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32 醉翁之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32 醉翁之意字體大小: A+
     

    佟歡似乎不領情,轉過身眼睛一挑,看著陸一偉道:「是嗎?我的表演有剛才那位美女演得好嗎?」

    「這……」陸一偉有些招架不住,機智道:「你們倆表演得不是一個風格,你是古典美,溫婉動人,而夏瑾和是現代美,大氣磅礴,各有千秋,都堪稱絕美!」

    「夏瑾和?好名字!一聽就是出身在書香門第,你小子有眼光。」佟歡似乎對誰跳得好並不關心,而對夏瑾和更感興趣。

    佟歡的妝還沒來得及卸,濃妝艷抹,丹鳳眼輕佻,櫻桃嘴輕巧,彷彿一下子穿越到古代,站在楚江邊上與虞姬隔岸對話。陸一偉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退後一步道:「佟歡,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說完,轉身就要走。

    「等等!」佟歡突然叫住陸一偉道:「看把你嚇得,我還能把你吃了不成?算了,不和你說這些了,我問你,你是不是找丁昌華借錢了?」

    聽到此,陸一偉頗為驚奇地道:「這事他和你說了?」

    佟歡懂得維護男人的尊嚴,輕描淡寫地道:「沒說,也就是我無意之中聽到一些,說吧,借多少?」

    白玉新已經著手為陸一偉辦理貸款,他連忙道:「感謝佟小姐關心,目前我不需要了,謝謝了。」

    「和我你也客氣?」佟歡有些生氣地道:「在西江省又不止他一個丁昌華有錢,有錢人多了去了,我一朋友是位公子哥,手裡有的是閑錢,想尋找合作項目,怎麼樣?有興趣沒?」

    陸一偉一開始就打算自己單幹,要是合作的話牛福勇就是很好的合作夥伴,幹嘛非要與外人合作?於是他再次感謝道:「真心謝謝你了,錢的事我已經搞定了,就不麻煩你了,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回聊!」說完,快步離去。

    望著陸一偉瀟洒的背影,佟歡滿是惆悵。在她眼中,只有陸一偉這樣的人才算是真正的男人。她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陸一偉搞到手。

    都說女人是紅顏禍水,一次次在改變著江山社稷甚至命運的走向,可女人瘋狂起來,絕不亞於男人的手腕,過猶而不及。

    開幕式在一支《明天會更好》舞蹈中圓滿結束,領導們興緻勃勃退場,觀眾也依依不捨陸續離開了現場,留下一個空曠的舞台和依然忙碌的工作人員。

    散場時,陸一偉無意之中看到了曾經的老領導楚雲池,只見他緊隨副省長邱遠航身後,卑躬屈膝地又是點頭,又是大笑。楚雲池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眼神一瞟,正好與陸一偉冷峻的眼神相遇,先是一楞,匆忙慌亂躲閃,繼續往前走。

    這是陸一偉五年來第一次和楚雲池近距離接觸,壓抑的情感快要瞬間爆發,他不由自主握緊了拳頭,眼神里充滿怒火,很想衝上去一問究竟,可看到副市長蘇啟明也在隊列中,於是放棄了這個念頭,拳頭鬆緩,狠狠地拍向一旁的大樹上。

    冷靜過後,陸一偉清醒了許多,覺得自己剛才的衝動不值當。自己從來不虧欠於他,而楚雲池永遠欠著自己一份大大的人情,這份人情是自己用五年的時間換來的。

    原本很高的興緻被楚雲池的出現一下子擊落得七零八落,陸一偉回到車上,手扶著方向盤,腦子裡依然盤桓著楚雲池的身影,甚至能夠清晰地想起曾經發生的每一件事,難以磨滅。

    口袋裡的手機響聲打斷了陸一偉的思路,他拿出來一看是夏瑾和的,強顏歡笑地接起來道:「瑾和,好了嗎?我現在在景區門口等你。」

    「老公,實在抱歉,讓你久等了。」夏瑾和在電話那頭道:「剛才我們校長突然找到我,說林市長邀請我吃飯,我打心眼裡不願意去,可校長苦苦哀求,我也沒辦法。你放心,我吃完飯立馬就去找你!」

    聽到這事,陸一偉不自覺提高了警惕,這是一個很曖昧的信號。為什麼不請別人,而單單邀請夏瑾和?但有些事只能心裡想,而不能嘴上說。畢竟她有她的生活圈子,如果現在就干涉,那還有什麼信任可言?想到此,陸一偉口是心非地道:「既然有應酬,那你忙吧,正好我這裡也有點事。」

    「謝謝老公諒解,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夏瑾和知道陸一偉心裡想什麼,特意再次強調了一遍。

    掛掉電話,陸一偉正琢磨去哪混飯吃,電話又進來了。陸一偉拿起來一看,是很久沒有聯繫的馬志明,猶豫片刻,還是接了起來。

    「陸老弟,我上午看見你了,由於人太多,就沒過去和你打招呼,怎麼樣?中午賞個臉吃頓飯唄!」馬志明壓根就沒出現在開幕式現場,而是得到楚雲池的指示,特地邀請陸一偉吃飯。

    陸一偉自然想不到這些,道:「馬局長,哦,不對!應該叫馬隊長,高升以後就認不得我們這些基層幹部了,要是沒有今天的開幕式,你是不是不打算請我吃這頓飯了?」與馬志明是老相識,陸一偉說話自然不必拐彎抹角,直截了當開著玩笑。

    馬志明不惱,道:「半個小時后,醉仙樓見!」說完,掛掉電話。

    去年年底,時任南陽縣旅遊局局長的馬志明憑藉老領導楚雲池的提攜,上調至市文化局擔任文化稽查隊隊長。馬志明這一步,讓很多人頗為微詞,更多的是與陸一偉橫向比較,好在陸一偉重返政壇,但心中的那個結始終無法釋懷。

    按照馬志明的約定,陸一偉準時來到指定地點。過了一會兒,馬志明帶著一個人抱著一箱啤酒走了進來。

    暌違已久的重逢,本應該高興暢飲,但陸一偉似乎不在狀態,喝了兩瓶就有點醉了。

    馬志明將身邊的人打發走後,給陸一偉滿上酒,醞釀了半天才道:「一偉,這頓飯其實我早就該請你,可手頭的事情忙得抽不開身,也就拖到了現在,你不怪我吧?」

    陸一偉端起酒杯,手指沿著杯沿來迴旋轉,沉默了半天道:「馬哥,當初如果我一口否認,把自己撇的乾乾淨淨,你說我今天的結局如何?」

    馬志明聽到此,笑容僵在臉上,不知如何回答。須臾片刻,他把端起的酒杯放到桌子上,道:「一偉老弟,我真搞不懂你,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你為什麼還要在這個無法挽回的事情上糾纏?你覺得有意義嗎?」

    「啪!」陸一偉一拍桌子,面目猙獰地盯著馬志明憤憤地道:「馬哥,對於你來說可能這個問題並不重要,但對於我,是用五年的時光換來的,憑什麼?啊?你知道我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嗎?面對同事的嘲笑譏諷,面對親朋好友的冷漠無情,面對領導的鄙視打壓,你知道我在劉克成眼中是什麼嗎?他時常把一句『人品不行』掛在嘴上,是我的問題嗎?當初我頂著多大的壓力替楚縣長抗了下來,可他呢?用區區五萬元安撫我,這對於我來說公平嗎?」

    看到陸一偉近乎失去理智的咆哮,馬志明不知該如何安慰。他起身在陸一偉後背拍了拍,摁倒椅子上道:「陸老弟,關於這個問題我們討論了不止一次兩次了,我還是那句話,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不可能萬事都是公平的,照你這麼說,對我公平嗎?我不也在旅遊局坐了五年的板凳嗎?楚縣長有他的難處,這裡面一句兩句說不清楚,我相信楚縣長總會給你一個交代的。另外,你現在不得到張志遠縣長的重用嗎?兄弟啊,眼光要向前看,不要停留在固有的思維上鑽牛角尖,等你將來走到楚縣長那個位置,或許你應該能理解他的苦衷。」

    陸一偉起身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紅著眼睛道:「好了,我也不想再提這件事了,馬哥,再會!」說完,轉身跌跌撞撞離去。

    馬志明看著陸一偉的背影,嘴唇微微顫抖,手中酒杯里的酒輕輕搖晃著,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陸一偉從酒店出來后,一猛子鑽進車裡,借著酒勁瘋狂地在道路上穿梭著,來到天同河邊上,一腳急剎車,爬在方向盤上咬著嘴唇哽咽起來。

    而此時,在天都國際大酒店包廂里,夏瑾和正備受著煎熬。

    「了不起啊,我早先前就聽說我們北州大學請來了一位留美教授,由於俗務纏身,一直沒去一探究竟。而今日一見,簡直讓人大開眼界啊。不僅學歷高,人也長得漂亮,而且舞蹈跳得那麼美,真是不可多得的複合型人才啊。宋校長,對於這種人才,我們一定要傾盡一切,力及所能為我們的夏教授創造條件,既要留得住,還要用得好,好吧?」北州市市長林海鋒端坐餐桌中央,氣宇軒昂,滿面風光地和北州大學校長宋中奇交談著,眼神不斷地瞟向坐在一側的夏瑾和。

    宋中奇聞弦歌而知雅意,立馬站起來卑躬屈膝地道:「是是是,林市長說得對,對於夏教授這種人才,我們一定會想方設法創優教學生活環境,提高福利待遇,提供更多的關愛和幫助。」

    「嗯。」林海鋒微微點頭,轉向夏瑾和道:「夏教授是教授什麼課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