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73 正式開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73 正式開刀字體大小: A+
     

    就在陸一偉胡思亂想之時,走廊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他趕緊收回思緒,起身走了出去。

    張志遠著急忙慌地上來了,看到陸一偉后就道:「通知白縣長,讓他馬上到我辦公室!」語氣堅定,擲地有聲。

    陸一偉以為發生什麼事情了,趕緊給白玉新打電話。通知后,回到張志遠辦公室,細心泡好茶。

    陸一偉至今都不確定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明面上說是政府辦副主任,可幹得都是秘書的活。然而,張志遠從來沒在別人面前承認他是秘書,而是介紹他的職務。這讓陸一偉有些吃不準,張志遠到底是信任他,還是不信任?

    不一會兒,白玉新就氣喘吁吁地跑上來了。張志遠開門見山道:「老白,陶安國那邊傳來了好消息,馬林輝上鉤了。」

    這絕對是一個好消息!白玉新與陸一偉相互望了一眼,不約而同會心一笑。張志遠喝了口茶繼續道:「據陶安國反映,前天下午他們進行了秘密交易,而今天最後一筆資金轉入馬林輝的賬戶上,人贓俱獲,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接下來,我們分一下工,一偉你趕緊去銀行,看看馬林輝賬戶上的錢取走了沒有,如果沒有,立即凍結。玉新和侯書記聯繫,到古川縣調兵,越快越好。一旦抓獲,秘密關拘留,任何人不得靠近。」

    「好,我現在就去辦!」白玉新道:「那馬林輝現在在哪?」

    「據陶安國說,今天晚上馬林輝會回南陽縣與他見面。我的意思是,瞅準時機,直接在路上抓獲,切不可打草驚蛇。」張志遠交代道。

    「好,我們這就去辦!」

    白玉新快步走出縣委大樓,一邊上車一邊給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打電話。講完實情后,侯永志直接告知,已經提前與古川縣公安局局長江永昌交代過,去了直接找到他,他會全力配合你的。

    到了古川縣公安局,白玉新立刻找到江永昌,說明來意后,江永昌迅速調集了一支小分隊,交由白玉新指揮。

    白玉新有些不放心地道:「江局長,這次行動對於我們十分重要,張縣長非常重視,不僅希望一舉抓獲,還要保密一段時間。」

    江永昌是爽快之人,拍著胸脯道:「玉新老弟大可放心,這支小分隊都是我們古川縣幹警隊伍里的骨幹,曾參加過一些重大的案件,身手你絕對放心,保證不會出現任何意外。另外,這支小分隊由我直管,其他人無權調配,在政治紀律和保密紀律上絕對可以信任。」

    「既然江局長這樣說,那我就放心了。」白玉新欣慰地道。

    另一邊,陸一偉也不敢怠慢,按照陶安國提供的賬號到銀行查詢,不過銀行的工作人員不配合,道:「對不起,賬戶信息屬於個人隱私,我們是無法為你提供服務的。」

    陸一偉著急,亮明了身份,可對方依然不買賬,堅持道:「對不起,你就是縣長我們也不能給你查,除非司法機關在履行完一定手續后才能查詢。」

    司法機關?陸一偉第一個想到的是公安局副局長付江偉,此人值得信任。可要是開具相關手續,必須經由局長蕭鼎元之手。為了防止節外生枝,陸一偉放棄了這個念頭。

    轉念一想,又想起檢察院檢察長陰志昌。陸一偉隨即趕到檢察院,請求陰志昌支援。陰志昌是侯永志一手培養起來的,加上前段時間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安頓過,要暗地裡幫襯著張志遠,有了這層關係,有些事自然順理成章了。陰志昌聽后,安排了幾個司法警察拿著手續一同到銀行配合工作。

    可到了銀行一查,卡里的錢就在幾分鐘錢已經被取走,氣得陸一偉直跺腳。在彙報給張志遠后,張志遠沒有多說,道:「你現在去古川縣配合白縣長,千萬別把人給我弄丟咯!」

    是夜,在陶安國提供的線索下,終於在101國道上將馬林輝擒拿。二寶煤礦的核心人物落馬,標誌著張志遠對二寶煤礦正式開刀,對接下來開展有著異常重要的意義。

    接下來的問題有些難辦了,馬林輝這麼重要的人物拘留在哪裡比較合適呢?在徵得張志遠的同意下,交到縣檢察院陰志昌手裡,關押在秘密地方,暫不對外發布消息。

    按照《刑事訴訟法》規定:「人民檢察院有拘留決定權,但應交由公安機關執行。」但在現實中,檢察院的權力大的驚人。不僅可以越過公安機關直接以傳喚的名義隨意拘留,拘留期限遠遠超出規定最長37天。此外,也可以左右法院法官審判案件的傾向,甚至可以直接以文件的形式讓司法局對服刑人員進行減刑,位居政法系統老大。

    不僅如此,政府官員還是企業老闆,最害怕的就是檢察院傳喚。如果運氣好,接受兩天調查就可以平安出來。如果運氣不好,涉及案情案件重大,估計就出不來了,直接批捕。

    作為法律的監督機關,執法的隨意性和權力的不可制約性,讓檢察院遊離於法律的監督監管之外,甚至凌駕於法律之上,是我國最為神秘的機關之一。儘管人大作為立法機關有權力干預、監督檢察院,但在實際中,不過是花拳繡腿罷了。

    在法律尚不健全的當下,檢察系統成了監管的真空地帶,因為他本身就是法律的監督機關。到了縣一級機關,更沒有人敢管。久而久之成了沒人敢管、沒人敢惹的「三不管」地帶。(所以建議各位想考公務員的,檢察院首選)張志遠把馬林輝交給陰志昌也正是看準了這一點。

    馬林輝被押送回來后,張志遠沒有立馬去見他,而是交代白玉新立即突審,不惜一切代價,不惜一切手段,務必讓他天明之前吐出真話。

    當晚,白玉新就輪番展開對馬林輝的審訊。

    審訊室中央擺放著一張特製的椅子,椅子前面加了一塊木板,關起來以後被審訊者動彈不得。椅子對面放著一張桌子,兩把普通的椅子,一套錄音設備,這就是房間里的全部家當。如果再往上級機關走,還會配備測謊儀等更高級的設備。

    房間的顏色是黑褐色的,搭配一盞昏暗的燈泡,呆的時間長了,人的精神容易出現分裂,甚是壓抑。不怕你閉上眼睛不看,房間採用特製的隔音材質,安靜的出奇,幾乎聽不到任何動靜。待一會兒,你就會產生幻聽,胸口堵得慌。如果遇上一個煙癮大的,在這種環境下呆上半個小時,就會抓狂,喊著叫著要見審訊者。用不了多會功夫,就主動交代了。

    當然,有的人說我可以自殺,拒不交代。得了你嘞!省省力氣吧。房間的牆壁都是特製的,採用軟包裝,就和沙發的靠墊差不多。此外,房間里找不到類似於繩狀物、尖銳物體等有可能導致被審訊者自殺的物體。

    檢察院可以享有這樣高級別的審訊室,但時下的公安機關卻顯得寒磣。一間普普通通的房子,安裝著鐵柵欄,旁邊的牆壁上掛著一排警棍、手銬等警用設備。公安幹警把犯事的抓進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暴打一頓再進行下一個環節。如果拒不交代,再享受一次全身按摩。粗魯的執法方式讓很多普通人敬畏。

    我們不難發現,檢察院和公安局面對的群體不同,自然審訊的方式也不同。

    還有一個黨內機關可以審訊的,那就是紀檢委。紀檢委的全稱是紀律檢查委員會,是對黨內的黨員領導幹部進行紀律監督監察,最讓人膽顫的就是「雙規」,要求有關人員在規定的時間、地點就案件所涉及的問題作出說明。同樣具有審訊審問權力。不過具體在什麼地方,沒有特定地點。可以是賓館,也可以是普通民宅等,不過都要進行改造。上次陸一偉被紀檢委隔離審查,就選擇在罐頭廠廢棄的辦公樓里。

    黨內有監督,政府也有,那就是監察局。不過按照「一套人馬,兩套班子」的原則,紀檢委和監察局一般合署辦公。他們手中的權力就是「雙指」,責令有違反行政紀律嫌疑的人員在指定的時間、地點就調查事項涉及的問題作出解釋和說明。執法的依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監察法》,適用範圍是政府機關工作人員。不過在紀委的陰影下,好多人都忽略了這個部門的存在。

    列舉了這麼多,想必有些眼花繚亂。一句話講,檢察院等司法機關是對違法的人員進行查辦,而紀委和監察局是對違反黨紀國法的黨群、政府及社會團體黨員領導幹部。一個黨員領導幹部犯了事,先是黨內處分,緊接著行政處分,如果違法再移送司法機關。

    如果留心的讀者可以看到最近幾起事件:「某某某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調查。」過了幾天,又出現一則消息:「某某某同志涉嫌違紀,依法移送司法機關。」所謂的移送司法機關,就現由公安機關或檢察院立案偵查,事實確鑿后,由檢察院下達批捕令,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人民法院審理后並宣判,再移交給司法局分管的監獄,一套程序執行下來,褪一層皮。

    在執行過程中,誰家都覺得自己的權力小,肆意擴大範圍。紀委可以查辦普通老百姓,檢察院又跳過紀委直接逮捕政府官員,簡直亂了套。

    近年來,也有人對「雙規」、「雙指」這種黨內和政府的做法提出質疑,認為不管是黨員幹部還是公務員,他們的身份首先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所以對他們的違法犯罪行為的調查和限制人身自由,應該遵守法律的規定,這是憲法規定的。

    這種觀點值得商榷。既然你加入了組織,加入了公務員隊伍,成為了政協委員或人大代表,就應該遵守所在的組織的各項紀律。人民賦予你多重身份,你就是特殊人群,不能等同於普通公民。就好比「家法」和「國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