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3 三條規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3 三條規矩字體大小: A+
     

    治安隊長走上前去問道:「白縣長,這……這不太好吧?」

    「你怕什麼,出了問題一切都由我承擔!」白玉新打著保票道。

    既然有人承擔責任,治安隊長安排兩個人往人群中丟了個催淚瓦斯。現場頓時硝煙瀰漫,鬧事的群眾紛紛捂著眼睛嘴巴不斷咳嗽,完全失去了鬥志。

    白玉新繼續下命令:「將所有的人全部清退出縣委大院!」

    很快,鬧事的人群在盾牌和警棍的驅散下,退出縣委大院,民警們將其大門關上,又在門口拉了一條警戒線。

    白玉新的果斷,用極端的手法平息了一場群體性事件。他隨即交代陸一偉,道:「鬧事的人群中肯定有策劃者,給我找出來,先拘留再說,剩下的群眾如果還膽敢鬧事,全部給我抓起來!」說完,轉身又前往看守所去處理那裡的鬧事者去了。

    陸一偉堅信這是一次有組織,有策劃,有預謀的群體性事件,背後的支持者莫過於觸及利益的受益者們,而老百姓不過是他們利用的工具,可老百姓顯然沒有看清這一點。

    縣委大院又是滿地狼藉,這已經是第二次了。上次鬧出了人命,而這次似乎比上次更加激烈。

    蘇啟明終於趕回來了。他從側門進了縣委大院看到此場景時,氣得破口大罵張志遠,自己上任第二天就來了個下馬威,簡直孰不可忍。

    蘇啟明氣呼呼地上了三樓直奔張志遠辦公室,進門后就質問道:「張縣長,你這是要幹嘛,啊?」

    張志遠並沒有對這起事件做風險評估,他沒想到會鬧成這個樣子,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一切不可能倒回去,他很認真地道:「蘇市長,這件事我隨後會和您詳細彙報……」

    「啪!」蘇啟明怒髮衝冠拍著茶几站起來,指著張志遠的鼻子道:「張縣長,外面都鬧成這個樣子了,你還說隨後和我彙報?我告訴你,這件事今天要是處理不好,我保證會第一時間向市委市政府說明情況,請上級領導來定奪!」

    張志遠不緊不慢地從桌子上拿起一張稿紙遞給蘇啟明道:「蘇市長,您放心,事情我一個人做下的,就由我一個承擔,我的檢討書已經寫好了,隨時等著向市委領導做檢查。」

    聽到張志遠如此,蘇啟明氣得說不出話來,顫抖著手道:「你現在把人給我放了,立刻,馬上!」

    張志遠不懼對方是副市長,道:「蘇市長,您昨天還說要實現縣財政翻番,靠什麼?你知道昨晚抓得都是些什麼人嗎?都是盜採者,盜採國家資源者!我們的縣財政都是從他們手裡白白流走的,如果我不採取行動,還談什麼企業改制?縣財政翻番也會付之東流。人我不能放!」

    蘇啟明沒想到平時看著溫文爾雅的張志遠現在居然如此強勢,氣得鬍子都發抖,道:「好哇!張縣長,你這是給我出難題嗎?」

    張志遠異常冷靜地道:「這不是給誰出難題的問題,而是事關南陽縣今後發展的問題,事情既然撕開了一個口子,如果在這個時候妥協,我們的努力就白費了啊,蘇市長!」

    蘇啟明哪管張志遠所說的這些,站起來道:「既然張縣長不配合縣委工作,那我只好親自來處理這件事了。」說完,摔門而去。

    張志遠望著蘇啟明的背影,一屁股坐到沙發上閉上了眼睛。他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到底是對是錯,不過陸一偉的一句話讓他重新振作起來。陸一偉道:「張縣長,但凡改革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阻力,如果您這個時候失去了鬥志,所有的努力全部白費了。」

    看守所外,秦二寶如同罵街的潑婦指名道姓罵著,要求釋放三蛋。白玉新坐在會議室不理會,繼續埋頭翻看著昨晚審訊的卷宗。

    蘇啟明突然空降到白玉新面前,讓他有些始料未及。白玉新站起來道:「蘇市長,您來了啊?」

    蘇啟明對這個交通員出身的白玉新很是看不起,嚴厲地道:「這起事件是你負責的?」

    白玉新同樣不懼靠女人起步的蘇啟明,很冷靜地道:「對,是我負責的。」

    「現在放人!」蘇啟明不想與白玉新多說一句,直接下達命令。

    白玉新將卷宗遞給蘇啟明道:「蘇市長,已經有20多名交代犯罪事實了,如果這時候放出去,應該找什麼理由呢?盜採國家資源,這是觸犯國家法律,我相信蘇市長不是不懂法吧?」

    蘇啟明被白玉新噎得說不上話來,定了定神后,指著窗外道:「外面鬧事的又是怎麼一回事?」

    「很簡單!」白玉新道:「他們和您一樣要求放人,可我做不到!」

    「你這是在公然藐視我嗎?」蘇啟明急紅了眼,眯著眼睛狠狠地瞪著白玉新。

    白玉新很自然的道:「不存在藐視不藐視的問題,如果蘇市長要放人,我自然沒話說。」說完,將卷宗扔下道:「您請便吧。」說完,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真把這攤子事推給蘇啟明,他也害怕了。他大聲一喝叫住白玉新,道:「事情因你而起,你必須給我擺平咯,和我耍什麼英雄好漢?」

    白玉新又退回來道:「要我處理,我的態度很明確,一個人都不能放。」

    這時,蘇啟明腰間的手機響了。他氣呼呼地掏出來一看,又佝僂著身子躲到裡屋接電話了。過了一會兒,走出來道:「白縣長,先把張海平放了,剩下的人我們再做研究討論。」

    「我不能下這個命令,請您直接下達吧。」白玉新依然固執地道。

    蘇啟明拂袖離去,走進了關押犯人的區域。不一會兒,三蛋被民警帶了出來,並送了出去。

    秦二寶見三蛋放出來了,攛掇一行人往看守所院子里扔了些酒瓶子,揚長而去。與此同時,在縣委大院門口圍觀的人群也漸漸散去,很明顯,這一切都是秦二寶在背後策劃的。

    蘇啟明從看守所出來后,和秘書趙文樂道:「通知下去,立即召開常委會。」

    半個小時后,縣委常委們陸續走進了會議室,大家不約而同地不談論上午發生的事,而是嘻嘻哈哈談論著誰和誰的風流雅事。

    陸一偉一臉嚴肅地走進了會場,現場的人迅速安靜下來,悶聲抽煙的同時不忘瞟一眼張志遠。

    人到齊后,蘇啟明黑著臉走了進來。拖動椅子時動作很大,顯然是對張志遠不滿。

    蘇啟明擰開水杯喝了口水后道:「現在開會!這是我第一次主持召開南陽縣的常委會,今天的議題很集中,就是要定幾條規矩。」

    「第一條,今後凡是涉及事關全局的重大事項必須上常委會研究討論,不允許任何人擅做主張,搞個人主義,如果造成嚴重的後果,責任全由個人承擔;」

    「第二條,今後凡是遇到重大突發事件,尤其是群體性上訪事件,要嚴肅追究相關責任人的責任,該處分的處分,該撤職的撤職,絕不留情。」

    「第三條,今後凡是動用公安、監察等執法機關,必須上報備案批准,如果擅自行事,造成不當後果,責任由個人承擔。」

    蘇啟明宣讀完三條規矩,眾人都啞口無言。明事理的人都知道,這是在針對張志遠。蘇啟明剛剛一來,張志遠給他送上了這麼大的賀禮,換做誰,誰能服氣。

    張志遠端坐在那裡一口一口不停地抽著煙,而縣委副書記康棟則斜視著張志遠,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蘇啟明見眾人沒有反應,於是問張志遠:「張縣長,你有什麼意見沒有?」

    張志遠將煙掐滅道:「我沒有意見。」

    「康書記呢?」

    康棟眼皮一挑,道:「早就該如此了,我當然沒意見。」

    紀檢委書記廖閔元是個隨風倒,點頭道:「確實該如此。」

    組織部長閆東森很少參與他們之間的鬥爭,不過在這次他站到了張志遠這邊,道:「我認為蘇市長講得這三條規矩有一定道理,但我們也必須正視他的弊端,假如這邊已經發生突發性事故了,還要一層層上報,再經過常委會研究討論,勢必會影響處理事情的效率。現在自上而下都實行行政一把手負責制,我認為,應該賦予張縣長這個權力。」

    蘇啟明沒想到閆東森會跳出來反對自己,他沒有理會,接著往下走問蕭鼎元:「你呢?」

    這是個很棘手的問題,如果支持蘇啟明,就把張志遠給得罪了。相反,就得罪蘇啟明了。他經過深思熟慮后,道:「我沒意見!」

    此話一出,張志遠猛然抬了起頭盯著蕭鼎元,而蕭鼎元不敢看張志遠,低著頭看著桌子上的煙灰缸。

    常務副縣長田國華作為政府這邊的人,居然也站到了蘇啟明這邊,道:「我贊成!」

    一圈問下來,除了閆東森反對外,其他人都贊成。蘇啟明道:「那好,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了,會後用會議紀要的形式發到各個領導那裡去,散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