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28 煙盒秘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28 煙盒秘密字體大小: A+
     

    陶安國不斷擦汗,道:「一偉啊,這是工作上存在的管理漏洞,但你可以放心,這筆錢絕對用在了這個項目里,不信你去查查會議記錄,我們都是上過會的。至於錢,肯定是用在企業上面了嘛。」

    聽到陶安國刻意迴避此事,陸一偉緊追不捨道:「陶礦長,那我問你,採購這台設備當初花了多少錢?」

    陶安國拍著腦門道:「具體是多少來著?」然後對著門口大聲叫道:「小張!」

    不一會兒,一個年輕人推門而進,陶安國氣呼呼地道:「讓馬林虎過來!」

    很久后,馬林虎同樣冒著大汗走了進來。陶安國佯裝生氣地問道:「當初我們採購那台採煤機的價格是多少?給陸主任說說。」

    馬林虎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道:「好像是200多萬吧。」

    陸一偉聽到與自己得知的數據相差如此之大,道:「好,馬科長,我需要你給我提供以下幾樣東西:一,當初採購設備的項目計劃書;二、當初採購設備的競標書,三,採購設備的合同書;四,採購設備的標的價格;五,與對方公司財務來往明細;六,退回設備的相關手續;七,對方公司的詳細資料。」

    陸一偉一口氣說了七條,讓馬林虎傻眼了。沒想到一個門外漢懂得採購的整套流程。他望了眼陶安國,擦了下汗,結結巴巴地道:「這……這個……」

    陸一偉眉毛一挑,道:「請問馬科長有問題嗎?」

    陶安國緊張地在那裡翻看著報紙以掩飾內心的不安。馬林虎從陶安國那裡得不到求助,只好道:「陸主任,你要的這些材料估計看不到了。」

    「什麼?」陸一偉沒想到馬林虎會如此回答,冷笑道:「你的意思是這麼大一筆開支,就這樣人間蒸發了?」

    「這……這……這你具體還得問小六子,當初是小六子一手經辦的此事。我們今年年初搬家時,丟失了不少珍貴資料,估計查詢起來有一定難度。」馬林虎把責任又推給小六子。

    陸一偉有的是時間,道:「那煩請馬科長把小六子叫過來吧。」

    馬林虎下去后,就再也沒有上來。

    陸一偉一直等到十一點,覺得事情有些不妙時,下到二樓的採購科一看,已經是大門緊鎖,連個人影都找不到,讓他更加對這幾個人產生懷疑。

    陸一偉不氣餒,拿起電話打給馬林虎,對方已經關機,人間蒸發了。

    陸一偉感到事情不妙,迅速彙報給白玉新。白玉新不慌不忙地道:「不慌,他們在這個節骨眼上肯定不敢逃跑,給他們點時間補漏洞,如果在短時間內能把這個窟窿補上,算他們有本事。」

    當晚,馬林虎提著兩個提包,分別走進了白玉新和陸一偉的房間。恰好,白玉新和陸一偉坐著聊天,與這個馬科長撞了個正著。

    白玉新看到馬林虎鬼鬼祟祟的樣子,再看看手中的提包,頓時明白了怎麼一回事,道:「馬科長現在不去按照陸主任交代的去落實,到這裡來幹嘛?」

    馬林虎嘿嘿一笑,將提包放到地上道:「白縣長,陸主任,你們都在啊,我過來就是和你們彙報此事來了。」

    白玉新想聽馬林虎到底怎麼解釋,於是道:「說吧。」

    馬林虎道:「事情是這麼一回事。去年年初,我們在曙陽煤礦的項目預算里,將採購採煤機設備納入去年的計劃里。我們採購科積極行動,將這件事作為我們科室的重中之重,在去年5月從德國進口一台。買回來后,發現我們曙陽煤礦根本不適用,也沒人懂技術,於是在去年8月就給德國那邊退了回去。這筆採購的總造價是240多萬元,折損費加上運費又賠給對方100多萬,也就是說這筆採購花了100萬左右,由於數目小,且當時公司財務出差,這筆錢就沒有上去。由於我們的疏忽,在搬家時將相關資料手續給弄丟了,實在抱歉!」

    聽完馬林虎冠冕堂皇的解釋,陸一偉道:「照馬科長這麼說,是我們錯怪你咯?」

    馬林虎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陸主任千萬別這麼說,是我們的疏忽,是我們的責任,我們甘願接受處罰。」

    「好了,別的我不追究了,你說從德國進口的,總得有個公司吧,你把對方公司的名稱提供給我就行了,好吧?」陸一偉退一步道。

    「不好意思,陸主任,對方公司的名字是洋文,我沒學過洋文,這我真記不得了。」馬林虎打起了太極。

    白玉新猛然拍了下桌子,氣呼呼地站起來道:「這你弄丟了,那你不知道,你這是在糊弄我們嗎?我告訴你馬林虎,我給你一天時間,如果你能把這件事解釋清楚,一切都好說,如果解釋不清楚,休怪我不客氣!」

    見白玉新發了火,馬林虎兩股打顫,直冒冷汗,哆哆嗦嗦道:「白縣長,請放心,我今晚回去就對賬,一準明天上午寫出情況說明,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說完,扭頭就走。

    「回來!把你的東西拿走!」白玉新大聲一喝,馬林虎不顧白玉新交換,自顧走出門外。

    白玉新是個急性子,提起地上的兩個提包,打開門就扔了出去。門的一邊是欄杆,提包直接扔到了院子里。由於一個提包的拉鏈沒拉好,一大摞人民幣瞬間如雪花般漫天飛舞,路過的工友們傻眼了,不管不顧地埋頭撿了起來。馬林虎看到這一切,知道白玉新不給面子,暗暗罵道:「不識抬舉的東西!」說完,趕緊跑下樓,訓斥著撿錢的工友,將部分錢裝進提包里,灰溜溜地走了。

    白玉新在屋裡聽到了外面的一切,對陸一偉道:「看到了吧,害怕了吧,黔驢技窮了吧,和老子來這套,門都沒有!」

    想起白玉新曾經的往事,陸一偉對改造過後的他不由得刮目相看,他好奇地問道:「白縣長,剛才那一提包大概有多少錢?」

    「怎麼?你心動了?」白玉新回頭道。

    「不不不,我沒有那個意思。」陸一偉解釋道:「我想看看馬林虎想用多少錢擺平我們,就能猜到這件事的涉案金額。」

    白玉新估算了下道:「大概有30多萬元。」

    陸一偉急忙道:「好傢夥,真舍財,出手真大方,一下子就拿出60萬元來擺平此事。剛才馬林虎還說這筆採購花掉100多萬,如果真是100多萬,用60萬擺平你覺得合理嗎?所以,涉案資金絕對不止這點!」

    白玉新點頭道:「這事,絕不如此簡單,往根子上挖,挖到誰算誰,就算挖到他陶安國,我也絕不手軟!」

    第二天,陸一偉繼續追查這事。可令人遺憾的是,採購科依然大門緊鎖,就連陶安國也不見了蹤影,事情變得越來越蹊蹺。

    陸一偉不打算善罷甘休,既然對方不配合,只好自己從外圍入手調查了,目前最主要的是打聽到對方公司的名稱,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一上午時間,陸一偉找了幾個人問詢,可大家似乎都商量好似的,集體選擇了沉默。甚至看到陸一偉,遠遠地就躲開了。就連那晚一起喝酒的工友,看到陸一偉后,也是倉皇而逃。

    而白玉新那邊,一上午手機快要打爆了,都是求情說話的。白玉新堅守自己的原則,統統都回絕了。

    沒有收穫,陸一偉垂頭喪氣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想著如何尋找突破口。無意之中,他發現門口有一個摺疊起來的黃果樹品牌煙盒,引起了他的注意。黃果樹煙,一包兩塊多,自己平時從來不抽這個牌子啊。帶著疑惑,他懷著好奇心走過去撿了起來,拿到手中端詳著。

    前前後後看了一下,沒發現什麼異常。他於是丟掉了垃圾桶,心道:「估計是颳風吹進來了的。」

    他又躺到床上來來回回思考,可再次看到煙盒時,越想越不對勁,於是下床又撿了起來,將煙盒撕開,一行歪歪扭扭的字顯現出來:「這完全是個精心設計好的騙局,採煤機是不過是他們洗錢的手段,洗錢數目高達800多萬元,採煤機是省城一家叫鑫源煤礦設備公司採購的,而這家公司的幕後老闆是馬林虎的堂哥馬林輝,希望領導明察!」

    事情愈加變得複雜起來,原本是一個無心的談話,竟然牽扯出如此大案。涉案金額驚人,幕後一個又一個未解之謎讓陸一偉觸目驚心。煙盒所反映的情況遠遠超出了自己的能力範圍,他連忙跑到隔壁找到白玉新,請他來定奪。

    白玉新仔細研究后,他也不敢輕易下結論。於是二人驅車回到縣城,面見了縣長張志遠。

    張志遠聽后,拍著桌子道:「太氣憤了,簡直令人髮指!志遠,這件事一定要給我嚴查,曙陽煤礦有這麼大的吸血蟲,怪不得企業負債纍纍,都他媽的裝進自己腰包了。」

    得到張志遠的許可后,陸一偉當天就到了北州市找到了煙盒上所寫的鑫源煤礦設備公司。他以採購煤礦設備之名,與公司的一個負責人進行了商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