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2 粉墨登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2 粉墨登場字體大小: A+
     

    第二天早上7點,縣委大院已經聚集了大批人群,高聲呼喊著口號要見張志遠,並要求立刻放人。

    由於私挖濫采者大部分是石灣鄉的村民,石灣鄉黨委書記尤華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既要安撫情緒激動的群眾,還不停地給張志遠打電話,可對方的手機始終佔線。

    看守所外,也聚集了一批民眾,大部分是二寶煤礦的,秦二寶直接將幾輛車堵在看守所門口,叫囂著道,如果不放人,就把看守所給砸了。看守所的民警都知道這個秦二寶是個不怕惹事的主,誰都不敢出去,躲在房間里等待著上級領導的指示。

    張志遠的手機從天亮時就沒有停歇過,電板已經換了一個,依然有源源不斷的電話打進來。大部分電話都一樣,都是詢問昨晚的事情。最讓人奇怪的是,市人大主任李虎剛一大早就打來電話,詢問半天,請求張志遠把三蛋給放了。

    這個面子該不該給?張志遠一時拿不定主意。可想到自己今後的改革之路,他斷然拒絕道:「李主任,待事實查清楚后,如果張海平沒有事,我保證在第一時間放人。」

    「嗯,那就麻煩張老弟了。」說完,掛掉了電話。李虎剛知道,這張志遠是不給他面子,生氣將手機扔到茶几上。

    副市長蘇啟明也來了電話了。張志遠接起來,蘇啟明就劈頭蓋臉地道:「張縣長,你這是怎麼搞的?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和我彙報,就自作主張採取行動?你讓我現在多麼的被動,啊?」

    張志遠連忙解釋道:「蘇市長,我這也是沒有辦法,昨晚接到群眾舉報說石灣鄉有人私挖濫采。群眾舉報我不能不管啊,於是就讓分管安全的白縣長下去督查了下,誰知下去一查,情況很嚴重啊。昨晚我就想和您彙報,可怕打擾您休息就……」

    「好啦!」蘇啟明不耐煩地道:「張縣長,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現在縣委門口和看守所門口聚集著大批群眾,你現在趕緊把人群疏散了,我現在在路上,馬上就到,見面再說。」說完,掛掉電話,惡狠狠地罵道:「這個張志遠,兩面三刀的人。」

    剛掛掉蘇啟明的電話,市委副書記郭金柱的電話也進來了,接起電話就道:「志遠,你那邊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別的我不管,我只告訴你一句話,既然你要搞,就要一條道走到黑,決不能半途而廢!誠然,肯定會有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但你必須給我頂住咯,聽明白了沒?」

    聽到郭金柱如此支持自己,張志遠感動得一塌糊塗,道:「郭書記,謝謝您在這個時候給我安慰,請您放心,我既然選擇了,就不會放棄。」

    「嗯!」郭金柱道:「事情既然撕開了口子,你就放心大膽地幹下去,市委田書記這邊我替你頂著,再不齊還有譚老在後面給你撐腰,你什麼都不要怕。」

    寥寥數語,讓張志遠無形中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他提了提神道:「謝謝,謝謝郭書記!」

    「好了,你去忙吧,有事及時給我打電話,要是聯繫不上我,直接給我秘書打。」說完,郭金柱掛了電話。

    還有電話打了進來,張志遠不去管。這時,陸一偉敲門進來了。張志遠直截了當問道:「外面的情況怎麼樣?」

    陸一偉冷靜地道:「情況比較糟糕,縣委大院還有源源不斷的人流往過趕,看守所那邊秦二寶帶著人十分狂妄,叫囂著要砸了看守所。」

    「哼!」張志遠對著鏡子整理了下衣服道:「窮途末路,黔驢技窮,都是些下三濫的手段!蕭鼎元人呢?」

    陸一偉道:「蕭書記昨晚一夜未合眼,現在回去休息去了。」

    「發生這麼大的事,虧他還能睡得著覺!」張志遠憤憤地道:「尤華現在在哪?」

    陸一偉道:「尤書記此刻正在縣委大樓門口與石灣鄉村民談判呢。」

    「你現在過去告訴他,務必把人給我帶回去,如果解決不了,把位子給我騰出來!」張志遠咬牙切齒地道。

    「好,我這就去轉達!」陸一偉心急如焚,一路小跑來到縣委大樓前。看到眼前的一幕,頓時傻眼,這一幕是何曾的相識!就在去年,縣城的商販同樣聚集在縣委大院請願,而這次顯然比上次規模要大,且個個情緒激動,上躥下跳,高聲呼喊著讓張志遠滾出來。

    石灣鄉黨委書記尤華站在縣委大樓前,滿頭大汗苦口婆心勸說著,可急紅眼的群眾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任憑他大聲呼喊,聲音都淹沒在人群的唾沫里。

    陸一偉憂心忡忡地走上前去,將氣喘吁吁的尤華拉到一邊道:「尤書記,張縣長讓你立馬把人都帶回去!」

    「這叫什麼話!」尤華充滿怨氣道:「縣裡搞這麼大的活動都不提前和我打個招呼,現在出了問題就讓我衝鋒陷陣,靠我一個人的力量哪夠?」

    陸一偉不顧尤華髮牢騷,道:「尤書記,現在不是爭這些的時候,如果這樣持續下去,對縣裡,對你都是十分不利的。」

    聽陸一偉如此說,尤華臉色一變,罵罵咧咧道:「那我還不管了。」說完,大搖大擺離去。

    改革,就是改掉存在的,不合理的部分,而革去阻礙社會發展的陳舊事務。但凡一次改革運動,必然要觸動「保守派」的利益,這是歷史的必然,也是前進道路過程中定會發生的事情。張志遠打擊私挖濫采,觸犯到石灣鄉部分群眾的利益,肯定會引起大規模的據理抗爭。

    眼下,白玉新還在看守所里等待審訊結果,蕭鼎元在提拔后變得不那麼積極,蘇啟明還在趕來的路上,其他領導幹部則躲在背後看熱鬧,張志遠顯然勢單力薄,陸一偉看著黑壓壓的人群,如同洪水猛獸,一浪高過一浪席捲而來。

    「怎麼辦?」陸一偉自言自語。他感覺,當前與這些鬧事的人群心平氣和地談是絕對行不通的,必須採取非常手段進行驅散。想到此,他又轉身回去找張志遠請示,走到半路,正好碰上張志遠迎面趕來。

    「怎麼樣?」張志遠十分冷靜地道。

    陸一偉搖了搖頭,道:「人越來越多,張縣長,我看是時候採取非常手段了。」

    張志遠駐足凝神望著前方,想了半天咬牙道:「我同意,你去找蕭鼎元,讓他帶防爆警察過來驅散人群。」

    「好,我這就去!」陸一偉說完,又道:「張縣長,您還是從後門上去吧,前面估計進不去了。」

    「哦。」張志遠若有所思地道:「讓白縣長出面解決。」

    陸一偉找到蕭鼎元說明情況后,蕭鼎元打起了太極道:「一偉,這樣不好吧,假如出了事,這個責任由誰來承擔?」

    越是到緊要關頭,怕引火燒身的越是躲得遠遠的。聽到蕭鼎元推三阻四,陸一偉壓著一肚子火,可他不能發泄,耐心解釋了一番,蕭鼎元才馬馬虎虎道:「出警可以,我是不會露面的,行吧?」

    陸一偉一咬牙,道:「行!」

    隨即,蕭鼎元掏出手機打給治安大隊隊長。

    從蕭鼎元處請到兵后,陸一偉又把白玉新這尊菩薩請了過來。白玉新萬萬沒想到蕭鼎元在這個撂挑子,他為之一震,憤怒至極,趕到縣委大樓門口,氣沉丹田用勁吼了一嗓子:「都別說話了,有什麼事沖我來!」

    「你是誰?」一個帶頭鬧事者威逼著白玉新問道。

    白玉新四平八穩道:「我是縣政府副縣長白玉新。」

    「來了個副的,我們要找張志遠,讓他滾出來,如果不出來,惹急了我們可什麼事都能做出來。」鬧事者仗著人多,氣焰囂張地道。

    白玉新冷靜地道:「你能告訴我鬧事的理由嗎?」

    「理由?你問我理由?」鬧事者往前走了一步,凶著白玉新道:「你們政府憑什麼抓人?」

    白玉新不膽怯,道:「這需要問你們自己吧。我申明一點,政府不會錯抓一個好人,也不會漏抓一個壞人,事情查清楚后自然會給大家一個交代,請你們回去吧!」

    「我去你媽逼!」鬧事者隨即伸出拳頭往白玉新臉上砸去。一旁的陸一偉眼疾手快,一把將對方的手臂緊緊攥在手裡,怒斥道:「光天化日之下還有沒有王法?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放開!」鬧事者面目猙獰地使勁掙扎著,卻抵不過一個長年坐機關的陸一偉力氣大。

    其他人見狀,頓時變得不安分起來。一窩蜂往上涌,有的甚至已經操起磚頭開始亂飛,縣委大樓的玻璃再次噼里啪啦地打碎。

    這時,公安局治安大隊隊長帶著全副武裝的民警趕到了。民警們迅速拿著盾牌一字排開站在鬧事者前方,用身體抵抗著情緒激動的群眾。

    白玉新看到此場面,並不怯場。他一聲令下道:「把帶頭鬧事的統統給我抓起來!」

    民警們得令后提著盾牌拿著警棍將幾個沖在最前面的團團圍了起來,用最快的速度將其扭打在地。

    其他群眾見政府動真格的,更加肆無忌憚,又一波人涌了上來。

    「用催淚瓦斯!」白玉新當機立斷,吼叫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