    梁道義立馬明白,飛快地跑出去呼喊著交通員。交通員本來在樓下,聽到書記交換,扯開步子以最快的速度跑了上來。就這樣,梁道義都嫌慢,抱怨道:「磨磨蹭蹭的,趕緊把會議室的門打開。」

    交通員一緊張,一大串鑰匙愣是找不到會議室房門的鑰匙,急的梁道義把交通員推開,親自挨個用鑰匙開門。越是著急越不管用,急得梁道義滿頭大汗,幾乎把鑰匙都試過一遍才算打開。

    「張縣長,門開了。」梁道義回到房間恭敬地道。

    「好!」張志遠起身,對其他人道:「你們先聊著。」然後對陸一偉道:「你跟我來。」

    陸一偉隨即跟了出去。走到一旁,張志遠把手機交給他,小聲道:「有電話你先給我接著,要是一般人你給我擋了,要是市領導打來的就給我送進來。」

    第一個談話的人是梁道義。

    張志遠端坐在正中央,梁道義有些拘謹地對面。兩人相互對視了半天,張志遠才道:「道義,放鬆點,這又不是紀委和他談話,緊張什麼!咱哥倆就像朋友一樣,坐一起聊聊天,來,抽根煙!」

    梁道義接過煙,哆哆嗦嗦點上,依然不敢直視張志遠。

    張志遠道:「道義,按年齡說我應該叫你聲老哥,咱今天沒有什麼級別,你有什麼心裡話儘管說,我先聽聽你的想法。」

    梁道義嘆了口氣,打開了話匣子:「張縣長,您也知道我當初是怎麼來石河鎮任職的。當初原政法委書記張樂飛推薦我到石河鎮當黨委書記一職時,說真的,我很感激,也很激動。畢竟我年紀大了,臨了還能混個一把手當,這輩子也算是沒白活。來到石河鎮后,我是一腔熱血,想干點實事,可沒想到張書記就出了這檔子事……」

    梁道義頓了頓,繼續道:「張書記出事後,我整日提心弔膽,誠惶誠恐,生怕牽連到我,那有心思考慮其他的。後來,張書記西辭了,可我的心依然靜不下來,有一段時間我就在辦公室等待著,等待著紀檢部門隨時帶我走,可遲遲不來。那段時間,我身心憔悴,膽戰心驚。」

    「再後來,張書記的案子告一段落,我算是成功躲過一劫,又把心思放到了石河鎮的發展上。可新來的蘇市長以及您好像有意疏遠我,既不關心,又不問候,折磨得我快要瘋了。我說這些,不是抱怨,而是真心想和您倒倒苦水,說出來,我也就輕鬆了。」

    張志遠沒想到梁道義如此感性,愣在那裡半天不說話。一支煙后才道:「我問你,張樂飛出了事,你為什麼會提心弔膽,難道你也參與其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