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65 風暴過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65 風暴過後字體大小: A+
     

    就在這時,他無意中看到了蘇蒙,心中頓時激起了漣漪,對這位清雅脫俗的女子深深折服。他還是用老套路與蘇蒙搭訕,沒想到蘇蒙根本不吃這一套,直接把他罵了回去。

    蘇蒙越是這樣,任東方越是喜歡,展開了更加猛烈的追求。這一追,就是五六年。而蘇蒙始終看不起這位紈絝子弟,而鍾情於遠在大山深處的陸一偉。

    上次,任東方請求蘇蒙參加的生日聚會。蘇蒙被糾纏得實在無奈,只好答應了他。也就是那次,被陸一偉撞了個正著。

    蘇蒙與陸一偉的婚姻一再遭到父母親的反對,而是看好任東方的家世,所以使勁渾身解數拆散了二人,並很快與任東方的家長見了面敲定了婚事。

    追求了五六年,任東方總算到手了,他本應該高興才是,可真正結婚後,佔有了蘇蒙,卻失去了往日的神秘感,開始厭煩這種生活。然而,蘇蒙肚子里懷了孩子,他又不得不堅持過這種煎熬的生活。

    蘇蒙懷孕期間,任東方不能近身,基本上每日在外面花天酒地。對於此,蘇蒙心裡十分清楚,她知道這是一個失敗的婚姻,除了以淚洗面,很少去過問任東方的私生活。

    蘇蒙再後悔,也無力挽回。在無聊的時候,時常想起和陸一偉的快樂時光,幾次想拿起電話打給他,卻有放棄了念頭。平日里,除了瘋狂地工作,最大的聊慰就是和自己的好朋友肖一菲聊聊天了。

    肖一菲是蘇蒙的大學同學,現在又同在報社上班。參加工作后,蘇蒙的父親在省城給她買了一套房子,她一個人過得冷清,就把家境不夠富裕的肖一菲叫過來一起居住。結婚後,蘇蒙大方地把房子借給她,繼續讓她居住。讓她沒想到的是,這裡成了任東方和肖一菲浪漫媾和的伊甸園。

    早在蘇蒙與陸一偉交往時,肖一菲就提出對任東方的愛慕,蘇蒙不以為然。結婚後,肖一菲有時常出現在蘇蒙家,終於在任東方一次醉酒後,頗有心計的肖一菲以身相許,接近了這位富家子弟。

    「肖一菲的床上功夫了得!」這是任東方對肖一菲的高度評價。肖一菲在蘇蒙懷孕期間乘虛而入,而實現她的豪門夢想邁進了一步。長時間交往下來,任東方對蘇蒙完全失去了興趣,而對「床上功夫了得」的肖一菲更加偏愛。於是,兩人幾乎每天都撕扯在一起。當然,這一切蘇蒙完全蒙在鼓裡。

    肖一菲幾次吹起了枕邊風,說蘇蒙根本不愛他,她心裡只有陸一偉,嫁給你不過是委曲求全。時間長了,任東方也確實感覺到了,蘇蒙對他冷冰冰的,完全沒有家庭的溫暖。可真要放棄蘇蒙,他又不甘心。而今天的這個電話,也真是引發矛盾的導火索。

    「不行!」任東方突然站起來,掏出手機道:「我得打給蘇蒙的父母親。」

    肖一菲一把奪過任東方手中的手機,叫道:「你瘋了吧,這件事要是讓她父母親知道了還不把你給吃咯,千萬別!」

    「那你讓我怎麼辦!」任東方沒有了主意。他不敢給他父親打,他父親知道后肯定又是一頓暴打,把他的孫子丟了這還了得!至於他那個眼不見心不煩的繼母,巴不得蘇蒙肚子里的孩子出問題呢。

    肖一菲冷靜地道:「孩子保不住,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我們能往後拖,就盡量往後拖。事後你父親知道后,你就說是蘇蒙不小心摔倒,導致孩子流產的。至於對付她父母親,你就說她不守婦道,都結婚了還和前任卿卿我我,量她家人也不敢把你怎麼地。」

    聽完肖一菲的主意,任東方頓時冷靜了許多。

    躺在病床上的蘇蒙不知什麼時候醒來的。醒來后她下意識地摸了下肚子,只剩下一張空空的皮囊。說實話,蘇蒙完全做好當母親的準備,有了孩子后她第一反應時把孩子打掉,可雙方父母堅決不同意,只好放棄了念頭。

    孩子在肚子里一天天長大,直到有一天小傢伙在肚子里踢來踢去時,蘇蒙的母愛大發,摸著肚皮每日和小生命說話,期待他的早日降生。而如今,還沒見過一面就這樣殘忍離別,從思想上她難以接受。

    她緩慢地側過臉,看到肖一菲依偎在任東方懷裡沒心沒肺地打情罵俏時,如鯁在喉,頓時喘不上氣來。她抓狂地將輸液管扯掉,強忍著疼痛就要往門外走。

    肖一菲見蘇蒙醒了,趕緊推開任東方過去攙扶蘇蒙。沒想到蘇蒙拚命掙脫開,惡狠狠地瞪著肖一菲,從牙縫裡擠出一個字:「滾!」

    肖一菲覺得虧欠蘇蒙,受到蘇蒙辱罵也不離不棄,堅持要把蘇蒙扶回床上。沒想到蘇蒙無力地抬起胳膊,揚手甩給肖一菲一巴掌,指著門的方向咆哮道:「你給我滾!」

    任東方見蘇蒙打肖一菲,立馬上前就抓住蘇蒙的胳膊,質問道:「你憑什麼打她?人家好心過來照顧你,你就這樣對待人家?」

    蘇蒙已經徹底絕望了。她使勁甩動著胳膊,但沒有任東方力氣大,沒有掙脫開。於是下嘴狠狠地咬了一口,任東方疼得鬆開手,又要抬腳毆打蘇蒙。肖一菲見此情勢,橫在兩人中間,對任東方道:「你這人怎麼這樣,蘇蒙剛小產你還如此對待她?你先出去。」

    紈絝子弟任東方在其他人驚愕的表情下倉皇離去。肖一菲則厚著臉皮將蘇蒙扶到床上,安撫著對方的情緒。

    蘇蒙躺在病床上,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打濕了枕頭。可她並沒有嚎啕大哭,而是望著天花板,不顧肖一菲百般解釋,問道:「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

    肖一菲還在狡辯,道:「蘇蒙,你誤會我們了,我怎麼可能……」

    「我不想聽!」蘇蒙突然捂住耳朵,用被子蒙住頭,情緒變得急躁起來。

    肖一菲還在解釋。這時,一旁的一位大媽實在看不下去了,對著肖一菲道:「姑娘,你讓她先冷靜冷靜吧,剛小產完就和坐月子一樣,需要休息,你這樣刺激她,將來落下什麼毛病,這可怎麼交代啊。」

    肖一菲愣在那裡不說話。

    蘇蒙情緒稍微穩定了一會,把被子扯下來道:「你走吧。如果你還念我們多年的情誼,明天給我請個律師過來。」

    肖一菲知道蘇蒙要幹什麼,假惺惺地勸道:「蘇蒙,我覺得你還是冷靜一下,沒有過不去的坎,假如你父母知道了……」

    「不要說了!」蘇蒙突然轉頭用寒冷的眼光盯著肖一菲,道:「你幫不幫我?」

    肖一菲咬著嘴唇思考了半天,最終點了點頭。

    「好了,你現在可以走了。」蘇蒙沒有一絲留戀地將頭側到一邊。

    「蘇蒙,可是你需要照顧啊,我……」肖一菲繼續道。

    蘇蒙冷笑,道:「謝謝你了,我不需要。」

    任東方和肖一菲走後,蘇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蒙住頭嚎啕大哭起來。這場婚姻對於她來說,分明是一場噩夢。如今,夢醒了,脆弱的心靈上卻深深地拉出了一道難以癒合的口子。

    一旁的大媽看著她可憐,過來安慰她道:「姑娘,人活一世,本來就是矛盾疊著矛盾,問題重著問題,沒有過不去的坎,養好身體比什麼都強。」

    聽到如母親般的話語,蘇蒙的情緒漸漸緩和下來。

    大媽把給自家女兒的飯端過來一勺一勺地餵給蘇蒙,一邊道:「姑娘,大媽是過來人,這種事情見怪不怪了。女人嘛,就是命苦。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咱只能咬碎牙往肚子里咽,可生活的繼續啊,你就當沒看見罷了。但是,離婚是迫不得已的辦法,不到最後萬萬不可邁出這一步啊。你這麼年輕,在考慮問題時還不冷靜,等冷靜后自然會想明白的。」

    這時,其他病床的家屬也過來安慰蘇蒙,讓她倍感溫暖。但離婚已經是決定的事,她絕不妥協。

    在最需要見到自己父母的時刻,蘇蒙卻沒有勇氣把這件事告訴家人,只好忍耐著寂寞,等到出院再詳細闡明。就這樣,蘇蒙吃著百家飯,在其他好心人的照顧下度過了好幾天。

    肖一菲並沒失言,果然找來了律師。蘇蒙的心已死,在病床上就讓律師起草了離婚協議書。紈絝子弟任東方一開始堅持不離,但經不住肖一菲在背後指點,最終在離婚協議書上籤下了字。而這一切,雙方的家長全然不知道,就這樣草草結束了一段倉促的婚姻。

    處理完這件事,蘇蒙仍不忘陸一偉請求自己的事,身體稍微好點后,就借著別人的手機忙活著替陸一偉聯繫電視台和報社的記者。蘇蒙的人緣不錯,事情就此談妥。

    遠在南陽的陸一偉,正忙活著籌備簽約儀式的事情,蘇蒙發生了什麼,他根本不知道。期間,他給蘇蒙打了個電話,可對方關機,以為在採訪,就沒有當回事。而蘇蒙的父親蘇啟明正興緻勃勃地幻想著水泥廠落地南陽,就在簽約儀式的前夕,帶領著一幫人前往通亞集團總部……



    上一頁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