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5 酒量驚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5 酒量驚人字體大小: A+
     

    上次和張志遠請省部委的領導吃飯,正好就是在富麗苑酒店。也就是那次,陸一偉認識了丁昌華的情婦佟歡。佟歡長相可人,鵝蛋般的臉蛋粉嫩嫩的,細長的眉毛一氣呵成,飄逸而輕揚。尤其是那性感的嘴唇,十分勾魂。上次一見,陸一偉就心動了一下,他笑著道:「不是,我這次是和幾個朋友一起,你呢?」

    佟歡上次走錯房間,無意中撞到陸一偉硬朗而結實的胴體,讓她頓時血脈噴張,以至於看到丁昌華滿肚子肥油,瞬間失去了興趣。她故意湊前道:「我也是和幾個姐們一起過來的,待會過去喝兩杯怎麼樣?」

    如果佟歡不是丁昌華的情婦,陸一偉絕對失去理智把此尤物騎在胯下,可他不能,堅決不能。他委婉地道:「下次吧,我今天不在狀態。我先回去了,朋友還等著我呢。」說完,轉身快步走進了不遠處的包廂。

    佟歡看著陸一偉瀟洒的背影和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酒味,身體不由得一熱,扶著門框凝神痴痴目送。

    陸一偉進了包廂,已經基本恢復,雙手抱拳道:「哥幾個,真不好意思,今天我也不知怎麼的不在狀態,現在好了,你們進行到哪裡了?」

    黑圈笑道:「我說嘛,一偉不是這點酒量,來,咱們同干一個。」

    李前程吃了口菜,放下筷子道:「黑哥,聽說你最近收了個好東西,講來聽聽。」

    聽到提及自己的老本行,黑圈頓時來了興緻,放下筷子道:「我前段時間去了趟西州市,在一家農戶家吃飯,無意之中看到他們柜子上有個放鹹菜的碗,憑藉我的職業敏銳性,我對此碗倍感興趣。徵得主人同意,我拿過來一瞅,儘管長時間用,品相已經不好,我用手一摸,就知道這是件好東西,我當場就出價500元買下了。回來后我仔細清洗,當看到『大清乾隆年制』六個大字時,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後來我拿去找一位專家鑒定,人家給出的結論是:此碗為造辦處工藝,材質為上乘和田玉,碗體較大,四周光素,包漿渾厚,保存良好,肯定是真品,估價在10萬左右。」

    「啊!」李前程瞪大了雙眼,羨慕地道:「黑哥,你他娘的又發了筆橫財!」

    「你咋不說我看走眼的時候?」黑圈道:「干我們這行,行話就叫撿漏,估計收一百個才能碰到這麼一件真品,水太深,不好乾哪!」

    李前程湊上前去道:「黑哥,讓我跟著你干吧!」

    「就你?拉倒吧,你吃不了這碗飯。」黑圈輕蔑地道:「這行不是是個人就能幹得了的,我現在都想轉行,你還想跳進來,虧不死你!何況,你有本錢嗎?沒有就別逞能。」

    李前程厚著臉皮道:「這不讓你帶我上路了嘛,真心的,我想干。」

    黑圈道:「那你的廣告公司怎麼辦?這可是三條一手扶起來的,就因為這,三條把一半的老客戶都讓給你,你還不滿足?」

    李前程搖頭晃腦地道:「我那生意不景氣,何況掙得都是小錢,我要想你一樣,一掙就是幾十萬,那才好嘞!」

    黑圈拒絕道:「你真幹不了這行,我是真心勸你,你還是老老實實幹點實際的吧。」

    三條看到李前程到了這個年紀還如此浮誇,也勸道:「猴子,黑圈說的是真心話,要是這行好乾,我早就跟著他了,何必每日受死受活干這份苦差事,你還是醒醒吧。」

    陸一偉很長時間沒和他們在一起,對他們之間的情況還不了解,沒有多說話。

    李前程有些不服氣地點了點頭,其實他心裡暗道:「你們手裡不就有幾個臭錢嗎,老子以後有錢了照樣財大氣粗。」

    有了李前程的不愉快,陸一偉端起酒打著哈哈道:「今天我們好不容易聚到一起,咱們只談友誼,不談工作,好吧,來,端起杯乾了。」

    話題又回到大學時代,談起班上某某同學的逸聞趣事,樂得大家哈哈大笑。正在這時,佟歡推門進來了。房間里的氣氛頓時凝固了,四個人齊刷刷地看著魅惑的佟歡。

    佟歡已經習慣了男人用這種眼神打量自己,她優雅地端著紅葡萄酒坐到桌前,笑著道:「一偉,這都是你同學啊,給介紹介紹啊。」

    陸一偉還沒緩過神來,結結巴巴道:「這幾位都是我大學同學,又是一個宿舍的,都是鐵哥們。」

    佟歡將垂在胸前的頭髮輕輕往後一撩,起身走到黑圈跟前道:「既然是一偉的鐵哥們,那我就和大家喝一杯,來,這位兄弟!」

    黑圈看得眼睛都直了,尤其是看到那裸露在外,呼之欲出的半白,血液逆流,雙腿都不停使喚。像個孩子靦腆地站起來道:「怎……怎麼喝啊?」

    佟歡露出皓齒,用手扶著臉頰道:「你說怎麼喝?」

    李前程急不可耐地道:「要喝就都喝白的。」

    「行,白的就白的。」說完,佟歡拿過陸一偉的酒杯倒滿,與黑圈輕輕一碰,喝了下去。

    佟歡又走到李前程跟前,還不等說話,他就自我介紹起來:「我叫李前程,至今未婚。」

    「呵呵!」佟歡優雅一笑道:「你和誰都這麼介紹自己嗎?未婚沒關係,我那個家一屋子單身女孩,待會過去隨便挑,喝了!」

    李前程急忙擋住道:「要不不喝,要喝喝三個。」

    佟歡有些厭煩李前程,不過礙於陸一偉的面子,道:「你要是喝了這一瓶,你讓我喝多少就喝多少。」

    沒想到佟歡是個老江湖,李前程有些招架不住,乖乖得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來到三條面前,三條表現出了很紳士的一面,道:「初次見面,我先干為敬,您隨意。」

    佟歡酒量大的驚人,又一杯酒下肚。

    要與陸一偉喝時,陸一偉道:「佟歡,你還是少喝點吧,咱倆就不必了。」

    「那不行,這杯酒你必須得喝!」說完,給陸一偉倒滿酒,並端了起來。

    佟歡喝完后,笑著道:「好了,我敬完了,今天我們就算認識了,我叫佟歡,以後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開口,我那邊還有客人就不多陪了,如果你們有誠意,待會也過來喝一圈。」說完,誇張地扭動著胯優雅地離去。

    「乖乖!」黑圈意猶未盡,拉著陸一偉道:「一偉,你咱有這麼漂亮的朋友呢,快介紹我認識。」

    陸一偉不想說出實情,敷衍道:「就是一普通朋友,不怎麼熟,你想認識,人家不是叫你過去了嘛,你去吧。」

    「好,我這就去!」說完,提上一瓶酒走了出去。李前程見狀,也跟了出去。

    陸一偉看著三條搖了搖頭,端起酒杯道:「咱倆喝一個。」

    喝完后,陸一偉道:「三條,昨天多虧你幫忙,要不然我真不知道如何完成那麼艱巨的任務。」

    「客氣!」三條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誰讓我們是朋友呢,要是別人的事我肯定不會如此賣命。」

    陸一偉感激地道:「謝謝了,工程款還沒有結算,等算完了我一準給你打過來,你告訴我個具體數目。」

    「別和我談錢!」三條突然嚴肅地道:「談錢傷感情,這點錢我還是出得起的。」

    「不行,絕對不行!」陸一偉道:「一碼歸一碼,況且這是公家的事,要是我個人的事,你不要我也就不給了,但這筆錢我必須給你,另外還翻了輛車,我這個人情欠大了。」

    「行了,我也爽快之人,完了我讓財務和你聯繫。」三條不再客氣,接受了陸一偉的意見。

    陸一偉突然想起自己妹妹也干這行,道:「三條,你們這行生意怎麼樣?」

    三條點上煙道:「這行還算是個新型產業,在南方早就做成熟了,可西江省才剛剛起步,市場空間廣闊,但西江窮,項目少,且利潤空間不大,上上下下打點下來,一年到頭也就掙個零花錢。不管怎麼說,靠自己的雙腿跑業務,再干多少年都是這幅模樣,我今年打算與你們政府部門合作,爭取拿下幾個大項目。」

    三條頭腦靈活,能看到潛在的客戶,這也是他越做越成功的直接體現。陸一偉點頭道:「你這個主意不錯,要是能拿下幾個重要部門收益相當可觀,我們南陽是個小縣城,估計有一定難度。」

    三條道:「謝謝你了,我暫且不會考慮向縣區擴張,能把江東市這塊大蛋糕拿下來,就夠我吃一輩子了,你就別操心了,我自有辦法。」

    陸一偉見李前程沒回來,問道:「猴子怎麼也干起這行來了?」

    三條無奈一笑道:「前年,三條跑到我門上,說死活都不想教書了,讓我幫幫他。我看著他可憐,就幫襯著他在你們北州開了個店面,前前後後花了我差不多十幾萬,這還不說我送給他的客戶。可李前程真不是做生意的料,幹了兩年,虧了兩年,欠下一屁股債,我借給他的錢是不指望了,希望他能堅持下來就行。可你也看到了,這又好高騖遠地眼紅黑圈的買賣,不知該怎麼說他好。」

    聽完這段經歷,陸一偉高興不起來,道:「猴子這人心眼多,你還是防著他點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