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4 偶遇佟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4 偶遇佟歡字體大小: A+
     

    進了酒店包廂,三條和李前程已經恭候多時了。多少年未見,幾人一坐下來就有聊不完的話題。

    西江大學六個人一間寢室,陸一偉和馮劍兩人正好頭對頭,開學第一天兩人就聊到深夜。馮劍人憨厚老實,心眼實在,人又仗義,與陸一偉的性格相合,兩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同在下鋪的黑圈一開始看不起兩個農村人,甚至還故意刁難他們,直到後來黑圈和馮劍幹了一仗后,城市人黑圈終於融入進來,被外人稱之為「三劍客」。

    而同樣來自北州市的李前程則在陸一偉上鋪,此人一臉的精明,生活中精打細算,生怕吃了虧,而且嫉妒心特彆強,經常在背後嚼舌頭,招惹得誰都不待見。他很想融入到這個小圈子當中,可這種人註定是一個人行走江湖。

    裴軍也是江東市人,當年以全校最高分考入西江大學。後來,陸一偉他們才知道裴軍的目標是北大,考上西江大學不過是高考失利。自進入606宿舍起來,孤傲的裴軍向來獨來獨往,大有一副不同流合污的模樣。大學期間,從來沒有曠過一節課,就連周末都鑽在圖書館,被稱為「狂人」。功夫不負有心人,裴軍大學畢業時順利考入北大研究生,現在又去了美國,據說已經取得美國綠卡。

    劉東是京城人,操著一口地道京味普通話,很是味道。此人嘴上功夫相當厲害,最喜歡吹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無所不能。經常拍著胸脯,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自豪地說道:「我爺爺的爺爺,那可是大清王朝的貝勒,是光緒皇帝的親弟弟,我要是回到從前,我可是……」吹牛歸吹牛,身上的魅力勢不可擋。大學四年換女朋友如同換衣服一般,隔一段時間換一個,讓陸一偉他們羨煞萬分。

    這就是606宿舍的全貌,六個師範生,到頭來沒有一個從事教育。

    陸一偉哈哈大笑道:「我還記得咱四個在大學時經常徹夜打麻將,手氣最差的就是三條,手氣最好的就是猴子。」

    三條有些不服氣地道:「我手氣差?你的手氣好不到那兒去。」

    李前程湊過來道:「你不就喜歡糊個褲衩嗎?這誰都知道,不輸才怪,哈哈。」由於麻將牌里的「三條」形似三角褲,馮劍的雅號由此得來。

    「得了吧,你他媽的還喜歡糊『一點紅』呢。」三條戲謔地道。所謂「一點紅」是指麻將牌里的「五條」,五條中間有一條形似衛生巾,故此得名。

    「你們都別說話,要不是我教會你們打麻將,你們打個屁!」黑圈一本正經地道。

    李前程氣鼓鼓地道:「你他媽的還好意思說,就因為打麻將,咱幾個人被輔導員叫去談過幾次話了,光麻將都被沒收了四五回。到最後,害得老子論文答辯都差點沒過。」

    「嘿嘿!」黑圈笑道:「關老子鳥事啊,誰讓你經不住誘惑了,你看人家裴軍,你們就是再動靜大,人家都抱著書本無動於衷,結果呢,人家去美國了,你還在西江,這就是差距。」

    三條突然跳轉話題道:「黑圈,我到現在都記恨你。」然後對著陸一偉道:「黑圈每天繪聲繪色講女人,還說他玩過多少女人,我一農村來的第一次聽到這些,弄得我渾身痒痒。可你知道他畢業時和我說了句什麼話,我聽后肺都氣炸了。黑圈,你來說!」

    黑圈咯咯地傻笑,在眾人的威逼下只好道:「畢業時,我很嚴肅地對三條說,『我每天給你講女人,其實我也沒玩過女人,這些都是從錄像帶里看到的』。」

    「哈哈……」

    陸一偉笑得淚水都快出來了,摟著黑圈道:「你不是大學談了好幾個女朋友了嘛,怎麼?一個都沒上?」

    「哎!別提了!」黑圈嘆了口氣道:「第一個女朋友最多讓我摸一下胸,我的手往下走,她就不讓前行了。她說,只有在新婚之夜才會獻給最心愛的人,我一氣之下就分手了。第二個嘛,進展稍微快點,我們都脫了衣服鑽進被窩了,可她看到我下面的老二時,居然神奇般地暈厥了,第二天就和我提出了分手,說她不想這麼早獻身,何況她有恐懼症。第三個倒是奔放,有一次她說她家沒人,就帶我去她家過夜。我們正赤條條地進入最關鍵的環節時,你猜這麼著,她媽回來了。我操!拿著擀麵杖就把我給打出來了,害得我現在都有後遺症。」

    「哈哈……」聽完黑圈的控訴,一群人再起鬨笑。三條拍著黑圈的肩膀道:「那你的下面現在還中用不?」

    黑圈很瀟洒地道:「絕對沒問題!一晚上放倒五六個妞不在話下!」

    「嘖嘖!不吹牛會死啊!」李前程道:「我和你們說啊,上次黑圈帶我在外地出差,叫了倆小姐,他媽的不到十分鐘就累得跟狗似的。」

    「哈哈……」又一陣大笑。黑圈用筷子戳了下李前程道:「你他媽的戳穿我幹嘛,有本事咱倆今晚比比,看誰第一個出來?」

    「比就比,怕你不成!」李前程叫囂道。

    「好,就這麼說定了啊,一會咱都去,誰第一個出來誰結賬!」黑圈下了挑戰書。

    陸一偉看到黑圈和猴子到現在見面都如此,心裡感慨萬千。在大學那會,倆人就經常抬杠,整日嘻嘻哈哈,其樂融融。

    飯菜上來后,黑圈打開酒,一人跟前放了一瓶道:「我帶了一箱酒,我不管你們誰能不能喝,反正一人斤半,一偉,你先喝起!」

    陸一偉納悶地道:「憑什麼讓我一個人喝?」

    「憑什麼?你說憑什麼?」黑圈有些生氣地道:「就憑你忘了兄弟,就憑你這麼些年都不和我們聯繫,你說該不該罰?」

    「對!」李前程附和道:「一偉,你真不夠意思,要不是你碰到我,咱們今晚還能團聚到一起?這杯酒必須喝。」

    陸一偉難為情地看了看三條。三條瞪起眼睛道:「你看我幹什麼,看我也沒用,老老實實喝了,再接著往下走,你要是不喝,黑圈那關你也過不了啊。」

    陸一偉沒招了,拿起酒瓶倒滿酒端起來道:「多餘的話我不多說,咱們幾個能再次團聚這是緣分,有你們這幫好兄弟,我知足了。」說完,仰頭喝了下去。

    「好!爽快!」黑圈鼓掌道:「來,繼續倒滿!」

    「啥?還讓我喝啊。」陸一偉由於空腹喝酒,瞬間感覺有些頭暈。

    黑圈不顧陸一偉感受,抓起酒瓶倒滿道:「這第二杯酒,也是罰你的。至於罰什麼,你喝下去我再說。」

    「那不行!」陸一偉道:「你不說出個頭頭道道來,我這酒喝得冤枉啊。」

    「你喝不喝?」黑圈黑著臉道:「你要是不喝,我可生氣了啊。」

    陸一偉無奈,長出一口氣,穩住心態端起酒杯又喝了下去。

    「爽快!」黑圈叫道:「我就喜歡爽快的人。」說完又給陸一偉倒滿第三杯酒,道:「這第三杯酒是你欠我的,喝!」

    陸一偉連忙擺手道:「你他媽的第二個理由還沒說,就讓我喝第三個,理由!我要理由!」

    黑圈和李前程遞了個眼色,兩人心有靈犀,一人抱住頭掰開嘴,另一個人摟住腰,合起伙來愣是把第三杯酒灌了下去。旁邊的三條看著這一幕樂得合不攏嘴,彷彿又回到了那個青澀的年代。

    人過中年,最喜歡懷舊。尤其是看到似曾相識的場景,常常能打開記憶的閘門,點點滴滴一幕幕浮現出來。如青檬,甜甜地清香還帶著絲許酸澀,讓人不能忘卻。

    陸一偉三杯下肚,已經有些站不穩了。黑圈嘲笑道:「我說一偉,你以前也不是這點酒量啊,是不是結了婚後被老婆管著,不讓喝了,啊?哈哈。」

    李前程見黑圈哪壺不開提哪壺,遞了個眼神,黑圈立馬意識到說錯話了,自己端起酒道:「這杯酒兄弟陪你!」說完,喝了下去。

    陸一偉可能是一夜未睡的緣故,加上今天又是高強度工作,整個人不在狀態。他趕緊吃了兩口菜,可胃裡還是翻江倒海,最終忍不住,起身出門往衛生間衝去。

    陸一偉出去后,三條責怪黑圈道:「一偉還沒吃點東西你就這樣灌他,換做我,我也受不了。」

    黑圈撓頭道:「不該啊,一偉以前不是這酒量啊。」

    陸一偉爬到馬桶上直吐酸水,感覺整條食管都是火辣辣的,胃部還不停地抽搐,這是他有史以來喝酒最難受的一次。

    稍微好了點后,陸一偉洗了把臉,對著整理了下頭髮,準備回去。剛走出衛生間,陸一偉不小心與一位年輕女子擦了下肩,他連忙道:「對不起,對不起!」

    女子正準備生氣,轉頭看到居然是陸一偉,驚訝地道:「陸一偉!」

    陸一偉迷迷瞪瞪抬起頭,同樣驚訝地道:「佟歡。」

    「呵呵。」佟歡笑道:「真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你,你這次又是陪領導來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