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63 簽約儀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63 簽約儀式字體大小: A+
     

    南陽縣人民政府與百泰公司正式簽約的日子轉眼就要到了。在如何組織簽約儀式上,張志遠和白玉新產生了分歧。

    張志遠為人比較低調,喜歡埋頭苦幹,而不願意高調宣揚,與副市長蘇啟明比起來,簡直如同大家閨秀。針對簽約儀式,他覺得在曙陽煤礦會議室簡單舉行一下就行,沒必要大張旗鼓。而白玉新則有不同意見,他道:「前段時間,蘇市長招來個企業,八字還沒有一撇就鋪天蓋地地宣傳,我們歷經千辛萬苦,幹得都是實打實的事情,為什麼不能宣傳一下?我認為場面越大越好。」

    新晉政府辦主任李建偉還沒來得及激動就投入到這項工作中,他急於表現,想拿出一些實實在在的成績彙報張志遠的恩情。於是道:「張縣長,我是這樣想的,雖然百泰公司算不上什麼大公司,好歹也是第一家走進南陽投資的企業。我們做宣傳,不是炫耀政績,而是營造一個良好的投資環境,這就相當於一張名片,讓其他企業看了,都願意到我們南陽縣投資興業,我認為這是好事,應該宣傳一下。」

    陸一偉想到前兩天市委副書記郭金柱和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的細心點撥,於是道:「張縣長,我覺得李主任的話有一定道理。我們可以不把簽約儀式作為宣傳重點,而把焦點對準南陽的發展潛力和和諧的投資環境,這對我們下一步開展工作是有好處的。」

    三比一,張志遠陷入思考當中。他不想宣傳也有他的道理,畢竟百泰公司不是通過正兒八經的招投標引資進來的,而是牽扯著複雜的關係網,要是把這張關係網亮出來,會不會對相關人等產生不利的影響呢?可是白玉新他們說得也對,如果借這次機會把南陽的發展「名片」打出去,無論對南陽,還是對自己,都是一個絕佳的大好機會。該不該宣傳呢,他有些舉棋不定。

    不過白玉新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張志遠下定了決心。白玉新道:「為了下一步行動,也應該大張旗鼓。」

    「下一步行動」是指擒拿馬林輝之事。對於此事,張志遠已經做出相應的安排部署,就等馬林輝上鉤。據陶安國彙報,目前與馬林輝已經達成合作意向,會趕在簽約儀式之前敲定。曙陽煤礦與百泰公司一旦簽約完畢,企業改制的主動權就完全交給百泰公司了,而接下來的重點就是收拾二寶煤礦。在此之前,先得亮明南陽改制的決心,而這次簽約儀式就是很好的切入點。

    張志遠敲定后,就去找副市長蘇啟明商量。蘇啟明對張志遠搞企業改制本來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是很關心,這次同樣表現出很冷淡的一面。他翻看了下日曆道:「喲!志遠啊,不巧了。8月6號通亞集團安排去他們企業參觀,我還打算讓你一起去呢。你看要不這樣吧,把簽約的日子往後推一推,行吧?」

    張志遠面露赧色,道:「蘇市長,這樣有些不妥吧。各項準備工作都按照6號準備,相關到會的人員都通知了,如果這時再更改,恐怕來不及。」

    「哦。」蘇啟明有些不高興地道:「都有誰出席簽約儀式呢?」

    張志遠道:「市裡我邀請了的趙市長,省里我邀請了發改委的徐副主任,不過他可能時間抽不開,不一定能來。」

    「哦。」聽到邀請了分管工業的副市長趙志德,蘇啟明心裡不舒服。雖然有省里的領導,還在還沒定下來,道:「志遠啊,通亞集團這邊也比較要緊,要不這樣吧,你就代表全權縣委縣政府了,讓玉新縣長一同出席就可以了,好吧?」

    張志遠也不打算讓蘇啟明參加,又問道:「那準備工作您有什麼指示呢?」

    「你自己把握吧,我就不參與了。」蘇啟明冷淡地道。

    張志遠索性把這次簽約儀式搞得隆重一些,而這項艱巨而重要的工作落在新上任政府辦主任李建偉身上。

    李建偉雖沒有承辦過這樣大型的活動,但經歷不少,所以信心十足地承攬下來。

    僅有不到5天的時間籌備,困難確實有點大。但李建偉表現出了自己的掌控力,不緊不慢安排著各項工作。領會上級領導精神,這是一項技術活,如何把控度,需要多年的經歷沉澱和敏銳的政治鑒別力。

    李建偉感恩陸一偉的美言之恩,所以在這件事上與陸一偉商量著辦。他道:「一偉,既然要搞,咱就往大了整,越隆重越好。咱倆人分一下工,我負責會場和後勤工作,而你負責宣傳和文案工作。咱先說會場和後勤工作,你有什麼想法?」

    陸一偉道:「會場我認為設在曙陽煤礦,而且是露天的,到了那天,鋪上紅地毯,懸挂一些標語條幅,先把氣氛營造出來。中午在曙陽煤礦餐廳安排上十幾桌飯。」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那參會人員呢?」李建偉問道。

    陸一偉道:「至於邀請上級領導,這個的由張縣長定,具體到我們縣,我認為可以把範圍擴大,把各單位的一把手都讓參會,還有各企業的負責人,讓他們看看我們改制的成果。」

    「好!」李建偉道:「那就這麼定了,隨後我請示一下張縣長,沒什麼異議的話就按照這個執行。下面說說宣傳吧,我的意見是級別越高越好,市裡的、省里的,甚至中央的報社和電視台,只要能邀請來就邀請過來,在這方面花多少錢都不可惜。這事你來協調下吧。」

    陸一偉有些為難地道:「李哥,你這不是拿我開心嘛,我可從來沒幹過這方面的工作,要不咱倆換換,你來搞宣傳,我搞後勤,怎麼樣?」

    「得了吧你!我可真沒有這方面的人脈資源,你經常在外面跑,我相信你能拿下來,就這麼定了,你可不能推脫啊。」李建偉直接把陸一偉推到南牆根。

    「可是……」陸一偉還想爭辯,沒想到李建偉急忙打住道:「好了,別推辭了,就當幫你老哥了。這樣吧,你就負責宣傳這塊,會場的材料都不用你管了,我來弄,好吧?」

    李建偉既然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陸一偉不好推辭,只好硬著頭皮應承下來。

    方案呈送到張志遠面前,他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大筆一揮,往資金請示報告上籤下了大名。100萬元,是這次整個活動的經費。

    有了張志遠的簽名,財政局那邊自然不敢說什麼。這筆資金很快到位,各項工作緊張有序的全面推開。李建偉拿出20萬元交給陸一偉,主要用於宣傳公關。

    陸一偉有些趕鴨子上架,宣傳系統他真沒有什麼朋友。數過來數過去,最後只剩下在省報社工作的前女友蘇蒙了。

    自從蘇蒙結婚後,陸一偉就沒有再聯繫過。猛然想起她,還真有點懷念曾經的點點滴滴。四年多的情感,雖不是刻骨銘心,但在人生的記錄薄上留下了難以抹去的痕迹。

    蘇蒙,在自己最失落的時候闖入內心世界,她不計較自己的身份,也不計較異地相思,義無反顧地投入陸一偉懷抱。可最後的結局,仍然敗給了世俗。陸一偉倒也坦然,不是自己的永遠不屬於自己,就當這只是一場夢而已。不過他並不責怪蘇蒙,畢竟默默地陪伴了自己四年多。

    在幾經掙扎后,陸一偉終於鼓起勇氣撥通了蘇蒙的電話。熟悉的聲音傳來,讓他有些驚慌失措,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

    「喂!是你嗎?」蘇蒙同樣感到驚訝,在僵持了一段時間后,還是先開了口。

    陸一偉的腳尖使勁在地上戳著,過了很長時間才道:「你……過得好嗎?」

    蘇蒙從廚房走到卧室,把門反鎖上挪到窗戶跟前,望著遠處道:「還行吧,你呢?」

    陸一偉淡淡地道:「我也不錯,你過得好就行。」

    忽然間,兩人不知該說什麼,變得既生疏有陌生。雙方腦子裡都在努力回憶對方美好的一面,彼此通過電波感受著微弱的氣息聲。

    其實,蘇蒙有一肚子話想和陸一偉說,可始終開了不口。她深呼吸了一口氣道:「這麼長時間來,我一直在等你電話,你還記得我們當初的梅雨約定嗎?」

    去年冬,陸一偉答應蘇蒙在今年梅雨時節到江南小鎮尋找撐油紙傘的姑娘,可這個約定隨著事態的改變沒有了下文。陸一偉自然記得,可對方已經結婚,何況自己又開始了新的生活,如果真邁出這一步,對誰都沒有好處。

    「嗯。」陸一偉從鼻腔里哼了一聲,聲音小得恐怕自己的聽不到。

    蘇蒙望著窗外淅瀝瀝的小雨,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苦笑著道:「一偉,外面下雨了。」

    「嗯。」陸一偉抬起頭往窗外一看,果然在下起了雨。

    雨,最容易觸動人的傷感情懷。和雨有關的經典詩句,數不勝數。古人把雨發揮得淋漓盡致,成就了一首又一首的曠世佳作。而現代人生活在鋼筋水泥築成的城市裡,巨大的工作壓力那有閑情雅緻去觸景生情,更多的是抱怨磅礴大雨阻擋了他們回家的去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