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98 一樁命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98 一樁命案字體大小: A+
     

    到了江東市,陸一偉見到了三條,籠統地將事情簡單說了一遍,說潘成軍是自己的一個遠方親戚,讓三條給謀個差事。

    三條久經商場,看到潘成軍的模樣就知道陸一偉在說謊,他沒有戳穿,而是爽快地答應下來,道:「正好,我的西餐廳正在籌建當中,缺一個現場盯梢的,既然陸哥介紹的人,就讓他替我監工吧。工資的話,我按我公司的最高待遇,一個月開800元,你看成不?」

    陸一偉聽到三條如此豪爽,連忙感謝道:「三條,你可幫了我大忙啊,隨後我一定重重感謝。」

    「得了吧,鬼才相信你的話。」三條戲謔地道:「要是真感謝我,就過來給我經營西餐廳,怎麼樣?」

    「哈哈……」陸一偉笑著道:「等我退休后,我一定過來幫你。」

    「去你大爺的!」三條揮臂就是一拳。

    玩笑過後,陸一偉道:「三條,你還得給這位兄弟安排一比較隱蔽一點的住處,行不?」

    三條想了一會道:「行,我的倉庫在齊揚區,那裡比較僻靜。別看是倉庫,裡面的條件相當不錯,兄弟,你看成不?」

    潘成軍聽到問自己,急忙道:「什麼地方都成,我無所謂。」

    在三條的帶領下,陸一偉和潘成軍來到倉庫,確實環境不錯。外面堆放著做廣告牌用得材料,裡面還有一小家,有電視,有暖氣,十分溫馨。潘成軍多少年都住著那種大通鋪,看到眼前的一切還有些拘束,連忙點頭表示滿意。

    三條道:「你就這裡住下了,吃飯需要你自己解決,外面有飯店,也可以自己做飯吃,隨你!不過有一點要說在前面,不準帶外人來這裡,更不能帶女人在這裡過夜,成不?」

    「成!」潘成軍在西江省生活了多年,說話間夾雜著當地的方言。

    「行啦!」三條道:「陸哥,你覺得怎麼樣?不行的話我再找。」

    「我可不麻煩你老弟了,這就夠給你添亂的了,謝謝了啊。」陸一偉擠眉弄眼地道。

    「陸一偉,你要是再和我客氣,現在就給我滾出去!」三條覺得陸一偉有些婆婆媽媽,一點都沒有當年的風骨。

    從倉庫走出來后,三條說什麼都要請陸一偉吃晚飯,可陸一偉心裡還挂念著潘成軍的事,拒絕了好意,答應下次來一定應酬。

    三條有些失落地走了,陸一偉幫著潘成軍置辦了些洗漱用品,又給他放下1000元,道:「這段時間裡,你最好不要與陌生人有任何接觸,這點錢夠你花一陣子,我會不定時地過來看你。這是我的手機號碼,要是有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和我聯繫。」

    潘成軍點點頭道:「那馮老闆要我去店子里幹活,那我去不?」

    陸一偉想了想道:「那你去吧,不過盡量不要與陌生人搭腔,這也是在保護你,懂嗎?」

    「我懂,我懂,真是太感謝你了。」潘成軍抱拳道。

    臨走時,陸一偉想起潘青青的囑託,又返回去問道:「潘老闆,和你打聽個人,許小康你認識不?」

    「許小康?哪個許小康?」潘成軍疑惑地道。

    陸一偉道:「就是和你臨村,前些年也在西江省挖煤。」

    潘成軍仔細回憶著,搖了搖頭道:「不認識。」

    陸一偉有些失望,道:「那你休息吧,我回南陽了,記得給我打電話。」

    陸一偉出了大門,剛準備上車,潘成軍氣喘吁吁地跑了出來道:「陸主任,我記起來了,許小康我認識。」

    聽到此,陸一偉把跨上車的一條腿又放了下來,道:「什麼情況?」

    潘成軍嘆了一口氣道:「我也是剛回憶起來的,許小康早些年就死了。」

    「死了?」陸一偉瞪大雙眼道:「怎麼死的?你詳細說說。」

    潘成軍看了下周圍的環境道:「要不我們進去說吧,說來話長。」

    陸一偉看了下手錶,凝重地跟著潘成軍進了房間。

    潘成軍道:「許小康不是我帶出來的,是另一個老闆帶出來的。早些時候跟著他干,後來那老闆覺得在我底下干太屈才,於是帶著一批人走了,許小康也在其中。」

    「關於許小康的死,我也是後來才聽說的。不過講起來有些匪夷所思,覺得有些噁心。」潘成軍搖了搖頭道。

    潘成軍點上一支煙道:「那個老闆天生就不是干大事的人,幾個老鄉跟著他都沒賺到錢,恰好還遇到礦難,幾個老鄉白白丟掉性命,補償了幾萬元了事。」

    「按道理說,死人這種事太晦氣,可那個老闆偏偏找到一個發財的門路。因為那次礦難都是他與煤礦老闆談判的,除了給家屬錢,他在從中也拿了不少好處。也就是從這裡,他得到啟發,打算髮死人財。」

    「一次,他帶著許小康等幾個老鄉到了礦井下面,人為製造了一起礦難,把許小康等幾個老鄉活生生地打死,然後他代表老鄉的家屬與煤礦老闆談判。煤礦老闆為了息事寧人,一個人賠了幾萬元草草了事。這些事,我都是聽一些老鄉說的,事情的真實性還有待考證。」

    陸一偉聽到此,簡直驚呆了。他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居然還有人為了金錢如此干,簡直禽獸不如,喪盡天良。他道:「這件事你務必給我核實一下,在哪個煤礦?這些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聽明白了沒?」

    潘成軍看到面目猙獰的陸一偉,有些懼怕地道:「陸主任,你放心,等我自由了,我一定給你查個水落石出。」

    陸一偉憤憤砸了下桌子道:「真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事,為什麼?」

    潘成軍喃喃地道:「陸主任,我這裡還掌握著一個關於秦二寶的信息,不知你願意不願意聽?」

    「說!」陸一偉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潘成軍道:「據我了解,秦二寶手中還有一樁命案。」

    「嗯?」陸一偉頓時來了精神,這可是一個重要的線索啊。

    潘成軍繼續道:「當年,秦二寶一次喝醉了酒,搖搖晃晃進了礦工宿舍,看到一工友的妻子在洗澡,頓時精蟲上腦,不顧一切衝上去就要非禮。那女人極力反抗,殊死掙扎,狠狠地在秦二寶的手臂上咬了一口,由於用力過猛,竟然咬下一塊肉來。秦二寶剎時怒氣沖頂,活生生地把那女人給掐死了。」

    「秦二寶看到女人不動彈后,非但沒有收手,依然強姦了對方。直到被進門的工友看到后,秦二寶才覺醒過來。為了處理好這件事,秦二寶花了大價錢堵住這個工友的嘴,據說給了幾十萬。工友看到錢后,非但沒有因妻子的死而悲痛,反而和秦二寶一起將屍體給埋了,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可謂是一件事比一件事驚心動魄,陸一偉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他結結巴巴地道:「你說得這都是真的?」

    「千真萬確!」潘成軍肯定地道:「因為秦二寶做這件事的時候恰好被我的一老鄉看到了。後來他實在憋不住,就悄悄告訴了我。我本想拿這件事扳倒秦二寶,可我一外地人,人家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反而說我誣告。」

    陸一偉追問道:「那你說得那位工友是哪裡人?」

    潘成軍仔細回憶道:「好像就是你們西江省的,至於是那個地區的,我也不敢確定,這需要問我那老鄉,他們平時在一起接觸的時間多。」

    「那你老鄉現在在哪?」陸一偉急切地道。

    「也和我在一個煤礦。」

    「好!」陸一偉道:「你這樣,乘著現在你的處境還不危險,你連夜回去一趟,和你老鄉把這件事核實清楚后告訴我。潘老闆,你反映的這件事非常的重要,這也可能是打擊秦二寶至關重要的一環,你要明白其中的道理。」

    「我明白了,我現在就動身。」潘成軍道。

    「記住!一切都是秘密行動,決不能露出任何破綻,聽明白了沒?」陸一偉再次強調道。

    「我記住了。」

    陸一偉與潘成軍分別後,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了南陽縣。從潘成軍處,了解到得消息實在太重要了,他需要將這些情況第一時間彙報給白玉新。

    白玉新正好與國土局局長曲廣平喝酒,聽到陸一偉回來后,草草結束,回到了辦公室。

    白玉新辦公室,陸一偉將自己所了解到的以及所做的統統彙報給白玉新。白玉新一邊聽一邊點頭道:「一偉,你所說的這些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你做得對,把潘成軍保護起來,絕不能落入馬林輝他們之手。你說得這件事儘快核實清楚,如果是真的,務必找到當事人,就算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挖出來。」

    陸一偉隱隱擔心道:「白縣長,你說我們在這裡行動,難道馬林輝他們沒有察覺嗎?」

    白玉新冷笑道:「他做他的,我們干我們的,畢竟我們占著理,就算找到天皇老子,我也不怕!對了,我要和你說個事,昨天張縣長在常委會上將成立國土公安監察大隊的事提了出來,已經通過了。估計這兩天蕭書記這裡就會很快組建起人馬。今天是4月2日,我打算在4月底來一次大規模地行動,代號就叫做『狡兔行動』,你覺得怎麼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