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26 上門借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26 上門借錢字體大小: A+
     

    夏瑾和道:「不是,這不天同山風景區避暑節馬上就要開幕了嘛,市裡要舉辦一個隆重的開幕式,屆時還會邀請明星前來捧場。市裡要求我們大學出三個節目,學校經過考慮,讓音樂系的學生出一個舞蹈和歌曲,一個校領導不知怎麼想的,讓我們老師也排練個舞蹈,就把我也拉了進去,一開始我不同意,可校領導找我談話,我也無奈,只好去了。你不希望我去?」

    「不不不!」陸一偉連忙擺手道:「我沒那個意思,你跳舞跳的那麼好,真該給你安排個獨舞,哈哈。」

    「你怎麼知道的?」夏瑾和驚奇地張大嘴巴道:「我們校領導確實要讓我跳一支獨舞,我給拒絕了。」

    陸一偉道:「對於你的生活,我不會橫加干涉的,只要你喜歡就去做,不喜歡就不去做。什麼時候開幕?我到時候過來捧場。」

    「下個星期五,時間太緊了。」夏瑾和道。

    陸一偉盤算了下時間,還有七八天的時間,道:「到時候我一定會來。」

    晚上,兩人入住酒店。眼看與夏瑾和的關係越來越近,婚事自然而然很快就要提上日程,陸一偉決定把自己的積蓄全部拿出來,在北州市買一套房子,這一提議遭到夏瑾和的反對,道:「不是說了嘛,假如我們結婚後,學校會給我分房子,買那麼多幹嘛?存點積蓄讓以後用吧。另外,裝潢的錢也不用你管,這些年下來我有點存款,夠用了。」

    聽到夏瑾和如此善解人意,陸一偉感動的一塌糊塗。要是換做其他女人,巴不得多從你身上多薅點羊毛,而夏瑾和絕非俗流之輩,話是如此說,可陸一偉作為一個男人,還真能讓夏瑾和花錢?何況家裡還有老母親要他供養,他堅持道:「房子可以住你分配的,但裝潢的錢必須由我來出。」

    夏瑾和看著一本正經的陸一偉,笑著道:「一偉,你以為我是看上你的錢了,還是看上你其他的什麼了?都不是!我就是看上你這個人了,就算你是叫花子,我也認了,真的,別較真!」

    陸一偉佯裝生氣地道:「不行,裝潢的錢一定我出!」

    夏瑾和看到陸一偉如此認真,知道男人有尊嚴,便應付道:「好好好,那就你出。」

    「這還差不多!」陸一偉臉上有了笑容,像個孩子似的天真爛漫。

    這一夜,兩人盡情享受著二人世界,到達了一個又一個人生巔峰。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和夏瑾和吃過早飯,把她送回了學校,而自己馬不停蹄地前往東華實業集團。

    上次因為張志遠的事,陸一偉來找過丁昌華一回,上次是為別人,而這次是為自己。

    陸一偉輕車熟路地到了公司五樓,找到丁昌華辦公室輕輕敲了敲,沒人響應。又敲了敲,還是沒反應。

    這時,從隔壁房間走出一位穿職業裝的美女,和陸一偉笑了笑道:「請問先生有什麼事嗎?」

    陸一偉指著房間門道:「你們丁董事長不在嗎?」

    美女溫婉一笑道:「我們丁董不在,您找他有事嗎?」

    聽到丁昌華不在,陸一偉有些懊悔,真該提前打電話確認一下再過來,於是道:「那丁董什麼時候回來?」

    「這我不知道,或許上午就不過來了。」美女解釋道。

    「哦。」陸一偉倍感失望,垂頭喪氣地下了樓,期望在樓底能碰到丁昌華,可現實並沒有像電影里那樣出現神奇的一幕。

    出了東華實業集團,陸一偉有些不甘心,又去了天都國際大酒店,這也是丁昌華的一處產業,可令他失望的是,丁昌華也不在那裡。

    無計可施之下,陸一偉最終還是撥通了丁昌華的手機號,可響了幾聲,對方直接就掛斷了。陸一偉開始變得煩躁不安起來,看來罐頭廠的事情要泡湯了。

    過了一會兒,丁昌華回了條簡訊:「我現在有事,找我有事?」

    陸一偉急忙回道:「丁董,我找你確實有點私事,不知方便不?」

    過了很久后,丁昌華回了過來:「十點后,到我辦公室。」

    總算看到了希望,陸一偉看了下表時間還早,想著自己在北州市也沒什麼朋友,於是開車去了李前程開得廣告公司。進了公司,李前程店裡滿地狼藉,就像把掃蕩了一般,空無一人,還不如上次來人氣旺。

    陸一偉直接走進了後面的辦公室,李前程正坐在那裡優哉游哉地喝茶玩電腦,看到陸一偉后,驚奇地睜大雙眼道:「你怎麼來了?來,快坐!」

    陸一偉笑著道:「我怎麼就不能來了,不能看看你?」

    「感謝,感謝老哥還牽挂著我,喝什麼茶?」李前程忙道。

    「隨便!」陸一偉隨手拿起一沓報紙翻看著。

    待李前程泡好茶后,陸一偉放下報紙問道:「你這是什麼情況?成了光桿司令了?」

    李前程嘆了一口氣道:「哎!別提了,兄弟我這馬上就要倒閉了,過兩天就準備關門大吉了。」

    聽到此,陸一偉忙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一言難盡啊!」李前程望著天花板道:「還不是我家的那個敗家娘們,偷偷拿了我錢去炒股,結果陪得一塌糊塗,到現在還欠著幾十萬的外債,這不,昨天債主追上門了,把店裡值錢的東西都搬走了,你說我這個店還能開下去嘛!」

    聽完李前程的傾訴,陸一偉很是同情,安慰道:「猴子,萬事往好的方向想,從哪裡跌倒從那裡爬起來,你也不能因為欠著外債就不幹了吧,我聽說三條沒少幫你啊。」

    李前程冷笑一聲道:「是啊,三條是幫得不少,可我總不能一而再,再而三麻煩人家不是?現在我還欠著他十多萬呢。三條今年又要開個西餐廳,手裡也緊張。黑圈的錢來得快,去得也快,基本上沒什麼積蓄,對了,一偉,你能不能幫我一把?」

    陸一偉赧然,道:「猴子,我和你實話實說,我手裡倒是有兩個積蓄,可我現在也準備上一個項目,還差很多,今天我正是化緣來了。我要是不做這個項目,我肯定幫你,請你相信我。」

    聽到此,李前程心涼了一半,低頭道:「沒關係,反正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了,聽天安排吧。」

    陸一偉轉念一想,道:「對了,前段時間我請你和三條做廣告不是有一筆錢嗎?我不已經打到你賬號里了嗎?」

    「那點錢夠什麼用,早就花光了!」李前程道:「我也想通了,咱就不是做生意的那塊料,過兩天等店鋪一關門,我就和黑圈倒賣古董去,呵呵。」

    從李前程公司出來,陸一偉心情變得低沉,看到朋友落難而自己幫不上什麼忙,心裡總覺得愧疚。他想到了三條,於是打電話過去。

    三條聽到陸一偉詢問李前程的事,沒想到三條道:「你千萬別管他,就讓他自生自滅吧,一個公司都毀在他手裡了,拿著錢到外面豪賭,欠下了一屁股債,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

    從三條嘴裡得到截然相反的結果,陸一偉疑惑地問道:「他不是說他老婆炒股嗎?」

    「狗屁!」三條氣呼呼地道:「上次你的那個項目下來,我一次性給了他十萬,夠多了吧,他娘的一晚上就給輸沒了,後來又找我借了五萬,也統統輸光了,總而言之,不給他點教訓,他是不知悔改的。」

    聽完三條的控訴,陸一偉心裡稍微好受了點,又詢問了下潘成軍的情況,就匆匆掛掉了電話,驅車趕往東華集團。

    十點鐘,陸一偉準時出現在丁昌華辦公室門口,丁昌華也很守約,一前一後到了。

    丁昌華算是陸一偉的恩人,所以陸一偉表現得很客氣。丁昌華也放下架子道:「是一偉老弟啊,剛才市委郭書記找我談了點事,久等了吧?」說完,推門走了進去。

    走進丁昌華富麗堂皇的辦公室,陸一偉如同走進了天堂,小心翼翼地坐到沙發上,客氣地回答著丁昌華的問題。

    丁昌華的時間很寶貴,直接切入主題道:「說吧,找我什麼事?」

    陸一偉把自己借錢的意圖說了出來,丁昌華陷入了深思,過了許久后道:「你打算借多少?」

    「500萬!」

    丁昌華笑了,道:「一偉老弟,你的膽子可夠大的啊,獅子大開口,我和你說實話,從來沒有人和我借怎麼多錢,你是第一個。說吧,要搞什麼項目?」

    陸一偉將自己買罐頭廠的事說了一遍,丁昌華一邊聽一邊點頭,待陸一偉說完后,道:「這事張縣長知道嗎?」

    陸一偉道:「這事我還沒和張縣長說,另外是以我朋友公司的名義購買的。」

    「你不打算讓張縣長知道?」丁昌華繼續問。

    陸一偉道:「我肯定會向張縣長彙報的,請丁董放心。」

    丁昌華本身就是靠地產生意起家的,知道這中間是一本萬利,只有賺沒有賠,他很佩服陸一偉的眼光和膽識,不過對他的這一步棋還是存有擔憂,道:「你覺得這塊地能賺錢嗎?我需要個理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