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92 文字工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92 文字工作字體大小: A+
     

    官樣文章不同於其他文章,頗與古代的八股文相似。形式上講求工整對仗,韻腳相同,讀起來朗朗上口;文字上要求平鋪直敘,精鍊極簡,不需要藝術加工。不過這也看在什麼場合,如果在比較嚴肅的會議上你在那裡抒情感慨,顯然不適合。如果你在比較活潑的茶話會上講一二三四,顯得有點做作。

    多少年下來,每年的工作任務都差不多,到了什麼時候開什麼會,春季備耕,護林防火,安排一年工作;夏季防汛,工程項目推進;秋季抓教育,抓黨建;冬季總結一年工作等等。每年乾的都一樣,講話內容也差不多,這就需要秘書們繡花似的摳字眼,進行二次藝術加工。

    「領導泡小姐,秘書寫體會。」這是文字秘書的最切帖、最形象的一種真實寫照。

    如今的陸一偉已經基本上不用動筆寫材料了,這項苦差事由新一茬的「二級梯隊」代勞,樊剛已經不再是當年的「新兵蛋子」,成了政府辦文字關的「權威」。

    樊剛對陸一偉當年的不公待遇雖有微詞,但人微言輕,幫不上什麼忙,也說不上什麼話,只能心裡替他可惜。偶爾給自己的「老師」陸一偉去個電話,也算是一種安慰吧。

    陸一偉看著七八個新來的年輕人,臉上寫滿青澀和緊張,就像是自己當年進來時一樣。他笑著道:「什麼指導工作,我就是路過,順便進來看看。」

    樊剛指揮一個小年輕去倒茶,把自己的位置騰出來讓給陸一偉坐,道:「陸主任,簡單和你彙報一下,最近我們在忙活縣三干會的一套資料,你要抽空過來把把關。」

    陸一偉拿起辦公桌上一份草稿翻看著道:「你這不是開玩笑嘛,我過來給你把關,你讓李主任心裡怎麼想?」

    「李主任前兩天交待過我,要我有什麼不懂的地方請教你。」樊剛道。

    「這個李建偉……」陸一偉小聲道:「我很長時間不接觸了,手生了,你可千萬別問我,真不行了。你看,我進來那會還是用稿紙寫,你們現在都用上電腦了,我那能跟上你們的節奏啊。我能做的,就是給你們提供好後勤保障。需要什麼儘管開口,我知道你們經常加班,速食麵火腿雞蛋多準備些,另外再添加些牛奶之類的,這點上我毫不吝嗇。」

    樊剛嘿嘿一笑道:「那就謝謝陸主任了,有了你的支持,我們會更加有動力。」

    陸一偉把草稿放下,掃射了一遍,道:「樊剛,我在的時候那些檔案資料還保存的沒有?」

    樊剛道:「不好意思,陸主任,一部分珍貴資料已經移交給檔案局了,我手裡就存著一些歷年的講話稿之類的。」

    「哦。」陸一偉有些失望地道:「我記得我在那會,還編製過南陽縣的工業發展札記,這個也移交檔案局了?」

    樊剛撓撓頭,不確定地道:「陸主任,您等著,我去找找看,好像還有。」

    樊剛走後,一個小年輕端著一杯水戰戰兢兢走了過來。他不敢直視陸一偉,雙手捧著水杯都有些哆嗦,輕輕放在跟前,然後結結巴巴地道:「陸……陸主任,您喝水!」

    陸一偉抬頭看著青澀的小夥子,問道:「你叫什麼?」

    「我叫朱明宇,去年大學畢業,通過公務員考試進來的。」朱明宇依然一副害羞的表情。

    公務員一詞,是最近幾年才開始流行叫的。以前一般都按照分工來區分。一般情況下,都叫「幹部」。「幹部」一詞源於日語,字面意思就是「骨幹部分」,後來就引申指在軍隊、國家機關和公共團體中起骨幹作用的人員。顯然,幹部要比公務員好聽的多。

    幹部常常區分工人、農民,在那個講究成分的年代,如果你要是出身於幹部家庭,明顯高人一等;要是出身於農民家庭,自己就覺得比別人低人一等。

    陸一偉對這個青澀的小夥子很感興趣,不免多問了幾句,道:「你畢業於哪所大學?」

    朱明宇局促地道:「陸主任,我……我就讀的是北州師專,中文系。」

    「哦。」陸一偉道:「你忙你的去吧,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來找我。」

    「謝謝陸主任,謝謝陸主任……」朱明宇鞠躬道。

    樊剛抱著一沓資料走了進來,放在辦公桌上道:「陸主任,您說得那份工業發展札記沒有找到,找到一些早先年的講話,不知您需要不?」

    「嗯,我看看。」陸一偉隨即挨著一份一份翻看,可令人遺憾的是沒有找到自己所要的內容。

    陸一偉擼起袖子看了看錶,距離下班還有半個多小時,要去檔案局查相關資料還是來得及的,於是起身告別前往檔案局。

    檔案局位於改革開放前的「縣委大院」,一個不大的院子里擠了幾十個單位和社會團體。陸一偉徑直上了二樓的檔案局,不巧的是檔案局已經大門緊鎖,人去樓空。

    像檔案局這種冷衙門,平時的工作本來就不多,加上無人關注,在管理上自然鬆懈很多。同樣是國家幹部,享受著同樣的俸祿,可單位的好與壞直接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財政局的幹部走到大街上永遠是氣宇軒昂,不可一世。再看看檔案局的幹部,行色匆匆,身體佝僂,自己就覺得比人低一等。

    無奈之下,陸一偉只好打給了檔案局局長馬茹蘭。馬茹蘭是南陽縣科局級領導幹部中為數不多的女性,至於如何爬上來的,流言蜚語甚多。人都有慣式思維,一看到有點姿色的女人到了一定位置后,最先想到的是:「這個女人是靠姿色換來的。」至於是不是,沒有人會去考究。

    馬茹蘭今年40歲左右,至今單身。早年前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可這段婚姻僅僅維繫了不到兩年,至於為什麼離婚,人云亦云。不過最靠譜的一個版本是,馬茹蘭是一個天生不會下蛋的母雞,這一版本得到「權威人士」的確鑿論證。

    對於一個女人來說,生不出孩子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尤其是到了更年期,這種強烈的慾望更加望眼欲穿。先天的生理缺陷,折磨得馬茹蘭近乎瘋狂的變態。脾氣暴躁,性格古怪,看誰都帶著敵意,生怕別人看不起她,檔案局的職工也跟著遭了殃,經常無緣無故挨批評,所以大家見了她早早就躲開了。另外,下屬送給她一個優雅的稱號:「絕代佳人」。

    陸一偉平時和這位「絕代佳人」接觸甚少,但眼前的難題必須求救於她。馬茹蘭接到陸一偉電話時,愣怔了半天,後來才想起陸一偉調回了政府辦。得知陸一偉來意后,馬茹蘭冷淡地道:「都下班了,明天吧。」

    陸一偉耐著性子哀求道:「馬局長,白縣長今晚就要一份資料,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很快就完事。」

    「你把檔案局當成你們家開的了?哦,說啥時候來就啥時候來,也不看看幾點了,再是誰要查資料,也不能由著你們來,明天吧。」說完就要掛電話。

    陸一偉趕忙換了個口氣道:「馬姐,我知道是我的不對,我給你賠不是,可這件事真的十萬火急,涉及到縣政府的一個重大決策問題,您要是方便的話,我過去接你。另外,我還給你備了兩箱蘋果,順道給你送過去。」

    檔案局是窮單位,那個瞎了眼的才來這裡送禮,馬茹蘭聽到陸一偉這麼懂事,態度緩和了些道:「那好吧!」

    按照馬茹蘭提供的地址,陸一偉過去接上她,態度很明顯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笑著道:「一偉,都是自己家人,還給我送什麼蘋果,不過我聽說東瓦村的蘋果就是好吃,香脆味美,謝謝你了啊。」

    一把鑰匙開一把鎖,但絕大對數人都拜倒在物資的誘惑下,這很現實,也很無奈。陸一偉笑著道:「只要馬姐願意,你一打招呼,我隨時給您送過來。」

    「呵呵,那太謝謝你了。」馬茹蘭看著開車的陸一偉穿著一身新衣服,又換上了時髦的無框眼鏡,加上人又帥氣,不覺增加了份好感。都說女人漂亮是資本,男人帥氣也是資本!

    到了檔案局,馬茹蘭親自陪著陸一偉在檔案室查找著。陸一偉一目十行,快速瀏覽,只要看到涉及企業和石灣鄉的檔案就都取下來,最後抱了一大摞放到辦公桌上。

    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馬姐,還得麻煩您多等一會兒,不過我也很快就完。」

    馬茹蘭和氣地道:「沒事,你就放心查閱吧,我正好手頭有點事。不過有一點咱得說好了,你只能查,不能帶走,更不能隨意損壞。」

    陸一偉點點頭,行了個美式軍禮道:「遵命!」

    馬茹蘭臉上樂開了花,踱步走出了房門。

    陸一偉抓緊時間一本一本翻看著,可關於二寶煤礦的情況少之又少。在石灣鄉編年史上,乾脆把二寶煤礦的前身直接給抹去了,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氣得陸一偉直咬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