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91 實施步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91 實施步驟字體大小: A+
     

    種種行為從另一個層面看,都是貧窮惹的禍!如果大家的工資待遇都提高了,誰還會在這上面做文章?就拿陸一偉一個月645元的工資說,甭說養家糊口,就連日常抽煙喝酒,人情往來都不夠。要不是果園給自己帶來收益,陸一偉都不敢想象自己的生活如何維持。

    高大寬走後,陸一偉看著辦公桌上的條子發獃。他隨即撥通蔡建國的電話,不巧的是沒人接聽。

    「篤篤……」有人敲門。陸一偉正準備起身,副縣長白玉新已經推門進來了。

    陸一偉連忙走上前去道:「白縣長,有事你給我打個電話就成,還煩你親自上來。」

    白玉新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道:「我上午已經來過了,你不在,猜你也有事。我上來是與你核實一件事。」

    「您說!」陸一偉給白玉新泡了杯茶,拖過一把椅子坐到對面聆聽著。

    白玉新道:「你上次和我說,二寶煤礦原來是一位南方人經營的,後來他們通過手段以很小的成本搶奪過來,是這樣嗎?」

    「嗯。確實如此。」陸一偉道。

    「那你還記得這個南方人叫什麼嗎?哪裡人?現在在哪裡?」白玉新問了一連串。

    陸一偉仔細回憶了一遍,道:「好像叫潘成軍,福建人,現在在那裡我不知道,這個需要具體核實。」

    「找到他!」白玉新揚手一指,鐵青著臉道:「想盡一切辦法都要找到他,要儘快,這個人對於我們來說至關重要。你找到他后,先找到地方安頓好他,決不能讓他輕易露面。」

    陸一偉看到白玉新的冷峻的臉龐,尤其是眼睛上的那道疤,在思考問題的時候更加突出,好比懸崖陡壁上倒掛著的雄鷹,虎視眈眈地尋找著獵物。

    潘成軍距離離開南陽縣已經七八年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找到他簡直是大海撈針,陸一偉道:「白縣長,我盡最大的努力去找。」

    「不是努力,而是一定要找到他,只有找到他,才能為我們接下來開展工作打開一個重要的缺口。另外,既然我們能想到這一點,我想馬林輝那邊也肯定能想到,我很擔心這個潘成軍的處境,十分危險,我們必須趕在他們前面找到他,保護起他來,才能萬無一失。」白玉新隱隱擔心道。

    陸一偉明白了白玉新的用意,點頭道:「我一會就去找他的相關資料,如果確定了他的位置,我最快明天就動身南下。」

    「嗯,這事一定要保密,千萬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張縣長那邊我替你說,儘快動身,一有消息就第一時間告知我。」白玉新交代道。

    「好!」

    白玉新在身上摩挲著,陸一偉趕忙從身上掏出煙遞過去。只見白玉新擺擺手道:「我抽不慣紅塔山,你來抽抽我這煙!」說完,從身上掏出一盒芙蓉王,丟給陸一偉一支道:「我說你都到了政府辦了,還抽那紅塔山,換個牌子,與你這一身帥氣的打扮實在不協調。」

    白玉新發現了陸一偉今天的變化,而且他一眼就能認出陸一偉身上穿得是什麼牌子。陸一偉撓頭道:「姑且不說我抽不抽得起好煙,還是低調點好。」

    「哈哈。」白玉新笑道:「你這個想法也對,不過也不能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好歹你在張縣長身邊,出去以後別人都抽小熊貓或者中華,你才抽這,多掉身份!完了我讓顧桐給你拿兩條過來。」

    「呵呵,那就謝謝白縣長了。」陸一偉和白玉新不客氣,很隨便地道。

    兩人點上煙,白玉新喝了口茶道:「一偉,這兩天我一直在琢磨石灣鄉煤礦的事,結合張縣長的意思,我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想法。」

    陸一偉一聽,從身上掏出筆記本準備記錄。白玉新見狀道:「收起來,只是探討,還不成型,最終如何實施還需要張縣長定奪。」

    見陸一偉收起來,白玉新道:「我經過多方面調查,基本上可以確定二寶煤礦是個非法企業。這裡面不僅涉及私挖濫采、偷稅漏稅,還涉及非法套取國家資金、非法侵佔他人財產等罪名,秦二寶他們甚至還有黑社會性質,如果再深入調查,肯定還有其他罪名冒出來。這個煤礦我是端定了!」「啪——」白玉新使勁拍了茶几,茶杯中的水都劇烈搖晃著,幾片茶葉順著慣性飄了出來,落到茶几上。

    陸一偉從茶几下拿出抹布擦乾淨,道:「白縣長,馬林輝和秦二寶兩人可不好對付啊,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有關企改的消息他們已經知道了,或許就在此時,他們也在商量的對策,我們既然要干,就要動作快,快刀斬亂麻,決不能給對方任何喘氣的機會。」

    「嗯。」白玉新點頭道:「這個我自然想到了,就算他們知道了,我們也不能打草驚蛇,一定要穩住,先從外圍入手,再給他們來個措手不及,一舉拿下。」

    「外圍如何入手?我昨天又和蕭鼎元書記坐了一下午。近期,我就起草個關於成立國土公安監察大隊的請示,從公安局抽調十幾名精兵強將,全程參與企改。國土監察隊成立后,先把石灣鄉那些非法盜採的小煤礦一舉搗毀,剪去枝枝蔓蔓,剩下他二寶煤礦也就好說了,形成合圍之勢,釜底抽薪。」

    「二寶煤礦我是這樣想的。第一步,要穩。不能讓對方看出我們的真實意圖,他和我們躲貓貓,咱就和他打太極,溫水煮蛙,麻痹對方;第二步,要快。這裡面涉及好多事項,簡單地說,也有這麼幾件事。潘成軍這是我們的一把利劍,這要留在最後,在最關鍵的時刻寶刀出鞘,直入對方心臟。同時,摸清對方的人際關係,搜集對方的犯罪證據,查實對方的資產情況,這項工作是一項非常艱巨的任務,可能要付出一定的犧牲。第三步,要准。相關信息都掌握了,我們這時候就要找准對方的軟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敲打一下,讓對方驚醒,站出來反抗。這個過程中,肯定會有各方勢力參與進來,這個過程也是非常艱難的,我們隨時要應對突如其來的變故。第四步,要狠。這時候就可徹底攤牌了,凍結對方賬戶,順藤摸瓜把這條線上的關鍵人物都統統拉出來,只要觸犯法律的,全部移交司法機關,不給對方任何喘氣的機會。」

    聽完白玉新縝密的闡述,儘管這裡面好多細節沒涉及到,但這個思路是很見地的。正如白玉新所說,這是將是一場十分艱難的戰鬥。不過陸一偉並沒有發現白玉新臉上有任何愁容,反而從容淡定,好像很輕鬆的樣子。顯然,他已經做好了準備。怪不得外人都叫他「白推子」,看來這把推子,是要把南陽攪得天翻地覆。

    陸一偉道:「您的思路我很贊成,既然要做,我覺得應該儘快啟動。」

    「嗯。明天等張縣長來了,我會具體和他探討,你目前的任務就是找到潘成軍!」白玉新目光堅定地道。

    白玉新走後,陸一偉坐在沙發上冥想著。既不能讓別人知道,還要找到潘成軍的線索,該如何下手呢?他突然想到以前好像在那裡見過這個潘成軍的資料,在哪裡呢?腦子一時短路,就是想不起來。

    潘成軍被秦二寶他們擠走那年,陸一偉正好剛進政府辦,好多事情他也不清楚,有些情況都是後來聽說的。實在想不起來,陸一偉乾脆把辦公桌上的東西簡單收拾了下,鎖門下樓。

    路過秘書科時,看到筆杆子們正爬在電腦跟前,噼里啪啦敲打的鍵盤。秘書科歸另一位副主任李建偉管,陸一偉沒什麼事很少到別人的領域。

    出於好奇,他走了進去。工作人員看到陸一偉后,紛紛起身。陸一偉忙道:「大家繼續忙,我沒什麼事,就過來看看。」

    這時,秘書科科長樊剛走過來道:「歡迎陸主任來我們秘書科指導工作。」

    陸一偉和樊剛算是老相識了。那年他提拔為副主任的時候,樊剛才是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被安排到陸一偉手下培養「二級梯隊」。「二級梯隊」是秘書出身的專有名詞。寫材料是個苦差事,不是一般人能幹得了的,哪個部門哪個單位最缺乏的不是技術人才,而是一個專門寫官樣文章的好把式。

    陸一偉進來時,也不是一開始就會,而是作為「二級梯隊」在老革命手底下培養出來的。陸一偉入行后,為了保證這類人才的不斷層,每年都會進一兩個新人,先從寫通訊稿開始培養,慢慢開始入手請示彙報類的小文章,再到後來就著手寫綜合性的領導講話。一個文字秘書成功不成功,不是看你寫得文章有多好,而是看你能不能與領導的講話風格契合。如果遇到秘書出身的領導,這類領導就比較難伺候;如果遇到文化程度不高的領導,秘書的日子很好過,不過隨之而來的是,你不會有多大的進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