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5 緊急應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5 緊急應對字體大小: A+
     

    張志遠的突然襲擊,對南陽縣的煤炭市場帶來了空前危機。尤其是一些私挖濫采點,都紛紛採取規避的手段與縣裡躲起了貓貓,白天平安無事,一到深夜依然頂風作案,偷偷盜採。

    刺激最大的當屬二寶煤礦的「四大金剛」,這一天,兄弟四人再次坐下來談論著下一步打算。

    三蛋情緒最為激動,拍著桌子道:「馬哥,他狗日的張志遠不識好歹,咱也不要給他面子,讓李哥和上面說說狠狠地從背後捅一刀子,再不齊我找幾個人天天跑到縣政府鬧事,我就不信擠不走他。媽的,那天在看守所差點打死我。」

    麻桿揶揄三蛋道:「你這人說話一點都不經過大腦,你以為張志遠是吃素的啊,你沒聽馬哥說,人家背後有市委副書記郭金柱撐腰嘛,一個市人大主任能撼動他的地位嗎?另外,你去縣政府鬧事,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你以什麼由頭鬧事?再說了,既然張志遠盯上咱了,就肯定不會罷休,現在的當務之急不是對抗,而是化解矛盾。」

    三蛋是沒腦子貨,指著麻桿道:「你他娘的就是個人精,明明知道縣裡會下來突查,為什麼不提前告老子?害得我白白在看守所里挨了黑棍,這筆賬老子算在你頭上。」

    麻桿不服氣地道:「憑什麼找老子?你問問馬哥,事前通知你了沒,是你小子掉進錢眼裡不聽話,現在又埋怨起我來了。」

    「滾你媽的!」三蛋氣勢洶洶指著麻桿道:「要不是老子在外面沒天沒黑的盯著,你他娘睡娘們的錢從哪裡來?」

    「你……」

    「夠了!」馬林輝終於看不下去了,怒吼一聲道:「你們還有完沒完?一見面就掐架,眼裡還有沒有我,啊?」

    馬林輝的怒吼讓二人消停下來,生著悶氣相互不理。

    過了許久,馬林輝才道:「大家聽我說一句,既然張志遠盯上了咱們,肯定會有一場不可避免的惡戰。人家站在明處,我們藏在暗處,自古邪不壓正,不管最終結果如何,肯定是我們吃虧。所以,我建議大家最近收斂一些,不要無端惹是生非,我們現在需要的是團結!」

    「接下來,我估計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這段時間大家把該轉移的資產都趁早轉移出去,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不要給對方留下任何把柄,這是保守打算。此外,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任人宰割。接下來,由我在市裡活動,市人大李主任這是重要的一個棋子,這些年我在他身上花了不少錢,他不會不管。二寶你這邊在省里活動,能夠得著越大的官越好,要不惜一切代價!總而言之,我們所做的都是緩衝之計,大家好自為之吧。」

    待三蛋和麻桿走出去后,馬林輝對秦二寶說:「二寶,我要交代給你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就是務必要打聽到潘成軍的死活,如果死了,一切安好,如果沒死,找到他,必要時弄死他,聽明白了沒?」

    秦二寶點點頭道:「大哥,我知道怎麼做。」

    馬林輝繼續道:「另外,你小子手上那起命案斬草除根了沒?」

    秦二寶心裡一慌,道:「當年我給了那女子的丈夫一筆錢,讓他滾出了南陽,不知現在在哪!」

    「糊塗啊,我的好老弟!」馬林輝埋怨道:「你說你都是幹得些什麼事?既然做下了,就不要留尾巴,要是這條線索讓張志遠知道了,你覺得你還能逃得了嗎?」

    聽馬林輝這麼一說,秦二寶心裡更加慌亂了,結結巴巴道:「大哥,那我接下來該怎麼辦?」

    馬林輝紅眼道:「和潘成軍一樣,乾脆一錯再錯,找到他,滅了他!」說話間,用手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秦二寶已經完全六神無主,道:「大哥,你說我們這次很難逃過這劫嗎?」

    馬林輝冷靜地道:「我看很難,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出路,這就要看我們如何做了,三蛋和麻桿靠不上,我們兩個分頭行動,給對方來個措手不及!」

    「好,我聽你的。」

    因為蕭鼎元的倒戈,公安局對處理這些事持冷態度,關在看守所里的犯罪嫌疑人成天呼喊著要申訴,說他們是冤枉的。

    蘇啟明將這件事第一時間向市委書記田春秋作了彙報,而田春秋僅僅說了句「知道了」,這種模稜兩可的態度讓蘇啟明有些摸不清頭腦。

    兩天後,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侯永志突然到訪南陽縣,到訪了縣公安局、檢察院以及人民法院。軍人出身的侯永志一向有自己的風格,就拿這次下鄉來說,不讓任何人陪同,就連蘇啟明和張志遠都不讓跟著,在三個部門繞了一圈,又悄悄地返回了北州市。

    緊接著第二天,市人大主任李虎剛帶著部分市人大代表也到訪南陽縣,與侯永志不同的事,李虎剛十分高調,他這次調研主題比較明確,調研南陽縣經濟運行情況。

    按道理說,上級領導下來調研,肯定會提前通知,再由下級部門精心準備后,然後下來走馬觀花地看一遍,召開個總結會,行程就全部結束了。可李虎剛選擇在侯永志下來的第二天調研,這不得不讓人有所懷疑此行目的。

    李虎剛肥頭大耳,肚子大得看不到腳尖,走起路來如同鴨子一般左右搖擺,很是滑稽。在蘇啟明和張志遠的陪同下,一行人走進了縣招待所會客廳。新聞媒體記者扛著長槍短炮,齊刷刷地對準正襟危坐的李虎剛,捕捉著每一個生動而鮮活的鏡頭。

    給領導拍照,絕對是個技術活。有的人上鏡,怎麼拍出來都很親和;而有的人不上鏡,拍出來怎麼看怎麼彆扭。李虎剛就屬於不上鏡的那種。他的肚子過於大,端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腹部一灘肉格外明顯,拍照絕對得選擇好角度,才能表現出他「為官清廉」的正面形象。

    此外,那就是他的一口黑牙了。由於長時間抽煙,嘴巴里烏漆墨黑,尤其是笑起來,如同常年未清洗的痰盂,上面結滿了污垢,讓人噁心。要是湊得近一點,一滴唾液不小心噴到你臉上,分明能聞到惡劣的酸臭味。所以,一般領導都是臉上掛滿笑容時,記者們舉起相機「咔咔」拍照,而李虎剛,只有他閉上嘴巴的時候才會「意思」兩下。

    蘇啟明開口道:「我說李主任啊,您太不夠意思了,下來調研也不提前打個招呼,突然造訪我這心裡也沒準備嘛。」

    蘇啟明與李虎剛同為市領導,兩人經常在一起,說話相對隨便。李虎剛哈哈大笑道:「我今天來啊,有兩個目的。第一,也是最主要的,就是來看看你老弟,雖不是什麼高升,但也能看出市委領導寄予你的厚望啊。其二呢,這不市人大每年都有兩次調研視察任務嘛,上頭催得緊,臨時開會確定調研主題和地點,我一想,就選擇了你們南陽縣。」

    聽完李虎剛冠冕堂皇的理由,蘇啟明沒放在心上,笑著道:「李主任,議程是如何安排的?咱先到點上視察,還是先召開個座談會?」

    李虎剛晃著腦袋道:「時間安排的比較緊,我的建議是先到點上走一走,看一看,再進行總結,你看這樣?」

    「那就聽李主任的。」蘇啟明點頭道。

    調研主題是經濟運行情況,第一站選擇了南陽縣最大的煤礦企業——曙陽煤礦。礦長陶安國早早地就在大門口等候,看到大巴車過來后,一路小跑過去,等待車門開后,扶著李虎剛走了下車,一邊道:「李主任,您老可很長時間沒來了啊,我都快想死您了。」

    李虎剛下了車掃射了一圈,笑著道:「我心裡也早惦記著你,這不工作忙嘛,一直抽不出時間,今天我這不是下來了嘛,哈哈。」

    「謝謝李主任賞光,這邊請!」陶安國扶著李虎剛往煤礦走去。一大幫記者一路狂奔,對著李虎剛一通狂閃。

    進了煤礦大門,工作人員將安全帽發給各位領導和代表,一群人指指點點前往生產一線。

    張志遠至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一直在揣摩李虎剛此行的目的。直覺告訴他,肯定與二寶煤礦有一定關係。前兩天,李虎剛給張志遠打電話請求把三蛋放了,張志遠沒有給面子,以至於李虎剛現在看到張志遠,心裡都擰著一個解不開的疙瘩。

    到了煤礦坑口,正好有一批拉著煤的煤箱從坑口運出來。李虎剛指著煤塊道:「安國,今年的效益怎麼樣?」

    陶安國立馬上前道:「李主任,今年的煤炭市場回暖,效益不錯,前兩天才與一個外省的電廠簽訂了80萬噸的供煤協議,光這一筆就能實現利稅2000多萬元。」

    「好嘛!」李虎剛點點頭道:「假如多簽上幾筆訂單,南陽縣的財政收入還發愁嗎?一下子就能超越古川縣。」

    然後回頭對蘇啟明道:「蘇市長,我有個想法,這煤一車一車運出去,確實是產生收益了,可為什麼不能獲得最大的利益?你思考過這個問題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