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61 處處陷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61 處處陷阱字體大小: A+
     

    張志遠了解了大致情況后,火氣消了一半。不過陸一偉這種行為確實讓他有些氣憤,道:「到財務支錢為什麼不打欠條?這下好了吧,讓人告到了蘇市長那裡,說你挪用公款,你考慮過後果嗎?」

    陸一偉頓時覺得五雷轟頂,沒想到這事都傳到蘇啟明耳朵里去了。他無力辯解,道:「張縣長,這事確實是我做得不夠好,我認錯。」

    看到陸一偉無辜的樣子,張志遠的氣已經全消。他感覺剛才說話的語氣有些重了,緩和語氣道:「既然事出有因,這事我也不全怪你,但是希望你以後在這些小事上,一定要謹慎再謹慎,稍不留神就被別人抓到把柄,好了,你坐下吧。」

    陸一偉心裡有些氣不過。雖然支錢的手續不對,但這錢是用在辦事上了,又沒有裝進自己口袋,怎麼能算是挪用公款呢?最重要的一點,這事是誰捅到蘇啟明哪裡的?那天拿錢的時候明明只有高大寬一個人啊,難道是他?

    張志遠看出了陸一偉心中所想。這段時間一直忙於各種各樣的事務,基本上不過問政府辦的情況。如今,為自己服務的政府辦出了內鬼,他下定決心要整飭一下這股歪風邪氣,要不然政府這邊就沒有一點秘密可言,干點什麼事就捅到蘇啟明那裡了。

    「你讓高大寬上來!」張志遠沉住氣道。

    陸一偉三步並作兩步走,來到高大寬辦公室,只見他正在一本正經地擺弄電腦。高大寬見陸一偉來了,激動地站起來道:「陸主任,我還沒感謝您呢,我兒子……」

    「好了,這事先放一放,張縣長叫你上去一趟。」陸一偉面無表情道。

    「啊?」高大寬一下子慌了神。自從張志遠到南陽縣任職以來,從來沒單獨叫過他,今天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他緊張得雙腿打顫,結結巴巴問道:「陸主任,張縣長……找我什麼事啊?你提前給我透露一下,我好有個準備。」

    「你去了就知道了。」陸一偉說完,轉頭徑直往樓上走去。高大寬見狀,趕緊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還沒到張志遠辦公室門口,高大寬緊張得已經邁不開步了。頭上大豆般的汗珠噼里啪啦往下掉,心慌得快要跳出來了。

    陸一偉不理會,上前敲門打開門,等候高大寬進去。而高大寬扭捏了幾下,雙眼一閉,快步邁了進去。

    「張……張……縣長,您……找我?」高大寬口齒有些不利落,襯衣的後背濕了一大片。

    張志遠最看不慣這種膽小如鼠的人,厭惡地問道:「我問你,陸一偉從你這裡支走5萬元?」

    聽到是這事,高大寬笑著道:「張縣長,是有這麼一回事,我已經補起來了。」

    「說清楚點!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張志遠加重語氣道,把高大寬嚇得差點軟癱在地。

    「張……張……縣長,陸主任那天支走5萬元,那筆錢是用來迎接通亞集團後勤使用的。因為事情比較急,我就先借了錢把這個窟窿給補上。」高大寬一五一十地道。

    「這件事有誰知道?」張志遠反問。

    高大寬立馬回答道:「這件事只有我和陸主任知道,別無他人!」

    「確定嗎?」

    「確定。」

    「真的嗎?」

    「這……」高大寬開始懷疑自己說話有漏洞,一邊回答一邊思考。

    「到底是不是?我要一個確切的答案!」張志遠隨手將桌子上的文件拋向高大寬,紙片在空中飛舞,氣氛凝固到了冰點。

    高大寬已經徹底懵了,他沒想到張志遠會因為這件小事發這麼大的脾氣,有點小題大做了吧。他急忙彎下身子去撿散落的文件,被張志遠嚴詞制止,道:「不用你撿,你回答我!」

    高大寬在有限的時間內快速回憶,終於想起來了,道:「張縣長,這事確實還有一個人知道,那天……」

    「啪!」一個煙灰缸飛了過來,直接砸到高大寬身上,然後迅速落地,玻璃碎片四起,刺耳的響聲在走廊里回蕩,就連在樓下辦公的工作人員都聽到了這個聲音。頓時停止了聊天,躡手躡腳回到辦公桌上假裝辦公。張志遠站起來氣急敗壞地道:「到底是什麼?你不是說沒人知道嗎?怎麼現在又有人知道了?」

    高大寬害怕得渾身哆嗦,他斷斷續續道:「張……張縣長,那天陸主任前腳剛走,蔡主任就進來了,問我陸主任進來幹什麼事,我撒謊說沒什麼事,可蔡主任說他已經全看見了,我只好告訴了他實情。他聽完后,也沒說什麼就走了。」

    好了,事情基本上查清楚了。張志遠指著門道:「滾!」

    高大寬灰溜溜地連滾帶爬退了出去。

    陸一偉收拾著地上的東西,而張志遠則點上煙,望著窗外拚命抽煙。想起蔡建國前前後後做下的事,張志遠心灰意冷。過了許久后道:「蔡建國這個人必須調離,一偉,你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前段時間政府辦副主任李建偉找自己像上個台階,雖然石灣鄉已經被魏國強佔去了,但政府辦主任這個職位要比鄉鎮強許多。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陸一偉道:「政府辦副主任李建偉同志為人忠厚,辦事精幹,是個可用之人。」

    「好!這事就這麼定了。」張志遠狠狠地道。這一次發脾氣,把積壓許久的怒火全部發到高大寬身上。

    冷靜下來后,張志遠又道:「過一會兒,你去見見陶安國的妻子,徵求下他的意見,看看她願意去哪個單位,我一併找蘇市長談。另外,你去安撫下高大寬,我剛才沒有克制住自己的情緒,這件事決不能讓外人知道。」

    「好的,我這就去辦!」

    剛下樓,政府辦各科室的人就團團把陸一偉圍住,詢問張志遠的情況。陸一偉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道:「是我惹張縣長生氣了。」眾人聽到這句話后,好不解恨。在他們心目中,陸一偉被奚落是多麼爽快的一件事。

    到了高大寬辦公室,只見他一個人坐到椅子上發獃,神情恍惚,兩眼紅腫,好像剛剛哭過一樣。見到陸一偉后,慌慌張張站起來道:「陸主任,真不是我……」

    陸一偉趕緊捂住高大寬的嘴道:「小點聲。」高大寬立馬調成靜音。

    陸一偉沒有就事論事,而是找了一個很好的切入點,道:「你剛才說什麼,你兒子的工作解決了?」

    高大寬滿腦子是剛才驚心動魄的一幕,那顧得上說這些,還是糾纏不放道:「陸主任,我真沒有和別人亂說,只是蔡主任他……」

    「行了!」陸一偉不耐煩地道:「這事不要再提了,都過去了。這不張縣長讓我過來看看你,說他剛才脾氣有點急躁,不該沖你發火。」

    「真的?」高大寬激動地兩眼閃動淚花,拉住陸一偉的手道:「您說張縣長和我道歉?」

    「算是吧,反正你別把這事放在心上,過去就過去了,以前該咋樣還是咋樣,我希望你最好不要在任何人跟前提起這件事,要是傳出去對你也不利啊。」

    「絕對的,絕對不會說,包括我老婆我都不會說,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該怎麼做。」高大寬連連保證道。

    陸一偉相信他的話,又道:「錢我下午就給你補齊,給你添麻煩了。」

    「陸主任,您千萬別這麼說,您可幫了我大忙,要不是您,我兒子也上不了班啊,這個錢我出了。」

    「一碼歸一碼,何況這是公家的錢,不該你出。好了,別的我也不多說了,你心裡不要有什麼負擔,繼續干好本職工作,說不定經過這件事後,張縣長對你有了不一樣的看法,也可能重用你,你自己權衡吧。」

    「啊?真的嗎?」高大寬已經完全忘記剛才發生的不愉快,心情好像過山車一般,從一個極端滑到另一個極端。

    「是不是真的,就看你怎麼做了。好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說完,陸一偉馬不停蹄趕往下一站,在畜牧局找到了陶安國的妻子。

    在經過一番談心后,陸一偉知道她想去那裡,回去彙報給張志遠,道:「張縣長,她說她最喜歡財政局,說走出去有面子。」

    「行,這事就依她。」談完公事,張志遠又不忍心地道:「一偉,你休怪我剛才發那麼大的火,如果我不這樣做,就很難平息這件事,蔡建國這人我早就想動他,可看到他鞍前馬後,又上了年紀,實在不忍心動他,這次我是下定決心了,堅決不能再用他。」

    「另外,以後在需要用錢的時候,你直接去招待所拿,我隨後打個招呼,不能讓別人抓住把柄。你以政府辦的名義打個申請,我來簽字,把這筆錢先給抹平咯。」

    回歸理性的張志遠依然是溫文爾雅,陸一偉重重地點了點頭。

    事情就這麼突然,讓人防不勝防。陸一偉通過這件事後,對周圍的人和事又有了重新的看法。處處是陷阱,不知道哪一天就又落入別人的圈套。等待他的,還有更多的危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