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34 日月可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34 日月可照字體大小: A+
     

    臉盆里的水已經溢了出來,而沉浸在幻想中的陸一偉渾然不覺,直到聽到對面的開門聲時,才匆忙關掉水龍頭,端起臉盆逃離似的回到夏瑾和的宿舍。

    陸一偉將毛巾浸濕,然後擰乾,輕輕地為夏瑾和擦拭著額頭,用物理降溫的方式為她降暑。看到夏瑾和胳膊上一大片的紅斑時,心疼地用毛巾一遍又一遍敷著,直到印記變淡后才算作罷。

    這道工序完成後,陸一偉又把椅子輕輕地放到床前,拿著扇子不厭其煩地扇動著。這是陸一偉第一次如此近距離觀察夏瑾和。只見她身體線條優美,宛如美人魚,讓人著迷。陸一偉不禁想起了《詩經》中描寫女人的經典詩句:「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夏瑾和翻了下身,嘴唇一張一合,喉嚨使勁吞咽著。陸一偉見此,立馬從一旁的寫字檯上拿起涼好的白開水,用勺子一勺一勺送進嘴裡。如此細緻入微的照料一個人,陸一偉從來沒有過,或許這就是愛與愛的心靈碰撞。

    陸一偉正準備起身去倒水時,夏瑾和突然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嘴裡喃喃地道:「別走,別走……」

    陸一偉又坐了下去,撫摸著夏瑾和的手道:「我不走,我在這裡陪著你。」

    夏瑾和微微睜開眼睛,透過朦朧的眼神望著陽剛而有型的陸一偉,一下子坐起來抱緊陸一偉,像一隻受到驚嚇的小鳥鑽進懷裡,身體瑟瑟發抖,咬著嘴唇道:「一偉,答應我,以後不要離開我好嗎?」

    陸一偉不知夏瑾和受了什麼委屈,用下巴頂著腦門,一隻手撫摸著後背道:「傻瓜,我怎麼可能會離開你呢,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你。」

    夏瑾和破涕為笑,抬起頭四目相望,鼻腔里噴出的熱氣打到陸一偉臉上,吸進來的則是淡淡的煙草味和男人身上特有的氣味,寬廣的肩膀是最踏實的依靠,夏瑾和不由得抱得更緊了……

    「瑾和,你醒來了嗎?」隔壁的樓清風聲音先入,後腳推門就進來了。看到眼前這一幕,臉色唰一下子就紅了,趕緊閉上眼睛,來不及關門就跑出去了。

    夏瑾和見此,推開陸一偉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聲道:「你怎麼不鎖門啊?」

    陸一偉一邊扣著襯衣的紐扣,一邊尷尬地道:「我以為沒人會進來……」

    夏瑾和看著陸一偉窘迫的樣子,捂著嘴巴撲哧一笑,用手指戳了下腦門道:「還不趕緊去關門啊?」

    陸一偉這才起身將門關上反鎖,防止再出現意外,刻意連鎖了兩下,才放心地回到床跟前。

    完事後,夏瑾和從背後環住陸一偉,像小女孩一般撒嬌道:「老公,我們結婚吧!」

    陸一偉停止手上的活,轉過身來扶著夏瑾和的肩膀激動地道:「好啊,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夏瑾和突然鬆開陸一偉,打開寫字檯的抽屜將戶口本、身份證取出來放在桌子上道:「我的東西都在這裡,隨時可以去領結婚證。」

    看著夏瑾和一臉嚴肅,不像是在開玩笑,陸一偉拉著她的手道:「瑾和,你真的想好了嗎?」

    夏瑾和臉色驟變,問道:「怎麼?你後悔了嗎?」

    「不不不!」陸一偉連忙擺手道:「我怎麼可能會後悔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聽到你說出這句話,我就像做夢一樣,甭提多激動。我在想,我陸一偉要房子沒房子,要地位沒地位,何德何能娶到你這樣美麗而善良的妻子,我怕委屈了你。」

    聽到陸一偉如此說,夏瑾和抱緊陸一偉道:「一偉,我說過,你的過去,你的現在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的未來,你的真心。雖然我們才認識了半年之久,見面的機會也不是太多,可你已經佔據了我的全部無法自拔,這種安全感是別的男人無法給我的。愛一個人,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只要有一點,就足夠了。」

    陸一偉感動地道:「謝謝,謝謝你如此信任我。在這裡,我也向你保證,今後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為我們的未來創造一個和睦而溫馨的家庭。」說完,單膝跪到在地,牽著夏瑾和的手道:「夏女士,跪在你面前的是一個窮小子,暫時不能給你更多的幸福,但胸腔里那顆熊熊烈火的真摯的心,蒼天可見,日月可照!你願意嫁給我嗎?」

    夏瑾和被陸一偉的表態感動得一塌糊塗,眼淚順著臉頰留了下來,抱住陸一偉的頭點了點頭道:「我願意!」

    如此簡陋的環境下,沒有鮮花,沒有戒指,更沒有人為他們見證,只有彼此兩顆心在躍然跳動著,碰撞著。愛是什麼?愛不是承諾,愛不是浪漫,只是簡簡單單的溫情。一段天長地久的佳話在夏日裡拉開了帷幕,在未來的日子裡譜寫著心與心的點滴,愛與愛的真摯……

    表白完后,陸一偉起身道:「你還沒有見過我的父母,你看那天合適,我帶你去家裡一趟。」

    夏瑾和幸福地道:「好啊,我反正放假了,隨時都有時間,只要你有空就成。」

    陸一偉想了想道:「那這樣吧,這個星期天我過來接你,成不?」

    「嗯,聽你的!」

    「謝謝你,老婆。」

    「你能為我唱首歌嗎?」

    「我不會唱歌啊!」

    「我不管,我就要讓你唱!」

    「那好吧,我唱一首《心太軟》吧,你總是心太軟,心太軟……」

    「哈哈……」

    「你看,我說我不會唱,你偏讓我唱。」

    「哈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