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8 柳暗花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8 柳暗花明字體大小: A+
     

    私挖濫采案件移交到了檢察院,在檢察長陰志昌的親自督導下,很快就向人民法院提起了公訴,法院抽調所有骨幹投身於此案件中,經過大量調查取證,基本掌握了詳實證據,並在最快的時間內開庭審理了此案。經審判認定,35人中,除2人證據不足不於立案外,剩餘33名全部以非法盜取國家資源罪進行判定,分別按照盜採數額較大、巨大和特別巨大三個檔次進行量刑,多數並判處三年或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並沒收所有非法所得。

    這起事件,張志遠以全勝贏得了南陽縣老百姓的擁護和支持,同時極大地震懾了一些存有僥倖心理的非法盜採者,甚至一些參與其中的官員都人心惶惶,生怕自己牽扯其中。然而,他們的擔心終於來了。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一些私挖濫采者在庭審過程中就交代了某某某從中參與,有的甚者直接說出煤礦背後的真正老闆,石灣鄉的領導幹部無一倖免,全部捲入這起案件中。事情越來越變得愈加複雜,撲朔迷離。其中,有犯罪嫌疑人直言不諱地指出,石灣鄉黨委書記尤華有兩個私挖濫采點,非法收入高達500多萬元。

    當然,這些事情並沒有出現在卷宗里,可給蘇啟明出了一個大難題,到底該不該往下追查?如果追查,可能會把更多的人牽扯進來,如果不查,這起案件的影響過於大,勢必會引起百姓的不滿。蘇啟明氣得痛罵張志遠,罵完之後還得解決。

    這一天,蘇啟明叫上張志遠、康棟以及紀委書記廖閔元一起商討此事。

    張志遠的意見是,只要追查到誰,就嚴懲不貸。

    康棟提出了反對意見,道:「按照張縣長的意思,就應該把整個石灣鄉一鍋端咯,可你想過沒有,如果這樣追查下去,會讓多少領導幹部感到心寒?」

    張志遠挑眉斜視康棟道:「康書記的這個理由顯然站不穩腳,黨紀法規明確規定,黨員幹部不準經商,何況石灣鄉的領導幹部集體參與私挖濫采,這是什麼行為?往小了說是違反了黨的紀律,往大了說已經觸犯到法律,如果我們在這個時候放任不管,怎麼能服眾?」

    蘇啟明不急於開口,轉向廖閔元道:「你的意思呢?」

    廖閔元不知蘇啟明的意見,於是道:「這件事既然都鬧起來了,社會上已經傳開了,已經造成不好的影響,如果不給眾人一個交代,顯然說不過去,所以我的建議是可以查,但要把握個度,不能無限擴大,也不能避重就輕,起到警示作用就可以了。」

    蘇啟明微微點點頭,道:「我同意廖書記的意見,那就這樣吧,由廖書記組成一個專項調查組,從明天開始進駐石灣鄉,對涉案人員全部清查,如果情節特別嚴重的,可以啟動相關程序,對其進一步調查。不過我的前提是,穩定為主,決不能因此而激化矛盾。」

    聽到蘇啟明以大局為重做出了決定,張志遠沒再說什麼,起身回到往辦公室走去。剛走到門口,就看到陸一偉焦急地站在門口等候著。張志遠預感到有事,進門后關上門蹙眉問道:「什麼事?」

    陸一偉壓低聲音道:「張縣長,告訴你個不好的消息,秦二寶強姦案件中的當事人死了。」

    「什麼?」張志遠驚奇地道:「你說清楚點!」

    陸一偉詳細地講了起來:「我讓潘成軍尋找當事人,已經知道對方是西州市同源縣人。潘成軍千方百計找到了當事人,結果得知就在前兩天出車禍死了。」

    張志遠預感到這是一起有預謀的謀殺案。他道:「在哪死的?有這麼巧?」

    陸一偉道:「在江東市郊外。我得知此事後,也不敢相信,並親自前往確認。在朋友的幫忙下,找到處理這起事故的辦案交警。對方的答覆是,就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不存在故意殺人。在核實身份時,正是潘成軍所說的那人。我又好奇地查看他妻子的信息,顯示已經死亡註銷戶口,基本上吻合。讓人驚奇的是,當事人死的太蹊蹺了,我懷疑……」

    「懷疑什麼?」張志遠緊追不捨問道。

    陸一偉大膽推測道:「我感覺這件事與秦二寶有關係。」

    張志遠心裡一緊,一條有價值的線索就這樣斷了,他拍著桌子道:「這些喪盡天良的東西!」

    陸一偉繼續道:「如此一來,我們不得不調整策略了。當事人的死我們沒有直接證據就認定是秦二寶所為,我們只是推測而已。」

    「嗯!」張志遠點點頭道:「這樣一說,潘成軍的處境就非常危險了,你務必要保護好他,決不能讓他落入秦二寶之手。這張王牌,我們要最後的關口打出來。」

    陸一偉道:「請張縣長放心,我已經將潘成軍藏匿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了,秦二寶應該找不到。」

    張志遠相信陸一偉辦事的能力,道:「那就好,你自己也要小心。」

    說完這件事,陸一偉小心翼翼地道:「張縣長,北河村的村委主任牛福勇和溪口村的村委主任周三毛想約見您,不知您……」

    「找我什麼事?」張志遠疑惑地問道。

    陸一偉道:「按照您打造三個工業園區的思路,我側面與這兩位村長談了談,他們表示很感興趣。北河村煤礦現在回歸村集體,而溪口村煤礦目前正在擴建,打算新建一個大型焦化廠。牛福勇說,他有意將北河鎮的企業全部整合,打造成一個超級企業,這也正好符合您的工作思路。」

    「好!這是好事嘛!」張志遠聽到此,一掃不快道:「那你安排一下,我抽時間見他們一面。」

    陸一偉連忙道:「今天晚上您看有時間沒?」

    張志遠翻看了下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道:「正好,我晚上沒事,你來安排吧。另外,讓白縣長也參加。」

    「好嘞!我這就去安排。」陸一偉高興地道。

    中午下班,陸一偉回到牛福勇的住處。剛進門,牛福勇就急不可耐地道:「陸哥,怎麼樣?」

    陸一偉故意賣關子道:「哎,有點難度啊。」

    牛福勇有些失落地「哦」了一聲。一旁的周三毛附和道:「你看,我說什麼了,人家張縣長這麼可能見我們,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陸一偉看到牛福勇的表情,「撲哧」笑出聲來道:「看你那損樣,實話告訴你,張縣長同意了,就在今晚。」

    「真的?」牛福勇激動地道:「那太好了,哈哈。」

    晚上,陸一偉特意把北河鎮鎮長徐青山叫上,周三毛又將溪口村煤礦的礦長彭志榮一同叫上,在王家壩村的面魚館宴請。面魚館自從上次招待了市委書記后,一下子就火了,生意異常火爆,陸一偉成了這裡的常客。一來二去,與老闆楊建國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楊建國聽說縣長要過來吃飯,早早地就關了門,不再接待其他客人,專心為領導服務。一晚上雖然少收入很多錢,但在楊建國看來,這點損失是值當的。要不是陸一偉,也沒有自己的今天。

    張志遠非常守時,說幾點到就幾點到。一行人到齊后,飯菜陸續上桌。

    牛福勇以前也算南陽縣的風雲人物,甭說和縣長吃飯了,就連市長都吃過。不過現在逐漸退出了煤炭市場,社會圈子自然而然就小了。而溪口村的周三毛顯然拘束很多,他是第一次和這麼大的領導吃飯,不停地在褲腿上搓著雙手,臉上表露著絲許緊張。溪口村煤礦礦長彭志榮是南方人,長年走南闖北,什麼人都接觸過,一上來就天南海北地侃了起來,很快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幾杯酒落肚,徐青山談起了偉大設想,道:「張縣長,我聽陸主任說要在北河鎮建立一個工業園區,我們聽后非常感興趣,也堅決擁護。這不,我私底下和我們鎮的幾個煤礦主交談了一番,北河村的牛福勇、溪口村的周三毛以及溪口煤礦礦長彭志榮都非常贊成,想找您談一談,儘快讓這個項目落地。」

    張志遠笑而不語,一旁的白玉新道:「那徐鎮長談談你的想法吧。」

    徐青山擺開彙報的架勢道:「北河鎮現有煤礦5座,其中規模最大的就是北河村煤礦,溪口煤礦次之。如果建設一個工業園區,將這五個煤礦都納入進來,組建成大公司,進行集團化經營,到年底持股分紅,剩餘股金上其他項目,不出幾年北河鎮就可以將從一個貧困鄉鎮一下子躍到全縣名列前茅,另外,也可以解決部分剩餘勞動力,北河鎮的老百姓絕對支持。」

    白玉新聽到這個發展框架,道:「具體的呢?如何實施?你這樣搞其他煤礦礦主同意不?還有成立了工業園區,組建了集團由誰出任董事?上項目,具體上什麼項目?你這些都考慮過嗎?」



    上一頁    下一頁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