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0 狡兔行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10 狡兔行動字體大小: A+
     

    誰不喜歡聽好聽的話,蘇啟明更是如此,張志遠的這句話說得他渾身激蕩,笑著道:「你老弟可真會說話啊,呵呵。好了,咱倆誰都別恭維對方了,來南陽之前,田書記和我談了關於你提出的企業改制一事。從現實需求看,這是非常必要的。」

    「前兩天我在會上承諾要實現財政稅收翻番,實現職工工資翻倍,這都是要靠實打實的經濟支撐。南陽不是沒有資源,潛力非常巨大,你作為一縣之長,我把這兩項任務可就都交給你了啊。」

    張志遠笑笑道:「那蘇市長的意思是支持我企業改制咯?」

    「凡是有利於南陽百姓的,凡是有利於南陽發展的,我為什麼不支持?」蘇啟明反問道。

    「哈哈……」張志遠哈哈大笑道:「蘇市長,你這兩個『凡是』可是正中要害啊。」

    「哈哈……」

    白玉新那邊正在為今晚的「狡兔行動」緊鑼密鼓地準備著。石灣鄉,一切與往常一樣緊張有序,一輛接一輛的大車一字排開從溝里源源不斷拉著煤運了出來,一些煤礦老闆們還不知道今晚即將發生重大的事,黎明前的黑暗總是風平浪靜。

    在行動之前,張志遠和白玉新又碰了一次頭,就今晚的行動再次交換意見。

    白玉新道:「張縣長,基本上都已準備就緒,具體我是這樣安排的……」說完,攤開一張石灣鄉的地圖認真講解起來。

    「張縣長您看!」白玉新指著地圖道:「石灣鄉的地形就像一個漏斗,出口只有一條,而山脈溝壑分佈較廣,私挖濫采點就隱藏在這些枝枝杈杈里,所以抓捕是一項比較艱巨的任務,僅憑國土公安監察大隊幾個人根本不夠,所以我還需要人手。」

    張志遠扶了扶眼鏡框道:「你說從哪裡調人?我馬上給你派!」

    「這需要你和蕭書記協調,他畢竟是常委嘛,由我來說力度不大。」白玉新訴苦道。

    「一偉,你親自去一趟,把蕭鼎元叫到我這裡來。」張志遠一臉剛毅道。

    一旁的陸一偉不敢怠慢,迅速到四樓將蕭鼎元請了下來。

    蕭鼎元下來后,張志遠直截了當道:「鼎元,今晚的行動需要你全力配合,具體情況由白縣長和你說。」

    白玉新把情況說了一遍后,蕭鼎元擔心地道:「張縣長,如果我現在再調人,很有可能引起外界的懷疑,說不好還會走漏風聲,對行動不利啊。」

    白玉新給出了個主意道:「蕭書記,你可以不動用局裡的幹警,可以以開會之名將基層派出所的民警徵調回來,由你親自調度,應該問題不大。」

    張志遠知道時間太倉促,但這都是沒辦法再改變的事,直接下命令道:「鼎元,你也不要推三阻四,我看就這麼定下來了。今晚,我在縣裡坐鎮指揮,而現場指揮全權由白玉新總體調度,包括你,都得聽玉新統一指揮。」

    蕭鼎元能有今天,完全仰仗張志遠,所以他說話毫不客氣。蕭鼎元雖心裡不舒服,可無法拒絕張志遠,於是道:「那行,我服從張縣長指揮。」

    白玉新見蕭鼎元同意,接著往下說:「蕭書記,你帶一隊人馬從馬蘭溝、石灣溝進入,只要看到運行中的煤礦有人,就全部逮捕。付江偉則從果子溝、石渠溝進入,直接包圍,來個瓮中捉鱉。而我則帶一隊人馬堵在石灣鄉出口抓捕漏網之魚,您看這樣行不?」

    「行吧!」蕭鼎元點了點頭道。

    「今晚行動事關今後事態的走向,所以務必要嚴守秘密,一過晚上十一點,收繳所有幹警的通訊工具,切斷一切信息通道。另外,把所有人都控制起來,不允許自由走動,行動結束后全部解除。」

    「行,這沒問題!」蕭鼎元打包票道。

    說完這件事,白玉新又對張志遠道:「張縣長,還需要您將石灣鄉的領導幹部也控制起來,防止出現意外。」

    張志遠陷入深思,這可這麼辦為好?你要是無緣無故地將他們都請到縣裡來,肯定會引起警覺,反而對行動不利,想了半天都沒有找出個好的由頭。

    一旁的陸一偉這時道:「張縣長,這事要不交由段主席?」

    陸一偉的這一提醒,讓張志遠恍然大悟,道:「對!就交給段長雲,由他來牽扯住。一偉,你現在就去找段主席。」

    陸一偉的話是有根據的。段長雲先前在石灣鄉當過黨委書記,與當地的領導幹部關係甚熟。此外,與黨委書記尤華的交往也比較密切,隨便找個由頭就能搞定。

    陸一偉馬不停蹄趕到政協,段長雲正好為創衛的事忙得焦頭爛額。可時間不等人,陸一偉等段長雲辦公室的人全部離去后,把張志遠的指示轉達給他。

    「這是什麼情況?」段長雲聽完陸一偉的話后疑惑地道。

    陸一偉道:「段主席,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不過張縣長說了,請你不管想什麼法子都要把石灣鄉的領導幹部請出來,今晚一過,一切都好說。」

    段長雲是何等聰明之人,從成立國土公安監察大隊起,就猜到張志遠的小九九,看來這是要採取行動了。老好人段長雲一輩子都不願意得罪任何人,看來這次要得罪人了。可為了南陽縣的明天,他顧不了這麼多了,於是道:「一偉,你回去告訴張縣長,這事請他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陸一偉再返回縣委大樓時,白玉新還在緊張彙報著情況:「蕭書記,今晚犯罪分子抓捕歸案后,全部收監,連夜突審,只要對方承認非法盜採,接下來的事就好辦了。」

    張志遠坐在辦公桌前摸著下巴,眼睛斜視著坐在沙發上抽煙的蕭鼎元。蕭鼎元似乎有心事,過了一會兒道:「這沒問題,付江偉在審案方面是有一套的,交給他來負責此事就可以。但是,如果對方不承認呢?」

    「笑話!」張志遠一拍桌子道:「盜採國家資源的煤礦口子就擺在那裡,這就是最直接的證據,誰敢不承認?如果不承認,可以採取非常手段,我就不相信了,違法還有理了?」

    陸一偉很少見張志遠生氣,而這次顯然觸及到了他的底線。張志遠不等蕭鼎元回話,接著道:「犯罪分子抓捕歸案后,讓經偵大隊也介入,順藤摸瓜給我往下查,查到那裡就是那裡,如果我們的政府工作人員也參與其中,讓紀檢、檢察院也參與進來,非要查個水落石出不可!在這點上,我絕不留情!」

    房間里安靜得出奇,僅能聽到呼吸聲和皮鞋與地面的摩擦聲。蕭鼎元見張志遠是動真格的,站起來保證道:「張縣長,我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請您放心!」

    張志遠微微點點頭道:「鼎元,我不是針對你,但南陽縣現在處在非常時期,我們必須用非常手段來對抗,有一起查一起,絕不姑息。好了,大家分頭準備吧。」

    白玉新和蕭鼎元走出去后,張志遠叫住陸一偉道:「你留一下。」

    陸一偉回來后,張志遠道:「今晚你也上山,主要任務就是監督和彙報,如果發現有人私自包庇或者故意放走犯罪分子,你就地縱容者免職,我賦予你這個權力,聽明白了嗎?」

    陸一偉點點頭道:「我知道了,張縣長。」

    陸一偉臨走時,張志遠又小聲交代道:「如果蕭鼎元有什麼異常舉動,第一時間報告給我!」

    聽到這句話時,陸一偉有些驚愕。難道張志遠不信任自己提拔上來的人?陸一偉臉上露出些慌亂的眼神,道:「好的。」

    張志遠見陸一偉臉色不對,於是道:「你覺得我不該懷疑蕭鼎元?」

    陸一偉哪敢實話實說,道:「不不不,張縣長,我沒有那個意思。」

    張志遠靠在座椅上道:「一偉,你還記得去年我們一起在解放路上,我和你說過的話嗎?」

    陸一偉想了想道:「記得,您說要徹底剷除南陽縣的黑惡勢力,還老百姓一個乾淨的天空。」

    張志遠點點頭道:「你說得那幾個幫會現在還剩下幾個?」

    陸一偉道:「趙志剛的『紅纓會』已基本瓦解,其附庸的『玫瑰幫』也不復存在,以范鵬為首的『十三狼』已基本上煙消雲散,以馬林輝為首的『四大金剛』正在圍剿中,最後就剩下個『唐氏三兄弟』還堅挺著。」

    「對!」張志遠突然坐起來道:「一偉,你還記得蕭鼎元從西豐娛樂城走出來嗎?而這個『唐氏三兄弟』背後是不是有他在撐腰呢?」

    「這……」

    張志遠抓起桌子上的煙點燃道:「其實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但是只要追查他蕭鼎元頭上,我是不會留任何情面的。」

    此話一出,陸一偉打了個冷顫。不管這麼說,蕭鼎元在追剿趙志剛的事情上出了大力,難道張志遠這就翻臉不認人嗎?他不敢往下想。

    張志遠道:「等我把馬林輝為首的『四大金剛』徹底剿滅后,我再騰出手來會一會這個『唐氏三兄弟』!」拳頭落桌,擲地有聲。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