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4 舉棋不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4 舉棋不定字體大小: A+
     

    散會後,其他常委陸續走出了會議室,唯獨張志遠還坐在那裡抽煙。蘇啟明的意圖很明顯,這是要架空他的權力,用「三個規矩」緊緊地扣在自己頭上,死死地攥在手裡。改革之路,這才剛剛起步,就遭遇如此之大的阻力,最讓他寒心的是,最大的阻力居然來自於新來的蘇啟明,這讓他防不勝防,始料未及。

    張志遠微微閉上眼睛,感覺頭痛欲裂。他雙手肘撐在桌子上,用大拇指使勁揉搓著太陽穴,心裡失望至極。

    陸一偉在樓梯口等了半天張志遠也不見下來,上去后才發現趙志遠一個人坐在那裡,樣子十分痛苦。他輕手輕腳走過去,小聲叫道:「張縣長,白縣長找您。」

    張志遠緩慢睜開眼睛,雙手撐著桌子站起來,看著陸一偉微微笑了下,邁步而去。陸一偉拿起會議桌上的茶杯和筆記本,一路小跑跟了下去。

    白玉新已經知道了常委會的決定,看到張志遠如此,關切地問道:「張縣長,你沒事吧?」

    張志遠將外套脫掉,進了卧室洗了把臉,走出來拖開椅子坐下,拿起煙丟給白玉新,道:「說說你那邊的情況吧。」

    白玉新將一沓卷宗放在張志遠面前,道:「經過一夜突審,36名犯罪嫌疑人有28名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承認自己無證開採礦山,盜賣煤炭資源。另外幾名到現在還沒有吐口,堅持認為自己無罪。張海平,也就是二寶煤礦的三把手三蛋,已經被蘇市長放了出去,這條大魚漏網對我們接下來的工作很不利。經犯罪嫌疑人交代,涉案資金高達4000多萬元,基本可以走法律程序提起公訴。」

    張志遠一邊聽一邊點頭道:「玉新,這次行動基本上很成功,接下來你要抓緊時間跟進。第一,讓檢察院介入進來,繼續審查案件,徹底切斷相關犯罪嫌疑人的資金鏈,並凍結和追查資金下落,追剿后全部上繳國庫;第二,最近組織安監、國土、公安等部門召開一個專題會,研究部署下一階段工作任務,並對所有涉案的私挖濫采點進行一次全面排查,一旦查出是非法違法的,組織力量全部搗毀;第三,對二寶煤礦繼續追查。我們已經驚動了對方,接下來可能對查辦案件很不利,不過這個時候決不能放鬆,一定要提高警惕。我還是那句話,不把二寶煤礦徹底查清楚,我絕不罷休!」

    白玉新知道,張志遠現在已經觸犯了眾怒,蘇啟明都公然把矛盾挑開,這對接下來的工作很不利啊。他點了點頭道:「張縣長,我會繼續盯緊這件事的。您是不是太累了?」

    張志遠將一根抽了幾口的煙掐滅道:「沒事,可能是昨晚沒休息好。」

    白玉新正準備開口,口袋裡的手機響了。他掏出來看是刑警隊長付江偉的,接起來道:「什麼事?」

    「什麼?」白玉新聽到付江偉話后,激動地站了起來,道:「你再說一遍!」

    「哦。」白玉新語氣放緩了許多,道:「那你先回去吧,我彙報張縣長后再做定奪。」

    白玉新掛掉電話,道:「張縣長,蕭書記將付江偉從這個案件里撤了回去,不讓他參與這個案件了。」

    「狗日的蕭鼎元!」張志遠氣憤地砸了下桌子道:「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我當初真是瞎了眼了。」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白玉新道。

    蕭鼎元的背叛讓張志遠很是傷心,本以為自己一手提拔上來的人可以為自己所用,現在看來一切都白費了。他甚至感覺到,蕭鼎元就是張樂飛的影子,又一個嗜權力如命的小人。

    屋漏偏逢連夜雨,每走一步都異常艱難。他突然抬起頭問白玉新:「玉新,你覺得跟我做這件事後悔嗎?」

    白玉新笑了一下道:「志遠兄,請允許我這麼稱呼。別的我不知道,但我是如何坐到這個位子上的,我是一清二楚。姑且不說譚老對我還有沒有一絲情感,就憑你為我所做的這一切,我都異常感謝,我這麼可能會後悔呢!您放心,就算南陽縣所有人都反對你,我永遠都站在你這邊。」

    「也算我一個!」一旁的陸一偉鼓起勇氣道。

    「好,好!」張志遠感動地點點頭道:「謝謝你們,有你們倆我就足夠了。」

    白玉新道:「張縣長,雖然蘇市長給您來了個下馬威,可政府這邊的權力您還是可以行使的。按照你的思路,接下來先把石灣鄉的幾個私挖濫采點給炸平咯,剩下的我們一步步再做打算。」

    「嗯。」張志遠點點頭道:「行,這個由你來組織實施。」

    「那行,我先下去了,有事我隨時向您彙報!」說完,起身退了出去。

    白玉新走後,張志遠將茶杯里剩下的水都喝掉,陸一偉見狀,上前倒滿,關心地道:「張縣長,您要是累了就先休息一下吧。」

    張志遠抬頭看了下一臉憔悴的陸一偉,微微笑了下道:「一偉,跟了我你受苦了。」

    陸一偉連忙回答道:「張縣長,是您把我從山溝裡帶出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跟著你就算受再大的苦我也願意。」

    張志遠沒有接著往下說,而是突然問道:「蕭鼎元為什麼會突然倒戈?」

    這也正是陸一偉疑惑地地方,但他不敢肆意揣測領導的心思,道:「或許蕭書記有自己的難處吧。」

    「狗屁!」張志遠拍著桌子道:「我敢斷定,蕭鼎元一定在石灣鄉參與了私挖濫采,所以他從一開始就不願意配合,現在倒好,蘇市長定了三條規矩,更讓他有了拒絕配合的依據,這不把付江偉也撤了回去,人心難測啊。」

    陸一偉小心翼翼地提出了反對意見,道:「既然蕭書記也參與其中,可為什麼還要積極配合您的工作呢?此外,在昨晚的行動中,他並沒有徇私枉法,放走一個犯罪嫌疑人。」

    「哼!」張志遠冷笑道:「他這是在還我一個人情,還我提拔他的人情。」然後指著幾個未開口的犯罪嫌疑人卷宗道:「一偉,如果不出意外,蕭鼎元所參與的私挖濫采,絕對逃不出這幾個人,你信嗎?」

    陸一偉沒有妄自下結論,道:「張縣長,我頭腦愚鈍,一時間還轉不過彎來,沒有想到這些。」

    張志遠知道陸一偉揣著明白裝糊塗,他沒有逼問,而是突然問道:「我聽說蘇市長讓你給他當秘書?」

    陸一偉聽到這個問題頗為吃驚,蘇啟明找自己談話僅有他兩個人,沒想到張志遠已經知道了。他趕忙道:「張縣長,確實有這麼一回事,不過我回絕了。」

    張志遠疑惑地道:「給副市長當秘書也算是高升了,跟上蘇市長几年很快就能提拔上來,到時候一外放,最少也是個副處級領導幹部,這麼好的事情你為什麼不願意?」

    陸一偉不知張志遠這是反諷還是支持自己,堅持自己的原則道:「張縣長,我和您說實話,我不太願意再干秘書這份職業,畢竟年紀大了,再干也沒多大意思了。」

    「那你現在跟著我不也是在干秘書的工作嗎?」張志遠反問道。

    陸一偉挺起身子道:「雖然是秘書的工作,可你從來沒有和外人說我是您的秘書,從這點,我就十分敬仰您。」

    確實如此,張志遠帶著陸一偉出去,從來沒有和別人介紹這是我的秘書,就算對下屬也是說政府辦的陸主任。張志遠欣慰地道:「我很欣賞你的性格,算我沒看錯你,那我問你,你的理想是什麼?」

    關於理想,陸一偉有過很多,張志遠一問,還真有些回答不上來。他撓撓頭道:「張縣長,不瞞您說,我最近談了個女朋友,在北州大學教書,她將來希望我能去北州市工作。為了將來,這是我的奮鬥目標。不過眼下的理想,我更願意向您一樣,主政一方,為老百姓謀點實實在在的福利。」

    張志遠點點頭道:「我懂了,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不過我也曾經說過,我現在需要你,還離不開你,等這次企業改制結束后,我會將你安排到你想去的地方,行嗎?」

    「感謝張縣長栽培!」陸一偉感謝道。

    張志遠道:「你放棄蘇市長那邊依然跟著我,這點讓我很感動。人都是往前看的,今天的常委會,各大常委們都旗幟鮮明地站到了蘇市長那邊,這是人之常情,我不怪他們。可他們顯然置南陽的發展不顧……哎,不說了,事情還得繼續打碎牙往下干,你覺得我還有和蕭鼎元再進行一次談判的必要嗎?」

    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回答,吞吞吐吐不說話。

    「好了,不為難你了。」張志遠道:「既然蕭鼎元不識好歹,休怪我無情無義!」

    當天下午,白玉新就組織相關部門召開緊急安全會,公安系統只派了個不管事的副局長來參會。此外,相關單位領導對南陽政界不明朗的局勢都是持觀望的態度,到底該聽誰的,舉棋不定。



    上一頁    下一頁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