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6 選定人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6 選定人選字體大小: A+
     

    就在把馬林輝帶出來準備交給對方時,一輛車急速地駛進院子。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從車上跳下來,大聲一喝道:「我看誰敢!」

    江永昌見侯永志來了,急忙跑上前去想要解釋。沒想到侯永志劈頭蓋臉訓斥道:「我不是和你說了什麼人都不許靠近馬林輝嗎?你連我的話都不聽嗎?」

    江永昌有些委屈,喃喃地道:「對方是……」

    「不管是什麼人,今晚我親自坐鎮,我看誰能把馬林輝帶走!」侯永志表現出強硬一面,讓在場的人無不膽顫。

    可對方好像不識時務,走上前道:「侯書記,我們是奉林市長之命而來,希望你配合。」

    「滾!」侯永志咆哮道:「你讓林市長來見我,我倒要問問他,是法大,還是人情大?」

    對方灰溜溜地收拾東西趕緊走了。侯永志命令江永昌:「連夜突審馬林輝!」

    此刻,李虎剛在家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在地上團團打轉。得知侯永志親自到古川縣公安局壓陣時,李虎剛的心徹底涼透了。他本想借市長林海鋒之名把馬林輝給搶出來,可沒想到這一計策失敗了。

    完了!李虎剛「噗通」坐在沙發上,看著牆上的掛鐘發獃。思考幾分鐘后,他再次回到卧室,將熟睡的妻子叫醒,命令道:「小娥,你現在趕緊走,再不走就遲了。」

    張曉娥這是才覺得事情的嚴重性,睡意全無,坐起來道:「虎剛,事情真的有那麼嚴重嗎?」

    李虎剛嘆了口氣道:「事已至此,我們不得不防啊。馬林輝要是算條漢子,只要他咬著不說,我們就暫時安全。可馬林輝一旦開口,我們就全完了。」

    張曉娥急了,哭啼啼道:「虎剛,那這下怎麼辦?」

    「事不宜遲,你趕緊先走,剩下我一個人,我量他們也不敢把我怎麼著。」李虎剛頗為自信地道。

    「虎剛,他們不會把你給抓起來吧?」張曉娥想到了可怕的結局,驚慌失措地道。

    「還到不了那一步。」李虎剛道:「這些事不要你管了,我自有安排。你現在趕緊走,要不然就來真不及了。」

    張曉娥如同驚弓之鳥,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嚎啕大哭。她沒想到事情來得如此突然。

    沒有了後顧之憂,李虎剛心裡踏實了許多。就算馬林輝把自己供出來,沒有人證物證,倒要看看他們能把我怎麼著。

    古川縣公安局,侯永志得知副局長羅志清的事迹,心裡頓時有了主意,隨即問道:「老羅,讓你出任一把手,你能不能幹好?」

    坐在一旁的江永昌慌了,以為侯永志要把自己換掉,急忙道:「侯書記,剛才那事確實是我做得不對,你要打要罵隨你,可我還想跟著你干啊。」

    「你別打岔!」侯永志隨手一擺,繼續問羅志清:「你說說你的想法。」

    幸福來得太突然,羅志清還有些反應不過來,道:「侯書記,我說我不想扶正,那是鬼話。可我和永昌這麼些年來搭檔的非常愉快,你不能把他給撤了啊。何況這事真不怨他,都怨我,你要罰就罰我吧。」

    羅志清能說出這番話,讓侯永志有些感動,也堅定了他的初衷。避開此話題,他問道:「說說黑衣人的事情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羅志清道:「那幫黑衣人衝進來一句話也不說,徑直往審訊室走去。打開審訊室房門后,沒見到馬林輝,又匆匆離去。我有以下幾個疑問:第一,黑衣人對我局如此輕車熟路,是不是說明他們中間有人了解我局的構造?或者說有人裡外應合?第二,黑衣人到來后是市人大副主任張大慶走後不久,讓人不免產生懷疑,可這事到底與張主任有無關係呢?第三,馬林輝不就是個市人大代表,有必要這麼興師動眾?」

    「另外,我還有幾個推斷:一,敢肯定黑衣人不是本地人。因為在他們逃跑時,我聽到一個人說了方言。據我多年的經驗,他們的話應該是南江省人。二,這夥人受過專業的訓練。他們手腳利落,我們的民警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輕而易舉就放倒了,要是一般人,不可能有如此身手。此外,這群人協同作戰能力很強,應該是團伙作案。三,這夥人非常猖狂,在逃跑時居然明目張胆在我們眼皮子底下就溜走,要不是有人在背後指使,他們從哪裡來得勇氣?」

    聽完羅志清的分析,侯永志對此案的定性又有了重新認識。道:「抓到的那個人醒來了沒?」

    「應該還沒,醒來我會第一時間向您彙報!」羅志清道。

    「好!」侯永志道:「接下來,你們的工作比較艱巨,不僅要追查馬林輝攜帶槍支的來源,還要查明是誰在背後導演這場鬧劇,一旦查明,立刻向我彙報,我會在第一時間向市委田書記彙報。」

    遠在南陽縣的張志遠,直到第二天才知道昨晚發生了驚心動魄的一幕。想到給市裡惹了這麼大的麻煩,張志遠嘆氣自責,也感激侯永志能如此強有力支持自己的工作。

    開弓沒有回頭箭,事情已經走到這一步,就要打脫牙和血吞。張志遠在等待機會,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

    事已至此,已經不完全是張志遠和二寶煤礦的較量,逐步轉移為郭金柱和李虎剛之間的對抗,更潛性的應該說是郭金柱和市長林海鋒之間的角逐,這場好戲僅僅是拉開了帷幕……

    「張縣長,這個時候您是不是應該去一趟古川縣?」白玉新提醒道。

    張志遠擺擺手道:「不去了,還不到我們出手的時候。今天的行程計劃不變!」

    上午9時許,張志遠驅車前往石河鎮。

    政府辦主任李建偉提前已經安排好一切,張志遠剛到石河鎮邊界,石河鎮黨委書記梁道義、鎮長徐青山,以及原溪口煤礦礦長、現溪河煤業董事長彭志榮,石河村村委主任兼溪河煤業公司總經理牛福勇已經等候多時。

    車停下,張志遠從車上下來,挨個與各位握了手。梁道義提議先到鎮里休息片刻,然後召開座談會,隨後再到工地視察。然而張志遠道:「鎮里我就不去了,直接去工地現場,有什麼問題現場解決。」說完,鑽進車裡往石河鎮工業園區駛去。

    到了施工現場,梁道義追隨在張志遠身後介紹著工業園區的建設情況,張志遠不作聲,而是不斷點頭。

    梁道義自以為準備充分,一直談著鎮黨委如何重視,而不談工作如何組織實施、如何保證項目進度等實質性的問題。張志遠有些不耐煩地打斷道:「工業園區到目前投入了多少?融資了多少?」

    談到具體的問題,梁道義傻眼了,不停地求助一旁的彭志榮。鎮長徐青山瞅准機會,上前彙報道:「張縣長,工業園區目前投入了1000多萬元,主要用於徵地補償和『三通一平』,主要資金來源一部分是上次縣政府撥下來700多萬元,還有一部分是石河村牛福勇和原溪口煤礦彭礦長墊資1000多萬元。整個工程下來總投入將近8000多萬元,目前缺口資金還差四分之一。我們經過磋商后,決定向銀行提出貸款,緩解資金壓力。」

    徐青山說到了點子上,張志遠十分滿意,點頭道:「你這個思路非常好,不能等輸血,不能靠政府,而是要學會自救。現在是市場經濟,就要用靈活的頭腦去創新,去實踐。貸款的事怎麼樣了?」

    徐青山道:「目前正在與省城的一家銀行談判,談判的比較順利,但人家最多只放貸4000萬元,還得拿兩座煤礦作抵押,還有一部分資金沒有落實到位。」

    「在這點上,曙陽煤礦就是個很好的樣板。你們幾家聯營搞企業,這本身就是創新,但資金的缺口就要多想想辦法。至於縣政府,大致情況你們也知道,縣裡窮啊,年財政也就8000多萬元,總不能全投到你們這裡吧,還有許多工作要去做。」張志遠苦口婆心地道。

    白玉新也講話了,道:「張縣長的意思是鼓勵民間資本進入,你就好比牛福勇和彭志榮這兩位,自己掏腰包墊資,其實就是這個道理。把分散的錢集中起來干大事,這才是一條特有化的出路。」

    張志遠點頭道:「白縣長,在這方面你算是專家,你要多關心關心溪河煤業公司的建設啊。」

    繼續往前走。張志遠這次沒讓梁道義彙報,而是點名讓徐青山介紹。徐青山不放過每一次表現的機會,道:「今年主要完成一些基礎性工作,到明年開春就正是開工建設,預計年底就要完成主體工程,到後年下半年就正式投入使用。此外,我們對石河鎮煤礦和溪口煤礦加緊技改升級,引進先進設備代替人力開採,預計到明年就能實現從年產值20萬噸提升到50萬噸。」

    「好!」張志遠高興地道:「徐鎮長,看來你在工業園區建設上是下足了功夫,你的工作是值得肯定的。我相信經過幾年發展,石河鎮就能從一個偏遠貧困鎮成為全縣最富有的鄉鎮,你有這個信心沒?」

    「有!」徐青山發自內心地喊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