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03 夜色車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03 夜色車影字體大小: A+
     

    這時,夏瑾和臉上流露出複雜的表情。陸一偉在邊上看著,可以從她眼神里讀懂些東西,至少他可以捕捉到,夏瑾和心裡對眼前的這個男子還是存有一絲感情。陸一偉沒有說話,他想看到夏瑾和接下來的選擇。

    夏瑾和咬著嘴唇站在原地,雙手不停地來回搓著。經過短暫的心理活動后,夏瑾和忽然如圓規一般優雅轉身,飄逸的頭髮在空中劃了個拋物線,然後打開副駕駛室車門,抬腿一跨,面帶憂鬱坐了進去。陸一偉站在車外,不知該如何是好。

    「走啊!」夏瑾和在車裡沖著陸一偉喊道。

    陸一偉看了眼依然賣命表演的鄒寧,打開車門跨了上去,發動了車準備離去。

    這時,鄒寧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堵在車前面不讓前行,並使勁拍著車頭咆哮著。

    夏瑾和瞪著鄒寧喘著粗氣,眼光寒氣逼人,表情猙獰的有些恐怖。只見她拳頭緊握,氣呼呼地推開車門,指著鄒寧的鼻子罵道:「鄒寧,你是不是男人啊?我已經清清楚楚告訴你了,我們之間不可能了,請你死了這條心吧。如果你還想在我心中留下一點美好的東西,請你讓開!」

    「羅莎,我知道錯了,請你原諒我……」鄒寧像一條哈巴狗似的,低三下四乞求著。

    「讓開!」夏瑾和被徹底激怒了,歇斯底里吼了一聲,嚇得圍觀的學生都嚇了一大跳。

    鄒寧看到夏瑾和此番模樣,知道不可能再挽回這段感情了。放在機蓋上的手緩慢抬起,彎下腰將膝蓋的灰塵拍打幹凈,瞪著車裡的陸一偉冷笑了一聲,道:「羅莎,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說完,快步離去。

    夏瑾和上了車,將臉側在車窗的方向,兩行淚沿著臉頰滑落下來。

    車子緩慢駛出了校門,陸一偉緊緊攥著方向盤,眼神直視前方,表面上在專心致志的開車,心裡卻翻江倒海,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安慰夏瑾和。

    過了一會兒,夏瑾和緩慢地靠在車窗上,不停地抽泣起來。陸一偉見狀,從扶手箱處扯下幾張面巾紙,塞到她手裡。

    夏瑾和接過面巾紙,突然伏爬到陸一偉的肩膀上大聲哭了起來。陸一偉知道她心裡委屈,將車停靠在路邊,借著燈光抬起左手,考慮了再三,最終放在她的後背上,輕輕地拍了拍。

    寬大的手在後背撫摸著,夏瑾和有了一種踏實感和安全感。抓住陸一偉的袖管將頭埋在懷裡,將自己積壓下來的委屈和苦楚統統發泄出來。

    陸一偉順著後背又移到頭上,輕聲道:「別哭了,哭成熊貓眼你怎麼見人啊。」

    漸漸地,夏瑾和哭泣的聲音越來越小,然後緩慢地抬起頭,淚眼婆娑地望著陸一偉。陸一偉抿著嘴巴微微點了點頭,並伸手為她擦掉眼角的眼淚。

    這時,夏瑾和突然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她一把摟住陸一偉的脖子,兩片沾滿淚水的嘴唇不偏不倚地吻在了陸一偉的嘴唇上,深情地熱吻起來。

    陸一偉被夏瑾和的舉動驚呆了。他設想過無數個與夏瑾和第一次接吻的瞬間,可萬萬沒想到是在這種場合。濕熱而柔軟的嘴唇傳遞著感應心靈的溫度,陸一偉不由得咽了口唾沫,主動上迎再次襲來的熱浪。

    「抱我!」夏瑾和含糊地道,一隻手抓住陸一偉的手臂往身體上貼近了些。陸一偉完全放下了顧慮,隔著操控台用寬大而又有勁的左手攬入懷中。

    (略)

    陸一偉的車停在市軸承廠門口附近,軸承廠已經頻臨倒閉的邊緣,一大批下崗職工都回家自謀職業,原先上千人的廠子現在變得冷冷清清。加上又是夜晚,出出進進的人更是寥寥無幾。偶爾有那麼一兩個過路的行人,都行色匆匆地快步前行,完全不會去考慮停靠路邊的這輛車居然在上演著一幕壯麗山河的「挺進大別山」。

    儘管如此,也有細心的行人看到了車子在輕微的搖晃,好奇地湊上前去一看究竟。但夜色太暗,加上車窗貼了鏡面車膜,根本看不到裡面的情景。在如此緊張簡陋的條件下,夏瑾和依偎在陸一偉懷裡,用滾燙的臉頰貼著陸一偉的胸腔,久久不肯起身。

    「想知道我和他的過去嗎?」夏瑾和撫摸著陸一偉輕聲問道。

    陸一偉依然回味在剛才的激戰中沒有緩過神來,道:「如果你願意說的話我洗耳恭聽,如果不願意說我也不會勉強。」

    夏瑾和從陸一偉身上翻下來,回到副駕駛室上整理好衣服,道:「你去前面看看還有沒有開門的商店,給我買個褲襪來。」

    陸一偉不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褲子,發動了車,往廣場附近的城隍廟駛去。

    城隍廟裡有夜市,陸一偉幸運地買到了。夏瑾和穿好,道:「我今晚不想回宿舍了,找個酒店吧。」

    陸一偉心中竊喜,他巴不得夏瑾和說這句話呢。興奮地道:「好嘞!通化路不是新開了一家四星級大酒店嗎?我們今晚就去那裡。」

    夏瑾和沒有說話,陸一偉以最快的速度駛到「天都國際大酒店」。這是一家新開的酒店,號稱是北州市最豪華的酒店,由於剛剛落成,外表看十分富麗堂皇,但要比起江東市的「富麗苑大酒店」,稍遜一籌。

    陸一偉停好車后,快速下車繞到副駕駛室為夏瑾和開門,兩人雙雙往大酒店門口走去。走到半路上,陸一偉記起了後座上遺忘的項鏈,又折返回去拿上放到自己口袋裡。

    進了大廳,夏瑾和回頭正準備和陸一偉說話,眼神突然下移,看到陸一偉褲襠處濕了一大片時,捂著嘴巴哈哈大笑起來。

    陸一偉順勢看了下去,瞬間臉紅,將手中的包移到前面,剛好遮住,然後極其彆扭地往服務台走去。

    就在陸一偉和服務員交談的時候,夏瑾和在一旁依然笑個不停,服務員有些分神,不知該和陸一偉說話,還是看裝瘋賣傻的夏瑾和。

    陸一偉勾起腳尖輕輕踢了下夏瑾和,她才稍微收斂了些。不過在辦完手續上電梯的時候,夏瑾和看著陸一偉一本正經的表情,又忍不住大笑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