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22 需要證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22 需要證據字體大小: A+
     

    「行!」呂經理拍著胸脯道:「這是就這麼敲定下來了,隨後我讓曉磊起草個協議,你過目一下,如果沒什麼問題,咱就先把協議給簽咯,等所有的手續全部走完了,咱再簽合同。不過我要申明的是,簽協議時你得給我一部分啟動資金,要不然職工的工作真不好做。」

    陸一偉想了想道:「可以,先給你100萬,跑手續過程中再追加100萬,剩下的簽訂合同時全部結清。」

    「不不不!」呂經理搖了搖頭道:「這點錢真心不夠,至少300萬。」

    陸一偉道:「讓我現在一下子拿出那麼多錢不可能,100萬,一分錢也不能多了。」

    呂經理拿起筷子夾了口菜,思考片刻后,道:「200萬,一分錢也不能少了,如果不行,那我們的合作恐怕就要中止了。」

    陸一偉看了眼李海東,一咬牙道:「好,就200萬元。」

    「爽快!來,咱們喝酒!」

    吃完飯,曹曉磊帶著呂經理風花雪月去了,而陸一偉則心裡有事,拒絕了他們的盛情邀請,開著車往南陽縣趕去。

    路上,李海東思前想後,終於鼓起勇氣問道:「陸哥,你一下子那能拿出那麼多錢?要不我來想想辦法?」

    陸一偉緊繃著臉道:「這事你不用操心了,我來想辦法,你這段時間就追著曹曉磊,我要儘快簽訂協議,好把這件事定下來。」

    李海東道:「陸哥,你沒看到嗎?他們比我們還著急,我估計過兩天曹曉磊就主動上門。」

    這倒也是,二人聽到有錢后,在酒桌上就激動地手舞足蹈。陸一偉現在滿腦子都是錢,他打算找個合適機會找一找丁昌華。

    李海東憂心忡忡地道:「陸哥,要不我們把果園賣了吧,估計也能賣個百把萬,剩下的東挪西湊點……」

    還不等李海東說話,陸一偉就嚴厲地打斷李海東的話,道:「海東,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打果園的主意,果園剛剛有了收益,東瓦村的百姓看到點生活的希望,如果你賣了,村裡的人還不罵死你我?以後決不能有這個想法!」

    被陸一偉一通訓斥,李海東臉紅脖子粗,不過他心安理得地接受陸一偉的批評。

    回到南陽,陸一偉順道將李海東送回了北河鎮,而自己又趕回了曙陽煤礦。

    白玉新照樣遊手好閒地在辦公室喝茶瀏覽網頁,好像根本不是來改制了,反倒像下來度假躲清閑來了。看到陸一偉一臉茫然,白玉新將電腦關掉,問道:「一偉,有心事?」

    陸一偉趕忙整理了下妝容,笑道:「我那有什麼心事,沒有。」

    「真沒有?」白玉新一看陸一偉就在撒謊,追問道。

    陸一偉肯定地道:「真沒有。」

    白玉新道:「有事你儘管和我開口,別一個人扛著,我能幫到的一定幫。」

    「謝謝白縣長的關心!」陸一偉客氣地道。

    白玉新端著茶杯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道:「一偉,我們來曙陽煤礦已經有幾天了,通過和中層領導以及職工們聊天,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反對改制,所以我覺得宣傳工作非常重要。不過我聽到最多的聲音,好像是對煤礦的部分同志不滿,你了解這方面的情況嗎?」

    陸一偉給白玉新填滿茶水,坐下來道:「我也聽到了這方面的情況,一個職工和我說,曙陽煤礦的領導幹部個個都是貪官,尤其是採購科、預算科以及工程科,這幾個科室個個富得流油,就連一般工作人員都開著豪車,在縣城買了好幾套房子,甭說科長了。職工形象地給我比喻,曙陽煤礦就好像一顆被掏空了大樹,僅剩下一層表皮了,裡面全部都空了,這都是那些蛀蟲禍害的。」

    白玉新點點頭道:「這些情況我也聽到了一些,那你覺得接下來該怎麼辦?」

    陸一偉往跟前湊了湊道:「白縣長,你知道誰最反對企業改制嗎?」

    「嗯?」白玉新若有所思地道。

    「就是這幫子人,他們害怕一旦改制后,就沒有像現在這麼來錢快了,將來的礦長用不用他們還是兩說,所以,做好這部分人的思想工作最為重要。」

    「嗯,繼續說!」白玉新見陸一偉的思路越來越靠近自己,滿意地點了點頭。

    陸一偉道:「我覺得做思想工作這條路只適用於職工,而對付這幫人必須採取鐵腕手段,才能讓他們心服口服同意改制……」

    陸一偉停止了說話,白玉新回過頭來道:「繼續往下說啊。」

    陸一偉小心翼翼道:「白縣長,如果接下來我有說錯的地方,您老別見怪啊。」

    白玉新眯上眼睛,手指有節奏地敲打著杯蓋。

    陸一偉放下包袱,大膽地說了起來,道:「我認為,交給檢察院查辦!」

    白玉新突然睜開眼睛,坐起來道:「一偉,你的想法和我不謀而合,我也正有此意。我這人從來不願意婆婆媽媽,你要是同意,一切都好說,你要是不同意,我自然有辦法讓你同意。我經過請示張縣長后,打算把這件事就交給你來辦!」

    陸一偉聽到這個艱巨的任務,有些難堪地道:「白縣長,我怕我干不好,再者這種事……」

    「怕得罪人是吧?」白玉新一下子就看穿了陸一偉的小心思,道:「一偉,不瞞你說,但凡要做成某件事,就不能前怕狼后怕虎。你覺得你做老好人,別人就買你的帳嗎?錯了!別人依然不把你當回事。在官場上,心慈手軟是最忌諱的,要得就是果敢鐵腕,你以為那些領導幹部都是好人嗎?我告訴你,好人絕對當不了官,就算當了,別人給你的評價只會說你是個好人,而不是好官。真正的好官那都是心硬的,手恨的,在關鍵時刻踩著別人肩膀往上爬的,這些道理想必你也懂,我就不多說了。你將來肯定要走到領導崗位上,成為某個單位的一把手,你覺得你一團和氣,你的下屬會服氣嗎?在人情和利益面前,沒有那個是高尚的,也沒有那個是低俗的,只能在特定的環境里用獵鷹般的眼睛去辨識,去選擇,想聽聽我對你的評價嗎?」

    陸一偉點了點頭。

    白玉新繼續道:「正如我前面所說,你是一個好人,不折不扣的好人,有智謀,有膽識,但在有些時候中缺乏那麼一點狠勁,說得再直白一點,你不懂得反抗,而是一味地隱忍遷就。古人云:『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在我看來,這句話簡直就是狗屁!一文不值。忍,如何忍?忍了你又怎麼樣?不過是自己在遭到不公待遇的時候一句自我安慰罷了。男人嘛,遇到問題就應該果斷出擊,延誤時機是最大的錯誤。你就好比你在北河鎮這些年來,你是忍了,那你得到了什麼?別人尊重你了嗎?還是你在忍中悟出了什麼道理?楚雲池不過把你當成了一個擋箭牌而已,要不然,他能放著你不管?」

    「我說這麼多,可能有些話說重了,但我真心喜歡你。我老了,銳氣挫得差不多了,也不想著再有什麼追求了,而你不同,你還年輕,將來可以走到更高的層次,要是你還是現在這副樣子,還是那句話,你是個好人,而不是好官。」

    白玉新的話雖有些偏激,但句句刺痛著陸一偉。仔細盤點自己,確實在做某件事時不夠堅決,考慮的事情太多。他低頭思考了半天後道:「白縣長,很感謝你能和我說這些。這些年來,你是第一個如此直面批評我的人,沒有人指點,自顧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經過你這麼一說,我有恍然大悟的感覺,還希望你以後多加指點。」

    「指點談不上!」白玉新擺擺手道:「你是大學生,我一個交通員出身,沒上過什麼學,怎麼指點你?我所講的這些不過是這些年悟出的道理,不希望你重走老路,該換換思維了。」

    「好!」陸一偉站起來道:「這件事我來做,你具體安排吧。」

    白玉新頜首道:「正如你所講,我們就從採購科查起,先把這鍋湯攪得天翻地覆再說。」

    談完正事,陸一偉心裡還惦記著罐頭廠的事,於是道:「白縣長,我想和你請一天,辦點私事。」

    白玉新沒有多過問,道:「你去吧!」

    回到縣城,陸一偉直奔檢察院見到了檢察長陰志昌。上次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下來走了一圈,效果極其好,陰志昌果斷地站到張志遠這邊,配合辦案。聽完陸一偉的彙報,陰志昌道:「你說得這件事我們可以查,但總得有個事實依據啊,也不能平白無故的下去。」

    陸一偉不解地道:「請陰檢察長指點一二。」

    陰志昌靠在座椅上道:「我們檢察院辦案,一般情況下講證據的,沒有把握的事情我們絕對不會貿然行動,假如對方是清白的,就把我們給裝進去了。你可以側面收集一下他的罪證,要詳實具體。這些工作做完后,要是有個人舉報一下,效果就更好了。」



    上一頁    下一頁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