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33 想象空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33 想象空間字體大小: A+
     

    夏瑾和一直不在狀態,心裡始終牽挂著陸一偉,略顯羞澀地道:「林市長您好,您叫我教授實在不敢當,我在學校主要教授英語。」

    「哦?英語?」林海鋒似乎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身子往前一傾道:「正好,夏教授,我現在正好有個事有求於你,過兩天我要見一個美國商人,我那會什麼英語啊,到時候請你來做翻譯怎麼樣?」

    「這……」夏瑾和有些發懵,抬頭與林海鋒一瞬間眼神交匯,又匆忙躲閃,移到了校長宋中奇身上。

    見夏瑾和不搭腔,宋中奇急得上躥下跳,使勁地向她遞眼色,示意她趕緊答應。而夏瑾和極不情願,紅著臉低頭使勁搓手。

    林海鋒滿懷期待的神情被澆了一盆涼水,笑容僵化在臉上。宋中奇見此,急忙起身替夏瑾和答應道:「林市長,夏教授見到您可能有些緊張,激動得都說不出話來,您別見怪。至於您讓她給您做翻譯,她高興還來不及呢,只要您需要,隨時招呼。」

    聽完宋中奇的解釋,林海鋒釋然了,笑容重新回到臉上,道:「別緊張嘛,我又不是什麼凶神惡煞,我有那麼害怕嗎?啊?哈哈……」

    宋中奇趕緊端起酒杯,走到夏瑾和身後,用腳踹了下她的椅子,對著林海鋒道:「林市長,今天您能親自過問我們北州大學,這對於我們來說是莫大的榮幸和巨大的鞭策,懇請您有時間去學校走走看看,提出更加寶貴的意見和建議。我代表北州大學一萬多名師生,和夏教授一起敬您一杯!」

    夏瑾和聽到這裡面還有自己的事,百般無奈之下起身端起酒杯,強顏歡笑怯怯地伸了過去。

    看到夏瑾和這番模樣,林海鋒越發喜歡,竟然起身端起酒杯道:「好,這杯酒我喝!」說完,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夏瑾和平時不喝白酒,只是輕輕地舔了一下。林海鋒見此,蹙著眉頭道:「夏教授,這樣可不行啊,我都一干而盡了,你這是不給我面子嗎?」

    宋中奇又是一通擠眉飛眼,夏瑾和無奈,只好一閉眼睛,一口氣喝了下去,瞬間覺得口腔火辣,渾身發熱,嗆得咳嗽了好幾聲,臉色憋得通紅,有些失態。

    林海鋒見到此,更加憐愛有加,哈哈大笑道:「看來我們的夏教授果真不勝酒力,不過喝酒這玩意兒,是需要鍛煉的。」

    這時,坐在一旁久未發言的丁昌華湊起了熱鬧,道:「林市長說得對啊,這女人要是學會了喝酒,喝起來比男人都能喝,呵呵。」說完,對旁邊的佟歡道:「佟歡,敬林市長一杯酒。」

    佟歡的心思全然不在酒席上,尤其是看到夏瑾和,心裡極其不舒服。聽到丁昌華要自己敬酒,端起一杯酒,妖嬈地走到林海鋒跟前,笑容甜美,道:「林市長,今天有幸能與您在一起吃飯,我敬您一杯酒。」

    林海鋒似乎對佟歡不感興趣,瞟了一眼,端起酒杯淺淺地舔了一下,放下酒杯繼續專註盯著夏瑾和。

    佟歡見此,尷尬地回到座位上,這是她始料未及的。論姿色,論相貌,自己那點比那夏瑾和差,可偏偏今天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敗得一塌糊塗。

    由於隔壁有省領導在,林海鋒沒有戀戰,起身戀戀不捨地走了出去。臨走時,在夏瑾和肩膀上輕輕拍了拍,不忘叮囑她吃好喝好。

    林海鋒走後,氣氛一下子變得活躍起來,相互展開了車輪戰。丁昌華上次與夏瑾和見過一面,對此女人動了傾慕之心。他明明知道,林海鋒對夏瑾和有意思,可還是忍不住坐到夏瑾和身邊,一個勁地套近乎。儼然,夏瑾和是今天的主角,而佟歡卻被涼在了一邊。

    夏瑾和能成為結交政商界朋友的利器,北州大學校長宋中奇當然不放過這個機會,與丁昌華連喝了三四杯。丁昌華酒意興濃,當場拍板,打算與北州大學合作,將校辦企業與東華實業集團聯營,互利互贏。宋中奇樂得合不攏嘴,也諂媚地許諾要聘請丁昌華為北州大學的客座教授,丁昌華對這一虛名欣然接受。

    幾杯酒下肚,夏瑾和感覺頭暈暈乎乎的,臉色漲得通紅。不僅如此,從脖頸到胳膊都是通紅一片,奇癢無比。夏瑾和順手抓了兩下,立刻隆起一大片紅斑,嚇得她趕緊將手臂藏到桌子底下。

    女人的心思是縝密的。夏瑾和知道今天林市長請自己吃飯的目的,可自己壓根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的女人,怎麼可能做出那些雞鳴狗盜之事?要不是校長宋中奇苦苦哀求,她斷然不會出席這種活動。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過了許久,依然激戰正酣。夏瑾和感覺渾身不舒服,於是起身道別,逃離似的離開這讓人厭惡的地方。丁昌華追出了門外,極力勸阻夏瑾和留下。見勸阻不成,又要派車將她送回去,夏瑾和沒有理會,飛快地跳上一輛計程車,往學校駛去。

    窗外微風襲來,夏瑾和清醒了許多。此刻的她最迫切想見到的人就是陸一偉。自從認識了陸一偉,她似乎找到了避風的港灣,尤其是在最脆弱的時候,得到陸一偉的幾句安慰,她糟糕的心情立刻多雲轉晴。都是男人是天,這個看似抽象的概念,只有在具象的事情中才能體現得淋漓盡致。

    夏瑾和從包里找到手機打給陸一偉,還不等電話接通,眼淚已經順著臉頰流了下來。電話接通后,夏瑾和聽到陸一偉那富有磁性而溫暖的聲音后,心底的防線徹底擊垮,帶著哭腔道:「老公,你現在在哪?」

    陸一偉此刻正站在天同河邊吹著午後的微風,腦子裡不斷地湧現出這些年的點點滴滴,進行認真反思。聽到夏瑾和聲音不對后,他把這一切都拋之腦後,急切地道:「我現在天同河附近,瑾和,你怎麼了?」

    夏瑾和近乎用命令的口吻道:「陸一偉,我現在要見到你,立刻,馬上!」

    「好,我這就去接你,告訴我具體位置!」陸一偉以為夏瑾和受了莫大的委屈,心裡略顯不安。

    夏瑾和往窗外望了一眼,道:「我現在準備回學校,你到學校門口等我吧。」

    接到命令,陸一偉驅車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北州大學門口,焦急地等待著夏瑾和的出現。

    過了一會兒,一輛計程車停在他面前,夏瑾和紅著臉走了下來。陸一偉見狀,立馬上前扶住,關切地道:「瑾和,你沒事吧?」

    夏瑾和見到陸一偉后,身體一下子就軟癱下來,爬在偉岸的身軀上,喃喃道:「我沒事。」

    說著,陸一偉將其扶到自己車上,正準備離去時,計程車司機沖著陸一偉咆哮道:「喂!還沒給錢呢!」

    陸一偉忘了這茬,趕忙跑過去掏出50元遞給司機,抱歉道:「不好意思,謝謝你了啊,不用找了。」

    陸一偉再次回到車上,夏瑾和已經發出輕微的鼾聲,他不知該去哪,只好帶她回到宿舍。

    夏瑾和最多也就100多斤,可喝醉酒的她死沉死沉的,陸一偉抱上樓后累得氣喘吁吁。夏瑾和依然睡著,陸一偉無奈,只好打開她的包尋找著鑰匙。這時,隔壁宿舍的教師聽到了動靜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上前趕緊幫忙,打開門將夏瑾和扶到床上,責備陸一偉道:「你是陸一偉吧,虧你還是她男朋友,你不知道她不勝酒力嗎?還讓她喝這麼多酒,你看把夏瑾和折騰成什麼樣子了,以後要多加註意。」

    被莫名其妙責備,陸一偉心裡委屈但還是欣然接受,連忙點頭道:「您批評得對,我以後一定注意。」

    「好了,我叫樓清風,是夏教授的同事,如果有什麼需要,隨時過來找我。」說完,輕聲輕腳離去。

    夏瑾和緊蹙眉頭熟睡著,紅撲撲的臉蛋如同煮熟的雞蛋,光滑的表面浮動著夕陽的醉紅,身體側向一方,一隻手墊著腦袋,一隻手放在胸前微微抖動著。

    此時,北州大學已經放假,幾棟宿舍樓里還居住著教職工,校園裡變得安靜了許多,只有知了伏在窗外的桂花樹扯著嗓子狂叫著。這古老的筒子樓夏季十分炎熱,夏瑾和額頭上滲出一顆顆細小的汗珠,陸一偉環顧了四周,看到一旁的電扇,取了過來對準夏瑾和,正準備打開時,又放棄了這一念頭。

    陸一偉從鐵絲上取下毛巾,端著臉盆到走廊盡頭的水房打水。筒子樓的水房和廁所是一體的,一側是男廁,一側是女廁,而正中央兩排則是洗漱池,由於通風不暢,裡面的味道可想而知。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水房的隔音效果不好,陸一偉站在男廁這邊打水,能夠很清晰地聽到對面女廁發出的各種聲音。只聽到對方女廁里,一連串鑰匙的撞擊聲,又是褲子與皮膚的摩擦聲,緊接著如同水龍頭般的嘩嘩流水聲,給人以無限的想象空間,刺激著腦垂體讓身體進入狂躁難耐的狀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