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0 行政公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80 行政公署字體大小: A+
     

    魏國強身子一直,屁股后提,擺出彙報的姿勢道:「馬蘭溝前大概有3000餘畝土地,土地成分主要有三類,其中一類地,也就是農業用地所佔比重最大,佔到80%,二類地佔到8%,三類地佔12%。按照通亞集團的選址意向,建廠區域大部分在農業用地上,還涉及到幾十戶群眾的搬遷工作,大體情況就是如此。」

    蘇啟明道:「大家聽到了吧?這才是我們作為政府一級所要做的事。農業用地,按照《土地法》是不予徵用的,如需徵用,必須變性,所以,這也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按照上級派給我縣的用地指標,僅有400餘畝,北河鎮建工業園區已經用掉了一半,剩下的200餘畝遠遠不夠。這件事就我和鄒總溝通了,他和省國土資源廳聯繫,咱們只要打個報告上去就行了。這件事由田縣長負責,好吧?」

    常務副縣長田國華本來就覺得窩囊,被張志遠壓製得死死的,現在好了,總算可以轟轟烈烈干一番事業了,激動地道:「請蘇市長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好,那我們就接著往下走!」蘇啟明對田國華的態度很滿意,繼續道:「手續歸手續,但不能耽誤工期。按照通亞集團的總體進度,要求我們今年實現『三通一平』,這是最堅決的任務。要涉及到大量徵用土地,影響工程的居民房要拆遷,所以這個擔子壓在康書記身上,由你親自督促徵收拆遷工作。當然了,具體的擔子還是的國強同志去做工作,一定好把建設水泥廠的好處和意義給老百姓解釋清楚。沒問題吧?」

    康棟對蘇啟明的這一安排表示不滿意。自己作為領導組組長,還要下到一線干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但他不能反駁,搖頭晃腦地點了點頭。

    魏國強則像打了興奮劑一般,站起來保證道:「請蘇市長和康書記放心,我保證一個月內就把該地全部拿下。」

    「好好好!」蘇啟明滿意地笑了笑道:「國強,需要人我給你調人,需要錢我給你撥錢,但你務必要把這件事做好咯!百姓的工作你要一戶一戶地去做,決不能引發不穩定因素,我需要穩定,聽到了嗎?」

    「沒問題,我保證做到!」

    「好了,下面說說第三件事。」蘇啟明剛準備開口,又覺得在這個場合提及不合適,道:「行了,第三件事我們隨後再說,先完成這兩件事吧,看看大家還有沒有要講的?」

    「沒有?沒有就散會!」蘇啟明起身,其他人也跟著走了出去。剛要下樓時,又不放心地回頭交待董國平,道:「今天的會議要形成會議紀要,完了送到我辦公室一份。」

    陸一偉極其不情願地跟著蘇啟明派得司機一同趕往北州市。路上,陸一偉想著心事,而司機又是個話嘮,非要拉著陸一偉聊天。經過一番了解后,才知道這位司機是家用司機,是專門伺候蘇啟明老丈人的。

    蘇啟明的岳父康適之,現年76歲,出生那會正好趕上八年抗戰,吃了上頓沒下頓,好在命大,總算活了下來。其父曾參加過紅四方面軍,干過炊事員,又干過號手,在康適之出生后沒幾天,就壯烈犧牲在戰場上了。

    作為烈屬,康適之沒有繼續追隨他父親參軍,而是苟延殘喘地生存下來。新中國成立后,康適之的母親帶著他回到北州地區。並拿著其父犧牲的烈士證找到當地的政府,想給兒子謀個差事。當時的臨時政府得知是紅軍後代時,立馬就給安排了工作,在文化站擔任宣傳幹事。

    后,康適之又參加北州地委的組建工作。成立后,因表現突出,就留在地委工作。文革時期,當時的革委會對其身份表示懷疑,又打倒關進了牛棚,文革結束后才放了出來,恢復其工作。此後一路飆升,在北州行政公署副專員的位置上退了下來。

    行政公署,是時代的產物。產生於抗戰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后經過幾番變遷撤銷,由地方根據實際工作需要設立。通俗的講,就是省委省政府的派出機關,行政公署專員就是一把手,負責處理當地各項事務,相當於政府首長。與其並存的就是地委,也就是地區黨委。後撤銷合併后成了市委市政府。

    行政公署不能與市等同於一個級別,管轄範圍也可能大於市,也可能小於市。就那北州行政公署為例,其管轄範圍不僅有北州,還有南州,西州的一部分,后改市后才成了現在的規模。所以,副專員的身份不能等同於副市長,其權力遠遠要高過副市長這一級別。

    以康老的資歷,絕對算得上北州市國寶級的人物。歷任領導到北州任職,第一件事就先拜會康適之。只要他點頭,北州的政局就不會亂。畢竟,經他手提拔起來的人目前都處在各個要害崗位和部門,他的能量之大是不可估量的。所以,市領導好吃好喝伺候著,安排了住房,配備了司機和醫務人員,完全是參照副部級領導幹部待遇設置的。

    此外,在涉及一些重大事項或活動時,把康老拉出來壓陣,效果斐然,屢試不爽。

    正因為康老的威望,蘇啟明在北州市混得還算不錯。怎奈能力平平,水平有限,把發改系統這麼大一塊肥肉交給他,可做出的成績寥寥無幾。不過這絲毫阻擋不了他前進的道路,市委書記田春秋力爭讓他到南陽主持工作,表面看沒什麼,但深諳官場之道套路的非常清楚,這是要提撥的節奏。

    司機一路上講著康適之的光輝事迹,讓陸一偉重新審視這位老革命。都說時勢造英雄,康老還不是如此呢。戰亂年代,只要你拿出不怕死的勇氣和精神就可以開創屬於自己的時代。而到了和平年代,你要想出人頭地,就得拿出過人的膽識和獨特的人格魅力,才能嶄露頭角。不過,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很大程度上,運氣的成分佔到大部分。

    話題自然又轉到蘇蒙身上,司機道:「蘇蒙出了這檔子事後,康老知道后火冒三丈,氣得差點摔倒在地。你要知道,蘇蒙可是康老最疼愛的外孫啊。隨即,康老親自給任東方的父親任光明打了個電話,讓他過來面談。任光明他牛,他有錢,還不是乖乖地跑到康老面前一個勁地賠不是。看著他那副低三下四的樣子,好不解恨!」

    陸一偉更關心的是結局,追問道:「那後來怎麼樣呢?」

    「後來?」司機道:「事情已經成這樣了,能怎麼辦。任光明堅持不準蘇蒙他倆離婚,並親自接回去讓任東方賠不是。可蘇蒙死活不願意,康老也覺得那就是個坑,拒絕了任光明的提議。任光明見復婚不成,就提出拿500萬元補償蘇蒙,康老是缺錢的人?當場就給回絕了。並告訴他,不是所有的事都是可以用錢擺平的,記住!你永遠欠蘇蒙一個情,這個情將來是遲早要拿回來的。你聽聽,康老的話多牛氣,直接噎得任光明說不上話來。」

    陸一偉很是好奇,一個司機知道的情況這麼多,而且又是個大舌頭,和自己第一次見面就一股腦把人家的家事全都抖落出來,完全不具備一個司機的素養。還不等陸一偉答話,司機又開口道:「陸一偉,其實啊,你和蘇蒙之間的事康老早就知道,而且他比較溺愛蘇蒙,所以當初雖沒有見過你,但從內心還是支持你倆的。怎奈蘇市長和康校長死活不答應,這事也就泡了湯。就是今天讓你來安慰蘇蒙,這都是康老的意見,你小子真是有福氣。」

    陸一偉覺得有些可笑,道:「我能有什麼福氣?」

    「哎呀!」司機瞪大雙眼道:「那你還想怎麼樣?你知道被康老看上的人意味著什麼嗎?只要他一句話,對了,你現在是什麼級別?」

    「副科。」

    「哦,只要他一句話,立馬就能把你提撥為正科。至於去哪個單位,隨便挑,這就是康老的能耐。另外,假如你和蘇蒙將來還有戲,那就不單單是個正科了,副處?正處?副廳?正廳?那都是有可能的,你說這不是你的福氣?老羨慕你了。我要是有你的福氣,這輩子就心滿意足了。」司機咂巴著嘴道。

    陸一偉不想與他爭辯,只是微微笑了下,不再說話。

    車子駛入了市區,左拐右拐來到一個高檔小區駛了進去,在一棟高檔別墅前停下。司機道:「一偉,到了,咱下車吧。」

    下了車,陸一偉在司機的帶領下走進了這座神秘而富麗堂皇的別墅。進了客廳,陸一偉被奢華的裝修風格驚呆了。典型的巴洛克式的風格色彩,巨大的水晶吊燈從三樓如瀑布般飛流而下,濃郁的金黃色彩遍布各個角落,闊大的歐式沙發正居中央,對面擺放著時下剛剛流行起來的背投大彩電,牆壁上隨處可見一些歐洲名畫,這種風格在北州地區實屬罕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