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6 心靈雞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6 心靈雞湯字體大小: A+
     

    三條道:「這我清楚,他做生意虧不虧我心裡清楚得很,我就不信了,能虧多少?他就是不想還我錢,哎!算了,都當支援他了,不說他了,來,喝酒!」

    這時,黑圈和李前程頂著一個紅屁股走了進來,流著口水道:「我滴媽呀!我以為你那朋友就夠漂亮的,沒想到一屋子都是美女,一偉,你說實話,你上了人家沒?」

    陸一偉一本正經道:「別瞎說!有些事我不能明說,可我警告你一點,這種女人你最好不要沾。」

    黑圈似乎聽明白了些,可李前程是個傻大楞,道:「為什麼不能沾?我剛才還捏了下她的屁股哩!哇!軟軟的,滑滑的,真他媽的爽!」

    黑圈緊接著道:「人家邀請我們一會去唱歌,一偉你去不去啊?」

    陸一偉看了眼三條道:「我就不去了,有點累了,想早點休息。」

    三條道:「我也不去了,累得慌。」

    黑圈嘿嘿一笑道:「那我們可去了啊?」

    陸一偉笑而不語。

    「那還等什麼?結賬走人啊。」李前程著急忙慌地道。

    黑圈和李前程鑽到女人堆里了,三條結完賬上了五樓的客房部,原本是一人一間,三條和陸一偉想多聊一會,兩人進了一個房間,一邊抽煙一邊談起了往事。三條道:「說說你的情況吧,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我不想問你。」

    陸一偉嘆了口氣,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情況都講給三條。三條聽后唏噓不已,不知該說些什麼。過了許久才道:「這麼多年你這樣走過來,難為你了,那你為什麼不找我?你拿我當朋友了嗎?其他的我幫不上,陪你解解悶我還是能做到吧?假如李前程不碰到你,你就打算一輩子不見我?」

    聽完三條的數落,陸一偉道:「三條,不是我不找你,可你也知道我這人的性格,如果不幹出一番模樣來,我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我怎麼能面對你們?官場不必商場,在商場你虧了,可以從頭再來,沒人笑話你,可官場呢,你從頭再來試一試,誰能把你當人看?我現在能重返政界,可以說帶有一定的偶然性,這個偶然性來之不易啊。」

    三條有些迷茫,道:「事業上你有起色了,那你就打算這麼單下去?」

    與夏瑾和的事情還沒有一定把握,陸一偉只是輕描淡寫地道:「正在談,如果順利或許今年就能結婚。」

    「哈哈,你小子的魅力還是不減啊。」三條笑著道:「你還記得咱們班的李春妮不?人家可是對你一片痴心啊,追了你四年,你都死活不答應。現在好了,嫁了個大款,做起了全職太太,生活過得可滋潤了。上次見面時,還打聽你的行蹤,看來她對你還痴心不改啊。」

    陸一偉靠在床上,雙手墊著頭道:「你別說,我都忘記李春妮長什麼模樣了,現在就算走到大街上迎頭碰面,我都不見得認識。可托婭,我至今都能清晰地記得她的模樣,甚至一舉一動。」

    三條脫掉襪子道:「你還在思念你的夢中情人?」

    「嗯。」陸一偉道:「真心忘不了她,托婭在我心中就是一個夢。對了,關於托婭的消息,你有嗎?」

    三條搖搖頭道:「不好意思,你問其他人我或許知道,可托婭的消息,甭說我,估計其他人都不知道,或許現在還在大草原吧。既然你那麼思念她,乾脆去一趟內蒙,找找看啊。我記得她家好像是在科爾沁草原吧?」

    「是呼倫貝爾的,這我記得。」陸一偉道:「我也想去找她,可有時候想想,找到了又能怎麼樣,她肯定已經成為別人的妻子,還不如不見。」

    「呵呵,這種事還是你自己解決吧,我幫不了你。不過你要去的話,我可以陪你去。」三條道。

    「嗯,你讓我想想吧,假如要去也是今年秋天,前半年我比較忙。」

    兩人聊到十二點多,終於困得不行了,三條才起身回到自己房間。

    陸一偉脫掉衣服洗了個澡,然後鑽進被窩,一挨枕頭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陸一偉聽到手機在響,他以為是在做夢,翻了個身繼續睡覺。可手機依然不停地響著,陸一偉終於睜開眼睛,看到確實是手機在響,打開一看,是個陌生電話,他以為是騷擾電話,直接掛斷繼續睡覺。

    可不等剛剛有了睡意,手機又響了起來。陸一偉不耐煩地接起電話就道:「誰呀,深更半夜的,讓不讓人睡了?」

    「幹嘛發那麼大火,吃槍子了?」佟歡在電話那頭溫柔地道。

    聽到是佟歡,陸一偉語氣緩和下來,坐起來道:「是佟歡啊,有事嗎?」

    「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佟歡咄咄逼人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說這麼晚了……」陸一偉想要解釋,沒想到被佟歡無情打斷道:「什麼意思不意思,我現在心情不好,想找人說說話,你要方便到588房間來。」

    「這……這樣不好吧,我都睡下了。」陸一偉腦袋十分清醒,佟歡這種女人堅決不能碰。

    「你在哪個房間?我過去找你。」佟歡是鐵了心要與陸一偉見面。

    「明天不行嗎?」陸一偉再次婉拒。

    沒想到佟歡叫道:「你什麼意思啊,不想見我嗎?不想見拉倒!」說完,掛掉電話。

    陸一偉有些莫名其妙,沒有理會,繼續睡覺。沒想過過了一會兒,居然又有人敲門。陸一偉欠著身子道:「誰呀?」

    對方不應聲,只顧敲門。

    陸一偉習慣裸睡,從椅子上扯下浴巾裹住身子,跑了過去再次問道:「誰?」

    「我。」佟歡小聲道。

    陸一偉無奈地靠在牆上,這個門開也不是,不開也不是。這時,門外傳來佟歡的抽泣聲,陸一偉終於失去理智地打開了門。

    佟歡進來后,一把就抱住陸一偉放聲痛哭起來。

    陸一偉尷尬地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待佟歡情緒緩和些后,陸一偉用手捂著身子,跑到椅子上取上衣服要去衛生間換,沒想到佟歡道:「別換了,你的身體我又不是沒見過。」

    陸一偉堅持要去換衣服,佟歡居然一把把陸一偉拉到床上,俯爬在陸一偉身上道:「陸一偉,你覺得我不夠漂亮嗎?」

    陸一偉不敢直視佟歡,側臉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佟歡看到有些羞澀的陸一偉,更加多了份喜歡。坐起來道:「那你喜歡我不?我要你說實話。」

    陸一偉沒想到佟歡如此直爽,反而覺得自己有些忸怩。假如佟歡不是丁昌華的情婦,陸一偉一定把持不住,甚至可能毫不顧忌地攬入懷中。可現實告訴他,這種錯誤決不能犯。

    見陸一偉不說話,佟歡坐到陸一偉跟前道:「你見過一個女人如此低聲下氣地和一個男人表白嗎?陸一偉,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你放心,喜歡一個人不一定要佔有他,我不會打擾你的生活。」

    「不,不是。」陸一偉結結巴巴道。

    「那是什麼?」佟歡想了下道:「我知道了,我們之間有一層障礙,那就是丁昌華對不?」

    陸一偉不吭聲,看來佟歡猜透了他的心思。她冷笑道:「我不過是丁昌華的發泄工具,而我呢,不過是看上他的錢,我們之間各有所需,談不上感情,更談不上其他的。我隨時可以一腳把他踹開,他也隨時可能找到我的替代品。說白了,我們之間就是生意。」

    佟歡繼續道:「可能你對我的行為表示不恥,沒關係。其實有時候我也痛恨我自己,可我也是從農村走出來的,家裡還有弟弟妹妹等我供他們上學,父親早些年就是胃癌,去年剛剛切除了胃,欠下一大筆債務。我一個弱女子,一個舞蹈演員,從那掙那麼多錢去?無奈之下才選擇了這條路。另外,我也有私心,我十分渴望在江東市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想真正成為城裡人,這個靠我能實現嗎?」

    聽完佟歡的傾訴,陸一偉有些同情她,沒想到外表如此光鮮的她也有不為人知的人間悲劇。

    說這些的時候,佟歡沒掉一滴眼淚,相反異常冷靜。她又道:「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這就是我的真實情況。丁昌華就是個死變態,他折磨我,蹂躪我,我早就受夠了,我現在就等他把房子給我,到手后我就一腳踹了他。」

    陸一偉此時心亂如麻。扯過被子蓋上道:「佟歡,你還小,還有大把的青春年華,你不能如此作踐自己。對於丁昌華,我不做過多評論,我真心希望你能自強自立……」

    「夠了!」佟歡突然臉色一變道:「你在給我講心靈雞湯嗎?難道你說得這些我不懂嗎?可現實又怎樣?我一個月掙800元的工資,加上年底的福利補助,一年下來也就不到一萬元,這錢還不夠我個人開銷,那我病重的父親呢?我上學的弟弟妹妹呢?我的城市夢呢?這些我需要奮鬥多久才能實現?再者,我現在就是吃青春飯,最多五年,進來了新人,我還能活躍在舞台上嗎?這些你想過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