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96 傳奇經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96 傳奇經歷字體大小: A+
     

    潘成軍取下安全帽,關掉頭燈道:「那隨我到宿舍吧。」說完,拖著沉重的裝備「哐啦哐啦」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宿舍就是一排排破爛不堪的民房,此時已是中午,一些女眷在宿舍門口的灶台上炒著菜,香氣瀰漫在空中,讓人有些心酸。

    陸一偉隨著潘成軍進了宿舍,一股混合型氣味直穿鼻腔,讓人作嘔。宿舍勉強叫「宿舍」,房間里漆黑一片,僅有一絲污濁的陽光透過貼滿牛毛氈的窗戶射了進來。靠近牆的一邊一字排開鋪滿了木板床,床上堆放著烏漆墨黑的鋪蓋卷,牆面上貼著泛黃著的衣著暴露的女模特,關鍵部位已經露出三個大窟窿。地上更是亂七八糟,吃剩下的速食麵桶,看不出顏色的內褲襪子,就連潔白的衛生紙都沾滿了黑色……看得出,礦工們生活得實在有些「凄慘」。

    潘成軍把安全帽扔到床上,然後拿起一個碩大的水壺「咕咚咕咚」喝了好幾口,看到陸一偉站在門口,把自己床上的東西往裡一推,指著道:「過來坐吧。」

    陸一偉用手推開鐵絲上掛著污穢不堪的褲頭,小心翼翼地坐在床板上,正準備問話,房間的一個角落裡傳來了女人呻吟聲和肉體的碰撞聲。陸一偉循聲望了過去,只見一個用牛毛氈搭成的小「房間」在劇烈地搖晃著,男人和女人正在激情地尋找著刺激。

    潘成軍看到陸一偉奇異的表情,道:「別大驚小怪,這在我們這裡是尋常事,工友們在下坑之前都會找一個女人發泄一下,他們生怕自己下去了就再也上不來了,也算是最後享受一下人間的歡喜吧。」

    聽到此,陸一偉喉嚨里感覺堵著一口痰,咳不出來咽不下去。不一會兒,小房子里傳來男子達到高潮后的舒爽叫聲,緊接著從小房子里扔出一大團衛生紙。男子提著褲子跳下床,看到陸一偉后,表情十分淡定,大搖大擺走了出去。

    又過了一會兒,小房子里的女人也跳了出來,胸前的衣服來不及扯下來,身上布滿了黑手印。這一切,陸一偉看在眼裡。在他眼中,並非男盜女娼的苟且之事,而是人性的發泄,生理的需求,生命的渴望。

    女人同樣看到了陸一偉,臉上寫滿了羞澀。她慢吞吞走到潘成軍跟前,道:「老公,中午吃什麼?」

    「隨便,你問問孩子們吧。」潘成軍道。

    女人走出去后,陸一偉更加吃驚了。問道:「她是你老婆?」

    潘成軍點頭道:「也是,也不是。」

    如此混亂的關係,陸一偉徹底懵了。

    潘成軍從口袋裡掏出皺巴巴地香煙,遞給陸一偉道:「來,抽一支,煙不好,你將就著抽吧。」

    陸一偉不見外,接過煙點上,起伏的心情始終無法平靜。

    「說吧,找我什麼事?」潘成軍蹲到地上,靠著牆壁道。這副姿勢完全沒有了南方人的模樣,倒像是地地道道的北方村民。

    陸一偉不知該從何處談起,彈了彈煙灰道:「我見過你母親了。」

    「哦。」潘成軍沒有陸一偉想象得會異常激動,反而冷淡許多,好像他早就知道似的。

    陸一偉看了看手錶,道:「這樣,馬上到午飯點了,我請你去飯店吃。」

    「行!」潘成軍不客氣地道:「那你等我一會兒,我洗個澡換身衣服。」

    潘成軍洗澡去了,陸一偉逃離似的走出宿舍,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煤老闆的豪車洋房都是靠礦工一雙雙手換來的,可他們卻過著非人般的生活,這次「體驗生活」對陸一偉的觸動非常大。

    10分鐘后,潘成軍換了身乾淨的衣服走了出來。陸一偉帶著他來到鎮上最好的酒店,找了個相對僻靜的包廂,為其點了一桌子大魚大肉,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彌補潘成軍缺失的生活。

    陸一偉給他倒滿酒,道:「這些年你一直在北州市?」

    提及往事,潘成軍一肚子苦水,仰起頭喝下一大杯酒,略顯無奈地點了點頭,哽咽著道:「我母親身體怎麼樣了?」

    陸一偉給滿上,道:「她老人家身體不是很好,一直盼望著回家,這些年你為什麼不給家裡去個電話或者寫封信什麼的,也好讓她安心啊。」

    「哎……」一聲嘆息,道出了壓抑心頭許久的無奈和凄涼。潘成軍沒有回答,而是抱著頭爬在桌子上放聲大哭起來。陸一偉沒有阻攔,而是從餐桌上扯了幾張餐巾紙,悄悄地塞到他的手中。

    很大一會兒后,潘成軍抬起了頭,雙手在臉上一抹,眼睛已經腫的如核桃般大小。他端起酒又喝了下去,道:「我沒臉回家,沒臉見家人,更沒臉面對我帶出來一起奮鬥的老鄉們,我是罪人啊!」說完,潘成軍又嚎啕大哭起來。這一次哭聲更加凄慘,讓陸一偉都有些動容,這個男人身上背負著太多的情感債和血淚史。

    潘成軍再次起身後,對著地上使勁擤了一下鼻涕,然後把手指上遺留下的污穢物輕巧地抹在餐桌底,顫抖著手端起一杯酒,一半都灑在了褲子上,依然送到憋得發紫的嘴唇跟前,使勁一嘬,直接吸進了氣管,又是一陣劇烈咳嗽。陸一偉見此,連忙為其拍了拍後背,寬慰道:「潘老闆,我知道你心裡憋得一肚子苦水無處發泄,如果你信任我的話,可以告訴我。不瞞你說,我這次找你,也是為你主持公道的。」

    「真的?」潘成軍停止了哭泣,用充滿渴望的眼神盯著陸一偉,道:「你真的能幫我?」

    「能不能幫你,那就看你今天的誠意了。」陸一偉不了解潘成軍的為人,賣關子道。

    潘成軍抓住陸一偉的手道:「兄弟,只要你能幫我,我絕對和盤托出,沒有任何隱瞞。」

    「好!我就喜歡爽快人。」

    潘成軍從一開始講起了跌宕起伏的傳奇故事。

    潘成軍在家排行老二,沒讀幾年書,一家人靠捕魚為生,家裡勞力多,日子倒也馬馬虎虎過得去。直到有一次出海時,父親就再也沒回來。家裡失去了主心骨,家庭的重擔就壓到老大身上。可老大又是個短命鬼,得了癌症病逝了。老三還小,潘成軍主動挑起了大梁,為這個家庭苦心經營著。

    白天出海,晚上賣魚,生活過得如一湖靜水,沒有任何波瀾。當時的潘成軍想著這輩子就這樣了,直到一個人的出現,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

    一個附近村的年輕人來他們村招工,說去北方挖煤,一個月就可以掙到2000元,潘成軍心動了。他不顧家人的反對,毅然跟著老鄉到了山西,開始了他的創業生涯。

    到了山西后,他所經歷的遠沒有他想象的那樣好,一天要干16個小時,一個月下來才掙1000多元,他頓時感覺到上當了,於是就要回家。回家?可沒那麼容易!包工頭把的身份證以及錢財全部扣下,不准他回家,潘成軍只好咬牙堅持了幾個月。

    直到有一次機會,他終於逃脫出來,逃命般往家的方向跑。可他第一次出這麼遠的門,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更不知道如何才能回家。就在他四處晃蕩時,又被當盲流抓進了收容所,遣送到大草原農場幹了半年多農活,才被遣送回家。

    這一年,老三重蹈覆轍,追隨父親而去了,家裡就剩下他和他母親相依為命,潘成軍又重操舊業,開始日復一日地捕魚,可他的心卻完全平靜不下來。

    在山西,他看到了富得流油的煤老闆,一擲千金,肆意揮霍,買房子和車子就和買白菜一般。他親眼看到一煤老闆把一麻袋錢丟進了後備箱里,然後大搖大擺離去。當時,他十分想衝上去,把那煤老闆給搶了,那錢也就夠自己一輩子花了。

    煤礦如此來錢快,而捕魚卻永遠看不到一夜暴富的盡頭。潘成軍經過幾番掙扎后,再次北上,一猛子扎進煤礦,期待著自己暴富的那一天。

    潘成軍幹活賣命,很快就得到老闆的賞識,給了他個班長當。一個班有五六個人,儘管人很少,潘成軍帶領著這隻小隊伍屢創佳績,愣是把當地的煤礦工人擠兌得干不下去了。

    煤老闆當然願意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利益,看到潘成軍如此賣命,乾脆讓他負責招工,招多少要多少。潘成軍想到了先前到村子里招工的那老鄉,於是他返回老家,帶了一批年壯的勞動力一起致富,一起「掘金」。

    潘成軍手底下從最初的四五個逐漸發展成四五十個,鼎盛時期達到上百號人,幾乎整個煤礦都成了福建人的天下。煤老闆很放心潘成軍,慢慢地讓他參與管理,並允許他按人頭從中抽股。短短几年內,不到30歲的潘成軍已經擁有上百萬的財富,成為所有福建籍老鄉中的一面旗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