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5 不眠夜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5 不眠夜晚字體大小: A+
     

    這個夜晚註定是不安定的夜晚!

    李虎剛先後在侯永志和江永昌那裡吃了閉門羹,決定不再給他們情面了,直接給市人大的另一個副主任張大慶打電話,道:「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也不管你用什麼手段,明天一早我要見到馬林輝,如果見不到,你也別來見我了。」

    這位張大慶副主任是李虎剛的心腹,這些年下來也跟著馬林輝賺了不少外快,接到任務后,他立馬動身前往古川縣。

    市人大副主任,也應該算是市領導了,屬於四套班子領導。這種身份下到縣裡,自然是高規格接待。張大慶一到古川縣,就要求見縣委書記肖志良。肖志良本來在市裡,聽到市人大副主任深夜突訪,連夜趕了過去。

    在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后,肖志良有些為難。畢竟馬林輝攜帶槍支,這已經觸犯法律了,要是強行干預司法,於情於理說不過去。可對方是帶著市人大主任的命令下來的,這個面子又不能不給。在情與法面前,肖志良難以抉擇。

    張大慶看出肖志良猶豫,道:「肖書記,李主任對這件事非常重視,畢竟是市人大代表嘛,怎麼能隨隨便便抓人呢,你說是不是?」

    「是,不是……」肖志良難以回答。

    張大慶有些惱怒了,道:「肖書記,在這個時候你要擺正自己的位置,難道李主任的話你都不聽嗎?」

    肖志良終於下定決心,前往公安局找局長江永昌要人。江永昌是個鬼精,早就跑得不見人影,手機也關機,處於失聯狀態。基於此,肖志良直接分管的副局長下命令,要求放人。

    分管副局長羅志清一推三六九道:「江局長說了,馬林輝屬於重點看護對象,不能放!」

    肖志良頓時怒髮衝冠,指著羅志清道:「在古川縣到底誰說了算?」

    羅志清雙股打顫,結結巴巴道:「肖書記,您消消氣。要不這樣吧,江局現在到市局彙報去了,等他回來了再說。我一個羅志清,也主不了事啊。」

    肖志良也覺得自己的方式有些不妥,沒有多說,轉身離去。

    回到縣委樓,對張大慶道:「張主任,這事確實有些為難啊,江永昌現在到市裡彙報去了,要不你看等他回來?」

    「不等了!」張大慶甩下臉子起身走了出去。肖志良這下可算是得罪了這位副主任了。

    張大慶親自到公安局要人,依然是那位副局長,阻攔不讓進。沒想到張大慶抬手就甩給對方一巴掌,道:「不識抬舉的東西,滾開!」說完,就硬要往裡面沖。

    看守的民警見此,才不管什麼主任不主任的,他們眼裡只有江局長一人,舉起槍道:「請不要靠近,如果再靠近,我們可要執法了。」

    「來來來,往這裡打!」張大慶抓住一民警手裡的槍戳到腦門上道:「快點,我到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膽量!」

    民警膽怯,卻絲毫不後退。

    張大慶已經到了抓狂的地步,抬起腳連踹端槍的民警,嘴裡還罵罵咧咧道:「老子今晚不要了你的命,老子就不姓張!」

    民警一個趔趄倒地,張大慶依然張狂,又瘋狂地往民警臉上踹。頓時,民警臉上血肉模糊,就是這樣,這位民警死死地拖住張大慶的腿,不讓他靠近半步。

    羅志清實在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去道:「張主任,不能在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不可……」

    「滾!」張大慶一把抓住羅志清的領口,怒目圓睜,血噴大口道:「今晚我要是見不到馬林輝,老子就把你們公安局一把火燒了,你信不信?」

    羅志清也是人,且能受人百般羞辱,一把抓住張大慶的胳膊道:「張主任,我看在您是市領導的份上,不願意和你計較。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行為已經觸犯到法律?你今晚想見馬林輝也可以,除非你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張大慶被羅志清的膽量嚇怕了,退後一步指著鼻子道:「好,好,有種!你等著!」說完,轉身離去。

    張大慶走後,羅志清打給局長江永昌的另外一個手機號,把事情的經過簡單彙報了遍。江永昌十分氣憤,壓著火氣道:「既然事情都鬧成這樣,咱就不怕鬧大,給我死死守著,任何人不許靠近馬林輝,出了問題,一切有我扛著。」

    事情已經傳到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耳朵里,他十分震驚,萬萬沒想到李虎剛表現得如此激動,還派人去公安局強行要人,如果他們之間沒有鬼,打死都不相信。他隨即給江永昌下了一道命令:「馬林輝堅決不能放,給我看好咯,事情最近進展及時向我彙報。」

    張大慶剛走沒多久,又有一撥黑衣人衝進了公安局。這撥人來勢洶洶,個個蒙面,手裡還拿著傢伙,不管三七二十一提著傢伙上前就是打,還沒來得及反映的民警紛紛倒地,黑衣人很輕鬆地就找到審訊室。等大力踹開門后一看,裡面空無一人,頓時慌了神,緊急撤退。

    還沒走出大門,已經被大批民警團團圍住。要說這撥人個個都是不怕死的主,篤定民警不敢和他們開槍,拿著砍刀廝殺起來。長年在小地方待著的民警們那見過這種架勢,不去上前圍堵,反而主動讓出了一條路,眼睜睜地看著這幫人離去。

    好在羅志清腦袋還清醒,點了幾個人親自駕車上前追擊。可這幫人跑得就是生猛,加上有外援接應,愣是在眼皮子底下駕車逃跑了。

    羅志清依然不甘心,一路驅車奪命追擊。可能黑衣人後一輛車不熟悉路況,加上速度快,在一個急拐彎處車子打滑,一下子甩到排水溝里,摔了個馬趴哈。

    羅志清來了個急剎車,跳下車掏出槍就上膛,只要對方敢逃跑,當場開槍斃命。

    可圍了幾分鐘,交換了許多次,躺在排水溝里的車裡面的人沒有反應。羅志清壯著膽子扭手扭腳走過去,用力踹碎車玻璃,發現裡面除了司機受了重傷外,空無一人。原來是一著調虎離山計。

    羅志清立馬給120打電話。10分鐘后,120趕來,羅志清命令道:「不管用什麼方法,都得把他給救活。」

    羅志清派了幾個人跟隨救護車去了醫院后,自己又匆匆返回公安局。剛進大院,就看到局長江永昌站在院子里破口大罵。

    江永昌見羅志清,急忙迎了上去,上下打量著,關心地道:「老羅,你沒受傷吧?」

    羅志清一輩子幹警察,笑著道:「沒有,就是人老了不中用了,哈哈。」

    江永昌和羅志清搭檔,從來沒有紅過臉,兩人配合的相當默契。江永昌感慨地道:「老羅,你這是何必呢!幸虧你沒出什麼事,要是出了事你讓我怎麼和上級交代呢。」

    羅志清拍了拍胸脯道:「你看我不是完好無損嘛。」

    閑扯完,江永昌又回到案件上,道:「老羅,還是你老謀深算啊,要不是你提議將馬林輝轉移,要不然就真讓劫走了。怎麼樣?抓到兇手沒?」

    「抓到一個,至今還不知死活,我派人盯著了,一有消息就會彙報。」羅志清道。

    「太猖狂了,簡直是喪心病狂!」江永昌憤憤地道:「我從警這麼多年,還沒有見過如此猖獗的。對方越是這樣,說明馬林輝越有問題。」

    羅志清替江永昌擔心,道:「老江,你這下可算是得罪市人大李主任了,你就不怕他給你穿小鞋?」

    「哈哈……」江永昌仰天大笑道:「老羅,咱倆合作這麼久了,你還不知道我的為人?我得罪的人多了去了,可如今還不是好好的嘛。」

    「哈哈,你呀!」說完,兩人正準備上樓,幾輛警車駛進了院子。江永昌以為是市局的領導下來了,跑過去趕緊迎接。沒想到剛走過去,警車上就跳下四五個人,個個荷槍實彈,對準了江永昌。

    「這是什麼意思?」江永昌見對方面生的很,陰沉著臉問道。

    「奉市局李局長之命,前來帶馬林輝回市局審訊,請江局長配合。」一警察氣洶洶地道。

    「你們是市特警隊的?」江永昌看到對方裝備精良,素質較高,警惕地詢問道。

    警察沒有那麼多廢話,道:「請江局長配合。」

    今晚可是熱鬧了啊。先是市人大要人,緊接著又有黑衣人搶人,現在又派特種警察提人,馬林輝有這等福氣也算不枉此生了。江永昌冷笑道:「我剛從李局長那裡回來,也沒聽到要提人啊,要不我打電話問問?」

    警察見江永昌要打電話,急忙上前阻攔,拉著江永昌小聲道:「請江局長借一步說話。」

    走到一個人少的地方,警察小聲道:「江局長,不瞞你說,我們是林市長派下來的,我希望你積極配合。」

    「林市長?」江永昌驚訝地道。

    「是的。」

    江永昌暗自感嘆,連市長林海鋒也參與進來了,這個馬林輝可真是香餑餑啊。他開始左右為難,既然市長都發話了,不放人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江永昌猶豫再三,走到羅志清跟前道:「放人吧。」

    「江局長,您……」羅志清急切地道。

    「廢什麼話!什麼都不要說了,放人!」江永昌堅持道。

    羅志清無奈,只好聽從江永昌的意見,安排幾個民警到隔壁的鍋爐房裡準備放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