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3 同窗好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3 同窗好友字體大小: A+
     

    田春秋說得每一句話都是在考驗張志遠,而張志遠很機智地選擇了沉默。可最後一個具有誘惑力的問題拋出來時,他坐不住了,終於發聲。這個問題表面上很簡單,但在田春秋看來,卻不那麼簡單。

    如果張志遠大言不慚欣然答應,並表決心保證一定會做好,田春秋就可以直接宣判他為死刑。可張志遠沒有如此回答,而是謙恭地委婉拒絕,這也正是田春秋想要的答案。

    田春秋表現出耐人尋味的表情道:「這麼說,你不願意?」

    張志遠點頭道:「還請田書記三思。」

    「哦。」田春秋思考了半天道:「這事我再考慮考慮吧。不管將來誰主持也好,我希望你能和康棟同志和睦相處,不要搞什麼黨派之爭,你能做到嗎?」

    「請田書記放心,我一定銘記在心,與康書記精誠團結,共同把南陽搞好,到年底向市委市政府交一份滿意的答卷。」張志遠信誓旦旦道。

    田春秋點點頭道:「你還年輕,好好乾吧!」

    張志遠知道談話已經結束了,起身道:「田書記,那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說完,微微躬身,走了出去。

    出來后,張志遠深呼吸了一口氣,一身輕鬆走到大廳,繼續恭候。這時,陸一偉走了進來,點頭頜首,表示一切安頓就緒。

    張志遠挪開沙發示意陸一偉坐下,陸一偉思考再三還是坐到對面的沙發上。

    緊接著,縣人大主任范忠明、政協主席段長雲等常委都分別被叫去談話,談話時間很短,基本上都控制在十分鐘左右,至於談什麼,不得而知。

    左等右等,始終不見田春秋叫自己,陸一偉心裡七上八下,狂跳不止。他無聊地翻看著手機上的通訊錄,轉移注意力來掩飾內心的不平靜。

    大概一個小時后,田春秋從樓下走下來了。等候的人齊刷刷起身,站在門口恭送。

    直到田春秋坐著車子離去,陸一偉都沒等到問候,看來是自己想多了。不過想想,人家一個堂堂市委書記,憑什麼見你?

    張志遠佇立在風中揮手相望,久久不肯離去。田春秋的此行留了一個大大的懸念,很明顯,創衛工作不過是個由頭,找康棟和自己談話才是真正目的。

    田春秋離去后,康棟也相繼離去了。對於這個神出鬼沒的人物,在所有人眼裡都是一個謎。

    一天的勞累,張志遠回到辦公室就進了卧室在床上小憩,可他完全沒有睡意,腦子裡始終盤桓著田春秋的話。說心裡話,他很想主政南陽,倒不是說自己有多大的官癮,而是真心實意想做出點業績。

    「鈴鈴……」辦公桌上的手機急促響了起來。張志遠本不想接,但上級要求24小時開機,萬一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呢。萬般無奈之下,張志遠極不情願下了床,慢吞吞走到辦公桌前,看到是市委副書記郭金柱的電話,頓時精神抖擻,接了起來。

    「晚上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到市區來一趟,我有些話要對你說。」郭金柱直截了當地道。

    臨掛電話時,郭金柱又叮囑:「你一個人來就行了。」

    掛掉電話,陸一偉看了看錶,才三點半,時間還早,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給陸一偉。

    陸一偉在隔壁沙發上睡覺,聽到張志遠叫他,穿好鞋跑了過去。

    通過昨天和今天的這兩件事,張志遠更加信任陸一偉,拉著陸一偉的手坐到沙發上,道:「一偉,辛苦你了。」

    由於沒有休息好,陸一偉的眼睛腫的像核桃一般,面色慘淡,但還是強顏歡笑道:「張縣長,您千萬別這麼說,能為你排憂解難,是我的本分,也是我的職責所在。」

    張志遠深呼吸了一口氣道:「一偉,你中午的時候說,董國平一早就去了江東市採購,你的推測是康棟安排的?」

    陸一偉點頭道:「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康書記安排的。董國平那有膽量不向您彙報就私自外出,甚至直接參与後勤事務?而且我覺得這件事特別蹊蹺……」話到一半,陸一偉不敢往下說。

    張志遠凝神道:「你接著往下說。」

    陸一偉鼓足勇氣道:「我推測康書記一早就知道田書記要來,如果再大膽推測,很有可能是康書記是邀請田書記來的。」

    「哦。」張志遠點了點頭,康棟出現在中巴車裡就是最好的佐證。問道:「如果你的推測正確,那你說康棟這一齣戲,到底是要幹嘛?」

    陸一偉放開膽子道:「如果不出意外,很有可能與主持南陽縣委工作一事有關。」

    張志遠搖搖頭道:「就算你說得有一定道理,但也有不合理的地方。田書記對康棟偏愛有加,這是有目共睹的,田書記完全可以直接任命,為何要下來多此一舉呢?」

    陸一偉道:「萬事講求個合法性和合理性,田書記先後找其他常委談話,如果我沒猜錯,肯定是詢問您和康書記的情況,並徵求他們的意見和建議。」

    張志遠道:「照你這麼說,主持南陽縣委工作的人選非康棟莫屬咯?」

    「不一定。」陸一偉道:「康書記不過是副處級,又剛剛進了常委,就算田書記再偏愛他,也過不了其他市委常委的關啊。」

    張志遠越聽越糊塗,道:「繞了半天,我都有些迷糊了。按照你的意思,這個位子是由我來咯?」

    陸一偉道:「張縣長,有些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

    「但說無妨!」

    得到張志遠批准,陸一偉道:「張縣長,我認為這個位子也不可能由你來出任。」說完,陸一偉有些後悔,說話太不顧及對方的感受了。

    張志遠沒有見怪,沉默了片刻有些失望地道:「你說得有一定道理,不可能我,也不可能康棟,那會是誰?」

    這次陸一偉學乖了,道:「這個我不敢妄自揣測。」

    「哦。」張志遠繼續沉思,陸一偉則坐在那裡忐忑不安。過了許久,陸一偉站起來道:「張縣長,要是沒什麼事我先出去了。」

    「好吧,你忙你的去吧。」

    陸一偉吞吞吐吐道:「張縣長,今晚我要去一趟省城……」

    「你去吧,我也正好要回趟家。」

    陸一偉回到辦公室,簡單收拾了一下,鎖上門回家補了個覺,下午6點,準時往省城出發。

    路上,陸一偉給三條去了個電話,雙方約定好在富麗苑大酒店見面。

    三條本名就馮劍,西州市人。家庭條件十分艱苦,家裡為了供他上大學,剩餘的四個兄弟姐妹全部放棄學業,舉債把馮劍供了出來。當時的大學生學費是全免的,到校時帶上幾十塊伙食費就行了。可這幾十塊錢對於馮劍家裡來說,也是一大筆開支。

    馮劍學習非常好,大學時候經常拿獎學金,還兼職做家教,基本上夠自己日常開支。有時候還往家裡寄錢,補貼家用。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馮劍愣是靠著自身努力,讀完了大學。

    大學畢業后,與陸一偉一樣,帶著報到證回老家教書去了。對於他們師範生來說,教書是最好的出路。教書,原本本供奉為一個神聖的職業,而對於出身貧寒的馮劍,只是一種掙錢養家糊口的工具。

    陸一偉同樣回老家教書,不過他是個幸運兒,被抽調到統計局,從此躺上了從政之路。一開始,馮劍和陸一偉聯繫的比較緊密,可得知陸一偉已經成為縣長的秘書後,漸漸地就中斷了聯繫。人都有自卑心理,同一個起跑線,為什麼別人比自己強?

    到了富麗苑酒店,天色已經漆黑一片。陸一偉停好車,闊步向酒店走去。

    這時,陸一偉隱約感覺有一個黑影在後面尾隨,而且越靠越近,他偏頭用餘光掃了一眼,只見一隻手向自己伸來。陸一偉眼疾手快,一個躲閃,伸手抓住對方的胳膊,反手一抻,死死地掐住。另一隻手摟住對方的脖子道:「你是誰?跟著我幹嘛?」

    對方被陸一偉一勒,氣都喘不上來,只聽見微弱的聲音道:「陸一偉,你他媽的放開我。」

    陸一偉借著夜色定神一看,居然是黑圈。他立馬鬆開手道:「黑圈!你大爺的,大半夜的裝神弄鬼,嚇死我了。」

    黑圈甩了甩酸痛得手道:「陸一偉,你他媽的就不能輕點,疼死我了。」

    陸一偉嘿嘿一笑,上前一個擁抱。黑圈用勁抓了下陸一偉的腰,陸一偉痛得一下子彈跳開,道:「黑圈,你他媽的下黑手啊。」

    黑圈捶了陸一偉一拳道:「成,看來你的腰子包養的還不錯,今晚一定要活動活動。走,上樓!」說完,摟著陸一偉上了樓。

    前面提到,在大學期間,陸一偉與三條和黑圈算是最要好的朋友。黑圈,原名賀泉,因皮膚黑,且名字與「黑圈」讀音相似,得名雅號「黑圈」。江東市人,家境殷實,父母親經營著一家苗圃公司,賺了大錢。在大學時,黑圈為人闊綽,出手大方,宿舍里一起外出吃飯,大多時候都是黑圈請客。此外,還時不時變通手段資助三條,讓三條很是感動。畢業后,黑圈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教書,而是回家跟著父親做起了生意。

    後來,他覺得依附在父母身邊沒多大意思,乾脆自己出來單幹。倒騰過服裝,賣過家電,還開過飯店,基本上什麼都做過,可一樣都沒堅持下來,最後終於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職業,倒賣古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