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55 又見大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55 又見大案字體大小: A+
     

    「你要是不說,我來說。」張志遠壓著火氣道:「鑫源煤礦設備公司成立於1996年,這五年以來,你與該公司來往密切,先後從此購買各種設備高達5000個多萬元,如果再加上上次的採煤設備,就達到了1個億。曙陽煤礦五年下來純利潤也不過2個多億,你用一半的錢不間斷購買該公司的產品,我問你,現在購買的東西還都在嗎?」

    陶安國慌了神,用手死死壓住抖動得雙腿,道:「都……在。」

    「是嗎?」張志遠再次反問。他沒有理會陶安國,而是對著門大聲叫道:「一偉,進來!」

    陸一偉進來后,張志遠指著賬本道:「你來說。」

    陸一偉本想給陶安國留點面子,可張志遠鐵心要攤牌了,只好掏出身上的小本子道:「1996年12月21日,購買液壓自移無軌設備三套,花費1200萬元;1997年5月2日,購買支架運輸平板車一套,花費800萬元;1998年9月6日,購買通風設備等共花費900萬元……」

    「別說了!」陶安國突然打斷,閉上眼睛面無表情道:「說吧,張縣長,你打算怎麼辦?」

    看來陶安國是坦然面對了。張志遠冷笑道:「據我了解,這些設備都是子午須有,曙陽煤礦從你接手后,就是在1996年更換過設備,除此之外就沒有進行更換。而你更換的設備是從另一家公司進得貨,也就是說,你與鑫源煤礦設備公司的交易都是在洗錢,我說得對嗎?」

    陶安國依然閉著眼睛,嘴唇劇烈抖動著,用很大的勁擠出幾個字:「也不全是。」

    「好,那我聽聽你的辯解。」張志遠一屁股坐下來道。

    而陶安國始終都不開口,拒不交代。

    張志遠繼續道:「上次你們採購科出了問題,我就想把你給拿下。你倒是挺會來事,直接打通郭書記,礙於情面我放了你一馬。這段時間,我一直等待你和我解釋,可你沒有,反倒是和康棟書記走得很近,我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但我今天明明白白告訴你,你的罪行不比採購科的馬林虎和小六子差,甚至更加罪大惡極,完全可以直接進入司法程序調查你……」

    「我錯了!」陶安國的心理防線徹底擊垮,「噗通」一下子給張志遠跪了下來,連連道:「張縣長,求您別說了,我交代。」

    張志遠氣得身子都發抖,看著眼前這個大蛀蟲,恨不得上去扇兩巴掌。他耐著性子道:「那你說吧。」

    陶安國道:「張縣長,我如果全說了你可以放我一馬嗎?」

    張志遠看看陸一偉,點上一根煙道:「要是你說得和我了解的出入不大,我可以考慮。」

    一旁的陸一偉趕緊摁下口袋裡的錄音設備,等待著陶安國交代罪行。

    陶安國打開了話匣子,道:「張縣長,我也有難以啟齒的苦衷啊。你剛才說得都沒錯,但這裡面的事情並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樣,可我也實屬無奈啊。你知道那鑫源煤礦設備公司是誰開的嗎?」

    「馬林輝對嗎?」陸一偉道。

    「可以這麼理解,但不完全是。」陶安國道:「這家公司表面上是馬林輝在掌管,實際上是市人大主任李虎剛的妻子張曉娥在操縱。當年,馬林輝找到我,說要與我合作。我那能看得起他這種吃骨頭不吐皮的人,立馬就給回絕了。可他並不氣餒,把張曉娥給抬出來。我以前與李主任從未有過來往,儘管他是人大主任,我也不怕他,依然以各種借口給推了。讓我沒想到的是,我的厄運剛剛開始。」

    「先是市安監局下去查了曙陽煤礦,下來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讓停產整頓,還開出了100萬元的罰單。我不能停產啊,只好忍氣吞聲交了罰款。再接著煤礦上砸死一個人,我不敢聲張,就和死者家屬悄悄私了了這事,沒想到這件事驚動了市公安局,直接跳過縣公安局就把我給帶走,最後費了很大的勁才出來。接下來國土部門,以年檢為理由,扣了我的採礦證,這件事縣裡也出面協調過,可人家的答覆是,這是市領導這麼要求的。再下來就涉及到我的家庭,我兒子在北州二中讀高中,有一天莫名其妙被一群小流氓給打了,其後連續好幾次,無奈之下我只好把我兒子轉學到省城的中學。可這是還沒完,我兒子在一次外出時,遭遇車禍,差點丟了性命,至今一條腿還是瘸著。」

    「發生了這麼一連串奇奇怪怪的事情,我有所懷疑,可不敢輕易斷定是誰幹的,直到馬林輝再次找到我后,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劃的。馬林輝和我說,除了合作別無選擇,如果有選擇的話,那就是你兒子的命。我那能受得了這氣,一怒之下就通過自己的關係把馬林輝抓起來,可沒過幾天,馬林輝又完好無損地走了出來。這次他出來后,又是瘋狂地報復,讓他的小弟三炮直接把我家的祖墳給刨咯,又把老家的房子給點咯,還在我的車上做了手腳,要不是我命大,差點一命嗚呼。」

    「我實在怕了,我在明處,他在暗處,我怎麼能玩得過他?無奈之下,我只好選擇與鑫源煤礦設備公司合作。」

    聽到這裡,張志遠有些坐不住了,指著陶安國道:「你的意思是這裡面還有市人大李主任從中參與?你敢保證嗎?」

    「這個我可以保證,我平時主要和馬林輝接觸,與李主任和他妻子張曉娥接觸過幾次。鑫源公司其實就是李主任的斂財工具,他不僅僅是和曙陽煤礦做生意,和其他煤礦都在做生意。」

    張志遠驚愕了。他沒有想到,這裡面還隱藏著這麼一個不可告人的勾當,簡直是膽大妄為,喪心病狂。他保持冷靜的心態道:「你借著往下說。」

    陶安國繼續道:「你剛才說那些煤礦設備是子午須有的,這個也不完全是,不過鑫源公司採用了另一種手段掩人耳目。你就好比說1996年的液壓自移無軌設備,這個我確實採購了,也安裝了。可按照煤礦原先的設計,這套設備根本無法使用。如果要使用,除非變更設計,但這樣下來的成本要增加一倍甚至更多。當然,鑫源公司也不希望我變更,出了個注意,說把設備收回,賠償點折損費就行了。當初購買花了1200萬元,他已經賺了一大筆錢了,可居然讓我賠償他500萬元。我沒有辦法,只好認命。這樣一來二去,我什麼東西都沒見著,就白白損失了五六百萬元。您說,天下那有這樣的好事。」

    「在此後的幾次採購設備中,馬林輝採取同樣的手段,包括你們上次查出來的進口採煤設備也同樣如此,前前後後共從曙陽煤礦拿走了2000多萬元。事後,他也給我分了點,我收下了,但我把這筆錢存到一個賬戶上,從來沒有動過一分錢,就等得將來有一天要查到我,我好洗脫我的罪名。如果你們不相信,現在就可以查,每一筆錢我都清清楚楚記得了。」

    「所以,張縣長您剛才說我在洗錢,我不可否認,也不會辯解。我知道我這是在犯罪,是他們的幫凶,可我是不僅是礦長,也是孩子的父親,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我兒子喪命啊。所以,我在這條路上越滑越遠。」陶安國突然轉向陸一偉,道:「陸主任,你還記得你們上次查採購科時,你宿舍里的煙盒嗎?」

    陸一偉點點頭道:「記得啊,難道是……」

    「對,就是我悄悄塞進去的。我當時為了掩飾我自己,特意用便宜的煙盒,用左手寫得揭露馬林虎的情況。」陶安國道。

    「啊?」陸一偉更加驚訝了。

    陶安國繼續道:「張縣長,事情既然已經說開了,我索性全部都說出來。馬林輝這些年通過鑫源公司這個空殼公司大肆斂財。據我了解,掙得錢大部分都交給了李虎剛的妻子張曉娥。」

    「我再給你們爆一個驚天秘密。其實李虎剛家裡除了他還是中國國籍外,他的妻子和他的女兒都是加拿大國籍。李虎剛給他女兒在加拿大購買了豪宅,還出資給她開了家公司。當然,這家公司也是空殼公司,李虎剛斂的財,大部分通過鑫源公司做國際貿易劃到他女兒公司的名下。」

    「啊?」張志遠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站起來黑著臉道:「陶安國,你今天說的話都是真的嗎?」

    陶安國作起誓狀,道:「張縣長,我要是有半句假話,我出門被車撞死。」

    事情越來越複雜了,沒想到從曙陽煤礦改制居然牽扯出這麼重大的案情。這件事一旦傳出去,估計是驚動全省的大案啊。不過對張志遠來說,這也是個好消息,正發愁抓不住馬林輝的把柄了,這下好了,這個馬林輝絕對沒得跑。可現在的問題是,敢不敢揭開鍋呢?如果揭開鍋,還牽扯到其他人,該如何收手?或者說你抓不到對方的任何把柄,偷雞不成蝕把米,到時候就把禍水引到自己身上了。還有一個問題,這件事到底該由誰去捅馬蜂窩呢?事關重大,張志遠決定去見一見市委副書記郭金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