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49 一捧焦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49 一捧焦土字體大小: A+
     

    「哥,我……」李海東感動的近乎哽咽,不知該如何表達內心此時此刻的心情。

    「打住!」陸一偉急忙道:「一個大男人,別總是如此,我所做的都是我心甘情願的,也是我應該的,記住!這裡就是你的家,永遠是!」

    李海東還是不自覺地流下了眼淚,他道:「陸哥,我和你說實話,其實我對梅佳也沒有那麼強烈的慾望,只是覺得她挺好看的,僅此而已,如果人家真的不願意,我看就算了吧,強扭的瓜不甜……」

    李海東吐露了真心話,讓陸一偉陷入了深思。可能是自己太過急躁了,忽略了李海東的內心感受。過了一會兒,道:「既然你不喜歡,那咱就再物色一個,我就不信了,肯定能找到一個願意咱的。」

    說完,陸一偉突然想起上次在東州市假日度假山莊的那個服務員申蓉,他一拍大腿道:「海東,我知道你喜歡誰了!」

    「誰?」李海東雲里霧裡地道。

    「先不告訴你,下午我們去看了房子后,我們再去趟東州!」

    中午,老陸家以最高規格接待了夏瑾和,尤其是陸衛國老爺子,對這個未來的兒媳是一百個滿意,一高興一下子喝下去一瓶白酒,就這樣都覺得不過癮,要不是劉翠蘭勸說,估計兩瓶酒都能下肚。

    吃過飯後,陸衛國將一個信封放到夏瑾和面前,滿面風光地道:「瑾和,第一次見面如此匆忙,我們老兩口也沒什麼好準備的,這是見面禮,雖不多,但你一定要收下,這是我們的一片心意。」

    夏瑾和當然不願意了,依然推脫。陸玲見老爺子臉上久違的笑容,勸說道:「嫂子,這個你一定要收下,這就是我們這裡的風俗習慣,你要是不收下,估計我爸心裡會不好受的。」

    夏瑾和無奈,只好收下了這份沉甸甸的愛意。

    還沒完,劉翠蘭又把自己祖傳的下來的翡翠手鐲也拿出來,放到夏瑾和身邊道:「瑾和,這是我姥姥手裡傳下來的,我們家是傳女不傳男,肯定是真貨,我一個農村婦女,平時幹活戴這個都閑麻煩,這下可好,總算可以傳下去了,你趕緊戴上。」

    熱情的一家人,充滿了濃濃的愛意,與自己那個冷冰冰的家形成強烈的對比。陸一偉上次登門,母親不樂意,弟弟不待見,就這樣他沒有一句怨言。夏瑾和感動地道:「伯母,我真心感謝你們一家人的盛情款待,能夠遇到一偉,是我的福氣,能夠遇到這樣幸福的一家人,更是我的榮幸,真的謝謝你們!」夏瑾和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淚,當然,這是幸福的眼淚。

    在廚房洗碗時,陸一偉悄悄地問母親:「媽,記得當初我和李淑曼結婚的時候,你也沒把你的傳家寶拿出來啊,這麼和夏瑾和才見了一面就心甘情願的拿出來了?」

    劉翠蘭剜了陸一偉一眼,狠狠地道:「我樂意,你管得著嗎?」

    看到母親耍起了小孩子脾氣,心裡樂開了花,湊到耳邊道:「你喜歡這個兒媳?」

    「嗯!」劉翠蘭重重地點了點頭,眼神充滿希冀。她望了一眼客廳,回頭道:「兒子,我和你說,也不知怎麼的,我第一眼見到這姑娘,我就打心眼喜歡,喜歡的不得了。當初你和淑曼結婚時,你看她娘家人那神氣勁,好像覺得高人一等,嫌棄我們是農民,嫌棄我們家裡窮,我本來打算給淑曼的,可我怕人家嫌棄。你看到瑾和的反應沒有?高興得都流下了眼淚。別看人家是留過洋的,知書達理,溫柔賢惠,這就是咱家的媳婦。所以啊,古人就說門當戶對,咱生下來就是這種命,攀不起人家達官顯貴,就是這個道理。」

    「呵呵!看不出來啊,您還留了一手!」陸一偉開玩笑地道。

    「邊去!沒看到我在洗碗啊。」劉翠蘭直接把陸一偉推出了廚房。

    下午,陸玲帶著夏瑾和去找姚娜了,而陸一偉則和李海東一起去看房子。

    縣城四面環山,從空中鳥瞰,就如同一個深不見底的瓮,彷彿走出那連綿不絕的大山就到了天邊的盡頭。縣城建設依山而建,西高東低,南北是一條狹長的玉帶,環繞縣城而下。南陽是一座具有上千年的古城,早在漢代就曾置縣,古為「炎陽」。千百年來,代代南陽人在此波瀾不驚地繁衍生息,成為歷史長河的一滴水,牢牢地契合在中國這偉大的版圖上。

    南陽縣的縣誌遠能莫考,沒有文字的記錄,大多是靠口頭一代代傳下來的,至於其事件的真實性有待考證。相傳5000年前,炎帝部落與黃帝部落在此大戰,炎陽故此得之。西漢時期,匈奴單刀直入,發動了著名的河西之戰。匈奴的強悍無人能擋,鐵蹄踏入南陽縣境內,一夜之間攻佔南陽,並在此休整。后在漢代名將霍去病的頑強抵抗下,終將匈奴趕回大草原吃草去。

    匈奴的鐵騎並沒有就此停止腳步,甚至跨越三國兩晉南北朝,都在不斷騷擾邊境。而南陽作為一個防守休整的軍事據點,經常有匈奴光顧此地。隨著時間的推移,胡人的文化漸漸融入南陽,甚至一部分人不願意打仗的士兵留在此地,放下兵器,拿起鋤頭,開始了漢人的生活。據此推理,南陽人不是真正意義的漢人,流淌著古老民族羌族的血液。這一說法到底是不是真的,不得而知。

    古代的歷史長河,南陽因地理位置限定,註定是一個被遺忘的地方。不比江南魚米之鄉,有著富饒的糧倉。不比邊塞關卡,有著國防的重要據點。甚至不比蠻夷之地,流放犯人都不會發配於此。所以,南陽沒有出過大官,更沒有什麼名人。

    到了近現代,因地處黃土高原,又緊鄰紅色聖地延安,其重要位置終於凸顯出來。抗戰時期,日軍一個中隊長驅直入,在沒有任何抵抗的情況下就輕鬆攻克了南陽縣,駐紮在縣衙內。日軍為何到此駐紮,據經歷過那段歷史的老人回憶,這一隻中隊不過是被打散的軍隊,只有十幾個人是日本人,剩下的都是日偽軍朝鮮人,到此是要短暫休整,然後南下與大部隊匯合。

    可這支軍隊似乎被遺忘了一樣,無人過問,得到的命令就是隨時待命。於是,日偽軍紮根於此開始禍害周圍百姓。直到著名的百團大戰爆發,才將其趕出了南陽縣。逃跑時,日偽軍一把火將縣城燒成了灰燼,將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變成了一捧焦土。

    新中國成立后,南陽百姓組織起來重建家園,也就形成了今天的格局。改革開放后,南陽的步伐跟不上時代節奏,導致發展落後,就現在走進老城,大部分都是解放前的土木結構房屋。破破爛爛不說,一個大雜院居住著幾代人,吃水靠挑,取暖靠燃煤,環境相當糟糕,更別說享受現代化的基礎設施了。

    不過也有一部分眼光超前的百姓,在發家致富后,拆到自家的房子,建成了現代化的磚混結構小二樓,主要集中在交通沿線以及縣委大院附近。大部分還是想以房養人,收點房租基本上夠一年的吃穿。

    目前,創衛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解放路兩旁基本上都清理了一遍,可走進老城,依然是曾經的模樣。

    李海東看上了一處前些年才蓋起的小二樓。陸一偉在外面看了看后,滿意地道:「這房子挺好的,對方為什麼要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