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1 家鄉風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1 家鄉風味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接到電話同樣興奮,跑到廚房一聲令下,各路人馬全部行動起來。

    陸一偉讓李海東帶過來的豆二嬸是專門做麵糰子的。他在東瓦村時,經常到二嬸家吃她做得麵糰子,再搭配上她做得臊子,攪拌起來美味可口,嚼勁十足,甭提多好吃。

    陸一偉之所以能想到這一點,源於他對基層生活的了解。另外他知道田春秋曾經插過隊,僅此而已。但凡在基層待過的人,對曾經苦澀的回憶最為懷念。老百姓手中做不出五星級酒店的魚翅鮑魚,卻凝結著濃濃的人文情懷在裡面。一碗簡單的麵食,對於他們再平常不過了,可對一些位極人臣的高官眼裡,那是一種奢望。

    返璞歸真,是自然遵循的法則。對於人類來說,同樣適合。吃膩了大魚大肉,反而對青菜蘿蔔情有獨鍾。

    不一會兒,車子在面魚館停了下來。陸一偉很識相地躲在一邊,這個功,應該讓給張志遠去邀。

    田春秋在張志遠的帶領下,走進了農家小院。田春秋看到豆二嬸在院子里做麵糰子,饒有興趣地站在那裡看了起來。

    過了一會,一個麵糰子出鍋,上面油津津地發亮,香氣早已直穿鼻腔,刺激著田春秋的味蕾。田春秋走上前去道:「大姐,要不我來試一下?」

    由於陸一偉先前並沒有說是誰要來這裡吃飯,豆二嬸平時也不看電視,自然不認識眼前的田春秋,不過她還算熱情,擦了下汗道:「大兄弟,你這西裝筆挺的,那幹得了這種粗活?還是讓我老婆子來吧。」

    田春秋堅持要自己親手做,陸一偉上前使了個眼色,豆二嬸才騰出位置。田春秋擼起袖子,裝模作樣地揉了個麵糰,用擀麵杖均勻地擀開,然後雙手捧著放在火爐上,用鍋鏟熟練地來迴旋轉。

    趕上來的記者,那能放過這麼生動而樸實的新聞素材,對著田春秋就是一通狂拍,把豆二嬸嚇了一大跳。

    幾經翻轉,田春秋最後還是把麵糰子烤糊了。豆二嬸哈哈大笑道:「大兄弟,我說你不成吧,你看把餅都烤糊了,哈哈……」

    旁邊的李勤奎一副護主子情懷,對豆二嬸吹鬍子瞪眼。而田春秋則不惱,笑著道:「大姐,不瞞你說,我在鄉下那會兒,我經常自己做這個,多少年不弄了,還真有點手生了,哈哈。」

    田春秋難得如此高興,又道:「大姐,你的生活過得好嗎?」

    豆二嬸是個直腸子,接過田春秋手中的鍋鏟,一邊幹活一邊道:「過得好,我現在可幸福了。尤其是我們陸書記今年給我們免費提供果樹苗,扶持我們家種果樹,這下可好,我兩個兒子都有事做了,我能不高興嗎?我盤算著,過兩年等果樹結了果子,掙了錢,就先給大兒子娶媳婦。」

    聽到此,陸一偉趕忙閃進了廚房,他不願意搶了張志遠的風頭。

    可田春秋不這樣想,問道:「陸書記?哪個陸書記?」

    「那!不就在那裡嘛。」豆二嬸抬起頭指著一處,可沒發現陸一偉的身影,喃喃道:「剛才還在這裡啊,去哪裡了?」

    田春秋把目光放在張志遠身上,張志遠心領神會,立馬高聲叫道:「陸一偉,過來!」

    陸一偉聽到叫聲,閉著眼睛一咬牙走了出去。

    張志遠看到陸一偉,上前推到田春秋跟前,道:「田書記,這就是陸一偉。」

    田春秋上下打量了一番相貌氣質不俗的陸一偉,點頭道:「你就是陸一偉?可我認識你!」

    豆二嬸也說話了,道:「對,他就是我們的陸書記,他是個大好人,不知道為什麼從縣裡去了鎮里,鎮里的領導不待見,就去了我們村當了書記。我們村的雖然同情他,也感謝政府給我派下來這麼好的書記,要不是他,我們東瓦村的村民至今還吃不飽肚子呢。」

    一旁的工作人員使勁拉著豆二嬸的衣角,豆二嬸才不管,回頭道:「你拉我作甚,我說的都是大實話啊。」

    田春秋沒有說話,而是走進了包廂。其他人見狀,也跟著走了進去。蘇啟明看到陸一偉,沒有多說話,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而站在一旁的康棟臉色都綠了,他堅信,這是陸一偉自編自導的一場好戲,進屋子前,狠狠地瞪了一眼。

    本來就很小的院子,瞬間擠得滿滿當當。飯店裡都坐滿了人,一些人只好站在院子里等著吃農家飯。

    陸一偉沒有進去,而是去廚房催菜去了。老闆瞪大眼睛問道:「兄弟,你和我說實話,今天來得都是什麼人,我怎麼覺得那麼眼熟呢?」

    陸一偉心裡很亂,他不知道田春秋剛才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認識?什麼時候認識的?不得而知。他輕描淡寫地道:「我說是市委書記你相信嗎?」

    「啊?」老闆差點把油鍋踢翻。碩大的眼珠子滴溜溜轉,結結巴巴道:「真……真的,好像……是,肯定是市委書記!」聽到市委書記來自家飯館吃飯,老闆激動地都不會炒菜了,抓炒鍋的手都不停地顫抖。

    面魚館是小飯館,沒有服務員,都是老闆炒菜,老闆娘端菜收錢。陸一偉又專門在附近村子里找了幾個容貌較好的婦女,一天50元,負責切菜端菜。婦女們有錢掙,渾身都有勁,賣命地幹活。

    白玉新沒有資格上桌,把陸一偉拉到一個角落裡小聲道:「一偉,你今天的這場戲,不僅給張縣長長足了面子,也給你爭取了露面的機會,不錯!」白玉新有些羨慕陸一偉的頭腦靈活。

    陸一偉辯解道:「白縣長,我真沒有想得那麼複雜,誰知道田書記會詢問我請來的那個大嬸呢,純屬意外。」

    「解釋什麼?」白玉新道:「不管是無心也罷,故意也罷,今天你都立了一個大功,現在就等田書記對飯菜的評價了,你小子真有福氣,哈哈。」

    遠處的縣委辦主任董國平看到陸一偉和白玉新在那裡嘀嘀咕咕,一肚子火無處發泄,本想著借康棟的光露一下臉,這下可好,都讓陸一偉給搶去了。

    飯菜上桌,田春秋急不可耐地拿著筷子吃了起來。飯菜在田春秋嘴裡嚼動的時候,一桌人都屏住呼吸看他的反應,直到田春秋臉上露出微笑,直誇飯菜好吃,在場的人才算鬆了口氣。

    田春秋指著一盤豆腐炒蕨菜道:「這個菜太有味道了,我記得我在農村那會,能吃到這麼一盤菜都是奢侈,現在條件好了,可同樣如此,找遍全城都找不到如此地道的美味,好吃!」說完,又往嘴裡塞了一筷子。

    張志遠的心徹底放下了,看來陸一偉這一奇招確實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儘管自己不是田春秋的人,可自己的命運在他手裡攥著,討好他不是一件壞事。

    又一盤豆芽炒粉條上桌了,田春秋吃了一口,激動地道:「對對對,就是這個味,好久沒嘗到了。」說完,又連著夾了幾筷子。

    康棟坐在一邊,看著滿桌子土不拉幾的飯菜,沒有一點胃口。他被張志遠的這一出徹底給整懵了,他這是才明白什麼叫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又接連上了四五個菜,田春秋朝思暮想的麵糰子終於上來了,他不顧形象地吃下去一大碗,嘖嘖稱讚好吃。

    田春秋這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吃得最飽的一次。吃完飯,他的火氣也煙消雲散,指著桌子上的菜道:「康棟同志,我以後來到你們南陽縣,就多給我整些這種菜肴,別整那些虛的,我不喜歡。你看,這桌飯菜既便宜,又美味,我很高興。這得感謝志遠同志的精心準備啊。」

    張志遠替康棟圓場道:「田書記,其實這桌飯也是康書記提議的,原本打算今晚讓您過來吃,這不提前到中午了。」

    聽到張志遠為康棟擋子彈,田春秋很是欣慰,道:「我猜也是,康棟同志平時就很節儉。不需要嘛,我又不是什麼官老爺,非山珍野味不吃,這不也挺好嘛!不管怎麼說,今天我白來你們南陽縣,這頓飯太美味了!」田春秋不斷地誇讚這頓飯,說明他真心喜歡。

    張志遠為康棟開脫,康棟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張志遠很假,是故意這麼做的。

    吃完飯後,張志遠提議到招待所休息一下。田春秋沒有二話,點頭同意了。

    風捲殘雲后,面魚館恢復了以往的平靜。陸一偉當場兌現,將3500元遞到老闆手上道:「兄弟,今天我很感謝你,以後我還會經常來,這錢你拿著。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老闆嘿嘿一笑道:「俺叫楊建國,你就叫我建國就成了。」

    「好了,那你們忙,我就不打擾了。」陸一偉起身要往出走。楊建國急忙拉住道:「陸老弟,我有個不情之請,需要你幫我。」

    「什麼事?我能幫到的一定幫!」

    楊建國取出500元來塞到陸一偉手裡道:「陸老弟,我想讓你和剛才那個拍照的兄弟要張照片,我也好懸挂在我家飯店啊。」

    陸一偉嘿嘿一笑,把錢塞回去道:「小事一樁,我肯定給你搞定。」

    「這錢……」楊建國結結巴巴道。

    「你應得的,我說話算話。」

    來到院子里,豆二嬸還在忙碌著。田春秋喜歡吃麵糰子,陸一偉打算給他多帶些回去。



    上一頁    下一頁