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31 翩翩起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31 翩翩起舞字體大小: A+
     

    北州市一年一度的天同山風景區避暑節因省里的某位領導一直抽不出時間一拖再拖,終於在夏至這一天正式拉開帷幕了。

    前面提到,天同山風景區以「三眼泉水」著名,並配套修建別墅群療養院,成為西江省又一處旅遊勝地。雖不及東州市的「假日度假山莊」出名,也沒有東州市的「仙岳堂」各種養生項目,但得天獨厚的溫泉資源,以及舒適宜人的自然環境,同樣引來各級領導的側目青睞。

    原省委副書記譚良年正是看中這塊風水寶地,每到冬日總會在此小住一段時間,休養生息,陶冶情操。

    有了省部級譚老在此坐鎮,天同山風景區一時間名聲大噪,一些領導幹部慕名而來,以便沾沾「仙氣」。就因為此,北州市領導班子對天同山風景區格外重視,不惜代價大興土木,肆意擴建,迎合上級領導的口味,成為溜須拍馬的一個平台。

    避暑節已經連續開了三年了,今年是第四年。市委書記田春秋親自督陣避暑節的籌備情況,因為省委書記黃繼陽要出席這場盛宴,所以任何一個環節都馬虎不得。儘管還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就如同過年,年關到了,沒準備充分也就那麼回事了。

    由於夏瑾和有表演,陸一偉早早地就來到開幕式現場,選擇了個僻靜的角落,抽著煙看著舞台上依然忙碌著的工作人員。

    開幕式現場,各方陣如同豆腐塊一般,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整齊劃一在烈日下暴晒,有的拿著帽子使勁扇動著,有的不顧大汗淋漓,熱火朝天地聊著。舞台上的工作人員更是忙碌異常,扯著嗓子大聲高喊,併火急火燎上躥下跳,不到最後一刻,始終有忙不完的事。

    已經是9點半了,按原先既定的開幕時間已經推遲了半個小時,現場的人群被炎熱的天氣變得煩躁不安起來,有的嘀嘀咕咕小聲抱怨,有的躲在陰涼處乘涼,有的乾脆席地而坐脫下鞋研究著腳氣,整個現場如同打了敗仗般一盤散沙,潰不成軍。

    陸一偉同樣等得有些煩躁,躲到一處給夏瑾和打電話,可對方始終無人接聽,只好一根接一根地抽著悶煙。

    十點鐘,領導們終於邁著矯健得步伐進入搭有遮陽棚的貴賓席。陸一偉踮起腳尖張望,除了北州市的領導外,他驚訝地發現,省委書記黃銘岩,原省委副書記譚良年,以及副省長邱遠航出現在此。如此有分量的人物出席,看來北州市這次是下了血本。

    開幕式在拖拖拉拉中進行,如同老太太的裹腳布,又臭且冗長。北州市市長林海鋒主持,市委書記田春秋致開幕詞,邱遠航代表省委府作了簡短髮言……一系列講話下來,就用去了將近一個小時。站在前排準備獻花的小學生一開始還興緻勃勃,如今亦然如同霜打了的茄子,大有中暑的跡象。

    文藝表演總算拉開了帷幕。如同春晚,第一個節目永遠是熱鬧非凡,不知所云的「群魔亂舞」。一大群穿著大紅大紫演出服的舞者伴隨著《好日子》的歌聲喜氣洋洋賣命扭動著,面部表情誇張地微笑著,用拙計的舞姿歌頌著天下太平,跳了半天,不知表達什麼,倒不如到廣場請一群大爺大媽跳一曲節奏明快的廣場舞。

    舞畢,主持人如打了雞血般亢奮,背誦了一大段北州市近年來的發展指標,並不忘誇讚北州委府的英明領導,讓人作嘔。不過台下的觀眾似乎不買賬,直到報幕第二個節目是國內小有名氣的歌手范穎出場時,現場頓時炸了鍋,粉絲們瘋狂地擁擠著,尖叫著,為的就是近距離一睹明星的芳容。躲在遠處的陸一偉表現的十分冷靜,對於追星來說他並沒有那麼狂熱,他心裡惦記著的是夏瑾和的表演。

    范穎的表演將開幕式帶入一個小高潮,現場的觀眾激動萬分,一遍又一遍高聲呼喊著偶像的名字,有的甚至喊得缺氧暈厥倒地,著實讓人難以理解。

    接下來的節目著實無聊,陸一偉乾脆躲進車裡,打開空調,將座椅調到最舒服的位置,閉上眼睛期待著夏瑾和的出現。

    三四個節目過後,當主持人播報出「國家一級舞蹈演員佟歡」時,陸一偉猛然睜開眼睛,坐起來向舞台眺望,只見佟歡身著一襲白衣如雲朵從舞台的一側飄了出來,伴隨著古箏琵琶輕聲四起,像嫦娥一般翩翩起舞,時而飛舞著水袖,時而輕盈地曼跳,舞姿嫻熟優美,不愧為是國家級的舞蹈演員,讓人如痴如醉。

    上次,佟歡邀請陸一偉到省劇院觀看她的表演,他借故爽約。從內心深處,陸一偉不願意沾染這類女子,且不說她是丁昌華的情婦,就算不是,與自己也不是一路人。看到佟歡優雅的舞姿,陸一偉在讚許的同時,也為她扼腕嘆息。誰曾想到,光鮮背後隱藏著多少心酸和無奈。

    佟歡的舞蹈贏得了陣陣喝彩,陸一偉也不由得鼓起了掌。他更希望佟歡能夠靠自己的本事活出尊嚴,而不是把未來犧牲在出賣靈魂的漫途中。生活如此,歲月如此。

    五六個節目下來,舞台上的主持人終於報幕:一脈天同河滋潤著北州這座古老的城市,一曲黃河贊激勵著北州兒女砥礪前行,在改革開放之路上,用勤勞的雙手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迹,為北州的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和魅力,接下來有請北州大學最年輕的留美教授夏瑾和帶來獨舞《魅影》,大家歡迎……

    夏瑾和邁著輕盈的步伐走了出來,臉上掛滿笑容,微微向觀眾席點了點頭。夏瑾和今天穿了一聲黑色緊身衣,身材凹凸有致。將頭髮在頭頂盤了個小髻兒,白皙的皮膚映襯著整個人清爽乾淨。嘴角上揚時,兩側若隱若現小梨渦,更加陽光迷人。陸一偉戴著墨鏡,靠在車上,凝神眺望著即將成為自己妻子的夏瑾和,心裡無比激動和滿足。

    音樂輕起,夏瑾和伴隨著節奏曼妙起范兒,自由自在地通過肢體語言抒發著表達著個人情感,用舞蹈動作去觸及舞者的靈魂世界,如泣如訴,甚是唯美。

    陸一偉不懂舞蹈,但他在欣賞夏瑾和表演時,卻被優美的舞姿,動人的旋律給深深打動了。他沒有想到夏瑾和在跳舞方面還有如此造詣,一點都不遜色專業出身的佟歡,反而在情感處理上更加細膩,幾乎是在用生命去表達著她對《魅影》的詮釋。

    正如那天在西餐廳唱歌一般,夏瑾和舞畢后,現場先是一陣沉寂,緊接著響起雷鳴般的掌聲。尤其是坐在第一排的領導,紛紛交頭接耳,豎起大拇指稱讚。

    看到觀眾們如此認可夏瑾和,陸一偉心裡甭提多得意了。他恨不得現在就衝到後台,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夏瑾和的出現,確實讓陸一偉改變了許多,更多的是對意識形態的認知和美好生活的嚮往。

    接下來的節目,陸一偉實在無心欣賞了。他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來到舞台後台,遠遠地注視著出口方向,期待夏瑾和的出現。

    心有靈犀一點通,夏瑾和似乎感覺到陸一偉就在不遠處注視著自己,換好衣服后匆匆跑了出去四處張望,兩人的目光不期而遇,夏瑾和激動地揮舞著雙臂,如同小鹿般飛快地奔跑過去。

    陸一偉一把抱住夏瑾和,貼耳誇獎道:「瑾和,你今天的表演徹底折服了我,簡直太棒了!」

    「呵呵。」夏瑾和有些害羞地咯咯笑了起來,道:「我跳得真有那麼好嗎?」

    「那當然!」陸一偉一本正經地道:「也不看看你是誰,儼然把他們給比下去了,哈哈。」

    得到心愛男人的誇獎,遠比其他人違心的稱讚強一百倍,夏瑾和心裡甜如蜜,拉著陸一偉的手道:「謝謝老公的誇獎,得到你的肯定,是我最大的幸福。」

    陸一偉在夏瑾和臉頰吻了一下,小聲道:「晚上我不回去了,我要和你翻雲覆雨……」

    「哎呀!」夏瑾和的臉立刻變紅,趕緊環顧四周,確定沒人顧及兩人的存在時,才道:「你害不害臊啊,光天化日之下就說出這種話……」

    「哈哈!」陸一偉道:「你是我老婆,我有什麼害羞的,就這麼說定了啊,我待會去訂房間。」

    夏瑾和低頭羞澀一笑,推了一把陸一偉道:「不和你扯了,我還有一個節目,馬上就輪到我了,待會完了電話聯繫。」說完,有些不舍地一步三回頭跑進了後台的化妝間。

    陸一偉望著夏瑾和的背影,看在眼中,甜在心頭,承載著慢慢的愛。在這個時候他才感覺到,牽挂一個人是多麼的幸福,不由自主地撫摸著臉頰,感受著夏瑾和留下的氣息和味道。

    「這是你女朋友?」

    佟歡突然出現在陸一偉身邊,著實嚇了一跳。他回頭望著佟歡道:「你怎麼在這裡?」

    佟歡沒有看陸一偉,而是雙手交叉在胸前,意猶未盡地望著川流不息的化妝間,笑了一下道:「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不不不!」陸一偉連忙擺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剛才看你的表演了,非常棒,不愧是舞蹈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