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50 其樂融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50 其樂融融字體大小: A+
     

    李海東道:「這家的男主人是個賭鬼,這些年下來把所有的積蓄都輸光了,而且還欠下一屁股債。這不,前一陣子把房子也輸出去了,所以我才動了心思。」

    聽到此,陸一偉驚詫地道:「你說這房子是賭債?」

    「嗯……」

    「那絕對不能買!」陸一偉堅決地道:「你這樣做一來國家法律不保護,二來你就忍心將一大家子人都趕到大馬路上住?」

    李海東道:「陸哥,這你放心。這家的女主人早些年就離婚了,拿了一筆錢帶著孩子離開了。而男主人現在孑然一身,寫下了賣房的字據,也打算離開南陽。」

    「你有把握男主人將來不會回來找麻煩嗎?」陸一偉擔心地道。

    「我有把握!」李海東道:「如果我要買這套房子時,還會和他簽訂買賣合同,到公證處進行公證,應該沒問題。」

    「價格呢?」

    「10萬。」

    「這麼便宜?」

    「賭債嘛,肯定壓得低。」

    「行!」陸一偉道:「錢我給你出了,你隨時可以買下來,不過我可提醒你,該走得手續必須走了,以免將來出現什麼麻煩。」陸一偉打算,將父親陸衛國年前交給自己的10萬元交給李海東。這筆錢是陸玲給父親養老的,但想著李海東的終身大事,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說不定年底就掙回來了。

    房子的事敲定后,陸一偉帶著李海東到了東州市的假日度假山莊。讓人遺憾的是,那位服務員申蓉已經離開了山莊,讓陸一偉很是失望。無奈,兩人又返回了南陽縣。

    回到家后,陸一偉安慰李海東:「海東,正如你說的,強扭的瓜不甜,這事還得慢慢來,我託人幫你物色,另外,讓陸玲再爭取下梅佳,實在不行,我親自和她說。」

    李海東覺得虧欠陸一偉已經夠多了,道:「陸哥,這事真的不用你麻煩了,反正我單身慣了,身邊多個人反倒不自在。」

    「什麼話!」陸一偉訓斥道:「到了什麼年齡講什麼話,你以為你還小啊,行了,這事我會負責到底。」

    晚上,姚娜主動提出要宴請陸一偉一家人,並在蘭苑酒店訂了一個大包廂,為陸一偉和夏瑾和終於走到一起慶祝。

    久違的氣氛,久違的愛情,熟悉的場景,熟悉的環境,這一切好像在昨天發生過,依然是那麼清晰可見。陸一偉還記得當初和李淑曼訂婚時候,同樣是在飯店,對方的父母頤指氣使地安排著,眼球快要翻出來似的看不起農民出身的老兩口。而陸衛國和劉翠蘭則點頭哈腰、卑躬屈膝地應承著,生怕惹對方生氣而反悔。陸一偉當時實在氣不過,早就想憤然離席,可父親的一隻手死死地摁著他,煎熬地吃完一頓飯。

    而今天,氣氛是愉快、溫馨的。雖然夏瑾和的父母親沒到場,但並不影響一家人的其樂融融。

    開席后,姚娜端著酒站起來道:「伯父、伯母,一偉能找到這麼好的媳婦,全靠我在中間牽線搭橋,所以,我應該算他們的媒人。對他們二位而言,我都是知根知底的,一偉的謙善溫和,瑾和的溫柔端莊,兩人能走到一起是上天的安排。說得再實際點,這就是緣分。經過無數次擦肩而過,終於在今天走到了一起,我真心替你們感到高興。多餘的話我不多說,我祝你們二位早日結婚,爭取生個大胖小子。我先幹了!」

    陸衛國和劉翠蘭嘴上雖不說,但臉上掛著喜悅,看得出,他們對這個兒媳是非常滿意。

    姚娜剛說完,陸玲就搶著站起來道:「我也說兩句。今天這雖然不是訂婚,但我很高興。尤其是看到我未來的嫂子如此漂亮時,我更加地激動。」

    然後對著夏瑾和道:「嫂子,我哥這人怎麼說呢,長得帥這毫無疑問吧,大家都眼見為實了,都三十的人了依然青春煥發,迷倒一大片。我以前就幻想著,找對象就要找像我哥這樣的男人,可結果事與願違,哈哈。第二就是脾氣好,我小時候可淘氣了,經常欺負他,可他再怎麼生氣都沒捨得打我,還經常替我挨打,對我特別的好,我相信以後他對你也一定會細緻入微的關心和關懷。第三就是性格好,待人接物溫和,不過有時候就是有點軸,認定的事非要辦成不可,從來不妥協。我認為,男人就需要這樣的品質,才能幹成大事。關於他身上的優點還有很多很多,我就不一一列舉了,我相信在今後你會比我更加了解他。千言萬語道不盡,匯成一句話,真誠地祝願你們能夠天長地久,白頭偕老。」

    母親劉翠蘭突然掩面而泣,泣不成聲。想起兒子那段不幸的婚姻,想起兒子這些年遭的罪,想起女兒背井離鄉南下打工,想起陸衛國得了那一場重病,想起這個家庭這些年悲歡離合,終於在這一刻忍不住爆發出來。

    陸衛國心裡同樣在流淚,可他是一個男人,是一個家的頂樑柱,愣是面帶微笑,將淚水往肚子里咽。

    陸玲走到母親背後撫摸著後背,道:「媽,你這是幹嘛啊,你兒子有出息了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這麼哭起來了?」

    劉翠蘭趕忙抹掉眼淚道:「我這是高興,看到一偉能找到瑾和這麼好的姑娘,媽打心眼裡替他高興!」

    夏瑾和心裡同樣不好受,看到陸一偉家如此和睦,想起自己的家庭,感覺虧欠太多。不管再怎麼努力,逝去的父親也不會回到人間,和他們團聚在一起吃頓飯,看一眼他未來的女婿。

    一頓飯下來,姚娜和陸玲喝得最多。姚娜已經完全不能行動自理,陸一偉和夏瑾和架著送回了家。劉東升正在家裡獨自一人喝著小酒看著電視,看到姚娜喝成這般,趕緊扶到二樓卧室,又是倒水,又是換衣服,照料無微不至。看得出,二人的感情十分堅固。

    姚娜醉酒,可意識還是清醒著,拉著夏瑾和不讓走,非要陪她一起睡。夏瑾和望了陸一偉一眼,得到陸一偉的肯定后,只好選擇留了下來。

    到了一樓客廳,劉東升又從冰箱里取出幾瓶啤酒,道:「她們誰她們的,我們喝我們的,今晚你也別走了,咱哥倆喝個痛快,成不?」

    很少和劉東升在一起喝酒,陸一偉爽快地答應了。劉東升在石灣鄉開著石料廠,話題自然而然引到前一段時間的「狡兔行動」上。劉東升道:「一偉,上次縣裡打擊非法私挖濫采,效果很明顯,但也存在一定問題,端掉得不過是一些小打小鬧的,沒權沒勢的,真正的有實力的依然巋然不動,沒有損傷一根毫毛。你就好比張三蛋吧,這可是條大魚,光在石灣鄉都開著七八個煤礦口子,可你們抓進去還又放了出來,那行動還有什麼意義?還有,你們行動的時候整的動靜挺大,可現在怎麼又偃旗息鼓了?」

    聽完劉東升的抱怨,陸一偉道:「劉哥,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關於張三蛋的事情,放了他自然有一定道理,至於為什麼,那是縣領導的決策,咱一打工的那能知道其中的奧妙。打擊私挖濫采,不是運動式行動,不可能一次就全部端掉,而是一項常態化工作機制,說不定那天又悄無聲息地再來一場行動,呵呵,我只能說這麼多了。」

    劉東升知道陸一偉心裡明白裝糊塗,也沒有強求繼續追問,轉向另一個話題道:「一偉,我聽說有個企業要到石灣鄉開水泥廠,這消息屬實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