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1 突擊審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1 突擊審理字體大小: A+
     

    一切都緊鑼密鼓地進行著。

    下午5時,公安局院子里的車陸續多了起來,一些基層派出所的民警下車后紛紛交談著:「這麼著急忙慌地通知開會,難道有緊急任務?」

    一民警說:「能有什麼緊急任務?既不開會,又沒有重大活動,估計就是一個普通會。」

    猜不透會議內容,一行人一臉疑惑往公安局大樓走去。

    下午6時,幾輛小轎車陸續進了政協大院,石灣鄉黨委書記尤華帶領著領導班子成員下車,上前問候在大門口等候著段長雲,笑嘻嘻地道:「段主席,您老可是太不夠意思了啊,孫子過生日這麼大的事都不提前告我們,虧您是從石灣鄉走出來的老領導!」

    段長雲笑著道:「不用說你們,我誰都沒告。今晚我也只請了你們,你說我夠不夠意思啊?」

    尤華聽到只有石灣鄉的領導幹部,沒心沒肺地受寵若驚,道:「哎呀!關鍵時候還是老領導啊,今晚咱可就敞開了喝,感謝段主席如此賞臉!」

    「好啦!」段長雲道:「飯局我安排在蘭苑酒店,吃完飯還想和大家打一圈,怎麼樣?」

    「奉陪到底!」尤華哈哈大笑道。

    副市長蘇啟明因市裡還有客人,下班后就帶著司機秘書返回了北州市。

    晚上7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白玉新匆匆吃過晚飯,與蕭鼎元通了個電話,叫上陸一偉先行一步,趕到了石灣鄉。石灣鄉沒有任何變化,看來沒有走漏了消息,白玉新鬆了口氣。

    晚上8時,刑警隊長付江偉帶著一隊人穿著便裝悄悄潛入石灣鄉,與事先埋伏在山上的民警通過電話后,與白玉新匯合,道:「白縣長,一切正常!」

    白玉新把付江偉叫到車上,幾個點上煙道:「江偉,今晚的行動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現在是晚上八點半,11點半后統一行動,成與敗就全看你了。」

    付江偉與白玉新第一次接觸,但覺得此人是干大事的人,信誓旦旦道:「白縣長,您放心,我已經在此布下了天羅地網,就是一隻蒼蠅也飛不出去!」

    「那就好!」白玉新感慨地道:「江偉現在是副局長,我想很快就能得到提拔轉正咯!」

    白玉新把話說到這份上,付江偉自然明白,感恩戴德地道:「全仰仗白縣長提攜,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白玉新沒有答話,而是將目光移到了遠處的山上。山谷中若隱若現的燈光照亮了半邊天,似有似無的發動機轟鳴聲似乎在做最後的掙扎,今晚,是南陽人民值得銘記在心的日子。

    晚上11點,蕭鼎元穿著警服走進會議室,打斷了正在培訓中的基層公安幹警。他走上主席台,掃射了一圈后,嚴肅地道:「同志們,今晚請大家在這裡突擊培訓,是我們今年警訓的一個科目。大家剛才聽了講座,有什麼感想?」

    民警們一個個瞌睡打盹,表面上沒什麼,心裡早就問候蕭鼎元他家人了,稀里嘩啦地道:「好!」

    「大點聲!」蕭鼎元突然怒吼一聲,把底下的人嚇得一下子都清醒了。

    「好!」民警們這次才齊刷刷地回答著。

    蕭鼎元滿意地點點頭道:「講座就到此結束了,接下來我們還有夜間拉練科目。」

    此話一出,底下長時間坐機關的民警們頓時叫苦連天,苦不堪言。蕭鼎元知道會是這種結果,拍著桌子道:「誰在叫苦?誰他媽的不願意訓練,現在就給我扒下皮來滾蛋!」

    頓時,現場鴉雀無聲。

    蕭鼎元對身邊的民警道:「現在下去,將所有人的通訊工具全部收繳。待會用專業器械檢測信號,如果發現有不交的,立馬滾蛋!」

    很快,幾個民警提著袋子下去收繳通訊工具。台下坐的民警不知這是要幹嘛,大部分都交出了手機,但也有部分存在僥倖心理的沒有上交。

    在隨後用專業設備檢測中,找出了幾個沒有上交的民警。蕭鼎元當時就火冒三丈,對著那幾個民警道:「現在就給老子滾蛋,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見蕭鼎元動真格的,那幾個民警嚇得腿都打顫,賴著不走,不斷求饒。

    蕭鼎元怒氣衝天道:「我的話只說一遍,不聽話的別怪我不客氣!」然後對著身邊民警道:「把這幾個人的名字都記下來,明天全部開除!」

    這時,有一個有正式編製的民警站出來和蕭鼎元對抗,道:「蕭書記,你憑什麼說不讓我們干就不讓我們幹了,你有這個權力嗎?」

    蕭鼎元冷笑一聲道:「你是在質問我嗎?」

    「對!我就是在問你!我們是正兒八經通過組織部門進來的,好像你沒有這個權力吧?」民警囂張地道。

    「好,好!」蕭鼎元指著那民警的鼻子道:「那我就讓你見識下我有沒有權力,滾出去!」

    在幾個民警的生拉硬拽下,把那幾個不聽話的民警帶了出去。

    現場安靜地出奇,都不敢再提出反對的聲音。蕭鼎元看了表,對身邊的民警道:「現在配發警用器械,讓樓底下的警車一字排開等候,我們準備行動!」

    11點半,一輛接著一輛的警車從公安局大院悄無聲息地駛了出來,直奔石灣鄉。

    刑警隊長付江偉此時已經帶著國土公安監察大隊按照既定路線到達指定位置,就等待一聲令下。

    11點50分,蕭鼎元帶著人馬到了山腳下。這時,他才告訴民警們今晚的任務。民警們聽了大有被耍的感覺,表現出了極其不配合的樣子。

    蕭鼎元早有準備,道:「今晚的行動是縣委縣政府作出的統一部署,我們只有執行的命令,如果誰要在這個時候掉鏈子,我那誰是問。另外,我派了一路民警在山腳下督察,要是讓我發現有不配合的,今晚就滾蛋,我說到做到!」

    被蕭鼎元嚇唬,民警們都沉默不語,開始檢查身上的警用設備。

    「出發!」蕭鼎元大聲一吼,各個小隊有專門的人帶領著往山上急行軍。

    凌晨12點整,按照事先定好的時間,各路人馬如同偷襲鬼子基地般從山上直奔而下,而付江偉帶領著人也從山腳下沖了上去,給一些私挖濫采主來了個措手不及。

    「狡兔行動」準備了很長時間,可真正行動起來僅僅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當場共抓獲犯罪嫌疑人36人,這個數字在南陽史上都是第一次。

    遠在南陽縣的蘭苑酒店,石灣鄉的領導班子們有的唱歌,有的打麻將,好不快活。石灣鄉黨委書記尤華今晚手氣不錯,贏了不少錢。當他正樂不思蜀地琢磨手中的牌時,腰間的手機響了起來。本來不打算接,可一直不停地響著,不耐煩地接了起來。聽到自家的後院起火后,瞬間傻了眼。把麻將桌一推,連滾帶爬往石灣鄉趕去。

    坐在辦公室等候佳音的張志遠這時已經知道了消息,他靠在椅子上,長出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等待天亮。他知道,白玉新替自己打了前站,更加棘手的問題還得親自處理。而明天,即將迎來一場更加艱巨的惡戰。

    「狡兔行動」圓滿結束收工,抓捕的36人被帶回了看守所,按照白玉新指示,連夜突審,到天亮前務必要讓所有人全部交代。

    陸一偉跟著白玉新等候在看守所二樓的會議室里不斷地打哈欠,無意之中他瞟了眼黑洞洞的窗戶。張樂飛的影子突然出現在窗戶上,把陸一偉著實嚇了一跳。

    在隨後報上來的人員名單中,白玉新看到了「張海平」三個字,他忙問付江偉:「這個人是不是外號叫『三蛋』?」

    付江偉點點頭道:「白縣長,正是他。」

    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白玉新起身叮囑道:「江偉,把這個人給我單獨關起來,輪番審訊,務必要讓他交代罪行,聽明白了沒?」

    付江偉知道審訊三蛋意味著什麼,可領導的話不能不聽,道:「好,我盡量吧。」

    白玉新知道這個三蛋是個燙手山芋,如果對方不承認到時候反咬一口,對誰都不利啊。事不宜遲,他不顧張志遠休息了沒有,電話打了過去。

    張志遠已經躺下了,聽到白玉新抓了條大魚,堅決地道:「不管對方是誰,加強審訊,一切後果我來承擔。」

    經過一夜的突擊審理,大部分人交代了自己的罪行,還有幾個嘴硬的打死都不承認。二寶煤礦的「三把手」三蛋是個硬骨頭,到天亮都沒有承認自己有罪,一直破口大罵審訊的民警:「孫子!你給爺等著,要是我出去的話,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第二天一早,天微微亮,南陽縣已經亂成了一鍋粥。有部分群眾得知消息后紛紛奔走相告,街頭巷尾隨處可見聚集著人群,在熱烈討論著昨晚的行動。有的說好,有的說壞,不多大多數人都贊成縣裡的這次「突然行動」。

    張志遠捅了馬蜂窩,就好比引爆了一個火藥桶,各路人馬紛紛粉墨登場,直接把他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