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20 溪河煤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20 溪河煤礦字體大小: A+
     

    時間就像一駕脫了韁野馬,拉都拉不住,轉眼就到了初夏。初夏的南陽是美麗的,迷人的,湛藍的天空縈繞在上空,庇佑著這座黃土高原上的小城,潺潺的溪水如同玉帶左右流之,環繞著縣城奔著黃河而去,南陽人民無憂無慮,享受著天公作美賜予的人作天成,一切都那樣的平靜,平靜地如一汪泉水,就算微風拂過,也只會驚起柔弱的漣漪,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南陽縣的官場,卻迎來了黎明前的黑暗,風起雲湧,狂風襲來。

    蘇啟明這兩天為招商引資的事情著急上火,安排下去已經一個多月了,居然沒有一個單位積極去落實,有的單位甚至以為縣裡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口號喊得響亮,落實起來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儼然沒把蘇啟明的事情當回事,這下徹底激怒了這位副市長。

    這天,他又召集所有單位負責人召開了招商引資推進會,在會上打發雷霆,甚至破口大罵說出了髒話,指責各單位不負責任,行政不作為。各單位領導幹部低頭不語,用無辜地眼神相互交流著。

    蘇啟明拍著桌子道:「從今天開始,縣四套班子領導每個人包幾個單位,每位領導必須在兩個月內完成一項招商引資任務。另外,各個單位實行輪流上班,一半的人都出去招商引資去,如果完不成任務,扣發兩個月工資。至於各單位的一把手,完不成任務,乘早給我把位子騰出來,讓有能力的人上。」

    涉及到自身利益,底下的人頓時慌了神。回去以後迅速行動起來,召開再動員會。於是,南陽縣出現蔚為壯觀的場面,機關單位大部分停下手頭的工作,跑出去招商引資去了。就連學校的老師都派了出去,更有意思的是殘聯,殘聯本身人手就不多,殘聯主席想出了個妙招,讓手底下的人發動殘障人士,舉著棍子如同叫花一般到處化緣,讓人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有些單位的領導心態好,借招商引資之名,乾脆組織職工出去旅遊,職工們當然樂意,紛紛報名參加。於是乎,全國各地到處能看到南陽縣的人民,有的甚至在某個景區不約而同相見,大家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會心一笑,繼續暢遊,好不快哉。

    造成這種局面是蘇啟明萬萬沒想到的,可到了後期他完全不能掌控,錢花了,人都撒出去了,連個企業的影子都沒有見著。

    這一切,張志遠都看在眼裡,但他並沒有發表任何言論,任由蘇啟明自生自滅。而他的心思根本不在這上面,全力以赴推行他的企業改制。

    二寶煤礦由於蘇啟明出面橫加干涉,張志遠不得不暫行放緩。他不是退縮,而是等待時機,等待一個一招制敵的有利時機。恰好,北河鎮這段時間搞得如火如荼,張志遠一門心思撲在北河鎮上,回頭再來收拾秦二寶一干人等。

    關於北河鎮成立工業園區的議題,蘇啟明不支持,也不反對。不支持的理由很明確,認為這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做法,將幾個煤礦串聯搞集團化,那個煤礦主是傻子,願意拱手讓出來交給別人打理?不反對的理由也很具體,他一開始答應市委書記支持張志遠企業改制,他這是在踐諾,任由他張志遠胡搞吧,反正到時候出了問題都是他擔責任,抱著看笑話的態度不聞不問。

    北河鎮鎮長徐青山不愧為老鄉鎮,多年在基層工作,經驗豐富,干工作非常有一套,憑藉他的三寸不爛之舌,愣是說服其他幾個煤礦的礦長同意組建大公司。

    北河村的村民就更不用說了,牛福勇很輕鬆地就全部搞定。本身他在上台之初就答應奪回煤礦,由村集體經營到年底分紅,這一提議得到大多數村民的擁護。此外,牛福勇也履行了自己上台時的承諾,到年底給村民們發放了米面油,讓村民們更加信任。他們認為,煤礦不管交給誰經營,只要到年底分紅就行了。樸實的農民總有樸實的思想,甭管你說的天花亂墜,只要見到實際的,他們就擁護贊成。

    溪口村一開始就遇到了阻力,馬家和田家兩大家族勢力又鬧得不可開交。他們認為,煤礦是屬於村集體的,憑什麼拱手相讓?村委主任周三毛在陸一偉的指點下,請「許半仙」下山做動員工作,最後基本上都贊同了這一發展思路。

    各煤礦礦長搞定了,村民們也搞定了,接下來就該談如何發展了。建設工業園區,需要征大量的土地,在這個問題上,北河鎮黨委書記梁道義站出來反對,並跑到蘇啟明那裡告刁狀。蘇啟明滿腦子都是招商引資,哪顧得上管這些,直接不聞不問,把梁道義駁了回來。這下樑道義成了公敵,百姓唾罵他,同僚們排擠他,又得罪了張志遠,在北河鎮遇到了空前的公信力危機。

    關於土地問題,分管國土的副縣長白玉新親自出面協調,北河村和溪口村分別貢獻300畝土地和200畝土地,在村民代表大會上,這一提議基本通過。北河鎮的村民在考慮未來的發展上,意見空前統一,誰都想過上好日子,土地一事就此敲定。

    接下來溪口煤礦礦長彭志榮自己出資註冊了個「溪河煤業集團」,各項工作緊鑼密鼓地啟動了。

    先是資產核查,聘請了審計事務所、財務會計事務所對各大煤礦進行全面資產登記認定。緊接著是股權認購,誰佔多少股都擺到了桌面上,經過幾番激烈地爭論后,基本上各大股東都較為滿意。五個煤礦里,屬北河村煤礦規模大,牛福勇順理成章成了溪河煤業集團的董事長,而彭志榮成了公司的總經理。這一整合,溪河煤業集團的資產一下子增加到2個億,成為了南陽縣的第一大企業。

    誰都沒想到北河鎮企業改制竟然如此順利,讓縣裡的領導幹部都目瞪口呆,本來是看笑話的,可人家成功了,這顯然是一場競賽,誰都不甘心落後,讓還沒招來一家企業的蘇啟明更加焦急。

    在公司成立的那天,張志遠親自出席,並為公司揭牌講話,這是他的政績,他自然感到驕傲。同樣激動的還有徐青山,他自己都沒想到,一個公司在他手裡誕生了。

    溪河煤業集團的組建,刺激了其他煤礦企業,觸動最大的要數曙陽煤礦的礦長陶安國了。一個半死不活的國企,負債纍纍,頻臨著倒閉,他身上的擔子實在太重。這天,他主動找上了張志遠,提出企業改制的願景。

    溪河煤業畢竟是私營企業的重組,而曙陽煤礦是國企,所面臨的問題更加複雜,不過張志遠既然下定決心要搞,就會堅定不移地搞下去。

    這件事,張志遠依然交給了白玉新和陸一偉,由他倆來主導曙陽煤礦的改制事宜。

    曙陽煤礦,我們在前面不止一次提到,實施改制可謂是難上加難。早些時候,陶安國已經是從側面向2000多名職工吹了吹風,效果非常明顯,一邊倒地不支持改制。理由非常簡單,我們現在屬於吃公糧的工人,也算是「鐵飯碗」,企業為職工交著各種保險,到年底還有各種福利,把這些撇開不說,至少現在可以按月領到工資,就算將來自己退休了,也有生活保障,還可以讓子女頂替上班,這種待遇顯然在私企是感受不到黨的溫暖的。

    如果企業改制了,就成了私企了,說句不好聽的,人家不想用你就是一句話,直接捲鋪蓋走人。尤其是一些上了年紀的工人,更能直觀地體會到將來所面臨的困境。所以,這部分人鬧得最凶,堅決不同意改制。

    職工們出現這種想法人之常情,理所應當,換做誰都不願意把「鐵飯碗」變成「泥飯碗」。可曙陽煤礦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如果不改,這艘龐大而年邁的游輪只能在改革的浪潮中苟延殘喘地盲目前行;如果不改,這匹立下戰功赫赫的悍馬只能在歷史的車輪下被碾壓成碎末。在現實面前,老天是不會再眷戀捍衛權利而寸步難行的衛士,歷史也不可能逆流回潮,重現曙陽煤礦曾經的輝煌。時代的產物在一定時期可以有尊嚴地生存著,可撕下貼有標籤的外面,實則裡面僅剩下軀殼而已。

    白玉新參與過北州市三線企業的改制,基本上對改制流程熟記於心,滾瓜爛熟。對一些將要出現的問題也早有先知,所以他並不急得去實施,而是帶著陸一偉進駐曙陽煤礦住了下來,打算先摸清煤礦的家底,再靜下心來與職工們進行利益的談判。

    於是乎,曙陽煤礦出現了兩位不速之客,每天看似閑得無聊,無所事事,經常與煤礦的中層領導幹部喝得東倒西歪,吃飽喝足后,又徹夜打麻將到天明,小日子過得好不舒坦。這一情況,很快有一些多事的人反映到蘇啟明那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