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70 正面衝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70 正面衝突字體大小: A+
     

    「蘇蒙,是不是應該讓你爸媽知道你的事?要不然他們肯定會著急的。」在回去病房的路上,陸一偉建議道。

    「不了,等我出院后再說吧。我不想讓他們看到我這副囧樣。」蘇蒙面無表情道。

    「那你以後怎麼辦?」陸一偉又問道。

    「以後?」蘇蒙還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須臾片刻,道:「以後再說吧。」

    回到病房,安頓蘇蒙休息后,陸一偉走出病房思量著讓誰在照看蘇蒙。自己是個男人,在很多事情上還是很不方便。他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前妻李淑曼,畢竟她生過孩子,有一定經驗,照顧起來也得心應手。可他很快否決了這個想法。

    把所有認識的人排除了一遍,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陸玲。陸玲以前干過護士,這方面應該沒問題。現在又回到了西江省,時間也相對充裕。可怎麼開口呢?管不了那麼多了,陸一偉拿出手機找到陸玲的電話,撥打過去。

    趕巧了,陸玲正好在江東市辦事,晚上沒有回東州市。聽到哥哥要找她,爽快地就答應見面。

    十分鐘后,陸玲來到西江省第二人民醫院。老遠就看見陸一偉站在大門口,不停地抽煙。陸玲把車停好,神色緊張地走了過來,問道:「哥,啥事啊,這麼著急?你在醫院幹什麼?」

    陸一偉冷靜地把蘇蒙的情況告知陸玲,然而陸玲不冷靜了,大聲叫道:「哥,你腦子是不是缺根弦啊?都已經分手了,何況還結了婚,有了別人的孩子,現在她男人跑了,你卻屁顛屁顛過來照顧她,你覺得合適嗎?」

    陸一偉繼續做陸玲的思想工作:「玲玲,你說的都有道理,可現在蘇蒙孤苦伶仃的,又不敢讓她家人知道,你就眼看著她自生自滅嗎?就算和我沒關係,你以前作為護士也應該伸出援助之手吧?」

    陸玲和陸一偉翻了個白眼,將雙臂交叉在胸前,乾脆利落地道:「我工作特別忙,沒那閑工夫。」

    「工作再忙你也得給我放下!」陸一偉直接給陸玲下達命令,道:「你就當幫我一個忙,成不?哥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

    對峙了許久,陸玲才極其不情願地道:「我可說好了啊,我只伺候她這幾天,等出了院就讓她滾蛋!」說完,氣呼呼地往車的方向走去。

    「喂!你去哪?」陸一偉見陸玲要走,急忙喊叫。

    陸玲回過頭,沒好氣地道:「你總得讓我回趟家準備一下吧!」

    「你在江東市有房子?」陸一偉好奇地道。

    「鐘鳴他爸早些年就買了一套,一直對外出租,現在我們回來了,就騰出來讓我們住。和我一起回去吧,家裡沒人,你回去洗個澡。」陸玲關心地道。

    「行了,你先回,我待會再去。」解決完這事,陸一偉又想起任東方這個喪心病狂的紈絝子弟。如果在年輕幾歲,他絕對把他約出來,狠狠地揍他一頓才能解恨。可現在不會了,也不喜歡用武力解決爭端了。他打算見任東方一面。

    因為蘇蒙的關係,陸一偉和任東方彼此認識,不過相互都看不上誰。尤其是任東方,覺得自己家境優越,根本不把土包子陸一偉放在眼裡。在有錢就是爹的當下,任東方佔據了上風。

    陸一偉打給任東方。任東方醉醺醺的追問了好幾次,才聽清對方是誰,這可是不請自來啊。他把酒瓶往桌子上一放,斜躺在沙發上道:「喲呵!是陸一偉啊,真是稀罕啊,怎麼?又來找我媳婦來了?」

    陸一偉耐著性子道:「你在哪?我要找你談談。」

    「好啊!」任東方噌地站起來道:「正好我也要找你談談,怎麼談啊?」

    「這樣,半個小時后在新世紀廣場見。」陸一偉道。

    「別呀!」任東方痞氣十足地道:「去什麼廣場啊,那都是老頭老太太娛樂的地方,我在新東方娛樂城,我在這裡等你。」

    陸一偉遲疑了片刻,還不等說話,任東方又叫囂道:「怎麼?不敢來啊?你他媽的敢泡我女人,就沒種滾過來啊。老子告訴你,要想解決問題,麻溜地滾過來,要是你孫子不過來,改天本大爺親自上門約你談談。」

    「等著!」陸一偉被激怒了,掛掉電話跳上車就往新東方娛樂城趕去。

    「兄弟們,精神起來!」任東方站在舞池中央拍了拍手道:「待會,陸一偉那孫子要過來找我,到時候都給我精神點,看我眼色行事,給我往死里打,出了事算我的。」

    「好嘞!」眾人呼應道。

    十分鐘后,陸一偉趕到了新東方娛樂城。這家娛樂城屬於任東方的產業,是供他用來結交狐朋狗友的。除了這,他父親把兩座煤礦交給他打理,實力相當雄厚,而他的「朋友」正是看上了他的錢。

    陸一偉不假思索地走了進去。幾個馬仔看到陸一偉后,主動迎了上去,一邊一個,夾著將其送進了任東方的包廂。

    「喲!稀客啊。」任東方見陸一偉進來了,陰陽怪氣地說道:「來來來,讓大傢伙認識一下,北州市南陽縣的政府官員,因犯了錯誤被貶到鄉下,老婆孩子給人跑了,一大把年紀勾引小姑娘,這可是有本事啊。」

    被任東方一通奚落,陸一偉壓著火氣地道:「任東方,我是找你談一談的,說這些沒用的幹嘛?」

    「談啊,就在這裡談!」任東方雙手一攤,高聲叫道:「讓我兄弟們也聽聽,你是怎麼勾引我老婆的。」

    「你嘴巴放乾淨點!」陸一偉嗔怒,大聲喝道。

    「吆喝!嘖嘖!」任東方對著其他人道:「聽到了吧,他說我的嘴巴不幹凈,不幹凈嗎?」

    「別和他廢話了,抽他丫的。」一個胳膊上紋有青龍的小弟喊道。

    陸一偉來以前,已經做好了準備。他到要看看,任東方敢拿他怎麼樣。

    小弟說完,有幾個人提著酒瓶已經站了起來,顫動著雙腿斜視著陸一偉。

    陸一偉不怵,對著任東方道:「這就是你談話的方式?」

    「對!」任東方突然拉下臉來,道:「咱是粗人,不比你們文化人,說個事非要拽半天,麻煩!咱這簡單,也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是嗎?」陸一偉冷笑,道:「這種方式也不錯,不過就要看你怎麼解決了。」

    「聽到了嗎?大傢伙!」任東方見陸一偉絲毫沒有膽怯,囂張地道:「還有不怕死的,那咱就不客氣了。」說完,幾個小弟把酒瓶在桌子上一磕,飛奔而來。

    陸一偉在大學時學過跆拳道,雖然都過去七八年了,但功底還沒有丟。眼看一個小弟拿著殘缺的酒瓶刺了過來,身體輕盈地一閃,直接讓小弟摔了個馬趴哈。又向後抬腳直接踹到另一個小弟臉上,直挺挺地躺了下去。

    任東方見陸一偉有兩下子,不敢怠慢,從沙發后拿出一根鐵棍親自上陣。陸一偉身手不凡,眼疾手快一躲閃,一隻手抓住身後衝上來小弟的手,用他手中的酒瓶直接逼向任東方的喉嚨。幸虧陸一偉的力度把握的精確,要不然就真穿喉而過了。

    還沒打兩下子,任東方已經輸了。可他不感謝陸一偉手下留情,抬起腳就要往對方肚子上踹。陸一偉順勢掐住任東方的脖子頂到了牆上,氣洶洶地道:「你不要動,再動一下捏死你!」

    任東方喘不上氣來,張大嘴巴拚命呼吸,眼珠子都泛出了白,手中的鐵棍掉到了地上。

    「滾出去!」陸一偉用鋒利的眼神回頭對其他小弟吼道。見其他人傻愣在那裡,有的躍躍欲試,他又使勁一捏,任東方乾嘔起來,抬手擺了擺,其他人退了下去。

    房間里就剩下他倆人,陸一偉鬆開了手。任東方靠著牆壁坐在地上大口喘氣,求生慾望極其強烈。

    陸一偉起開桌子上所有的啤酒,道:「你要是個男人,就用男人的方式解決,以多欺少就算你贏了也不光彩。」說完,一把把瘦弱的任東方拎到沙發上。又道:「桌子上的酒,一人一半,誰不喝完誰是孫子。你已經喝了酒,我不佔你便宜,我先喝三瓶,好吧?」說完,一口氣將三瓶啤酒下肚。

    空腹喝酒,最容易醉,陸一偉已經有些暈暈乎乎。對著任東方道:「說,你為什麼不珍惜蘇蒙?」

    任東方本身就是膽小如鼠的人,不過是覺得自己有倆錢,靠著人多壯膽。看到兇惡神煞的陸一偉,還有些驚魂未定。畢竟自己是東道主,任東方哆哆嗦嗦站起來,借著膽子道:「我不珍惜蘇蒙?笑話!這句話應該老子問你,明明知道蘇蒙結婚了,你還要糾纏不放?」

    「你覺得我陸一偉是那樣的人嗎?」陸一偉瞠目道:「你了解情況的經過嗎?」

    「老子不管!」任東方無賴勁上來了,道:「蘇蒙她不守婦道,暗地裡還和你藕斷絲連,怪不得平時待我不冷不熱的,這都是你挑唆的吧?」

    「放你娘的狗屁!」陸一偉道:「蘇蒙都嫁給你了,你還如此多疑。倒是我要問問你,蘇蒙懷孕期間你出軌,這是事實吧?」

    「對!我不喜歡她了,我喜歡上別人了,不可以嗎?」任東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