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1 順其自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1 順其自然字體大小: A+
     

    陸一偉還沒有來得及感嘆,一大幫人已經從各自房間走了出來。見到陸一偉眉開眼笑,又是張羅著落座,又是張羅著沏茶倒水,過度的熱情讓陸一偉有些不適應。

    這時,從一層的房間走出一位白髮老人,陸一偉可以斷定,這應該就是康適之了。只見他面色紅潤,腳步穩健,神態自如,儘管一頭白髮,絲毫不像七十多歲的老人。陸一偉連忙起身,謙恭地鞠了一躬道:「康老好!」

    康適之沒有及時回話,而是專註地上下打量著陸一偉。以前只是聽蘇蒙講過,也見過照片,就是沒有見過本人。今天一見,康適之眼前一亮,儀錶堂堂,一表人才,相貌不俗,舉止端雅,眉目間無諂媚之骨,言語間無鼠輩之儀,是個鐵骨錚錚的男兒。比起流里流氣的任東方,不知強了多少倍。

    一旁的一位中年婦女見康適之如此看陸一偉,覺得有些不禮貌,上前提醒了句:「爸,你讓人家坐啊。」

    康適之這才反應過來,上前一步,哈哈大笑道:「一偉,來,快坐!」

    其他家人見康適之來了,迅速起身騰出位子站在一邊,足以看出康老在家中的地位。

    「早就聽蒙蒙提起過你,今日一見,果然不俗,來來來,抽煙!」康適之笑眯眯地道。一旁的男子立馬拿起煙給陸一偉散煙,沒想到康適之有些不高興地道:「把你的好煙拿出來,一偉可是我們家的貴客。」

    「好,好,我馬上去拿!」男子屁顛顛地跑進隔壁的卧室,拿出一條天子煙麻溜地拆開,遞給陸一偉一支,又雙手捧著點上,讓陸一偉有些受寵若驚。

    「行了,你們去忙你們的吧,我和一偉說上兩句話!」康老側頭和其他人道。

    其他人立馬散去。剛才的那位男子有折返回來問道:「爸,今天中午的飯怎麼安排?」

    「哦。」康老若有所思想了一會兒道:「你來安排吧,檔次一定要高。」

    「好嘞!我知道了。」說完又對陸一偉道:「一偉,那你先坐著,我去安排飯。」

    一行人走後,康老依然笑嘻嘻地打量著陸一偉,心道:「蘇蒙的眼光就是不錯,這要是提前帶回家讓我見見,估計就不會有後面發生的事情了。」想到蘇蒙的遭遇,康老就憋得一肚子火,氣都喘不上來。

    陸一偉被康老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避免尷尬道:「康老,早就提蘇蒙說起過您,讀過您相關方面的著作,聽人講起過您輝煌的歷史,受益匪淺,感觸頗深。今天有幸能見到您,是我的福氣和榮幸,還望您不吝賜教。」

    聽到陸一偉如此會講話,康老心裡舒暢多了,笑著道:「賜教談不上,我不過是比你們經歷得多了些,吃得苦頭多了些,現在不行了,人老了,跟不上時代了,思想觀念都跟不上節奏了,未來終究是屬於你們年輕人的。只要踏實肯干,遲早會成為國家棟樑,為我黨所用啊。」

    層次不同,講話的角度和水平自然不同。康老講話時語速較慢,但口齒清晰,字字珠璣,既是在鼓勵陸一偉腳踏實地,又是在鞭策他緊跟時代。陸一偉趕忙回答道:「謝謝康老的忠言,一偉定會銘記在心,踏實幹工作。」

    「嗯。」康適之如同「大」字舒展在沙發上,道:「在南陽幹得怎麼樣?」

    「挺好的。尤其是蘇市長到南陽主持工作后,致力於破解南陽發展難題,又推行了一系列新政給南陽注入了新的活力,特別是招商引資工作,得到全縣人民的擁護。」陸一偉大言不慚地道。

    「嗯。」康老點點頭道:「南陽確實需要改變一下了。我在位那會,也十分想為南陽做點事,可人年紀大了,力不從心啊。啟明到南陽主持工作前,我就叮囑他,一定要把群眾的利益掛在心上,切實為南陽的發展做出貢獻。但啟明這人能力不行,需要像你這樣的得力助手去幫襯他。」

    「康老您過譽了。」陸一偉沒想到康適之會如此說,道:「蘇市長如今在南陽,群眾呼聲特別高,尤其是把通亞集團落地南陽,這可是南陽史上的第一次突破啊。蘇市長膽識過人,眼光獨道,韜光養晦,高瞻遠矚,是南陽人民之所幸啊。」

    「你就別給他戴高帽子了,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心裡最清楚。」康老道:「不管怎麼樣,希望他能幹出點成績,我臉上也有光啊。好了,不說他了,說說你吧,你下一步有何打算?」

    話題突然轉到自己身上,陸一偉有些不知所措,謙虛地道:「我一直在基層工作,對家鄉人民有感情,我希望竭盡所能為改變家鄉面貌做點貢獻。」

    「說點實際的,就比如說你的前途。」康老別看年紀大了,一點都不糊塗,對於這種空話套話雖不反對,但希望陸一偉說心裡話。

    陸一偉想了半天道:「康老,其實我也沒有太高要求,也沒有太大抱負,當然我願意往更高的層次走,但我能力有限,經驗不足,還想在基層多歷練幾年。至於以後,我順其自然。」

    康老的眉頭舒展開來,道:「你能這樣想我很欣慰。現在的一些年輕人,也不問自己幹了多少,做出了什麼貢獻,削尖腦袋,用盡各種歪門邪道跑官,要官,甚至買官,對於這種人我很看不起,真正應該提拔的人就是你這種實誠肯乾的人。行了,我心裡有底了。」

    話已至此,陸一偉轉移話題道:「康老,蘇蒙好點了嗎?」

    提到蘇蒙,康老的眼神立刻變得柔弱起來,捶胸頓足道:「哎!蒙蒙是我的心頭肉啊,看著她成了這個樣子,我心裡就氣憤。你看看任東方那個小子把她糟蹋成什麼樣子了,結婚才半年多啊。哎!這都是我的錯啊,要不是我,蘇蒙也不會走到今天。」

    看到康老大口大口喘氣,陸一偉急忙起身為其撫摸後背,安慰道:「康老,這不怨您。是任東方那小子混蛋,不懂得珍惜蘇蒙,我已經教訓了他一頓,替蘇蒙出了口惡氣。」

    「嗯,這些我都知道了。」康老道:「前兩天,任東方的父親任光明到我門上求情,我當場就說,要想取得我的原諒,除非蘇蒙點頭同意,要不然這個結這輩子結下了。現如今,蘇蒙不顧一切,不徵求我們的意見在病床上就離婚了,離了就離了吧,好在蘇蒙沒有走出那一步,要不然我……我……」康老激動地說不出話來,大喘著氣,臉色憋得通紅。

    陸一偉見此,趕忙道:「康老,您千萬別激動,蘇蒙如今不是好好的嘛。」

    這時,蘇蒙的母親康桂雲推門進來了。看到康適之這番模樣,急忙跑過來從茶几抽屜里取出一瓶葯,喂下去后才稍微緩和了點。康桂雲埋怨地道:「爸,早就和你說了,家裡的事你別操心,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您讓我怎麼辦啊。」

    「不要管我。」康老抬起一隻手指指著身後的陸一偉道:「桂雲,你就沒看到一偉來了?」

    康桂雲當然看到了,抬起頭勉強地沖著陸一偉笑了笑,語氣溫和地道:「一偉來了啊。」

    陸一偉以前就和康桂雲交鋒過,不過以前都是凶神惡煞,今天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讓陸一偉有些不適應。他懂禮貌地道:「康校長好。」

    康桂雲沒有搭腔,扶著康老道:「爸,您回屋休息吧,我來招待一偉就成。」

    康適之確實有些累了,顫悠悠站起來道:「一偉,那你一會好好開導開導蒙蒙,我謝謝你了。」說完就要鞠躬。陸一偉忙扶住,道:「康老,您千萬被這樣!」

    康桂雲也道:「爸,你快回屋休息吧。」

    把康適之送回屋后,康桂雲語氣平淡了許多,道:「你坐吧。」然後忙活去了。

    陸一偉坐在客廳一杯接一杯喝茶,卻遲遲沒有人出來,略顯尷尬。過了好一陣子,康桂雲才從樓下一瘸一拐地下來了,道:「你上來吧。」

    陸一偉跟著康桂雲上了二樓,快到蘇蒙房間門口時,康桂雲把他拉到一邊道:「陸一偉,今天找你來,是開導蘇蒙的。我勸你別玩什麼花樣,我還是當初那句話,你和蘇蒙之間不可能,聽明白了嗎?」

    陸一偉覺得有些可笑,道:「康校長,您放心。我如今也有自己的生活,如果你們覺得不妥當,我現在就可以走。」

    康桂雲一把拉住陸一偉道:「那自然好。今天讓你來開導蘇蒙,是我家老爺子的主意,換做我,壓根也不會想到這個辦法。蘇蒙還年輕,以後的路很長,希望你多替她的未來著想,好嗎?」

    陸一偉要不是看在康老一大把年紀的份上,斷然扭頭就走。咬著牙道:「康校長,你如此干涉蘇蒙的婚姻,你覺得給了她幸福了嗎?」

    康桂雲被陸一偉問懵了,這個問題她從來沒想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