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38 圍城內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38 圍城內外字體大小: A+
     

    在飯桌上,李春妮至始至終沒有發言,而全由屬下進行唇槍舌戰。或許,她的心思完全不再工作上,而是放在了坐在對面的陸一偉身上。

    談判沒有實質性進展,吃過飯後,李春妮一行就離開了南陽縣。臨走時,與陸一偉也只有眼神相望,沒有任何話語。送走財神爺后,張志遠將白玉新和陸一偉叫到辦公室,開始研究商討對策。

    「一偉,你今天是怎麼了?我看你一天心不在焉,你談談你的想法。」張志遠看著陸一偉魂不守舍,有些責備地道。

    白玉新同樣發現陸一偉不對勁,於是開玩笑地道:「是不是看到美女心動了?我可告訴你啊,此女子你可碰不得啊,哈哈。」

    陸一偉有些尷尬地道:「沒,沒有,我今天有點不舒服,對不起啊,張縣長。」

    張志遠沒有責怪陸一偉,道:「對於今天的談判,你有什麼看法?」

    陸一偉實話實說道:「對方是商人,而我們是政府,商人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政府則是想方設法爭取自身利益,兩者有本質的區別。我覺得對方的誠意不足,接下來的合作可能有很大的麻煩。」

    張志遠點頭道:「一偉所說的沒錯,我也在擔心這個問題。」

    陸一偉追問道:「那我們幹嘛要在一棵樹上弔死,找其他企業不成嗎?」

    張志遠道:「一偉啊,有些事我不能明說,這家企業的背景你知道嗎?」

    陸一偉搖了搖頭。

    「別看這是家小企業,它背後真正的企業是宏泰集團。」此話一出,讓陸一偉吃了一大驚。

    宏泰集團,西江省最有名的企業之一,談起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實力相當雄厚,光去年企業凈利潤就高達20多個億,相當於南陽縣財政收入的20多倍。旗下涉及礦產、房地產、製造業等多個領域,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鋁業股份,在國內外都享有聲譽。集團總裁楊同耀是全國人大代表,連續多年被評為「傑出企業家」,被外界稱之為「鋁業大王」。如此神一般的人物,就連省委領導都敬三分,更別說小小的南陽縣了。可問題是,這麼大的企業,怎麼可能看上曙陽煤礦這個小企業呢?

    張志遠接著道:「今天的那位女老闆你也看到了吧,年紀不大,能耐不小,至於她和楊同耀是什麼關係,咱不敢亂說,但上頭已經打過招呼了,曙陽煤礦必須劃歸到百康企業名下。」

    陸一偉有些亂了,因為這些事他壓根就不清楚,張志遠天一腳地一腳說著,讓他有些迷糊。

    白玉新看到陸一偉此番模樣,才道:「一偉,關於這件事呢,因為事關一些秘密,只有我和張縣長知道,就連蘇市長我們都瞞著,所以就沒有告知你,隨後我會單獨和你交流的。」

    張志遠點點頭道:「總而言之,我們要不費餘力爭取利益,但也不能得罪這尊『財神爺』,這件事玉新你來負責,一偉重點盯著曙陽煤礦的資產清查工作,好吧?」

    陸一偉儘管心裡有怨氣,但還是咽到了肚子里。

    回到曙陽煤礦,白玉新拉著陸一偉談起了此件事的來龍去脈:百康公司隸屬於宏泰集團,是今年剛剛成立的公司,而企業的法人正是李春妮。李春妮與宏泰集團總裁楊同耀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有了這層關係,一切就明朗了。省發改委的徐副主任與楊同耀關係不錯,在一次交談中無意提到,要他照顧百康公司,徐副主任當場點頭同意。後來,這位徐副主任得知我們南陽縣曙陽煤礦在改制,就找到張縣長說了這件事。這尊菩薩可不能得罪,張縣長也就允諾了此事。

    聽完這複雜的來龍去脈,陸一偉大致明白了其中個由,道:「那意思說,不管怎麼說,最終的結果就是百康接手曙陽煤礦?」

    白玉新點點頭道:「可以這麼說,可對方殺價太狠了,讓張縣長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如果按照他們的要求答應了他,勢必會引起公憤。往小了說是倒賣礦產資源,往大了說是變賣國有資產,造成國有資產流失,要是傳到外面,別人以為張縣長指不定吃了多少回扣呢。如果不答應,就有可能得罪省發改委的那位徐副主任,你可以想象一下,得罪他是什麼後果,所以,這件事相當棘手,完全是意料之外的。」

    「如果沒有該企業插一腳,按照張縣長的意思就是公開招投標,引資挽救曙陽煤礦,前提是縣政府必須控股49%。而如今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張縣長退而求其次,將縣政府股份壓縮到35%,可對方依然貪心不足,想一口吞掉曙陽煤礦,你說,張縣長能同意嗎?」

    「我們現在所面臨的處境是,既要讓對方滿意,還要爭取我們的利益,所以,很難辦啊。」白玉新說完,拍著腦門斜靠在沙發上。

    陸一偉很少見白玉新因為工作的事情發愁,現在他都覺得難辦了,可見此事有什麼棘手。他想了半天道:「白縣長,如果你放心的話,把這件事交給我來操作,你意下如何?」

    白玉新「蹭」地從沙發上坐起來道:「你有什麼好辦法?」

    陸一偉不想挑明他和李春妮的關係,笑著道:「我可以試一下。」

    目前也沒什麼好辦法解決這件事,白玉新道:「那行,你可以試一下,不過不要勉強,一定不行就交給張縣長親自處理。」

    陸一偉點了點頭。

    說完這件事,白玉新道:「對了,一偉,市發展銀行的郭總給我來電話了,他答應給你貸款500萬元。」

    聽到這事,陸一偉興奮地道:「真的?」

    白玉新道:「那天你在飯桌上表現不錯,郭總很賞識你。不過這個手續走起來相當複雜,你要有心裡準備。完事後,記得給郭總表示一下,這是最起碼的態度。」

    陸一偉沒有送過禮,小心翼翼問道:「白縣長,您看給多少合適?」

    白玉新道:「這種事還得你自己把握,可以側面打聽一下,不過我以前在金融辦的時候,聽說他們都是按點抽,據說是十個百分點。」

    陸一偉震驚了,十個百分點就是50萬啊,但他還是裝作鎮定道:「好,我知道該怎麼做。」

    白玉新轉移話題道:「一偉,我真的替你擔心,你花這麼大的代價拿回那塊地,你真有把握掙回來嗎?」

    陸一偉道:「白縣長,和你說實話,我也沒有太大的把握,但那塊地位於縣城中心,絕對是黃金寶地,我覺得用不了幾年,那塊地就能翻番。」

    白玉新對眼光超前的陸一偉頗為欣賞,拍著肩膀道:「你還是年輕啊,這麼有魄力,換做我可沒有那麼大的勇氣。不過你的思路很好,好好乾吧,但你要切記,這事你決不能站到台前,萬一將張縣長牽扯其中,這問題就大了。」

    陸一偉認真地道:「這點大可請您和張縣長放心,黨紀國法,人情世故我還是懂的。」

    白玉新點頭道:「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對於你我還是很放心的。我還是那句話,有事別憋在心裡,痛快地說出來,我能幫到的一定會幫。」

    談完這事,陸一偉又道:「白縣長,我昨天抽空去見了下那位『許半仙』,我好說歹說才請動了他,你看什麼時間合適,我陪你一同前去。」

    聽到馬上要見老領導,白玉新心裡泛起了嘀咕,道:「這事不急,等我們完成曙陽煤礦改制工作再去吧。」

    曙陽煤礦資產核查工作仍然進行著。而陸一偉帶著使命決定去會一會這位大學同學。

    到了江東市,陸一偉先找到了三條。西餐廳的裝潢工作接近尾聲,三條這段時間忙得不亦樂乎,就連和他說話的功夫都沒有。陸一偉本打算讓三條將李春妮約出來,看來是不現實了。無奈之下,他硬著頭皮找到了百康公司。

    按照提供的地址,陸一偉七拐八拐找到了百康公司。公司的門面很小,僅有三間房,但走進去后豁然開朗。復躍式結構,南北通透,陽光透明的玻璃頂射了進來,讓整個樓層都泛發生機。院子中央是一個不規則的魚塘,裡面堆放著假山,幾條金魚正在水中歡快地游著。再看公司的職工,悠然自得地依窗喝著咖啡,吃著甜點,十分享受。這種生活正是自己當初追求的,讓人羨慕不已。

    反觀自己現在的生活,刻板,死套,壓抑,無趣,沒有一絲活力,沒有一絲生機,說話小心再小心,辦事謹慎再謹慎,生怕得罪了某個人遭到排異。稍微不慎,就是萬劫不復。周圍的人每天琢磨著如何升遷,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用盡各種手段打壓對方,想盡各種辦法排擠對方,讓人壓得喘不過氣來,活脫脫地人間地獄。

    官場有自己的生態環境,而這種生態環境已經延續千年。秦代官場獨斷專權,唐代官場歌舞昇平,宋代官場混亂不堪,明代官場熱鬧非凡,清代官場腐化嚴重,儘管有人試圖衝破籬蕃,但最終的結果都是以失敗告終。

    官場就是圍城,牆外的人看到牆內的人享受著特權,擠破腦袋想進來,而牆內的人羨慕牆外的人怡然自得,看淡風雲則想走出去。或許,人本身就是個矛盾體,面對抉擇,面對理想,不聽使喚地走向了理想的另一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