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78 徵求意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78 徵求意見字體大小: A+
     

    「我今天找你來,是想求你一件事。」蘇啟明話鋒一轉,語氣柔和了許多,道:「蘇蒙這兩天的情緒極其不穩定,一個人把自己關在房間,時而大吵大鬧,時而大哭大笑,誰都不見。就連平時最疼她的姥爺都不見,更別說我們了。我這也是實在沒辦法了,希望你能過去陪她說說話。她現在可是相當於坐月子啊,要是落下什麼毛病,我可就這麼一個女兒啊。」蘇啟明情深意切,言語充滿關切之情。

    陸一偉了解蘇蒙的性格,韌性,愛耍小脾氣,遇到事情不冷靜。他很想去開導開導她,可……冷靜地思考了半天,他道:「蘇市長,我很感謝你這麼信任我,但這件事我不能答應。」

    「為什麼?」蘇啟明驚奇地睜大了眼睛,他滿以為陸一偉會一口答應,可現在他居然拒絕了。

    「其中個由您應該更清楚,何況我是一個男人,蘇蒙坐月子很多事情都不方便,你還是另找他人吧。」陸一偉強硬地道。

    「一偉!」蘇啟明突然站起來握住陸一偉的手,有些激動地道:「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可你不能眼睜睜地看到蘇蒙就這樣下去啊,畢竟,畢竟……」後面的話,蘇啟明始終說不出口。

    「真不行!」陸一偉繼續堅持道:「如果我真去了,對您和蘇蒙的名聲也不好啊。」

    「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蘇啟明揚手一揮,道:「一偉,你放心,只要蘇蒙好了,能夠從這段情感的陰影里走出來,我絕對不會幹涉你們交往,只要你願意娶她,我們全家人都支持。不僅如此,我要提拔你。你說,你想去哪個部門?國土局,安監局,還是財政局?只要你想去哪個單位,我一定不費餘力搞定。」

    聽到此,陸一偉的心在滴血。原本是兩廂情願的事,現在成了赤裸裸的交易。他已經不是從前的陸一偉了,何況也不會趁人之危,用卑劣的手段換取自己的仕途。他一本正經地道:「蘇市長,您把我當成什麼人了?這就是您為蘇蒙所做的事?」

    蘇啟明也意識到自己有些急功近利,道:「一偉,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但你不能見死不救啊。蘇蒙真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我,我,我活得還有什麼意義啊。就算我求求你了,行嗎?」

    看到蘇啟明地下三四地哀求自己,陸一偉心軟了。他閉上眼睛道:「好吧!」

    「謝謝了,太謝謝你了!」蘇啟明有失分寸地拉著陸一偉的手拚命搖擺,完全忘記了自己副市長的身份。

    陸一偉剛答應就後悔了。這段時間,張志遠這邊正緊鑼密鼓地對付馬林輝,正是需要人的時候,假如自己走了,張志遠會怎麼想?

    「這段時間你就把一切工作放下,專心陪蘇蒙。吃住就在我家,等她身體完全恢復后,你再干工作,好吧?」蘇啟明道。

    陸一偉本想解釋,蘇啟明一看錶道:「那就這樣定了啊,10點鐘我還有個會,到時間了,我就先過去了。你回去準備一下,待會就有車來接你。」說完,打開門快步走了出去。

    「這都是些什麼事!」陸一偉懊悔剛才的決定,這可怎麼辦好?可總得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才成。

    回到縣委大樓,陸一偉徑直去了白玉新辦公室。熬了一夜,白玉新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就連陸一偉進來了都不知覺。此時,縣委五樓正在召開常委擴大會議,按道理說白玉新也應該參加,而他因為打上張志遠的標籤,把他當成了空氣,忽略了存在。

    想想白玉新這些年和自己相似的經歷,陸一偉真替他抱不平。可現實如此,又能如何改變?

    「一偉來了啊。」白玉新打了個冷顫,突然睜開眼睛看到杵在地上的陸一偉,然後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道:「哎!還是你們年輕人啊,熬一晚上都精神抖擻,我就不行了,到現在渾身酸痛。來,抽煙!」

    陸一偉接過煙給白玉新點上,不知該如何開口。白玉新看到陸一偉忸怩樣,知道他心裡有事,便問道:「有事?」

    「嗯,有點小事。」陸一偉道。

    「還是那貸款的事?」白玉新問。

    「不是,貸款的事已經基本弄通了,估計過段時間就會放貸,這事真要謝謝您啊。」

    「客氣!」白玉新習慣用短句,甚至用一個字或一個詞就要表達內心的情感。往往這種直白的表達方式,更顯得情真意切。

    陸一偉終於鼓足勇氣道:「白縣長,我想去一趟市裡。」

    白玉新為難狀,不過還是爽快地道:「那你去吧,張縣長回來了我和他說。」

    「那謝謝白縣長了,我盡量早去早回。」陸一偉道。

    「那你趕緊去吧。」白玉新並沒有詢問陸一偉到底去幹嘛,這也是長久以來建立起的信任關係。

    陸一偉這邊左右為難,而張志遠那邊則是焦頭爛額。在去往市區的路上,一路心神不定,忐忑不安。關於馬林輝的案子牽扯到市人大主任李虎剛,這消息一旦公布出來,不僅轟動北州市官場,乃至整個西江省都為之震驚。官場沒有誰輸輸贏,只有誰牽制誰,假如這份材料落到對手手中,即可大做文章,恨不得攪得天翻地覆。而李虎剛的對手,恰恰又是自己的恩師市委副書記郭金柱。

    按道理說,這麼重大的案子應該先去見一把手市委書記田春秋,由他來親自拍板如何處置。但要是跳過郭金柱直接見田春秋,又顯得不識時務,目中無人,背信棄義。可郭金柱要是抓著這份材料對付李虎剛,又得罪了田春秋,不遵守組織紀律,不堅持黨性原則。可到底在怎麼辦才好?思量再三,張志遠還是決定先見郭金柱。

    到了市委大樓,張志遠剛出電梯,就看到一群人簇擁著郭金柱從樓梯上走下來,應該是剛開完會。

    「志遠,啥時候來的?」結束了一陣哈哈大笑,郭金柱看到略顯拘謹的張志遠,便主動走上來詢問道。

    張志遠與郭金柱身後的領導挨個點頭,道:「我剛到。」

    「哦,找我有事?」郭金柱看出張志遠表情不自然。

    「嗯……有一點。」張志遠小聲道。

    郭金柱看了下表,然後對其他人道:「十分鐘後到樓底下集中,我去去就來。」交代完,又對張志遠道:「你跟我來!」

    進了郭金柱辦公室,秘書李小川主動退了出去。張志遠知道郭金柱時間寶貴,直奔主題,把昨晚逮捕馬林輝和審訊的結果簡單彙報了下。

    郭金柱立馬神情凝重,指著桌子上的材料道:「你見過田書記了沒?」

    張志遠連忙道:「沒有,我最先想到的就是聽從您的意見。」張志遠慶幸自己先見了郭金柱,要是直接去見了田春秋,事後要是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啊。

    「哦。」郭金柱對張志遠的這個回答非常滿意,道:「這樣吧,你把材料放這,我隨後研讀一下,等我拿出一個可行的方案再做定論,好吧?」

    張志遠有些著急,道:「郭書記,馬林輝目前關在檢察院,還沒有下拘留證,如果不果斷採取措施,超過了24小時,我們就得無罪釋放。您看?」

    「這事簡單!」郭金柱一副輕鬆的樣子,拿起辦公桌的電話撥了串號碼。等對方接起來后道:「老候,你到我辦公室一趟。」

    市委常委都在一個樓層,不一會兒,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就過來了。看到張志遠在,疑惑地問:「啥事?」

    郭金柱道:「現在需要你幫忙,讓志遠和你說一下。」

    因為這件事已經和二人提前交流過,張志遠大致講了下。侯永志聽后,道:「需要做什麼?」

    張志遠道:「馬林輝這個人在我們手裡是塊燙手的山芋,南陽縣肯定是不能待,還需要侯書記出手相助。」

    侯永志坐在沙發上思考了半天,道:「你說馬林輝車上有多少現金?」

    「300萬元。」

    「哦。」侯永志像福爾摩斯一般,仔細尋找能抓捕馬林輝的線索,又道:「那車上還搜查出什麼?」

    「這……」張志遠又沒有親身經歷,赧然道:「這個我不太清楚。」

    「那車現在在哪?」

    「應該在古川縣公安局扣著。」

    侯永志隨即給古川縣公安局局長江永昌去了個電話,用命令的口氣道:「你現在去給查一查馬林輝車上還有什麼可疑的物件沒?一定要仔仔細細搜查,不能放過一個細節,我等你電話!」

    接下來就是焦急地等待。郭金柱的手機此起彼伏地響著,秘書李小川也過來催了一次,說,其他領導都已經在車裡等著了,可以出發了。郭金柱擺出領導的模樣,道:「讓他們等著,我手頭還有點事,處理完馬上就下去。」

    三個人幾乎屏住呼吸盯著手機,不說一句話。終於手機響起來了,侯永志立馬接起了電話。

    電話那頭,江永昌有些歉意地彙報道:「侯書記,真對不起,這是我們工作的失誤。我們只想著抓人,就沒有仔細搜查……」

    侯永志覺得江永昌廢話太多,直接道:「直接說重點,到底找到什麼了沒有?」

    (今天,又一則任命現各大媒體首頁,讓人扼腕嘆息,感慨萬千。曾經幾何,「晉官難當」成了歷任領導的揮手道別後的一句無奈自嘆,在晉當官正如「如履薄冰,戰戰兢兢」。叩問良心,何出此言?那是基於礦難不斷下的問責高壓,讓一些官員寢食難安。當年孟xx的含恨去職、於xx的道歉、王x的哽咽都給公眾留下深刻印象。可今日方知,那只是真相的一面,另一面是在鮮血與淚水的背後,是一群權力蛀蟲和姦商的狼狽為奸,是權力監督乏力、經濟結構單一、權力市場一體背景下的「煤炭之殤」、「黑金之殤」。)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