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58 獨門武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58 獨門武器字體大小: A+
     

    侯永志依然是耿直的性子,道:「現在的人哪,是個人就想往自己臉上貼金,都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你說是不是啊?一偉。」

    「啊?」侯永志突然轉向陸一偉,讓他有些驚慌失措,不知該回答對還是不對,只好含含糊糊地閃爍其詞。

    侯永志好像並不是真正徵求陸一偉的意見,一晃而過又與張志遠聊了起來,道:「志遠,你是我市不可多得的高學歷人才,加上郭書記賞識你,我想用不了幾年,你就能走到更高層次的領導崗位,但這個過程中,一條是捷徑,一條是長跑,那條路都能通向成功。但你這個年紀,不是長跑的時候,而是完全可以另闢蹊徑,快速成功,我這麼說你能聽懂嗎?」

    張志遠像個小學生似的聽著兩位前輩的訓話,有些尷尬地搖了搖頭。

    侯永志的火爆脾氣又上來了,氣鼓鼓地道:「我說了那麼多你怎麼就不明白呢,氣死我了。一偉,你來說說,我剛才要表達什麼意思。」

    又把陸一偉牽扯進來了。說實話,陸一偉也沒聽懂侯永志的意思,不過前後結合起來,大致能明白他想說什麼。可張志遠都如此謙虛,自己該不該隨意發表意見呢,他有些拿不準。

    郭金柱看出陸一偉的顧慮,手指輕彈著沙發道:「一偉,張縣長既然選中了你,自然有你的過人之處。你能走進今天的這個圈子,說明這裡沒有外人,你有什麼想法大可沒有顧忌地說出來。就算說錯也無妨,這又不是什麼上綱上線的問題,你說說看。」郭金柱有意考驗陸一偉。

    話已至此,陸一偉索性放開膽子道:「郭書記,侯書記,在您二位前輩面前,我永遠是學生,恕怪學生愚鈍,不敢妄自揣測,不過我能明白侯書記的苦心,正如您所說,要懂得利用宣傳的武器包裝自己。」

    見陸一偉上道,侯永志頗感興趣地道:「你說說,怎麼個包裝自己呢?」

    陸一偉不卑不亢地道:「我認為,但凡在報紙上刊登過的文章,那只是一篇文章,並不能說明什麼。最重要的是與上級的發展策略和經營思路相吻合,如果能把南陽企業改制梳理整理出一個模式,通過內參的渠道呈現給上級領導,效果遠遠比報紙見效要好。」

    郭金柱臉上浮現出微笑,侯永志則藏不住表情,激動地道:「你看看,還是年輕人頭腦靈活,這正是我要表達的。你幹得再多,要是得不到上級領導的肯定,也是白乾。假如你能把你幹了的圍繞省委書記黃銘岩同志的發展思路結合起來,拿出一個獨一無二的「南陽模式」,這就是你的政績!」

    一言驚醒夢中人。張志遠這時才理解侯永志的苦心。連忙感激道:「侯書記,經您這麼一點撥,我頓時茅塞頓開,豁然開朗,我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了。」

    「哈哈……」侯永志對自己剛才的精彩表現有些得意。

    在官場的生態圈裡,不僅是權力之間的殘酷鬥爭,更是一場智力角逐的較量。官場沒有能庸之說,只有智愚之分。智者善於用四兩撥千斤的手段叩開通往成功的大門,而愚者不食人間煙火,不懂生存之道,最終的結果只會被遺忘。往往被記起來時,已經是船到碼頭,為時已晚。

    你說你有能力,他說他有能力,那如何衡量?在現時段的意識形態中,只能一把尺子量到底,看誰跳得高。個子矮的沒關係,只要你能拿出過人的本領,拿出有分量的成績,照樣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為人處世要低調內斂,爭功奪利一定要鋒芒畢露,倘若你甘願做「掃地僧」,還需要一個賞識你的「伯樂」。

    「南陽模式」,看似是一個空洞而蒼白的課題,但只要你能在群雄爭霸中拿出自己的獨門武器,你就能被捧為勇士。而這個獨門武器是什麼呢?還需要開動腦筋,發揚掘地三尺的毅力去挖掘。

    開飯了,一幫人移步到餐廳。陸一偉幫襯著李小川張羅著倒酒,端坐在中央的郭金柱仔細觀察著陸一偉的一舉一動。陸一偉細心地將酒杯用酒消毒,然後用清水沖刷了一遍,並在烘乾機上將酒杯烘乾,小心翼翼地倒酒,酒沒有沒過杯沿,而且把握地十分到位。在倒完茶后,又特意將茶壺嘴旋轉到空位置上。這些細微舉動,都讓郭金柱看在眼裡。

    飯菜以清淡為主,大多是一些日常能見到的菜品。不過桌子上的幾道菜,刀工精細,做法考究,色味俱全,讓人看著很有食慾。簡單吃了幾口后,侯永志主持喝酒,他道:「今天晚上咱敞開了喝,志遠你也別回去了,吃完飯後咱幾個好好打一圈,好吧?」

    既然侯永志提議,張志遠自然不敢反駁,欣然同意。先同起了三杯酒後,接下來就是異常激烈的車輪戰。中國的酒文化博大精深,而相應建立起來的一套完整的體系也十分嚴謹,就好比說勸酒,絕對是一門學問。最經典的一句話就是「感情深,一口悶」,可以看出人與人之間厚薄深淺的關係。

    與其相應的順口溜數不勝數,而且與時俱進,緊緊貼合時代背景和日常生活。古人勸酒,很講究文雅和風度,「流觴曲水」、「擊鼓傳花」、「拇戰豁拳」、射覆、行酒令、賽詩詞等,呼三喝四,喊七叫八,花樣翻新,異彩紛呈。最為著名的就是李白的《將進酒》,全詩激情燃燒,激情起伏,一波三折,由悲而喜,由喜而樂,由樂而狂,由狂而憤,悲而不傷,傷而能壯!極具驚心動魄的藝術感染力。

    而到了現代,缺少了古人那種風姿綽約,風流文雅,風度翩翩,多了些世俗、庸俗,甚至粗俗。而官場上的酒文化更加意義非凡,在某種意義上決定著一件事的走向和一個人的命運。

    「不會喝酒,前途沒有。一喝九兩,重點培養。只喝飲料,誰都不要。」「能喝不輸,穩當秘書。一喝就倒,官位難保。長喝嫌少,人才難找。一半就跑,陞官還早。全程領跑,未來領導。」這些順口溜可以折射出官場酒文化的豐富內涵。

    想要敬領導一杯酒,你必須拿出看家本領,說得對方心服口服,才見成效。而今天的這種場合,都是自己人,就沒有那麼多客套,喝多喝少全憑自覺,但作為下屬的,這個「自覺」不好把握。

    張志遠先敬郭金柱,站起來道:「郭書記,在您面前我永遠是小學生,沒有您的虔心栽培,也就沒有我的今天,我連喝三杯,您隨意。」說完,將三杯酒倒到分酒器里,一口氣喝了下去。

    郭金柱見狀,絲毫沒有領導的姿態,在沒有人強迫他的情況下也喝下去三杯。看得出,他對張志遠的感情還是深厚的。

    輪到侯永志時,張志遠還要說一些恭維的話,侯永志急忙打斷道:「得得得!別和我說這些,咱們之間不要變得這麼陌生,生分了嗎?要是沒有,那我就先喝三個。」

    張志遠見侯永志如此,豪爽地喝下去六盅。

    到了李小川,張志遠依然拿出謙虛的態度,雙手端酒杯,並刻意低半個酒杯。身為副處的李小川對這種場合見怪不怪,懶得說一些客套話,默許了張志遠的做法,連喝了三杯。

    一圈完后,暫時休戰。侯永志把話題引到了李小川身上,道:「小川,你跟郭書記幾年了?」

    李小川對侯永志立馬換了個姿態,謙虛地道:「侯書記,快8年了。」

    「哦,時間不短了啊。」侯永志轉向郭金柱道:「老郭,是該把小川交流出去了,找個合適的機會扶一把。」

    郭金柱只吃菜,不說話。而李小川有些坐不住了,表現出急躁的表情道:「侯書記,8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這些年下來,我和郭書記有了感情,如果這個時候讓我交流出去,還真有點不舍。」

    侯永志道:「你這種想法完全是錯誤的。難不成你一輩子當秘書?」

    「跟著郭書記,我心甘情願!」李小川信誓旦旦地道。

    郭金柱放下筷子,拿起餐巾紙擦了下嘴巴,道:「關於這個問題我已經和小川交流過很多次了,前年章平縣空出個副縣長的職位來,我讓他下去,可他不去,他說還想多服務我幾年。我以為我開出的條件不夠優厚,去年又讓他去古川縣出任宣傳部長,他依然不去。我知道小川知恩圖報,難以割捨與我這些年結下的深厚情感,何況我確實需要小川這麼一個人,一時間就有了私心,讓他繼續留在我身邊。老候,這些年秘書也不好選啊。好多人略顯浮躁,靜不下心來,總想著把秘書這個行噹噹成一個跳板,有了這種思想你說工作能幹好嗎?」

    「嗯。」侯永志點點頭道:「現在的年輕人都很輕浮,不問自己付出了什麼,就想從你身上得到什麼,你看我現在的那個秘書,背著我與各縣區的公安局局長稱兄道弟,肆意斂財,甚至干涉基層的人事調動,你說這種人能用嗎?我不知敲打了多少次,依然我行我素,過段時間我的找個由頭直接把狗日的踢到基層去,隨他去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