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41 敏感神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41 敏感神經字體大小: A+
     

    直到煙頭燙到手,陸一偉才趕緊甩掉煙頭,回到現實中,陸一偉強裝鎮定笑了一下,道:「只要你們過得都好,我就很開心。」

    陸一偉如此隱藏自己的內心,李春妮覺得聊下去也沒有多大營養,於是道:「說吧,找我什麼事。」

    提到正事,陸一偉正襟危坐,將縣裡關於曙陽煤礦企改的事大致講了一遍。

    李春妮聽完后,擺出一副商人的精明姿態,道:「一偉,你也知道我的公司剛剛成立不久,目前的生意往來都是小打小鬧,根本掙不到錢。而收購曙陽煤礦一事,是我公司今年乃至今後一段時間的戰略部署。作為商人,最期盼的是和政府合作,最害怕也是怕政府從中攪合,你們縣政府既然已經下定決心改制,那為什麼不徹底改制,還要控股35%,這民不民的,國不國的,你讓我們如何施展?哦,召開董事會還需要徵求縣政府同意,又進入了一個怪圈,還是機制不靈活,還是政企不分,那改制還有什麼意義?」

    李春妮的話確實有一定道理,但曙陽煤礦的現狀不具備完全轉向私營化道路。他道:「李總,如果我站到你的角度,我完全贊同你的觀點,也肯定會和你的想法一樣,全資收購。但站在南陽縣的角度,站在南陽縣百姓的角度,我認為目前還達不到標準。曙陽煤礦是南陽縣的經濟支柱,全縣百分之四十的收入全部來自該礦,如果突然中斷了收入,我們又拿什麼養活全縣30多萬百姓?誠然,你接手曙陽煤礦后,肯定會產生雙倍效應,甚至更多。但老百姓不理解,官員們不理解,如果說得嚴重些,這是在倒賣南陽的資產,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定會拿次說事,說你中飽私囊,造成固有資產嚴重流失,甚至拿一頂碩大的帽子扣在張縣長頭上,到了那個時候,你公司的日子也不好過。」

    李春妮聽完陸一偉的分析,依然毫不動搖,道:「誠意,我要最大的誠意。如此一來,你們的誠意在哪?至於以後怎麼發展,我暫時不會考慮,我只看眼前的利益。商人嘛,追求的就是利益最大化,如果將企業全部賣給我,每年該交多少錢,我一分錢都不會少了你們的,甚至我們會拿出最大的誠意給老百姓辦點實事,但要是按照你們張縣長所提的意見,我不能接受。」

    陸一偉沒有放棄,繼續道:「李總,你看這樣行不?公司的經營權完全交給你們打理,縣政府絕對不會伸手參與管理。縣政府可以將土地和礦產折算成股份入股,另外,縣裡可以考慮減免你們三年的稅費。」

    「那欠下的債務呢,誰來還?」

    「誰受益,誰承擔!」

    「那兩千多職工分流呢?」

    「同樣由你們承擔。」

    李春妮突然冷笑道:「這就是你們最大的誠意?你不是開玩笑吧?」

    陸一偉不退步,道:「李總,我知道你一時接受不了,但未來幾年煤炭市場回暖,用不了幾天你們就可以掙回來,我覺得你這個投資值當。」

    李春妮突然站起來,走到陸一偉面前,俯下身子問道:「一偉,我問你,你要和我說實話,你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從中可以得到什麼好處?」

    這個問題把陸一偉給問住了。他愣怔在那裡,不知該如何回答。

    李春妮見陸一偉不說話,起身道:「一偉,我也和你說句實話,收購曙陽煤礦,是省里某位領導打過招呼的,要不然我們也不會冒然投資,我這麼說你能聽明白嗎?」

    陸一偉一點就通。李春妮的意思是,這個煤礦還有某位領導從中參股。陸一偉據理力爭,道:「李總,我知道你們公司對於每一項投資都是謹小慎微的,我真心希望能夠站在縣政府的角度考慮一下。」

    「哈哈!」李春妮突然大笑起來,道:「李總,你從一開始就叫我李總,難道你今天來是代表你們南陽縣嗎?難道你忘了我們是同學嗎?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被李春妮一嗆,陸一偉有些不自在。不過為了這個項目,陸一偉豁出去了,道:「春妮,我也和你說實話,我今天所做的一切,是在為南陽縣的百姓著想,也是在為我自己著想。我沒有三條的魄力,也沒有你的能力,這輩子註定在官場拚死掙扎。我不知道未來結果如何,但我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為明天爭取一線希望。」

    李春妮扶著桌子望著窗外,眼神明顯比剛才柔弱了許多。她聽到一個男人可以放下尊嚴從內心呼喊出心底隱藏的真心話,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她回過頭道:「一偉,我知道你這些年過得不如意,作為老朋友,好哥們,我理所應當伸手拉一把你,但是,這是在做生意,花出去的是真金白銀,你能理解嗎?」

    聽到此,陸一偉頗為震驚,追問道:「你怎麼知道我過得不如意的?」

    李春妮赫然一笑,道:「我想知道什麼,還不是輕而易舉?」

    「好吧。」陸一偉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站起來道:「李總,打擾您休息了,我先告辭了。」說完,奪門而去。

    李春妮不知道觸動了陸一偉的那根敏感神經,發狂地追了出去,可陸一偉已經跑遠了,留下了一個殘缺的背影。

    李春妮失落地關上門,臉部微微抽動著,靠著門閉目深思。慢慢地,她蹲到了地上,抱起頭咬著嘴唇痛哭起來。具體在哭什麼,只要她心裡清楚。

    出了李春妮公司大門,陸一偉駕著車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晃悠著。想起李春妮那蔑視的眼神和施捨般的口吻,心裡就覺得堵得慌。這還是曾經那個善良溫柔的李春妮嗎?完全變了個人,變得迂腐世俗,滿腦子都是錢,一點都不講人情。陸一偉已經下定決心,這是第一次上門求李春妮,也是最後一次。就算曙陽煤礦改制不成功,也絕不會低聲下氣地求她。

    心氣不順,陸一偉很想找一個渠道發泄一下。思來想去,還是找到了三條。

    三條依然忙碌,甚至沒有察覺到陸一偉心情不爽。直到陸一偉提出要走時,三條才放下手中的活。看到陸一偉臉上掛著愁容,於是追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陸一偉手扶著車頂,望著遠方道:「你有沒有時間?有時間的話陪我喝杯酒,沒有的話就算了。」

    語氣也不對勁,三條忙道:「行啊,我現在就算有天大的事也要放下,走,上車!」說完,轉頭交代了其他人幾句,上了自己的車。

    見陸一偉要開車,三條急忙攔住道:「心情不好就不要開車了,上我車。」

    陸一偉猶豫再三,跳上三條的車。路上,三條一邊開車一邊偷瞟著陸一偉的表情,幾次想問,又咽到肚子里。

    到了一家飯館門口,三條停下了車。進了包廂后,三條試探地問道:「要不要叫黑圈他們?」

    陸一偉搖了搖頭道:「今晚誰都不叫,就咱哥倆交交心。」

    「得嘞!」三條道:「那咱哥倆就來個不醉不歸,重溫下大學時候的瘋狂。」說完,對著服務員道:「拿兩件啤酒來。」

    飯菜還沒上桌,陸一偉先起開一瓶啤酒,一股腦下肚。

    三條見此,也沒有阻攔,也陪著喝了一瓶下去。

    「咋了?遇到什麼事了?」三條小心翼翼問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