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67 各懷心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67 各懷心事字體大小: A+
     

    「鈴鈴鈴……」就在二人聊得火熱的時候,夏瑾和手中的手機突然猛烈地響了起來,嚇得她差點把手機丟到地上。

    或許夏瑾和意識到什麼,神情有些不自然地打開手機,果然是那個熟悉的號碼。慌亂之中匆匆掛掉。

    「誰啊?你怎麼不接呢?」陸一偉疑惑地道。

    「哦……」夏瑾和為掩飾緊張,強裝鎮定平淡地道:「沒事的,我的一個學生,找到工作了,想請我吃飯,呵呵。」撒完這個謊,她自己都覺得有些勉強。

    「哦。」陸一偉不是多疑的人,繼續往前開。

    快到一個十字路口時,夏瑾和的手機又作命地響了起來。這次,她看都不看直接掛掉,臉上寫滿複雜的表情,側臉望著窗外。

    而這一切沒有逃脫陸一偉的眼睛!在等紅燈的時候,陸一偉伸手撫摸著夏瑾和的頭髮,問道:「瑾和,和我說實話,是不是遇到難處了?」

    「沒……沒有……」夏瑾和喃喃地道,又拚命地搖頭。

    陸一偉道:「瑾和,我們現在已經成為一體了,你心裡有事千萬別瞞著我,憋在心裡會憋出病的,好嗎?」

    夏瑾和將散落地頭髮用手指勾到耳根,轉過頭抿嘴一笑道:「謝謝你,一偉,只要你在我身邊,我感覺特別的踏實。放心吧,我真的沒事。」

    紅綠燈已經變成綠燈了,陸一偉全然不覺,直到後面的車使勁打喇叭時,才趕緊掛檔前行。

    車子駛入城區與郊區的交界處,四周還是綠油油一片,唯獨幾棟豎起的高樓在這空曠的田野里略顯突兀。夏瑾和指著那幾棟樓興奮地道:「一偉,你看,那就是我們的新房了。」

    陸一偉對北州市並不熟悉,這個地方壓根就沒有來過。根據剛才的車程,從市中心大概行駛了20多分鐘。北州大學把職工樓建在這個鬼地方,這是幾個意思?

    夏瑾和似乎看出了陸一偉的疑慮,忙解釋道:「這塊地整個讓我們北州大學買下來了,用來建設新校區。而為了先把地佔住,先行開工的就是教職工樓,而從今天下半年起,這裡將變成一個巨大的工地,用不了幾年,新校區就落成了。」

    陸一偉目測了一下,這片區域至少有2000多公頃,一個不到2萬名學生的大學就要佔這麼大一塊地,真是讓人瞠目結舌。

    改革開放后,鄧總設計師提出了響亮的口號:「發展就是硬道理。」「不管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此話一出,指引著各個地方奮勇前行加速發展。一時間,「快」、「好」、「速度」等一些激進的詞語躍然出現在各個地方的年度工作報告上,把發展經濟放在了空前的高度上。於是,廣袤的華夏大地如同一個巨大的工廠,永不停歇地加快、再快、最快地發展,最直觀的就體現在城市建設上。

    21世紀初的中國,用「日新月異」來形容一點都為不過。林林總總的塔吊揮舞著臂膀製造著中國速度,用鋼筋水泥建成的一座座高樓大廈見證著中國的高度,用大力推進、全速推進城市的擴張彰顯著中國的力度,用巨人的思維和大國的胸懷闡述著中國的廣度,然而,在如此迅猛的發展下,卻丟失了或遺忘了歷史文脈的深度。高大全成為一個時代的維度。

    一任地方領導在城市建設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主導作用,各地因經濟發展不平衡和地理區域的不同,選擇的發展方式大不相同,但他們不約而同把眼光放在了農民賴以生存的土地上。

    1978年,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一個不起眼的小村莊,而18戶農民主導了8億農民的土地改革。一份聯名生死狀,拉開了農民家庭聯產責任承包制的序幕。土地承包期限從最初的15年,到後來延長到30年,「三十年不變」給曾吃大鍋飯的農民吃了一顆定心丸。時光荏苒,時間僅僅過去了十多年,一隻無形的手已經伸向農民的口袋。

    在城市規劃中,政府部門以市中心為中心,用手一比劃,圈出一個大大的圓圈,「造城運動」隨即滿地開花。最為普遍的就是建設「新城區」,這似乎各地都熱衷於在空白紙上揮毫潑墨,構建自己的理想帝國。「一年成型,兩年成勢,三年成城」,響亮的口號無處不在,農民的土地以廉價的成本交回了政府手中,慷慨地為城市建設做貢獻。

    陸一偉還沒有從思考中回味過來,夏瑾和接著興緻勃勃地介紹道:「一偉,你看,這塊地是北州大學,那邊將建設市委大樓,再往過走是會展中心,依次還有文化中心、體育中心、圖書館等等,另外,在市委大樓前將建設西北地區最大的廣場,廣場的南邊還要建設商業金融街。用不了多久,這裡將會熱鬧非凡。」

    「此外,我們北州大學還要建設附屬幼兒園、中學以及醫院,所以啊,你別看這裡現在是空蕩蕩的,將來就是市中心。所以啊,我們要用投資的眼光看待。這些都是林市長主導的項目工程!」說這些時,夏瑾和臉上難以掩飾激動的心情。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陸一偉突然反問。

    「啊!」夏瑾和有些驚慌失措,故作鎮定道:「前一陣子林市長要接見外賓,我不是給做翻譯了嘛。正好,他與外賓談論的正是這件事,所以我或多或少知道了點。」

    「哦。」夏瑾和的話再次打消了陸一偉的顧慮。

    來到教職工宿舍樓施工現場,前面幾排樓房已經基本成型,而後面幾排還在加緊建設中。在夏瑾和的帶領下,陸一偉跟著爬上了三樓。打開門后,偌大的房間讓陸一偉甚是驚喜。

    夏瑾和拉著陸一偉挨著介紹起來:「一偉,你看,這是廚房,這是衛生間,這是卧室,這是餐廳……」言語之間,掩飾不住內心的亢奮。

    一圈參觀下來,夏瑾和站在客廳中央,望著天花板旋轉了幾圈,然後走到窗戶跟前大聲呼喊:「我終於有我自己的家了!」

    陸一偉同樣高興,從夏瑾和背後緩緩攬住腰,用臉頰在頭上來回蹭著,貼著耳朵道:「瑾和,我們結婚吧。」

    夏瑾和突然回過頭來,一句話也不說,而是對準陸一偉的嘴唇,貪婪地吸吮著。雙手伸進陸一偉的衣服使勁摩挲著,她想用這種方式來回答陸一偉的問題。

    陸一偉被夏瑾和的主動激發了情慾。不顧及場合深情地熱吻著,一隻手撩起裙子,精準地伸進了秘密花園。

    「啊……」夏瑾和不自覺地喊了出來。扭動著身軀配合手指間的力度,很快就渾身酥麻,軟癱在陸一偉身上。

    陸一偉順勢將夏瑾和按倒牆壁上,迫不及待地舉起銀槍穿刺進溫柔之鄉。

    這一刻,只屬於二人的世界。夏瑾和肆無忌憚地歡叫著,而陸一偉則更加激蕩,用猛烈的撞擊迎合著肉體與呻吟的交匯。

    就在即將衝刺的時候,夏瑾和提包里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夏瑾和頓時臉色驟變,身體也變得僵硬起來。而陸一偉就好比享受著一塊美味的紅繞肉,卻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撿也不是,不撿也不是,思想上有了壓力。

    手機還在拚命作響。陸一偉已經感覺到夏瑾和身體的變化,他不知該如何是好。看到夏瑾和閉著眼睛痛苦狀,使勁往裡挑了進去,而夏瑾和,並沒有用更加響亮的叫聲配合陸一偉。

    「你去接電話吧。」陸一偉有些惱怒地撥了出來,很快就疲軟了下去。

    夏瑾和有些愧疚地道:「對不起。」

    陸一偉穿上褲子,心煩地點上一支煙,望向了遠方。

    夏瑾和整理好衣服,慌忙打開包取出手機,看了眼陸一偉,道:「老公,是我媽打來的,我去接個電話啊。」說完打開門出去了。

    今天,夏瑾和怪異的舉動和慌張的神情讓陸一偉很是疑惑,他憑自覺感覺到,夏瑾和有事在瞞著自己,可到底是什麼事呢?

    過了一會,夏瑾和走了進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陸一偉跟前抱住,一隻手伸進了陸一偉的檔內,摸著軟塌塌的小弟道:「我們再來一次。」

    陸一偉已經完全失去了興趣,將煙頭丟在地上道:「你媽沒事吧?」

    「哦,沒事,就是問我最近的情況。」夏瑾和道。

    「沒事就好!」陸一偉一掃不快,摟住夏瑾和道:「走,我肚子餓了,我們先去吃飯,等晚上我再好好收拾你!」

    夏瑾和極不情願地和陸一偉下了樓,幾次想說話,可都咽了下去。

    快到市區時,夏瑾和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道:「一偉,我晚上可能不能陪你了。」

    「哦?為什麼?」陸一偉回頭問道。

    「我一同事今天晚上請大傢伙吃飯,都請了我好幾次了,我都沒去,所以……」

    「哦,是這樣啊。」陸一偉道:「我不能去嗎?」

    「都是女的……」

    「哦,那算了!」陸一偉道:「那行,你去吧,等你們吃完飯我去接你,正好我也有事。」

    「晚上可能回不來,她家在南州市……」

    「哦。那我送你。」

    「不用,和其他同事一起去,他們有車。」夏瑾和道。

    「那好吧。」陸一偉失落地道:「反正我們後天還要見面,你去吧。」

    「謝謝你,老公!」夏瑾和飛快地在陸一偉臉上吻了一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