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40 歲月見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40 歲月見證字體大小: A+
     

    喜歡一個人不需要理由。陸一偉喜歡托婭那醉人的眼神,深邃得如一汪泉水。每每躺在床上想起那雙眼睛,就幻想著與托婭騎著駿馬,肆無忌憚,無憂無慮地馳騁於望不到邊的大草原,那是一個夢想,是一個多年來的夢想。可夢破碎的時候,陸一偉還沉寂在那難以忘卻的歲月里,等待著奇迹的出現。然而,奇迹並沒有出現。

    李春妮也是追求行列中的一員。大學時代的她並不出眾,成日里抱著一摞書,三點一線穿梭在校園中。少女的情愫如一根導火索,一旦點燃那顆沉寂已久的內心,是無法澆滅的。作為同班同學,李春妮卻不敢表達內心的狂熱,她知道自己不出眾,總是躲在角落裡默默地欣賞著心愛的男生。

    沉默過後的爆發總是猛烈的。大三那年,李春妮開始注重自身的打扮,褪去了土不拉幾的寬大衣服,換上了時下時髦的波點連衣裙;剪去了一頭蓬鬆的頭髮,換成了簡單幹凈的沙宣;摘掉了厚厚的眼鏡,換成了隱形眼鏡,開始刻意打扮自己。李春妮的這一大變身,讓班上的男生驚呼不已,原來班上還隱藏著這樣一位美女。於是,李春妮引來了一大波男生的追求,其中就有陸一偉宿舍的猴子李前程。

    李春妮當然看不上長相難看的李前程,而是痴心不改地暗戀著陸一偉。終於有一天,她鼓起勇氣將自己的想法通過三條轉達給陸一偉,陸一偉知道后,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當回事。

    陸一偉間接地拒絕,並沒有挫傷李春妮的信心。而是換了一種方式,慢慢接近陸一偉。她開始主動和托婭搞好關係,試圖通過托婭來取得陸一偉的好感。這一招果然奏效,陸一偉經常請李春妮吃飯,打聽托婭的情況,並希望她能夠在中間撮合,一舉拿下。

    李春妮儘管心裡不舒服,但為了心愛的人真的在試圖做出某種努力。當她得知托婭對陸一偉沒有任何感覺后,她心裡踏實了。每次借托婭的名義,與陸一偉吃飯聊天。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陸一偉始終沒有變心,讓李春妮大感失望。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就畢業了。作為師範類的學生,別無選擇地拿著報到證回鄉教書。而李春妮家裡有個親戚在省城某機關,畢業后她沒有回鄉,而是留在了省城。而陸一偉則回到了南陽縣,兩人就此天各一方,沒有再聯繫。

    前兩天李春妮的突然到訪,讓陸一偉吃了一驚,李春妮同樣如此。儘管心裡有無數想說的話,可那天的那種場合,李春妮選擇了沉默,陸一偉也選擇了迴避。正當李春妮想辦法與陸一偉取得聯繫時,想見的人已經出現在自己面前。

    分別多年,自然有說不完的話,可真正要開口時,卻不知從何聊起。人生軌跡發生了變化,曾經再美好的回憶,都成了過往雲煙,成了腦間偶爾蹦出的小思念。對比起陸一偉,李春妮顯然是成功者,成為了人上人。而陸一偉,這個曾經的優秀者,儘管相貌未變,但多了些歲月的滄桑。

    李春妮坐在轉椅上,手指間輕輕撥動著鑽戒,迷離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坐在沙發上的陸一偉,腦海中還是那個曾經的陸一偉。而陸一偉坐在那裡有些不自在,多了些生澀,少了些曾經的親切。誰曾想到,多年後的重逢是這樣一場景。

    兩人誰都不願意主動打破這種沉寂,腦海里盤桓著各自的美好過往。陸一偉的出現,勾起李春妮無限的回憶,終於在沉默過後,李春妮先行打破了僵局,道:「你沒有變,還是原來的那個你。」

    陸一偉雙手交叉著,抬起頭輕聲笑了下道:「是嗎?都是而立之年的人了,怎麼可能沒有變。你反倒變了。」

    「是嗎?」李春妮一下子坐起來道:「我變了嗎?」

    陸一偉點點頭道:「你變了,變得更漂亮了。」

    「呵呵!」李春妮被陸一偉的話逗樂了,摸著臉頰道:「謝謝你的誇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是你第一次誇我,是嗎?」

    陸一偉尷尬地躲閃開眼神,沒有說話。

    李春妮的面部微微抽動著,眼神變得黯淡了許多,她從抽屜里取出一本相冊,緩慢地打開,拿出一張照片走到陸一偉跟前,放到茶几上,道:「這是我與你唯一的一張合影,不知你還記得嗎?」

    陸一偉拿起照片,看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自己。照片是在學校的湖邊拍的,時值春末,湖邊的柳樹已經長出了細小的芽,地上濕漉漉一片,好像還在下著小雨。陸一偉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面帶笑容靠在柳樹上,一臉青澀和陽光。而李春妮半蹲在地上,手裡拿著一片柳葉,臉上掛著無比燦爛的笑容。看得出,能與陸一偉合影,李春妮感到非常幸福。

    照片是記錄歲月痕迹的最美見證,那種定格的美,就算在若干年後回憶起來都是滿滿的情懷和無比的留念。陸一偉早已忘記了這一瞬間的存在,失神地看著照片尋找著蛛絲馬跡,期盼通過這張照片能夠找到再多一點的記憶,去感受那份純真帶來的溫存。

    李春妮挨著陸一偉坐了下來,嘴角挑起一絲青春而乾淨的微笑,與她的濃妝艷抹顯得格格不入。道:「那天,我清楚地記得,天空飄著毛毛細雨,我們班上組織一起去爬山,爬到一半時,我不小心崴了腳,是你從山上將我背下來的。我們坐在湖邊休息,我一好朋友過來看我,真巧手裡拿著相機,就給我們拍了照,你看,你的表情多不自然。」

    陸一偉將照片還給李春妮,舔了下嘴唇道:「我早就不記得了,沒想到你還記得這麼清楚。」

    「是啊!」李春妮望著天花板道:「大學的那段回憶總是美好的,我常常在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會翻出以前的照片看一看,心情就好了。或許,也只有那段時光讓我最單純,而後,再沒有讓我能夠記得起的時光了。你呢,這些年過得好嗎?」

    陸一偉最不願提起自己的往事,含含糊糊道:「就那樣吧,依然在小縣城裡坐井觀天。上次我聽三條說起過你,說你混得不錯。看到你們都過得比我好,我真心替你們高興。」

    「哈哈……」李春妮突然仰天長笑,久久不肯停歇,甚至笑出了淚水。那淚水是苦澀的,浸滿了人生的五味雜陳。

    過了一會兒,李春妮停止了大笑,用小拇指輕輕地勾掉眼角的淚水,轉身道:「你覺得我過得幸福嗎?」

    「當然!」陸一偉點了點頭。

    李春妮突然變得嚴肅起來,道:「那我問你,幸福是什麼?」

    陸一偉環看了四周,道:「你擁有了別人做夢都不可企及的一切,難道這不是幸福嗎?」

    「你錯了!」李春妮冷峻回應道:「你以為這些能給我帶來快樂嗎?我一點都不幸福。如果老天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寧可不要這些,那怕日子過得清貧些,我都不願意選擇現在的生活。」

    看到李春妮情緒反應如此波動,陸一偉能猜到她過得並不如意。他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畢竟是人家的私事,如果再往前一步,後果不堪設想。正當陸一偉思考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時,傳來了敲門聲。李春妮立馬收拾好妝容,回到座位上應聲喊道:「進來!」

    剛才的那位女子提著幾個袋子走了進來,放到陸一偉跟前,然後細心地打開,溫柔地道:「先生,您請!」

    李春妮儼然一副領導派頭,道:「這裡沒你什麼事了,下去吧。」

    陸一偉確實餓了,顧不了那麼多了,不顧形象地吃了起來。李春妮則忙前忙后,為他倒了杯水,又把紙巾放到跟前,關切地道:「慢點吃!」

    一通風捲殘雲,陸一偉吃飽喝足,習慣性地掏出煙,突然想到這是在女士辦公室,便徵求意見道:「可以抽煙嗎?」

    李春妮點了點頭,道:「給我來一根。」

    陸一偉頗為驚奇,不過還是將煙遞給了李春妮。只見李春妮熟練地點上煙,向空中吐了口煙圈,架著手道:「我一直在抽煙,不過最近一段時間戒了,在我的生活中,煙是我最好的夥伴,只有它最懂我。」

    陸一偉關心地道:「還是少抽點好,對身體不好。」

    李春妮沒有理會,突然道:「你想知道托婭的消息嗎?」

    聽到托婭,陸一偉內心一陣激動,他當然想知道,可轉念一想,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淡然道:「都過去這麼久了,早就忘了。」

    女人的心思是細膩的,她分明從陸一偉眼神中捕捉到不一樣的東西,很明顯,他是在說謊。李春妮不管陸一偉,繼續道:「前兩年我到內蒙出差,按照托婭以前提供的地址,我去找過她。比較慶幸的是,我找到了她家。不過她已經嫁人了,只見到她的家人。從她的家人了解到,托婭嫁給了一個牧民,每日居無定所的漂著,隨著季節的變換逐水草而生。閑暇時,她給牧民的子弟教教書,生活過得清貧,但我可以感受到,她過得很幸福。」

    這是大學畢業以來,陸一偉第一次聽到關於托婭的消息。手指間的香煙已經燒到了煙蒂,他竟然不知覺。李春妮觀察著陸一偉的一舉一動,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測。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