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4 妖魔鬼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4 妖魔鬼怪字體大小: A+
     

    張志遠思量再三后,決定採納白玉新的意見,這實在是沒辦法的辦法了。他問李建偉:「徵收工作由誰負責?」

    李建偉蹙眉,道:「好像是康書記負責,不過具體實施的任務還在魏國強身上。」

    「這個魏國強!」張志遠憤憤道:「這個人只要出現就沒有好事,真不知道蘇市長為什麼能看上他,哎!罷了,咱要擺正自己的位置,請求市領導在決定這件事了。何況蘇市長壓根就不想讓我們參與,要不這麼重大的會議,為什麼不等我回來,又為什麼不讓白縣長參與?」

    白玉新倒也坦然,道:「這種事咱不參與也罷,您看著吧,將來出現的問題會層出不窮,蘇市長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就怕他陷入這個漩渦,無法自拔。到時候想提拔,也因為這個屁股擦不幹凈受到牽連。」

    「鈴鈴鈴……」張志遠辦公桌的電話響了,他看都沒看就接了起來道:「誰?」

    「哦,我知道了。」說完,掛掉電話。然後對著李建偉道:「建偉,你安排一下,我明天打算去溪河工業園區看看。」

    「好的。」李建偉頓時來了精神道:「張縣長,您看讓哪些部門的領導陪同?」

    「不用了,就我們幾個下去就行。」張志遠對南陽縣的官場痼疾已經失望透頂。各局頭頭們個個想著升官發財,謀取私利,心思完全不在工作上。遠的不說,在曙陽煤礦審計過程中就查出許多問題,一些單位的領導參與其中,從中撈取利益。張志遠完全可以將這些事一一抖落出來,可為了接下來的工作,他不能如此做。何況自己手裡又沒有組織人事權,有些事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為好。

    「要不要帶新聞記者?」李建偉又不放心地補充道。

    張志遠最不喜歡大張旗鼓地高調宣傳,立馬回絕道:「建偉,以後除了正式活動必須得向公眾交代,其餘一些非正式的一律不準新聞記者參與。沒有干出一點成績,表什麼功?是功是過,自有後人評說,咱不搞這一套。行了,你去安排吧。」

    李建偉走後,張志遠立馬道:「剛才檢察院陰檢察長來電話說,馬林輝已經移交給古川縣公安局了。我請示郭書記和侯書記后,侯書記想出奇招,在馬林輝車上搜查出槍支彈藥,還有毒品。侯書記立刻交代古川縣公安局江局長對馬林輝實施刑拘,如此一來,就巧妙地避開他人的視線,也為我們爭取了時間。」

    白玉新聽完后,大讚侯永志這步棋走得非常精妙。道:「張縣長,這個消息一出,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我估計最先坐不住的應該是市人大李虎剛主任。假如我猜得沒錯,今晚他就會登門要人。」

    「嗯。和我的預判差不多。」張志遠道:「馬林輝落網,我們的目標是二寶煤礦,而不是李虎剛。下一步如何打算?」張志遠的眼神瞟向陸一偉。

    陸一偉緊跟思路道:「馬林輝落網,自然牽扯到二寶煤礦。我認為,下一個目標是張三蛋。」

    「哦?」張志遠疑惑地道:「為什麼不是秦二寶,而是張三蛋呢?」

    陸一偉道:「據我了解,秦二寶早就不和馬林輝一條心,如果不出意外,馬林輝一旦供出二寶煤礦的是是非非,秦二寶立馬倒戈,把責任都推到馬林輝身上。何況,這個秦二寶在省里尋找了靠山,要動他遠遠要比馬林輝困難許多,這條大魚應該放到最後一環。而張三蛋不同,他和馬林輝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四大金剛里,只有他倆的關係最鐵,他肯定會站出來聲援並四處活動。張三蛋頭腦簡單,往往會幹出一些魯莽之事,只要他一露頭,我們立馬就地拿下。」

    白玉新贊同陸一偉的意見,道:「張縣長,您等著瞧吧,一旦馬林輝被捕的消息公布出去,各路妖魔鬼怪就都出來了。到時候我們就像割草似的挨個收拾,哎!可惜我們手裡沒兵啊。」

    「這個你不用擔心。」張志遠道:「侯書記已經和我說了,過兩天就給南陽選配一個公安局長下來。」

    「真的?」白玉新頗為激動地道:「那太好了,這下我們開展工作就有力度了,關鍵時刻還是侯書記替我們這些後娘養的著想啊。」

    是夜,馬林輝被捕的消息已經通過各種渠道散發出去,很自然傳到市人大主任李虎剛耳朵里。他聽后,異常震驚,驚詫不已。隨即就給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打電話,問詢事情的經過。

    侯永志則心裡揣著明白裝糊塗道:「我的李主任啊,我不過是政法委書記,抓人歸人家公安局管,我總不能芝麻點小事都過問吧,顯得自己看得權力看得太重。另外,誰是馬林輝,為什麼被捕,到現在也沒有人和我彙報啊,要不你去問問市局李局長吧。」

    李虎剛也覺得自己行事有些魯莽,故意輕鬆地道:「馬林輝是市人大代表,出了這檔子事我自然有監管責任,是我平時監管不到位,有損人大的形象啊。我也是隨口問問,好了,那我就不打擾休息了。」

    掛掉電話,李虎剛冷靜思考了半天,覺得這事非常蹊蹺。馬林輝好好地開著車在路上,為什麼古川縣公安局會突然搞什麼例行檢查?而且一查就查到馬林輝身上,這絕對不是藏匿槍支彈藥那麼簡單,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搞鬼,那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能耐呢?

    聯想到張志遠要動二寶煤礦,又聯想到馬林輝的表哥馬林虎落馬,把這件事一串聯起來,似乎看出些端倪。對!肯定是張志遠在背後搞鬼!確定了幕後操控者,李虎剛又擔心自己做下的事會暴露,在營救馬林輝之前,必須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他隨即將正在熟睡的妻子從被窩裡叫醒,鄭重其事地道:「小娥,今天晚上你連夜去把鑫源煤礦設備公司的來往賬務銷毀,並解散所有人。另外,明天一早,你就買一張去往加拿大的機票,務必在明天離開,聽明白了嗎?」

    張曉娥還沒睡醒,被李虎剛的話整懵了,道:「你天一腳地一腳在說些什麼啊?幹嘛好好的要銷毀賬務,還讓我出國?我哪兒都不去!」說完,倒頭就睡。

    「你他媽的到底聽不聽我的?都啥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睡覺,你知道不知道馬林輝被拘留了?」李虎剛氣急敗壞地道。

    張曉娥還是一臉茫然,道:「拘留就拘留了唄,你打個電話讓人把他放出來就行了,興師動眾的,看把你給急的,多大點事啊。」

    聽到張曉娥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李虎剛直接上手,打了一巴掌,怒不可遏地道:「都是你,要不是你背著我干這些好事,我還用每天提心弔膽地活著?你到底聽不聽我的?」

    張曉娥理直氣壯地道:「什麼都怨我,我做些都是你默許的,你要是不同意,我能做這些嗎?現在可好,出了問題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難道你就沒有責任?」

    「好了!」李虎剛失望地道:「現在不是爭論這事的時候,你現在必須聽我的,按照我的去做,也好為下一步工作做好準備。」

    「有那必要嗎?」張曉娥疑惑地道:「我還從來沒見你這樣過,馬林輝不就是拘留嘛,沒有你的同意我看誰敢逮捕!好了,你想的太多了,完了給下面人打個招呼,放出來就行了。我先睡了,明天還要去江東市買衣服呢。」

    「你個敗家老娘們!」李虎剛無奈地道,說完走出卧室,拿起電話本,找到古川縣公安局局長江永昌的電話,撥了過去。

    江永昌提前就接到侯永志的電話,要求不管什麼人,誰都不準靠近馬林輝,更不準放人。江永昌得知是李虎剛后,恭敬地道:「是李主任啊,早就想去拜訪您,一直抽不出時間,您看……」

    李虎剛耐著性子聽完,道:「永昌啊,我聽說你抓了個馬林輝,是有這回事嗎?」

    「是,確實有這麼一個人。」

    「哦。」李虎剛故作鎮定道:「是這樣,馬林輝是市人大代表,你們抓捕他是不是應該經過市人大呢?沒有經過我這裡,你們這麼能隨隨便便就抓人呢?」

    江永昌早就準備好措辭,道:「李主任,我們不是隨便抓人,抓得時候也不知道對方是市人大代表。因為馬林輝攜帶槍支彈藥,已經對觸犯到法律,威脅到社會安全穩定,暫時刑拘,正在調查取證,還沒到批捕階段,到了批捕階段,檢察院會向您請示的。」

    聽著江永昌打起了太極,李虎剛直接下命令道:「我不管你什麼理由,人你先放出來,等我們先調查清楚后,會主動交給你們公安機關的。」

    「這個恐怕不行吧,市局已經知道了此事,要求徹查,要是我放了,我也不好交差啊。」江永昌道。

    「別給我打哈哈,一句話,人你到底放不放?」李虎剛發了飈,下達最後命令。

    「喂!喂!李主任!喂!李主任,你還在嗎?你那邊信號不好吧,我聽不到你說話啊,喂!」江永昌賣命地表演,匆匆掛斷了電話。

    「媽的!」李虎剛重重地把座機電話一摔,氣憤地道:「和老子玩花樣,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