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53 如日中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53 如日中天字體大小: A+
     

    白玉新和陸一偉同樣要經過這一套程序。陸一偉看著進出登記薄上密密麻麻的人名時,就能知道這裡的「生意」是多麼的火爆。

    在門衛的指引下,白玉新和陸一偉到了破舊的筒子樓下,徑直上了樓,找到北州日報社總編孟繼忠的家,敲門等待。

    開門的是一位中年婦女,應該是孟繼忠的妻子。看到有人來格外的熱情,迎進門張羅著換拖鞋,可看到對方兩手空空時,立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嘴巴如同拋物線似的,從上開口到下開口僅用了幾秒鐘,變臉的速度似同翻書,轉眼間就從晴空萬里變成烏雲壓頂,一場暴風雨的節奏。

    陸一偉從事秘書行當以來,習慣於察言觀色,捕捉別人面部的細微變化及言行舉止的動態,掌握別人的情緒后也好對症下藥。但凡到了這個層次的領導都有一定水平,相應的家屬也應該練就涵養,遇事不溫不火,不驚不喜,不懼不怒,不過像眼前這位女士顯然欠缺這方面的鍛煉,更像是農村婦女站在大街上聊天,三句話不對就上手撕扯,著實不應該。

    「請問孟部長在嗎?」陸一偉儘管不喜歡眼前這個「潑婦」,但還是耐著性子微笑問道。

    「你找他有什麼事?」女子雙手交叉於胸,一臉剛正不阿,與邪惡勢力做鬥爭的姿態。

    白玉新搶先道:「勞煩您通報一下孟部長,我是白玉新,找他有點急事。」

    「哦。不在!」女子快人快語道。這時,房間里傳來一陣極具的咳嗽聲,暴露了行蹤。

    白玉新壓著火氣道:「我是孟部長的老部下,我今年找他真的有點急事。」

    「有急事沒急事關我什麼事,說了不在就是不在。」說完,準備關門。

    「是玉新啊,我不是和你說了嘛,這事真的不好辦,你這不是給我出難題嘛!」孟繼忠實在抹不開情面,只好從餐廳走出來,直截了當說道。

    白玉新陪著笑臉道:「孟部長,這事是我們沒有提前做好準備工作,還請您諒解。今天志遠縣長本來是要親自登門看望您,可明天縣裡有個重要活動,就委託我來看看您。」

    孟繼忠似乎沒有讓他們進屋的意思,從茶几上抽出一張餐巾紙一邊擦嘴一邊道:「玉新老弟,咱倆共事不是一天兩天了,如果這事能辦我肯定辦,可那將近10萬份報紙印刷出來作廢,你說要多大的損失。」

    這時,陸一偉機靈一轉,用手指故意把裝在口袋裡的信封頂了出來掉到地上。瞬間,天空放晴了。只見笑容又回到孟繼忠妻子的臉上,客氣地道:「別站在這裡說話啊,快進屋!」

    孟繼忠當然也看到了這一幕,既沒有反對也沒有贊成,而是擺開架勢坐到沙發上,拿起牙籤不顧形象地剔起了牙。

    「二位還沒吃飯吧?正好我們也是剛吃,如果不嫌棄的話坐過來一起吃,邊吃邊聊。」女子熱情地道,比見了自己親媽都親。

    白玉新連忙道:「謝謝了,我們吃過飯了。」

    「哦,那吃水果啊,都是新鮮的。來來來,拿上吃。」女子依然不斷地供奉著兩位財神爺。

    一旁的孟繼忠有些厭煩的看著自己這個又丑又矮的胖婆娘,道:「你快去吃飯吧,順便催催小楠趕緊回家,別在這裡礙手礙腳的。」

    胖婆娘不惱,笑嘻嘻地道:「那行,你們聊著,我先去忙啊。」

    胖婆娘走後,白玉新沒有聊報紙的事,而是續起了舊,道:「孟部長,還記得當初一起共事的時候,我那事就覺得你以後定能委以重任,這才幾年光景,就把我甩得遠遠的了。」

    當初,白玉新在市金融辦時候,因企改與孟繼忠結識。當時,孟繼忠還是新聞部主任,知道白玉新的背景不一般,放下尊嚴、大言不慚地拍比自己小十幾歲白玉新的馬屁。斗轉星移,孟繼忠憑藉一手好文章爬上了報社總編的位置,而白玉新則走下坡路。

    白玉新失勢,且現在自己如日中天,孟繼忠完全不把這個曾經的好兄弟放在眼裡,不想多說,而是從牙縫裡擠出一個「嗯」字。

    看來是聊不起來,白玉新乾脆直入主題道:「孟部長,我知道讓您現在停止印報紙有些為難,可這事事關南陽的發展大局,我不得已才如此做。您放心,印報紙造成的全部損失,我定會加倍賠償。」

    「這不是賠償不賠償的問題!」孟繼忠坐起來道:「這問題往小了說是不負責任,往大了說就可以上綱上線,是嚴重的政治問題。《北州日報》是北州市最具權威的報紙,市委田書記每日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報紙,如果現在推倒重來,重新印刷是一方面,還得重新排版,這要投入多大的人力物力啊,就算如此,也不見得在明天早上能全部印刷出來,要是追究責任,我擔得起嗎?」

    「是是是,孟部長說的是。」白玉新順著杆子往下爬道:「我知道很是為難,但希望您想想補救的辦法,我知道您神通廣大,就當幫老弟一個忙,你看……」說完,轉頭陸一偉使了個眼色,陸一偉見此,立馬將裝有錢的信封小心翼翼地放到孟繼忠面前。

    孟繼忠不過是個報社總編,平時送禮絡繹不絕,但如此出手大方的還真是頭一次見。他憑著那雙火眼金睛般的眼睛目測,就能看出裡面裝有多少錢。不過領導就是領導,能在金錢面前禁得住誘惑,表現的泰然自若,還指著錢誇張地表演道:「玉新,你這是幹什麼?快收起來!」

    孟繼忠的妻子如同獵狗一般,聞著錢的氣味就過來了。坐在沙發上裝作很同情白玉新的樣子,道:「老孟,你看這位兄弟確實遇到了困難,看急成什麼樣子了,要不然你就幫幫他。」

    好像一切都提前綵排過似的,孟繼忠突然勃然大怒,咆哮著道:「你懂什麼?出了問題你能擔得起責任?」

    孟繼忠的妻子抬手撫摸著孟繼忠的後背,安撫道:「生那麼大氣幹嘛?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位兄弟一看就是善良之人,這個忙,你必須得幫!」

    孟繼忠語氣軟了下來,一副欠錢的樣子道:「玉新,你這不是給我出難題嘛!」

    白玉新見有戲,急忙道:「孟部長,嫂子說得對,兄弟我現在有難,您要是幫我度過難關,這個恩情我永世難忘。」

    「好啦!」孟繼忠表演完畢,慢悠悠地拿起沙發邊上的電話,撥出一連串數字,翹起二郎腿等待著電話接通。

    「我剛才看了明天報紙的小樣,在第四版的他山之石版塊上的一篇叫《夏雨春思》的文章里,引用《師說》里『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的詩句時,怎麼能把『受』寫成了『授』?怎麼搞得?你怎麼這麼不負責任?到底認真校對了沒有?這麼低級的錯誤怎麼能出現?通知印刷廠,停止印刷,重印!」孟繼忠拍著桌子咆哮道。

    看到孟繼忠的表演,陸一偉不禁想笑。看來他提前已經找好了重新印刷報紙的借口,而這個借口找得似乎不那麼恰當。「受」本身就是教授的意思,是通假字,可以與「授」通用。如果嚴格按照詩句原文書寫,確實有錯誤,可這可有可無的錯誤並不能讓報紙重新印刷。

    報紙本身就是靠文字堆砌,就算校對者長得一雙火眼金睛,掃描般地一個字一個字校對,依然會有錯誤,這是不可避免的。而孟繼忠這個荒唐的理由就可以讓報紙重印,這就是權力的魔力。

    對方好像還要爭辯什麼,孟繼忠打斷道:「好啦,不要和我解釋,讓你重印就重印,廢什麼話!加班加點也要印出來,明天早上7點我要看到報紙。」等到快要掛電話時,又輕描淡寫地道:「把南陽縣的那篇招投標公告給撤下來!」

    當著白玉新的面,孟繼忠很藝術地就把這件事擺平了。白玉新連忙道:「孟部長,實在太謝謝您了,您放心,回去后我就和張縣長彙報,改天單獨邀請您吃頓飯。」

    「好啦!」孟繼忠又打起了官腔,道:「吃飯就免了,把我印刷報紙的損失補回來就成,到時候財務會與你對接。」說完,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事情解決了,白玉新起身道:「孟部長,嫂子,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改天,改天我一定請你們吃飯啊。」

    「再坐一會兒嘛,幹嘛著急走?」孟繼忠的妻子假惺惺地道,身子已經起來準備送客了。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一連串鑰匙開門的聲音,緊接著推門走進來一位打扮頗為時髦的妙齡女子。

    「陸一偉!你怎麼在這裡?」孟曉楠驚叫道。

    陸一偉與孟曉楠上次在校園裡碰面后,加深了對方的印象。可在這種場合見面,確實有些尷尬。陸一偉微微笑了笑,倉皇離去。

    「陸一偉,你別走啊!」孟曉楠急忙追了出去,可陸一偉步子大,已經下到了一樓。孟曉楠頗為失望地快速走進家門,跑到客廳的窗戶邊,默默地注視陸一偉離去。

    「你們認識?」孟繼忠驚奇地問道。

    孟曉楠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沒有作聲。

    出了市委家屬院,顧桐已經把車停到門口。上車后,白玉新綳著臉,臉色有些難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