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75 拒不配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75 拒不配合字體大小: A+
     

    白玉新湊到馬林輝臉前,額頭青筋暴凸,眼角的那道疤更加鮮紅,用獵鷹般的眼神盯著馬林輝,道:「你覺得和我這些管用嗎?我也告訴你,老子天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要是怕的話,今天也不會站在這裡和你對話。對!我是一條狗,可你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這條狗站在審訊你,而不是你審訊我!」

    「呸!」馬林輝依然強硬,道:「別以為你是清白的,當年你侵吞了多少錢誰不知道,要是把你所乾的事一一列舉出來,交到中央,我想上面不會充耳不聞吧?到時候你還覺得譚良年會保你?別做夢了!」

    白玉新冷笑道:「只要你有事實依據,儘管往上告。不過,你好像忘記了你的身份,你覺得你還能走出去嗎?」

    「哼!」馬林輝道:「那我到要看看,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

    「好好好!」白玉新鼓起了掌,道:「白玉新,說實話,我非常喜歡你的性格,如果你沒有做下不該做的事,或許我會和你交朋友。好了,不閑扯了,說說吧。」

    「說什麼?」馬林輝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你車裡後備箱里的那三百萬是怎麼回事?」白玉新問。

    「無可奉告!」馬林輝將臉轉向一邊。

    「鑫源煤礦設備公司又是怎麼回事?」白玉新繼續問。

    這時,馬林輝身子一傾,眼神開始慌亂,不過很快又恢復平靜。這次他選擇了沉默。

    「你不說是吧?那我來說!」白玉新道:「這些年來,你勾結你表哥馬林虎、曙陽煤礦礦長陶安國借著買賣礦產設備的幌子,侵吞國有資產,涉嫌非法洗錢,涉案金額高達2000多萬元。你承認嗎?」

    馬林輝依然不說話。

    「據我了解,鑫源煤礦設備公司就是個空殼公司,皮包公司,你作為企業法人不過是個打工的,而真正的法人是張曉娥,對不對?」白玉新繼續問。

    馬林輝有些坐不住了,眼睛里出現了恐懼,但依然堅挺不回應。

    白玉新接著道:「你別以為你不說,我們就拿你沒辦法,你的一切情況我們都已經掌握了。陶安國已經全部交代,一偉,給他聽聽錄音!」

    陸一偉把前段時間陶安國和張志遠的對話播放出來。馬林輝聽著越發激動,指著錄音機道:「他陶安國血口噴人,這都是他自願的,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是嗎?既然陶安國一個人的話分量不足,那就聽聽你表哥馬林虎怎麼說。」白玉新說完,又讓播放審訊馬林虎的錄音。

    在事實面前,馬林輝就像霜打了的茄子,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尤其是雙腿,抖動得更加厲害。

    白玉新見此,知道馬林輝很快就會擊垮,於是又拿出陶安國書寫的材料,在馬林輝面前晃了晃,道:「這是陶安國寫得材料,裡面詳細記錄著你們每一筆交易,交易金額是多少?什麼時間交易?你得了多少?都寫得非常詳細。此外,你今晚回來是和陶安國見面,我說的對嗎?」

    馬林輝沒有正面回答白玉新的問題,而是抬頭問道:「這麼說,鑫源煤礦設備公司是誰開的,你也一清二楚?」

    「這個自然,如果我拿不到確鑿的證據,也不會選擇這個時候抓捕你。」白玉新道。

    馬林輝輕蔑地道:「既然你知道誰開的,你也敢動?」

    白玉新冷笑:「只要觸犯了國家法律,不管他是誰,必嚴懲不貸!」

    「哼哼!我倒要看看你的能耐了。不過我提醒你,如果識相的就把我放出去,我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如果你不識相,別到時候引火燒身。」馬林輝威脅道。

    「你在威脅我嗎?」白玉新道:「這招對我不管用!既然我要做,就做好了一切準備,有什麼招就儘管往出使吧。但是對於你這種人,我絕不會袖手旁觀。」

    「好,你有種!」馬林輝道:「那咱們就走著瞧,看看誰笑到最後。」

    「二寶煤礦是怎麼一回事?」白玉新又追問道。

    「什麼怎麼回事,礦長又不是我,你去問秦二寶啊,問我幹什麼?」馬林輝開始耍無賴。

    「據我了解,二寶煤礦是你和秦二寶、馬三蛋以及麻桿通過非法手段,以極其低廉的價格強制從潘成軍手裡購買回來的,是不是?」白玉新鐵青著臉問道。

    「不知道,我沒參與,你去問秦二寶吧。」馬林輝依然嘴硬。

    「好,你不開口我既然會讓你心服口服,我先和你透露一下,潘成軍我們已經找到了,而且還找到你們當初購買煤礦的協議,在事實面前,我不怕你不說話!」

    馬林輝一驚,雙腿再次不聽使喚地顫抖起來。結結巴巴道:「你……你找到了潘成軍?他還活著?」

    在白玉新的引導下,馬林輝終於掉進了溝里。白玉新道:「對!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們就會見面的。不過見面的地方不是這裡,而是法庭!另外,你的『四大金剛』也會如數請了進來。還有,你的好兄弟麻桿已經給我們寫了關於你的檢舉信,你兄弟的話你不會不信吧?」白玉新最後一句話隨口而說,事實上根本沒有。

    「什麼?你說麻桿檢舉我?」馬林輝聽到兄弟背叛,情緒更加激動。

    「對!」白玉新繼續道:「檢舉信里列舉了你們這些年所乾的雞鳴狗盜之事,最重要的還牽扯一起命案,馬老闆,你不會得了失憶症吧?」

    馬林輝的防線被徹底攻破了,他往座椅上一攤,頭向後一靠,望著天花板仰頭大笑起來。至於在笑什麼,是笑兄弟的背叛?還是笑自己的失算?

    白玉新見火候差不多了,起身道:「馬老闆,在現實面前,都是各管各的,保命為先。我希望你能一五一十交代,將功贖罪,或許在將來審判的時候,我,還有張縣長會為你說情。至於李虎剛,你覺得他會管你嗎?別做夢了!到了這個時候,誰都怕沾上,恨不得把自己撇的乾乾淨淨。你說我條狗,你也不過是李虎剛的一條狗罷了。你自己考慮考慮吧。」說完,對著陸一偉道:「我們走!」

    回到休息室,白玉新累得癱倒了沙發上。陸一偉趕緊為其倒了一杯水,遞給他道:「白縣長,要是馬林輝還是不交代,接下來的戲怎麼唱?」

    白玉新側著身子瞟了一眼監視器,閉上眼睛靠在沙發上,用拇指揉著太陽穴道:「如果真要不交代,我們只能引虎出山了。」

    陸一偉明白白玉新所指的「虎」是指誰,惴惴不安道:「白縣長,一旦把這條『虎』給引出來,恐怕到時候就很難收場啊。另外,各路妖魔鬼怪也會躥出來,如果沒有足夠把握,我覺得還是穩妥些好。」

    「管不了那麼多了!」白玉新這段時間真累了。可以說他把政府分管的工作全然放下,一心一意攻克企業改制。半年過去了,雖取得一定成效,足以讓人退一層皮。

    白玉新掙扎著抬起眼皮道:「到了這個時候,是該收網的階段了。只要馬林輝在我們手裡,就不怕他那些小弟胡作非為。鬧吧,鬧得越大越好,只要理站在我們這邊,永遠不用怕他。」

    陸一偉最佩服白玉新這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狠勁,往往這種人才能有所作為。這半年多來,陸一偉確實跟著這位文化水平不高,實戰經驗豐富,且鬼點子較多的「交通員」學到了不少,這也為他後來走到一定級別的工作作風影響巨大。

    「嗯,白縣長,我……」陸一偉話說了一半,回頭就看見白玉新已經鼾聲四起了。看到這一場景,陸一偉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時針已經指向凌晨3點,窗外靜悄悄的,聽不到任何響聲,時不時傳來幾聲狗叫聲。黑黢黢的夜空繁星點綴,新月掛在天的另一邊,發出微弱的光。陸一偉環顧了四周,卻找不到可以蓋的東西,只好將自己的短袖衫脫下來,輕輕地蓋在白玉新身上。

    在這個時候,或許其他官員已經躺在舒舒服服的床上摟著自己的老婆或摟著別人的老婆進入了夢鄉;或許其他官員正在麻將桌上激戰正酣;還有隨同蘇啟明外出考察的領導此刻還沉浸在遊山玩水的夢境中,而白玉新和陸一偉,還堅守在工作一線,一直要到天明。這樣的夜晚不知度過了多少,可這樣高強度的工作都得不到別人的理解和支持,更多的是冷嘲熱諷。

    張志遠常常說,別人怎麼看我們,怎麼評價我們不要去管,他們都是目光短淺、鼠目寸光的人,看不到長遠利益。覺得我們當下所做的是無用之功,是在撬動他們的利益,等到五年之後,我堅信他們會推翻今天所說的話。工作是自己乾的,成績就讓後人評價去吧,歷史遲早會給我們一個公平、客觀的評價。

    對於這段話,陸一偉至今都銘記在心。或許,也正是這段話才讓他堅持到現在。他看到的是一個正直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一心一意為南陽發展考慮的人,一個真心實意為群眾著想的人。他在以獨特的個人魅力和鶴立雞群的工作方式,去撬動看似牢不可破的利益鏈。作為改革者,永遠都是孤獨者。想想張志遠所處的環境,不正是如此嗎?



    上一頁    下一頁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
    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