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59 謀事在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59 謀事在人字體大小: A+
     

    話題又回到李小川身上。侯永志道:「小川,我知道你和郭書記有感情,但在前途和感情上,你不能感情用事,能早點出去就出去,到基層歷練幾年,乘著老郭還在位再上個格次,要是這樣耗著對你的前途不利啊。」

    坐在一旁的陸一偉看得出李小川格外緊張,雙手不停地在褲子上搓來搓去。李小川又道:「謝謝侯書記關心我,可能我腦子一時轉不彎來。我是這樣想的,等到郭書記找到合適的秘書接替我,等過了過渡期,我自然會選擇離開。」

    「這不有現成的嘛!還找什麼找。」侯永志指向陸一偉。

    聽到侯永志提及自己,陸一偉一下子緊張起來,比李小川都要緊張,連忙道:「侯書記,謝謝您抬舉我,可我覺得我勝任不了這份工作。」

    「這有什麼難的,何況你以前就給楚雲池當過秘書,現在又是志遠的秘書,跟上郭書記熟悉幾天,完全能拿下來!」侯永志大大咧咧地道。

    陸一偉本想說什麼,一旁的張志遠用腳尖輕輕踢了下他,他立馬急剎車,偷偷瞄了眼郭金柱。只見郭金柱手肘撐在桌子上,不停地夾菜吃。

    一時間,酒局冷場了。陸一偉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說錯了,內心深深地自責。好在李小川補救及時,他站起來敬侯永志,才把氣氛又調動起來。

    李小川敬完酒後,陸一偉接著頂上。在敬侯永志時,侯永志大口喝了下去,還把酒盅朝下,讓他檢驗是否喝完。輪到郭金柱時,郭金柱揚起酒杯輕輕碰了一下,喝下去半個,這讓陸一偉心裡很不是滋味。難道自己剛才的話得罪郭金柱了?

    吃過飯後,張志遠不忘今天來的目的,移步到二樓的秘密會客廳談事務。而李小川和陸一偉識時務地在一樓等候。

    陸一偉還記得剛才飯桌上的那一幕,就主動示好,掏出煙來給李小川點上,問道:「川哥,剛才在飯桌上我哪句話說錯了嗎?我看到郭書記有些不高興。」

    李小川今晚喝得不少,一向口風很嚴的他漫談起來,道:「你沒有說錯話,是侯書記的那句話有些不恰當。」

    「啊?」陸一偉仔細回憶著侯永志的話,可也沒覺得不妥啊。便往李小川跟前湊了湊,道:「川哥,還望您指點一二。」

    李小川紅著臉看著一臉茫然的陸一偉,笑了下道:「侯書記是出了名的大炮,辦事風風火火,說話大大咧咧,性格耿直的人都如此。雖然和郭書記是戰友,有著多年的交情,但在用人動人的問題上,郭書記向來不喜歡別人左右他的思想,而侯書記則犯了這個大忌。」

    「你就好比我的問題吧,完全不適合擺到這種場合提,顯得極其不尊重他,甚至是在質問他,你想,換做你,你心裡怎麼想?」

    「至於你的問題,侯書記千不該萬不該提楚雲池的名字。楚雲池是林海鋒市長一手栽培的人,上面那條線還有副省長邱遠航。當年,邱省長擔任北州市市委書記時,壓制過郭書記,你說,郭書記會對這個人感興趣嗎?」

    「侯書記在提及你時,還特意加了一句:你曾經是楚雲池的秘書,這不更是火上澆油嗎?何況楚雲池當年因經濟問題受過處分,你說郭書記敢用你嗎?」李小川說話時完全不顧及陸一偉的感受,一股腦把一些不該說的話都說了出來。

    陸一偉震驚了。沒想到區區一句話就牽連出這麼些問題來。更讓他尷尬地是,李小川說話的語氣和神態,好像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讓人覺得有些膈應。

    李小川不忘補一刀,道:「一偉啊,其實你這個角色很尷尬的,因為你身上已經貼了某人的標籤,不管在什麼時候,做出多大的努力,這個標籤將伴隨你終身。你倒想成為郭書記的秘書,我覺得這個可能性為零,還是安心在你的南陽縣好好乾吧。」說完,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表情。就在今天下午,李小川看著陸一偉和郭金柱在泳池游得歡快,心裡很是不爽。覺得陸一偉完全是在顯擺,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會游泳似的。

    李小川的話如針般,句句刺在陸一偉心中。在不對等的權力較量中,弱者是沒有發言權的。陸一偉笑笑道:「川哥你這是在取笑我,我本來也沒有如此想法,不過經你這麼一點撥,我還真有心思嘗試下不同的崗位。」

    「你覺得你有戲嗎?你沒看出來郭書記對你不感興趣嗎?」李小川揶揄道。

    陸一偉盯著李小川冷笑著道:「成事在天,謀事在人,你以為不可能的事,在我這裡或許就成了可能的事。」

    「醒醒吧,你喝多了!」李小川拍了拍陸一偉的肩膀,起身走到門外吹冷風去了。

    此時的陸一偉頭腦完全清醒,遭受了人生以來最大的打擊。就算把自己發配到石河鎮時,也沒有覺得如此落魄。而今天,李小川給他上了一課,一個不屑的表情,一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一句刺在心頭的冷嘲,是那麼的刺耳。此時的他,血液如同奔騰的黃河在歇斯底里發出怒吼,膨脹著每一根毛細血管,試圖隨時崩裂,噴薄到那一個個骯髒的嘴臉上。想到此,他不由得閉上眼睛,握緊了拳頭。

    樓上,張志遠正在緊張彙報著情況。侯永志在聽完錄音后,頓時暴跳如雷,擂著桌子道:「我早就說李虎剛不是個東西,現在好了,在鐵的證據面前,我看他還要說什麼。這次絕對不能饒了他。」

    郭金柱震驚之餘保持著格外冷靜,很長時間沒有說話。

    郭金柱和市人大主任李虎剛的恩恩怨怨,還要退到副省長邱遠航主政北州市時期。當時,郭金柱還是副市長,而李虎剛則是常務副市長,兩人同屬政府系統,個人之間本沒什麼恩怨,但工作的交叉不免有摩擦。兩人誰也看不起誰,誰也不謙讓誰。

    當年,時任北州市的市委副書記因病長辭,騰出了位置。在官位如此稀缺的情況下,勢必是爭得頭破血流。而邱遠航另外一位得意弟子林海鋒時任宣傳部長,離市委副書記只有一步之遙。誰都想爭得這個位子,所以他們內部先展開激烈的廝殺。

    都是自己一手培養起來的得意弟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讓誰上都覺得不合適。如果非要做出一個選擇,邱遠航更傾向於年輕而又好把控的林海鋒。但作為有資歷的李虎剛當然不同意,不惜一切手段拿捏林海鋒的短處,致使邱遠航被迫無奈讓李虎剛坐上了市委副書記的寶座。

    一個蘿蔔一個坑,李虎剛上了市委副書記,自然空出了常務副市長的位置。誰能當上常務副市長,就意味著入常,入常后就成了領導班子成員,將來進步的空間就更大。

    邱遠航在常委會上徵求各常委的意見,因為郭金柱平時人緣不錯,幾乎一邊倒地推選他上常務。可新晉常委李虎剛不同意了,理由很簡單,郭金柱資歷不夠。

    就在邱遠航左右為難的時候,曾任北州市市委書記、時任省委組織部長的譚良年親自拍板,讓郭金柱上。有了上級領導的支持,此事就此敲定。

    時隔三年,邱遠航在離開北州市赴任副省長時,騰出來的市委書記和市長位置又將迎來新的一輪廝殺。市委書記的位子在北州市的歷史上沒有就地選撥過,往往從省里空降,這次也一樣。不過市長的位置一般情況下是從現有領導班子里推選,呼聲最高的當屬李虎剛、林海鋒以及郭金柱。

    按道理說,郭金柱有了譚良年在背後支持,加上人緣又不錯,於情於理市長的位置非他莫屬。可省里的領導徵求邱遠航的意見時,他推選了林海鋒,郭金柱就此與市長的位置擦肩而過。

    李虎剛沒能當上市長,心裡自然不服氣。儘管和林海鋒師出同門,但為了利益撕破了臉,在背後小動作不斷。林海鋒雖年輕,但不是吃素的,一怒之下把他踢出市委,到人大任主任。另外,詭計多端的林海鋒玩起了心計,故意把郭金柱推上市委副書記的位子,造成的表象是,郭金柱在背後搞鬼。

    大局已定,李虎剛不可能改變時局。在此後的道路上,把郭金柱視為仇敵,與曾經的對手林海鋒結為聯盟,矛頭直指郭金柱。

    競爭最為激烈的一次,是李虎剛安排人暗地裡調查郭金柱。當時,天同河改造工程競標激烈,郭金柱通過暗箱操作,讓新晉盟友丁昌華入圍,讓丁昌華撈取了人生的第一筆財富。然而,郭金柱自以為天不知地不知,可他的所作所為被李虎剛盡收眼中。

    於是,李虎剛開始私底下活動。先是慫恿百姓鬧事,又書寫聯名信到省政府示威。省領導迫於壓力,成立了以副省長邱遠航的專項小組,進駐北州市立案調查。

    邱遠航畢竟在北州市幹了將近10年,對北州市的情況一清二楚。案件很快就調查清楚,郭金柱在此工程中確實打過招呼,有違規行為。郭金柱害怕了,提著大量現金登門向邱遠航求情,可邱遠航閉門謝客,誰都不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