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02 又出意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02 又出意外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一邊開車,一邊想著姚娜上午說的話。浪漫?驚喜?陸一偉天生不會討女人歡心,再加上這些年在政府機關工作,更顯得拘謹而嚴肅,毫無生機。

    由於思考問題,車速不由得慢了下來。直到後面有人打喇叭,陸一偉才回過神,加快了行車速度。剛才透過後視鏡觀察後面的車輛時,無意中看到了那天在江東市購買的白金項鏈,他心想:「這算不算驚喜呢?」

    車子很快開到北州市。北州市永遠那麼死氣沉沉,如遲暮的老人,街道兩旁的店面早早地就關了門,路上三三兩兩的行人結伴同行,顯得冷清。快到北州大學附近時,突然一下子變得繁華起來。附近賣小吃的把街道擠了個滿滿當當,清一色的大學生圍坐在一起,有說有笑,著實讓人羨慕。

    陸一偉剛要拐進北州大學校門時,突然瞟到對面的一家服裝店還開著門,櫥窗里展示的一件拼色連衣裙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又把車倒回來,停在學校門口,翻越柵欄,推門進了服裝店。

    這是一家專賣女裝的服裝店,服務員看到陸一偉進來后,熱情地上前打招呼詢問:「先生,您好,請問您給誰買衣服?」

    陸一偉掃射了一邊,還是覺得櫥窗里的那件衣服好看,便指著道:「這件怎麼賣?」

    服務員笑著道:「先生您真有眼光,這是我們新上市的一款衣服,是歐洲一線品牌。我們擺放在櫥窗里是為了撐門面的,僅此一件,暫時不賣,不好意思。」

    陸一偉第一次聽到這種理由,道:「那如果我非要買呢?」

    服務員道:「如果您非要買的話,我需要徵求我們老闆的意見,另外,這件衣服價格不菲啊。」

    「不說價錢,你現在就問。」陸一偉爽快地道。

    服務員連忙去打電話了。過了一會兒,走過來道:「先生,我們老闆說可以賣,但價格可能稍微貴那麼一點點。」

    陸一偉不問價錢,從包里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服務員道:「是多少錢就多少錢,一分錢都不會少你的。」

    服務員見陸一偉如此爽快,接過銀行卡道:「先生,請問你太太平時穿多大碼的?假如要是碼數不合適,您買回去也沒用。」

    陸一偉看了看衣服,又打量了下服務員道:「就和你的身材差不多,要不你試試?」

    服務員麻溜地取下衣服,在試衣間換好衣服走出來,陸一偉驚得張大了嘴巴。天哪!都說人靠衣裝馬靠鞍,此話一點都不假,服務員前後簡直判若兩人,本來不漂亮的她穿上這件衣服一下子換了個人,他更加堅定地道:「就這件,買了!」

    服務員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戀戀不捨回到試衣間脫了下來,又細心熨燙疊好裝袋,刷卡后一起交給陸一偉道:「先生您收好,一共是3398元。」

    陸一偉聽到這個數字驚訝地差點露了陷,乖乖!這可是他半年的工資啊。他表面裝得淡定,微微一笑,提著衣服瀟洒離去。

    陸一偉開著車來到夏瑾和宿舍樓下,下車后抬頭望了眼她的房間,心情略顯激動,身體里的荷爾蒙急速分泌,迫不及待地想見到她。

    陸一偉已經很久沒近女色了。上次與夏瑾和海南之行,他遵守了君子之道,愣是看著穿著性感比基尼的夏瑾和剋制住內心強烈的慾望。他的這一做法,讓夏瑾和大為讚賞,也更加相信,陸一偉是個值得依靠的人。

    此外,前段時間佟歡主動送上門,陸一偉在迷惑中保持了清醒的頭腦,沒有邁出那一步。不過現在想想,幸虧當初自己意志堅定,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陸一偉快速上了樓,站在夏瑾和房間門口整理了下衣服,伸手敲了敲門,無人應答。

    再次敲門,依然是一扇冰冷的門,看不到門后的場景。陸一偉本想給夏瑾和一個驚喜,就沒有提前打電話,看來驚喜是給不成了,於是掏出手機準備打給她。

    「你找夏教授?」這時,隔壁房間的門打開,走出一個與夏瑾和年紀差不多的女子關心的問道。

    陸一偉上次在人家宿舍住過,急忙道:「是的,夏教授不在嗎?」

    「哦,夏教授跟他男朋友出去了。」女子隨口而出,不過很快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急忙捂住嘴巴道:「你……你是陸一偉?」

    聽到這句話,陸一偉如晴天霹靂,整個人微微前傾了一下,他強忍歡笑地點了點頭。

    「你……我……要不你到我房間等等吧,估計她很快就能回來。」女子紅著臉語無倫次說道。

    「不必了,我下樓等她吧。」陸一偉勉強笑了一下,回頭往樓下走去。

    「夏瑾和有男朋友?這怎麼可能?為什麼她從來沒有說過?如果有,我算什麼?」一連串疑問湧上心頭,陸一偉剛下樓梯,就覺得胸口隱隱作痛,痛得他滿頭大汗,蹲在地上好一陣才緩過勁來。

    陸一偉的心徹底死了,他不再相信什麼狗屁愛情。幾段感情把他傷得支離破碎,他認為,自己註定在感情是個失敗的人。他抬頭又望了眼夏瑾和的房間,無奈的搖了搖頭,上車準備回家。

    坐到駕駛室里,陸一偉仍然覺得心口堵得慌,掏出一支煙哆哆嗦嗦點上壓驚。看著倒車鏡里變形的自己,再看看副駕駛室上自己滿懷熱情買的衣服,瞬間感覺被愚弄了。他抓起衣服下了車,四處找垃圾桶準備扔掉,這時,口袋裡的手機響了。

    來電話的正是夏瑾和,「接,還是不接?」陸一偉猶豫中手機已經停止了響聲。他閉眼咬了下嘴唇,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夏瑾和神奇般地出現在自己身邊,扇動著美麗的眸子望著陸一偉嗤嗤傻笑。

    「你來了這麼不給我打電話?」夏瑾和用責備的語氣道。看到陸一偉手中的衣服,又驚訝地道:「哇!這不是學校對面櫥窗里的那件衣服嗎?怎麼到你手裡了?是你買來送給我的嗎?」還不等說話,夏瑾和一把奪過衣服,興奮地道:「你等著,我現在就上去換。」

    看到較往日反常的夏瑾和,陸一偉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做,難道剛才那位女子說的話是假的?

    思考中,夏瑾和已經換好衣服如兔子般蹦躂下來。眼前的夏瑾和陸一偉簡直不敢相認,天哪!這件衣服就好像給她量身定做的一樣,如論肩寬和長短都那麼的合體。尤其是橘紅和黑的拼色,更顯得她光芒四射,光彩耀人。

    夏瑾和站在陸一偉面前旋轉了一圈,然後跑過去在陸一偉臉上吻了一口,道:「謝謝你,我非常喜歡。」

    濕熱的嘴唇留下溫暖的印記,陸一偉似乎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笑著道:「你喜歡就行。」

    這時,對面走來一個打扮頗為商務的男子,夏瑾和臉上瞬間變得慌亂。沉著稍傾,夏瑾和突然挽住陸一偉的胳膊,沖著那男子微笑。

    男子走過來看到這一幕,神情表現得極其不自然。目光從夏瑾和的臉上移到陸一偉身上,然後又回到夏瑾和身上,無力地抬起手指著陸一偉道:「羅莎,這是……」

    「對!」夏瑾和很溫和地道:「鄒寧,忘了給你介紹了,這就是我男朋友陸一偉。」

    「不可能,這不可能!」鄒寧近乎發瘋歇斯底里吼道:「羅莎,難道你真的忘了我們之間的感情了嗎?我對你的真心日月可照……」

    「夠了!」夏瑾和突然陰沉下臉道:「鄒寧,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了,請你以後不要打擾我的生活,你請回吧,我還是和我男朋友一起去吃飯呢。」說完,拉著陸一偉道:「咱們走!」

    到目前為止,陸一偉大概了解了這是怎麼一回事。他沒有理會鄒寧,跟著夏瑾和往前走。

    「站住!」鄒寧一把拉住陸一偉道:「你覺得你有資格成為羅莎的男朋友嗎?」

    陸一偉儘管對眼前的這個十分反感,依然表現出紳士的一面,將鄒寧的手拿開笑著道:「這位朋友,感情這東西不存在什麼資格不資格的,關鍵在於誰能爭取得到,或許我沒有你優秀,但我尊重瑾和的選擇。」

    鄒寧突然冷笑道:「你誰啊,我和羅莎四五年的感情,那有你說話的份?識相點,讓開!我和羅莎單獨說兩句話。」

    陸一偉看了夏瑾和一眼,只見她不斷地搖頭,知道該怎麼做,依然笑著道:「你也看到了,瑾和不願意和你談話。我不知道你們過去有任何感情糾葛,但現在我是瑾和的男朋友,我就有資格保護她,要是沒什麼事,我們就先走了。」說完,往車子方向走。

    看著夏瑾和遠去,鄒寧突然跪倒在地,高聲地喊了起來:「羅莎,過去是我不對,不該拋棄你,可我心裡一直惦記著你,思念著你,我這不是回來找你來了嗎?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原諒我!」

    鄒寧的這一嗓子,立刻引來過往學生的側目。學生們看到這一勁爆的場面,迅速聚攏過來,看到這場劇目的女主角是全校最年輕的美女教授時,一些男學生開始打口哨起鬨,甚至齊聲喊著:「原諒他,原諒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