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90 處理事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90 處理事務字體大小: A+
     

    中午,陸一偉根據小雨的意願去了麥當勞,一家人其樂融融,好不快活。在回去的路上,正好路過一家照相館,陸一偉提議照相,得到李淑曼和小雨的支持。

    單人照,雙人照,全家福一通拍下來,唯獨沒有拍陸一偉和李淑曼的合影。陸一偉心存芥蒂,李淑曼也有自知之明。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不知不覺已經下午兩點多,小雨該去學校了。把小雨送去學校,陸一偉和李淑曼一言不發回到了住所。

    陸一偉沒有上樓,想了半天才道:「淑曼,你一個人好好照顧自己,別捨不得花錢,我說過會負擔你們所有的開支,我說到做到。」

    李淑曼盯著腳尖緩慢抬起頭,眼神憂鬱,一臉不舍,道:「要是小雨晚上回來后問起你,我怎麼回答?」

    「這……」陸一偉一時答不上來,顯得有些局促。

    「好了,你走吧,路上慢點開車。」李淑曼不想給陸一偉心理上造成太大負擔,只好錯開話題道。

    「那……那我走了啊。」陸一偉同樣有些戀戀不捨,可這終究是一個臨時站台。

    李淑曼看著陸一偉開車遠去,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打濕了那根充滿愛意的黃金項鏈。回到家中,李淑曼看到陸一偉替換下來的衣服沒有帶走,抱著留有體香的外套使勁嗅了起來。

    路上,陸一偉給李淑曼發了條簡訊:「我給你在卧室的枕頭下留了3000元,錢不多,夠你們花一陣子。」

    李淑曼看到這條簡訊,迅速跑進卧室,往枕頭底下一摸,果然有一沓子錢。她拿去手機回道:「我和女兒都想你。」

    陸一偉看了簡訊,沒有回應。

    回到南陽縣,時間還早,陸一偉直接去了辦公室。他到張志遠門口聽了下,裡面沒有動靜,再往樓底下看了眼,不見車子,他隨即給司機郭凱發了條簡訊,詢問情況。

    小郭很快就回了過來:「還在北州,估計明天才能回去,你自由活動吧。」

    陸一偉一顆心落地,好在張志遠沒有回來。他泡了杯茶,坐在沙發上仔細把這兩天發生的事情縷了一遍,一連串疑問百思不得其解。

    市委書記田春秋為什麼突然要來?康棟與他又是什麼關係?康棟的背景又是什麼?張志遠回市裡去幹什麼了?

    正當陸一偉苦思冥想的時候,後勤科科長高大寬敲門進來了。依然是一副大餅臉,讓人說不出討厭,也總不會喜歡。

    高大寬笑嘻嘻地道:「陸主任回來了?」

    「嗯,我出去了一趟。」陸一偉隨口答道。

    高大寬進入主題,拿著一沓條子遞給陸一偉道:「麻煩陸主任簽個字。」

    陸一偉接過條子翻看起來,發現是縣委辦主任董國平在江東市為市委田書記午宴採購的單目,高達10萬餘元。再往後看,沒送出去的煙酒都赫然出現在單目上。陸一偉眉頭一蹙道:「煙酒不是沒送出去嗎?怎麼還出現在上面?」

    高大寬道:「董主任說了,這東西都是新買的,又退不回去,反正招待所也需要,就留了下來。」

    「這個字我不能簽!」陸一偉把條子丟給高大寬道:「按照相關規定,我只能簽不超過5萬元的單子,這數目太大了,你還是去找蔡主任吧。」

    「蔡主任說讓找您……」高大寬諾諾道。

    「哦。」陸一偉感覺到一股濃濃的火藥味,道:「這樣吧,你讓招待所馬經理找蔡主任吧,按照程序,這應該開會研究討論。」這個燙手的山芋陸一偉無論如何不肯接。姑且不說能不能報得了,只要誰在上面簽字都要擔一定責任。萬一將來一審計,上面黑紙白字簽得你的名字,別人才不會聽你說當初是什麼情況。

    高大寬依然堅持道:「陸主任,這是康書記同意了的,您看……」

    「哦。」陸一偉道:「要不這樣,你讓董主任簽個字,我就簽,行吧?」

    「行……吧。」高大寬見陸一偉語氣堅定,也不好多說什麼。然後又從包里拿出另外幾張條子遞給去道:「陸主任,田縣長宿舍新安裝了台空調,又買了台電腦,您簽個字。」

    陸一偉掃一了眼道:「領導們的後勤服務不是事務管理局管嗎?這麼又弄到政府辦了?」

    高大寬道:「這事確實是應該機關事務管理局管,可杜局長說,他們經費緊張,何況這種項目不好報,他希望走了招待所的賬。」

    按照南陽縣財務報銷規定,凡是涉及大宗款項,必須經由主管領導簽字才能報銷。而招待所的賬務最為靈活,吃飯買菜煙酒這些項目都有相當大的彈性,只要不超過財政預算,都可以順理成章通過財務審查關。即便將來審計,也查不出什麼。所以,縣領導供應的煙酒茶基本上都是走招待所。

    時間長了,一些領導不滿足於煙酒茶,其他一些項目都想從招待所走,甚至給自己家裡添置了東西,都用變通的手段想方設法報銷咯,這種隱蔽的卡口,成了某些領導幹部的「提款機」。

    當然,還有另一種手段,就是所謂的「小金庫」。小金庫是指財政預算外的,由自己單位通過其他各種渠道獲得的資金,一般情況下都是找企業要的「贊助費」。好比說國土局,手底下管著煤礦,那個煤礦不是巴結地往上送「贊助」,要是碰上有良知的領導,從企業要上錢,進入局金庫,年底了給職工們發點福利。要是遇上貪婪的領導,基本上都進了自己口袋。

    小金庫不同於「行賄」,是由正規手續的,具有極強的隱蔽性和迷惑性。當然,這筆錢如何分配,還不是由領導一個人說了算?

    像政府辦這種靠財政撥款的單位,基本上沒有任何創收。不過,各大企業為了討好領導,每年都會或多或少「贊助」一點,積少成多,自然就成了自家的「小金庫」。「小金庫」鑰匙歸政府辦主任蔡建國所有,除了給職工發點福利,其餘的做了什麼,一概不知。

    高大寬口中的田縣長,是常務副縣長田國華。自從上次政府常務會,把自己分管的煤礦安全划給白玉新后,就一肚子不滿。陸一偉不想得罪這位大爺,道:「你把條子擱下吧,待會我去找找蔡主任。」

    高大寬還兼任著政府辦的會計,所以與蔡建國走得比較近。可以說,他今天來陸一偉這裡所做的一切,都是蔡建國點頭允許的,甚至是蔡建國安排的。他道:「也行吧。」然後又拿出一個條子遞過去道:「這是上個月臨時工的工資明細,您看看。」

    陸一偉翻看了下,縣領導的司機每人每月400元,外加500元出車補助,比自己的工資都多;通勤司機、交通員、外勤人員統一都是300元。對於這份明細陸一偉沒有任何意見,拿起筆簽下了「同意」二字,又簽下自己的名字。

    「這是這個月的燃油費和車輛維修費,您再過目一下。」高大寬遞了過去。

    政府辦共有八輛車,除去領導的四輛車外,還有四輛通勤車,兩輛小轎車,兩輛中巴車。小轎車供日常辦公使用,中巴車一般是外出活動和統一下鄉集體活動才用,平時就放在車庫裡。陸一偉看了一眼,數目不算太多,沒有多說就簽了字。

    所有的事情都弄完后,陸一偉蓋上筆帽道:「白縣長找了個司機,叫顧桐,我隨後讓他找你,按領導的司機工資發,從這個月算起。」

    「好嘞!這事就不用你操心了。」高大寬笑呵呵地道。

    陸一偉從抽屜里取出兩包煙丟給高大寬,道:「朋友給我的,你拿去抽個稀罕。」

    高大寬接過煙像寶似的看了看自己沒見過的外國煙,嘻嘻一笑道:「謝謝陸主任了。」

    「對了,昨天我從東瓦村拉來30箱蘋果,除了給領導帶走的,還剩下不少放在招待所,待會你去接手過來,給大家發了吧。」陸一偉大方地道。東西雖輕,也是一種籠絡人心的小手段。

    「那真是謝謝陸主任了,同事們聽后肯定會高興的。」高大寬喜上眉梢,不時地來了一句:「陸主任,這蘋果按什麼賬目走?」

    「哦,這就不要走賬了,我自己掏腰包就行了,不值幾個錢,算我給大家拉來的『贊助』。」陸一偉道。

    「那怎麼能行?算下來也有不少錢吧,陸主任,你要放心我來給你做賬,就按福利走。」高大寬巴結道。

    「真不用了。」陸一偉拒絕了高大寬的好意。自己剛進政府辦,對一些人還不了解,誰知道是不是對方給自己下的套?還是小心為好。何況他也沒打算在這小錢上做文章,傳出去,還不夠丟人的。

    但凡做大事的人,從來不會在這小打小鬧上面做文章。可總有一些人,說高不高,說低不低,想方設法佔公家的小便宜。有的人為了省水,星期天到單位洗衣服被罩;有的人下班時把茶杯、煙灰缸、報紙、稿紙、鋼筆等小東西順手裝進包里,拿回家補貼家用;有的為了節省自己的電話費,不遠萬里冒著酷暑和嚴寒,拖家帶口蹭單位的公用電話;有的為了節省自家的口糧,寧願在食堂吃難吃的免費午餐,臨走時還要打包給家裡人帶回去;還有的甚至把電視機都乘著沒人拿回去與家裡對調……為了占這點小便宜,可謂是煞費苦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